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和尚的杂耍猴子

作者:何仙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清晨。
      
      刘福带着满身酒气回到家,一脚踹开柴房门,一眼就看到窝在被子里的小小猴儿。
      
      “起来!”他骂了一声,操起脚边的一个空瓦罐就扔了过去。瓦罐砸在猴儿头上,却没有反应。
      
      “装死?”刘福偻着腰踉跄走过去,掀开被子提起猴儿扔到了院子里。
      
      小猴身子软软摔在地上,仍是没有回应。
      
      刘福疑惑,嗯了一声,走近踢了两脚,还是没有醒来。
      
      他揉揉眼睛,弯腰伸手拨弄两下,很快察觉到了异样。
      
      猴儿已经没有体温了。
      
      “妈的?竟是死了?”他不可置信。
      
      这果然兽一向伶俐,受了伤会自己包扎,饿了会自己找东西吃,爱干净,还会做窝。更重要的是,这半个月来,帮他赚了不少的钱,怎么会突然死了?
      
      如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刘福酒顿时醒了一大半,忙跪在地上抱起猴儿,仔细查看。
      
      “小猴小猴?晌午吃桃!”
      
      包扎伤口的布条早已被鲜血染成暗红,猴儿一身毛发暗淡无光,尸身凉透,显然早已死去多时,任由他如何呼唤也不会醒来了。
      
      半晌,刘福终于直起身子,眯了眯眼,脸上满是嫌恶,“妈的,晦气!”
      
      他又恶狠狠踩了一脚,啐了口唾沫,方才找了个麻袋,将小猴尸身装起,准备将她扔到城外的乱葬岗去。
      
      上哪再去找这么一个聪明伶俐的小猴呢?他皱着眉头,提着麻袋边走边想。盛夏的初阳白晃晃的,有些刺眼。
      
      好几次他打开麻袋,都希望只是小猴的恶作剧,她还会睁着那双水润的大眼睛看着自己,说:“主人,我今天很乖,能多吃点吗?”
      
      没有修为,但是会说话的,聪明的小猴,就这样随随便便死掉了。
      
      走出城外,来到一个岔路口,刘福停下脚步,越想越气。
      
      猴儿死了,以后谁给他赚钱?他吃什么喝什么?
      
      不能就这么算了。
      
      一个妇人挎着竹篮从他身边经过,他随意扫了一眼,看见篮子里的香烛纸钱,忽地想到什么!
      
      昨夜那和尚他认得,唤作寂止,在临安城有些名气,住在城外的净慈寺。据说是个了不得的法师,修为高深,有钱也请不到的。
      
      若不是因为他,小猴怎么会死?
      
      不能就这么算了,得去找那和尚索要赔偿!
      
      打定主意,刘福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行至晌午,翻过几座高山,终于看见尖尖的寺顶,掩在茂密的树林中。
      
      他擦了一把汗,正欲上山,眼角余光却瞥见一个人。那人全身上下都藏在宽大的黑袍里,看不到脸,身子呈现出一种奇怪的姿势。他似乎趴在一面看不见的墙上,整个身子都紧紧贴合着,一动不动。
      
      刘福奇怪,也不自觉伸出手往前探,却毫无阻碍。他皱了皱眉,觉得这人莫名眼熟,却想不起在哪见过。心里牵挂着别的事,他也不再纠结,只嘀咕一句:“神经病吧!”便径直往山上去了。
      
      他走之后,那黑袍人才缓缓站直了身子,又站了许久,才转身离开。
      
      刘福上山,看见斑驳的红墙上爬满了野藤,石阶上一扇木门虚掩。寺庙年久失修,样子有些破败。
      
      “吱呀——”
      
      刘福推开庙门,进得其中,正对大门的是一口大石鼎,鼎中没有燃香,显然无人祭拜。
      
      院子里静悄悄的,砖缝里到处都是杂草,唯有两棵高大的菩提树,树冠浓密。前方的正殿里也是空无一人,一丝香火气也闻不到。
      
      那和尚真的住在这里?刘福心里有些毛毛的。他想了想,又跑回门口去看,牌匾上龙飞凤舞三个大字,确实是净慈寺没错呀。
      
      回到寺中,他进得主殿转了一圈,佛像竟也是泥塑的,连个贡品都没有,这寺也忒穷了吧?
      
      他站在主殿的大佛前试探着喊了一声,“有人吗?寂止大师在不在?”不明对方底细,出言倒还算客气。
      
      “谁啊?”一个苍老的声音自他身后响起。
      
      刘福猛地回头,身后却空无一人。
      
      他后背惊出冷汗,五指攥紧了手里的麻袋,冲出大殿站在院中四顾,“谁?出来!”
      
      “谁啊?”苍老的声音再次自身后响起,阴恻恻贴着他耳根滑过。
      
      “谁!”他猛地转身,正对上一张布满褶皱的老脸,仅有寸余。那脸两只眼睛竟然长在下巴上,而嘴巴长在了脑门上!
      
      “妖怪——”
      
      他怪叫一声,那张怪脸狠狠往前一撞,他被撞得后退两步,两眼一翻,竟晕了过去。
      
      一个老和尚倒挂在树梢上,不屑嗐了一声,翻身跳下树。
      
      老和尚肤色黝黑,一袭千缝百衲的粪扫衣松垮垮挂在肩上,身材矮胖,肚子滚圆,腰间挂了个酒葫芦。蓄浓密髯须,浓眉小眼,鼻头因为常年酗酒变得又红又大。
      
      他挠了挠肚皮,围着刘福转了两圈,捡起地上的麻袋打开一看,不由惊喜,“咦?有只小猴儿!”
      
      他略微思揣片刻,宽袖一扫,刘福便消失不见。
      
      随后将小猴从麻袋里拎出来,拨弄两下,抬手摘了两片宽大的树叶盖在猴儿脸上,打了个哈欠便一个纵身跳上树,继续睡觉了。动作敏捷,与他臃肿的体态极不相符。
      
      直至日落,老和尚才一个翻身从树上跳下来。他砸吧砸吧嘴,伸了个懒腰,挠着肚皮准备去大殿里找点吃的,脚下不留神绊了一跤,低头一看,“咦?哪来的猴儿?”
      
      他想了一会儿,方才想起来早上有人来过,也不再管那猴儿,径直去了大殿里东翻西找,嘴里还叽里咕噜说着:“混账!来了也不带点东西,我吃什么呀?”
      
      正生气呢,院外传来一阵响动。
      
      老和尚探头往外一瞧,一个身着白衣的年轻和尚推门而入。他顿时喜笑颜开,忙迎上去,一脸谄媚,“嘿嘿,乖徒,你回来了!”
      
      年轻和尚正是晋婧昨夜遇见的寂止大师,他面容憔悴,前襟还带着斑驳的暗红血渍。
      
      老和尚也不管他是不是受了伤,只顾着问,“酒呢?带酒了吗?”
      
      寂止面无表情从袖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小木桶,随手往地上一抛,木桶一落地,倏地变成一个半人高的大木桶。
      
      老和尚赶紧打开桶盖,深嗅,垫脚将头埋进桶里咕噜喝了几大口,方才抬起头,“不错,就是缺点下酒菜,你就没给为师带点烧鸡烧鹅啥的?”
      
      寂止一眼就看见躺在树下的小猴,没答话。
      
      老和尚恬不知耻凑上去,掀开晋婧脸上的树叶,“咦?还没醒?”
      
      寂止蹙眉,想起昨夜追击那螣蛇时的经过,右手微微握拳,假装不知,“怎么回事?”
      
      老和尚目光有意无意扫过他右手手腕,那串珠子果然不在了。他也不戳破,嘿嘿笑了两声,“为师新收的徒弟,给你做个伴好不好呀?”
      
      寂止垂眸,似不经意抚平袖口的褶皱,盖住手腕,淡淡道:“随便。”
      
      老和尚戳了戳晋婧的脸蛋,又戳了戳她的胳膊,挠了挠头,“还不醒,是不是饿了?”说完他兴致勃勃回到酒桶旁往葫芦里灌了些酒,托起晋婧的脑袋,手指撬开她的嘴将葫芦嘴塞了进去,给她喂了半壶。
      
      寂止神情虽有不满,却也不阻止。
      
      半晌,晋婧果然醒了,撑着胳膊坐起来。
      
      她感觉自己睡了很长很长一觉,还做了奇怪的梦,梦里一会儿被火烧一会儿被水淹的,给她吓坏了。
      
      她揉了揉眼睛,看见周遭陌生的一切,喃喃,“这是哪里?”奶声奶气的。
      
      老和尚嘿了一声,拍了拍她的脑袋,“会说话!你是公的还是母的?”
      
      晋婧看着面前的老头,脑袋有些发晕,老实回答,“母的。”
      
      老和尚咂咂嘴,说:“叫声师父来听听。”
      
      她脑子昏昏沉沉的,左右看看,没看见刘福,但面前的老头也不像坏人的样子,反正叫了也不会少块肉,便开口:“师父。”
      
      老和尚高兴坏了,寂止可是从来不叫他师父的!
      
      他揉揉晋婧的背毛,又软又滑,“乖徒儿,你可赚大发了!”
      
      晋婧揉了揉眼睛,身子一阵阵发软,问:“主人呢?”
      
      老和尚打了个酒嗝,晋婧被熏得一下跳开,牵扯腿间伤处,又疼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和尚摇头晃脑,“他把你卖给我了,小猴以后跟我混。”
      
      卖了?
      
      虽然有些惊讶,但心里还是暗暗高兴。愿望成真了?以后不用演猴戏了吗?
      
      她偷偷抬眼打量站在一旁的寂止,夕阳将沉,他半张脸隐在树荫下,半张脸被霞光映照。眉梢染俏,睫羽低垂纤长,容颜精致秀美,紧抿的唇和瘦削的下颌平添几分肃然。
      
      是昨晚救她的那和尚!和尚真是个好人啊!
      
      老和尚直起身子,伸了个懒腰,“走了走了,这徒弟太不孝了,也不知道给为师弄点下酒菜,真是的……”说着他挥袖将酒桶一收,摇摇晃晃出了寺庙大门。
      
      寂止也不理她,转身进了大殿旁的寮房,关上了门。
      
      晋婧左右看看,想跟着老和尚一起走,问问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脑袋却一阵阵的发晕。
      
      被灌了一大壶酒,她有点醉了。
      
      房中,寂止解开衣衫,胸口两道明显的红痕,是被昨夜那螣蛇所伤。他掩唇轻咳,挺拔的背脊微微发抖。
      
      门口传来轻响,他快速拢上衣衫,强压下喉头腥气,抬眼看去。
      
      晋婧推门而入,小爪子攀着门边,乌溜溜的大眼珠看着他,转了转。
      
      她歪了歪脑袋,视线没在他身上多停留,在屋内扫视一圈,瞄准了干净整洁的床榻。两下跳上去,把脑袋往被子里一拱,撅着屁股,睡觉。
      
      整个寺庙除了大殿和这间寮房再没有别的屋子了,她只能来这睡觉。
      
      寂止拽着她的后腿将她拉出来,“滚出去。”
      
      晋婧抱着被子不撒手,“外面有蚊子。”
      
      寂止强按下心中不耐,“去大殿。”
      
      晋婧眨巴眨巴眼,借酒壮胆,“大殿没有床,很黑,我害怕。”
      
      寂止瞟到她腿间的那处伤,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但看见她黑乎乎的爪子在雪白被褥上留下的黑印,又不高兴了,沉声说:“滚!”
      
      晋婧依言在床上滚了两下,又蹭上了两处血渍。她滚到墙角,两眼发晕,手脚发软,是酒劲上来了。
      
      小猴子哪吃得了那么多酒,她脖子一梗,脑袋一歪,又睡了过去。
      
      看着她留下的这一串污渍,寂止额角青筋突突直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徒弟夜夜都想孝敬我》文案,打滚求收藏~
    楚南楠拜入流屿仙门的不知道第多少个年头,终于将上一代的掌门长老熬得驾鹤飞升,成为门派新晋小长老。
    当上长老的第一天,好吃懒做的楚南楠决定收一个徒弟来伺候自己的日常起居。新弟子入门礼的时候,她挑选了人群里长得最俊俏的谢风遥,勾了勾他的下巴,“以后你就跟我了。”
    楚南楠正事不干,净教徒弟些有的没的。赠木梳教他绾发,赠菜谱教他厨艺,赠纺机教他做衣裳,甚至还弄来一本《经络推拿大全》,神经兮兮:“好好学,学会给为师来套大保健!”
    谢风遥是个乖巧听话的好徒弟,无论楚南楠安排什么他都笑眯眯地说好,任劳任怨伺候无良师尊。那时楚南楠尚未从他眼中察觉出半点觊觎贪念。
    本以为这样的好日子会一直过下去,某日谢风遥却突然不辞而别。
    楚南楠伤心一阵子又飞快收了新弟子,那个小师弟谢风遥远远见过一次,眉眼与他有三分相似。他心中得意,有条不紊做着手边的事。
    岂料变故来得太快,再见时,是在楚南楠的订婚宴上。谢风遥看见她斜倚在榻上,羽毛扇半遮着脸,冷眼斜觑座下那些毫不相干的人。
    他持剑而来,浑身浴血,硬杀进重围将她掳走了。楚南楠搂着他的脖子笑,不知刚出狼窝,又进虎口。
    谢风遥撕下人皮,半是愤恨,半是愉悦压在她身后稳住她的腰,掏出八瓶酷爽按摩精油,“师尊,好久不见,让徒弟好好‘孝敬孝敬’您。”
    楚南楠语声破碎,颤抖如秋叶,“逆…逆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