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刘福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浑身酸痛,四肢僵硬,不知道睡了多久。他揉揉额角坐起来,借着惨白的月光看清了周遭的环境。
      
      竟是城外的乱葬岗!
      
      密密麻麻的小坟包淹没在茂密的荒草间,几团孤零零的鬼火莹莹跳动,旷野的风吹来一股闷人的腐臭味。
      
      “咔嚓——”
      
      一声脆响自身下响起,惊得他瞬间回神,右手抓起一看,竟是一截雪白的腿骨!
      
      他吓得惊声大叫,爬起来提着裤子一路往家跑,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第二日,他便在家中的水桶里发现了满满一桶的金子。本打算再探净慈寺的,这会儿看见金子,瞬间将小猴抛到了九霄云外,抱着满桶金子笑得见牙不见眼。
      
      半月后,最后一块金子挥霍完,刘福夜间醉酒,次日清晨被人发现淹死在了河里。
      
      .
      
      月光透过窗棂撒下,寂止盘腿坐在床头打坐,半张脸藏在阴影里,半张脸如寒玉一般的白。
      
      晋婧小小一颗缩在床尾熟睡,呼吸均匀,不时发出轻微鼾声。
      
      许久,他才缓缓睁开双眼,吐出一口浊气。看了看晋婧,从怀里摸出一把蓝色小珠。
      
      月光下,每一颗珠子内都如有银河流转,点点细碎的莹光闪烁,璀璨异常。
      
      此珠名曰尘澜,共十八颗,自他记事起就戴在手腕上,戴了近二十年。
      
      佛曰: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十八颗珠子,指的就是“十八界”,即六根、六尘和六识,缺一不可。
      
      这珠子对寂止来说,无比重要。佛珠无故断开,不是什么好兆头,现在还缺了一颗。
      
      自他有记忆起,就住在这净慈寺,奉那老和尚君屠为师。按君屠的说法,他乃西方伏虎罗汉的大弟子,在天界供职,身为四方神之一的白虎监兵,人称少阴神君。
      
      原身为星辰,此珠乃成神渡劫时原身碎片所化,且封印了四千五百年修为和他过往的记忆。
      
      神仙渡劫,历经两世。一世杀生造业渡监兵杀伐之劫,一世修大慈悲心,普化众生。
      
      两世完毕后,即正神归位。
      
      身为净慈寺歹竹里的唯一一棵好笋,这种说法,寂止始终存疑。
      
      那老和尚说话一向不靠谱。你见过哪个和尚天天不念经,只会喝酒吃肉睡大觉的?
      
      但佛珠无故散落,古往皆视为不祥。丢失的珠子虽然现在找回来了,却在小猴的肚子里,他可以感觉到与珠子之间微妙的联系。
      
      若真如那贼秃所说,此番劫数,必然不会太过顺遂。
      
      晋婧又做梦了。
      
      梦里是漫天璀璨的星河,她乘着一叶小舟在漫漫光海中漂流。远远的,就看见西边银河的尽头,群星连接成片,隐约呈现出虎形。
      
      她伸出小手撩动船下河水,搅碎一片熠熠星光,小船朝着那片星星飘去。
      
      一块巨大圆形石台悬于半空,一名白衣男子负手而立,背对着她。
      
      疾风浩浩,吹动他雪白衣袍,青丝飞扬。背影孤独寂寥,仿佛随时都会乘风归去,将要融于这天地间。
      
      晋婧攀着船沿,歪头看了一会儿,脆声问:“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男人闻言背影一滞,缓缓转头。晋婧眼也不眨的看着,将要看到那人的面容时,周遭一切却如梦幻泡影般纷扬散去。
      
      唉……
      
      真让猴失望。
      
      晋婧迷迷糊糊睁开眼,抬手遮住刺目的阳光。榻上空空,被褥整齐,寂止早就起了。
      
      屋子里充满了一种清浅的木香,有雨后松林的甘冽,又有雪中寒梅的清冷。
      
      这是临安城外山中净慈寺,寂止大师的卧房。不是那个黑暗逼窄,阴冷潮湿的柴房。
      
      不用三更起床,五更练功。不会再挨打挨骂,不会再忍饥挨饿。
      
      回想之前种种,晋婧感慨万千。
      
      一夜之间,宛若重生。
      
      窗户半开着,窗外菩提树枝叶繁茂,郁郁葱葱,不时传来清脆鸟鸣。朝阳撒下耀眼的金光,晒得全身都暖洋洋的。
      
      晋婧伸了个懒腰,抱着寂止的枕头在榻上滚来滚去,好香啊,好舒服啊。
      
      半晌,她才依依不舍的下床,拖着伤腿来到院子里。
      
      院中开阔处,寂止折枝为剑,衣袍翻飞间,一招一式畅若流风。他身姿飘逸,剑招凌冽,不敛杀气。
      
      一身圣洁白衣,端得一副慈悲心肠,本是正位之神,眉眼间却是毫不掩饰的杀戮欲望。一点寒芒如流星划过,狂风乍起,满树落叶纷扬而下。
      
      晋婧看得呆了,忍不住鼓掌叫好。
      
      和尚耍剑,好看!
      
      “嗯?”他驻步收招,微微侧目。
      
      被冷冷眸光一扫,晋婧两手交握,愣在原地,显得十分紧张。
      
      寂止扔了树枝,缓步而来。晋婧垂下脑袋,盯着自己毛绒绒的脚掌,眼睛东瞟西瞟,就是不敢抬头看。
      
      清冷男声,语气疏离,“尘澜珠,还来。”
      
      “啊?”她惊愕抬头,对上他没有温度的黑眸。
      
      只当她是一只修为低微的小妖,智力不高,他耐着性子摸出一颗珠子置于掌心,伸到她面前。
      
      晋婧反应过来,马上捂住肚子背过身去,“我我我,我吃掉了!”
      
      寂止收回手,“吐出来。”
      
      晋婧松了口气,偷偷扭头看他,看见他圆溜溜的光头,想起他的身份。
      
      和尚不杀生的,不会杀猴取珠的。
      
      她头抵着门框,抓了抓胳膊,声音瓮瓮的,“我没吃东西,吐不出来。”
      
      寂止闻言,拂袖而去。
      
      约莫半个时辰后,晋婧正趴在树梢上荡尾巴玩,寂止推门而入。
      
      她赶紧跳下树,规规矩矩站好,牵动了腿间伤处,疼得抽气。
      
      寂止不知从哪弄来了一筐新鲜的山桃,还贴心用清水洗过了。
      
      将一筐桃放在晋婧面前,他命令:“吃。”
      
      也是饿得狠了,她没怎么犹豫就捧着红彤彤的桃子大口大口吃起来。
      
      一连吃了五六个,晋婧摸着圆滚滚的肚皮躺着地上,一动也不想动。
      
      寂止问:“吃饱了?”
      
      晋婧乖巧点头,“嗯。”
      
      寂止说:“吐吧。”
      
      这什么人呀!
      
      昨晚吞的珠子,现在到哪里了?怎么可能还吐得出来嘛!
      
      她不情不愿,假装没听见,挠了挠肚皮,躺在地上望天。
      
      好在寂止压根也没打算真让她吐出来,不再管她,回屋换了被褥拿去洗。
      
      很快,晋婧就知道了和尚的目的。
      
      饿了一天一夜,突然吃了这么多桃,她脆弱的肠胃承受不住,拉肚子了。
      
      晋婧捂着肚子,拖着腿一瘸一拐地跑茅房。
      
      寂止见她那憨样,也忍不住想笑。
      
      跑了一上午的茅房,晋婧气死了。坏和尚!太坏了!她都快拉脱肛了!
      
      可是珠子还是没有出来。
      
      到最后,连她自己也忍不住担忧。珠子去哪里了?这么大一块结石,对身体不好吧?
      
      寂止也感受不到珠子了,他抓住晋婧的胳膊将她提到面前,大手按在她头顶,闭目凝神感知。
      
      她身体内灵气流转不息,顺着经脉一路探查,丹田处一颗小小内丹隐约成形。
      
      尘澜珠共十八颗,封印了四千五百年修为,每一颗就是二百五十年修为。
      
      那颗珠子竟在她体内化开,散于经脉之中,被她收为己用了。
      
      好小猴儿,竟平白得了二百五十年的正神修为,真是天大的福气啊。
      
      寂止收回手,心中情绪一时难以言说。
      
      那秃驴所言竟不假。
      
      可尘澜珠,缺一不可。
      
      晋婧呆呆看着他,不解。跑了这么多趟茅房,她腿上的伤口又开始渗血了,丝缕的血腥气令他微微蹙眉。
      
      寂止并不作多解释,拖着晋婧来到一方水池边。
      
      山顶的泉水流经这里,大殿后面专门砌了一个水池,引了一股分流蓄了满池清水。
      
      水声潺潺,清水溢出,顺着池壁流入引水渠流到寺外,跟主流汇合,汇成涓涓溪流。
      
      晋婧坐在一个大木盆里,寂止亲自打了水给她洗澡。
      
      他一生冷静自持,从不近女色。幸好晋婧现在跟女色也搭不上边,甚至跟人都搭不上边。
      
      一人一猴,倒也不尴尬。
      
      澡豆化开,寂止以水湿遍她全身,细心避开伤处,举着丝瓜囊给她搓洗。
      
      他倾身时凑得极近,眸中无波无澜,呼吸平稳,只当她是只普普通通的小猴。
      
      好在身上毛厚,也看不见脸红,晋婧紧张了好一会儿,才缓缓放松了身体,任由他捏扁搓圆。
      
      他动作很轻,力度刚好,修长的手指顺开打结的毛发,晋婧头搁在木盆边,舒服得直哼哼。
      
      其实当猴子也挺不错的嘛。
      
      与普通额猕猴不同,晋婧是一只漂亮的金丝猴。金丝猴又称果然兽,极通人性,说起来还是猴子里的贵族呢。
      
      全身洗得香喷喷的,伤口也被仔细上药包扎过,晋婧趴在蒲团上晒太阳。微风吹过,吹动她一身金灿灿的毛发,泛起耀眼的白光,根根分明。
      
      翻了个身,两只小爪子缩在胸前,晋婧时不时偷瞟在屋中打坐的寂止。
      
      他周身泛起浅白的光晕,闭目凝神,正在疗伤。半晌见他没动静,晋婧胆子更大,眼睛直勾勾望着他,眨也不眨,心里美滋滋的。
      
      寂止大师是真的打算养咱了吧?咱以后就是和尚的宠物猴了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