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

作者:乔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又是一年新春佳节,新人入宫,兰翠殿不像往年那般看管紧了。
      
      如今宫内也没人还记得她了,新春那日她同换上了太监服饰,同陆清偷偷溜出,想看看烟花。
      
      他们本就想躲在长乐阁看看,未曾想那日竟有个小侍卫看守,眼神好使,竟一眼认出她是兰翠殿的芝答应。
      
      这下芝芝慌了神,拉着陆清急忙想跑回兰翠殿,未曾想那侍卫眼疾手快将她们拦下。
      
      时隔一年,芝芝在次见着江慕,这次她未瞧见荣贵妃,瞧见的是江烟婉。
      
      江慕同一年前未变多少,江烟婉变了许多,从前眼里的朝气不见了,整个人稳重了,像极一国之母,看向江慕的眼里也满是在意。
      
      江慕脸黑着,眼底满是嫌弃,像是看见何肮脏之物般看着芝芝二人。
      
      江烟婉则板着脸,痛心疾首道,“芝答应,你先前御前失仪,皇上心善便留了你命。”
      
      她红着脸,语调满是怒意道,“如今你竟如此不知检点,同太监私相授受,真是大逆不道。”
      
      她眼里满是嫌弃与嫌恶,不再看着芝芝。
      
      芝芝垂着头,面上未有过多情绪波动,她从同陆清在一起那日,便做好了被人发现,斩首而死的准备。
      
      她只是双手扣地,磕头,一字一句道,“嫔妾未同陆公公私相授受,是嫔妾在那兰翠殿闷久了,想出来透透气,胁迫陆公公的。”
      
      “陆公公不是个忘恩负义之人,之前嫔妾为惠妃时,曾多次提点陆公公,待陆公公不薄。”
      
      “陆公公念着旧主恩情,见嫔妾生活困苦,便打发了些膳食,嫔妾闷久了,今日拿了把匕首,逼着陆公公带嫔妾出去透透气。”
      
      说着,芝芝从袖中拿出匕首,匕首一出,宫女太监纷纷护在江慕身边,芝芝笑了,将匕首一扔,“陆公公怕死,就带嫔妾出去了,未曾想撞上了人,嫔妾是做错了事,嫔妾认,嫔妾愿以死谢罪。”
      
      “但那莫须有的污名,嫔妾不想背,私相授受,嫔妾也该同个侍卫要好呀,同个太监有何意思?”芝芝打量了陆清,眼里满是疏离道。
      
      陆清听完芝芝这番话,他整个僵在原地无法动弹,他只知芝芝欢喜她,未曾想是这般将她放在心里。
      
      就连被发现后,如何保全她,芝芝都想到了。
      
      陆清心突然痛得发颤,眼神闪过慌乱,不知所措地望着芝芝。
      
      芝芝满脸淡然,跪地等着江慕下着命令。
      
      这一幕更是刺痛了陆清的心,他从前只当芝芝是陆家平反的□□,他也多次认为芝芝没有多将他放在心上,只是深宫寂寥,她孤独,想寻个伴罢了。
      
      芝芝见他慌乱,急忙垂下眼帘,未再看他,她从不想连累陆清,陆清日后有着大好前程,他活着就想为陆家平反,如今陆家未洗脱冤屈。
      
      她怎能连累他,叫他陪自己死,她如今落败,旁的事护不了他,但这事,她不想连累他。
      
      江慕手拿佛珠,眼底满是冷漠道,“若是朕没记错,去年新春佳节,荣儿同朕说陆清同个小宫女私会。”
      
      “那时朕还不信,陆大人毕竟是陆家后人,虽入宫成了太监,但也绝不会这般。”
      
      江慕眉眼间都是厌恶,厉声呵斥道,“未曾想陆清你竟这般大胆,私会不是宫女竟是宫妃。”
      
      江烟婉见状,温声道,“皇上息怒,这芝答应不识好歹,不必为她动怒,依臣妾看,不如诛了九族,炮烙之刑。”
      
      芝芝情绪未有波动,她冷声反驳,“陆公公同哪位宫女私会嫔妾不知,何况那时皇上也搜了嫔妾的寝宫。”
      
      “也未瞧见什么公公。”
      “嫔妾无诏出了那兰翠殿,嫔妾有罪,嫔妾认。”
      
      “但如今是欲加之罪,嫔妾不服。” 芝芝声音提高几分
      
      此话一出,惹得江慕面色黑沉,案面的茶杯直直扔向芝芝,芝芝也未躲闪。
      
      芝芝的额头被被砸得血肉模糊,江烟婉躲闪了目光,黛眉微皱,满是嫌恶。
      
      芝芝心中淡然,额上的疼痛她不在乎,从前她待江慕的种种好,江慕若记得她一样,她如今便不会这般凄惨。
      
      她能入宫也是托了江烟婉的福气,那时她还天真以为江慕念着她,想着她,才将她纳入宫中。
      
      可她入宫第一日,就被降了位分,关了紧闭,直至她救了江慕,江慕这才重新将目光落在她身上。
      
      可一月都不到,江慕便有了新宠,将她抛之脑后,她不过是得罪了个贵人,竟直接要在冷宫度日。
      
      什么宫中尊卑分明,她至始至终都只是江慕的不重要棋子,起初是想让江烟婉吃味纳她入宫。
      
      后来为讨好宠妃将她说废便废,前几年的她真是看错了人,更爱错了人,一见钟情真是害人不浅。
      
      芝芝牵扯嘴角笑道,“皇上要杀要剐,嫔妾都认,但同陆公公私相授受一事,嫔妾不认,断不可污了嫔妾清白。”
      
      江慕不知为何,见芝芝死咬着不承认,护着陆清,心中一股无名火。
      
      若不是柳南之那有药草可救荣儿,他倒想好好问问芝芝如何说谎还一副问心无愧的模样。
      
      思及,江慕眉宇间的厌恶更加明显,他扫了眼陆清。
      
      陆清沉思良久,最终挺直了腰板,眼底满是情意地看向芝芝道,“有何事你我一起承担。”
      
      芝芝眼神慌乱,只见陆清拉着她手,轻声道着,“若是能死在一块,也是极好的。”
      
      芝芝泛红着眼,苦笑道,“你怎如此傻?”
      
      陆清握紧她手,笑意多了几分,“你怎忍心留我一人在这深宫中度日?”
      
      “死又何干,活着的人怕是最难熬的。”陆清眼底满是温柔道。
      
      芝芝心底一颤,泪簌簌地落下,“陆清……”
      
      陆清摇着头,拿着帕子擦着她泪道,“芝芝,我不知你待我的情意有多深,但你对我来说,远比你想得更为重要。”
      
      芝芝止住了哭泣,她大着胆子握着陆清的手,一字一句道,“皇上说得没错,嫔妾同陆清有染,私相授受,什么处罚,嫔妾都认。”
      
      江慕垂着袖摆的手握得吱吱作响,他看着陆清同芝芝恩爱,竟碍眼极了,他虽知陆清的情深义重是假。
      
      可如今他看着却心底烦躁,他平息着情绪深吸口气道,“你们二人如此情深义重,还要一同寻死。”
      
      他抬眸看向陆清,“陆家,陆清你也不顾了,不知陆院首在地下可会瞑目?”
      
      陆清依旧直着背,淡然道,“爷爷若知奴今日苟且偷生,怕是才难得瞑目。”
      
      芝芝眼泪一下子落了下来,她握着陆清那满是茧的手,直直看向江慕道,“如今,嫔妾也活不得了。”
      
      “嫔妾有些话一直藏在心底,不敢说。”
      
      “可如今嫔妾不怕了,皇上欢喜嫔妾吗?” 芝芝歪着头,轻笑道。
      
      她顿了顿,还未等江慕回答,便自言自语道,“皇上心底定是厌恶极了嫔妾,从前皇上觉得嫔妾大字不识几个,后来觉得嫔妾心思歹毒,不配当后妃。”
      
      江慕喉咙一哽,竟一时说不出话来。
      
      芝芝面无表情道,“嫔妾扪心自问,这些年来,待皇上不说是极好,但也是将皇上放在心底了。”
      
      “也未曾谋害过嫔妾,皇嗣,唯一那次顶撞了荣贵妃,可她那时只是贵人。”
      
      “皇后时常教导尊卑分明,那日臣妾就算动手,她也该且忍着。”
      
      “怎就成臣妾过错了?”思及,芝芝心底愈发委屈,她此生唯一的过错便是遇见江慕。
      
      她感受着掌心的温暖,或许将错就错也是极好的,不然她怎么遇见陆清。
      
      只愿下辈子不要再遇错了人,望她下一世能托生个荣华富贵之家,陆清家里也不要遭祸了。
      
      若是陆家未受冤屈,陆清皮肤白皙,唇红齿白想必也是个翩翩少年郎。
      
      下辈子她同陆清可要再遇见,再在一起,芝芝心底这样想着,她眼底含笑地望着陆清,轻声,“我爱你。”
      
      此话一出,僵硬的是陆清了,他待她的情深义重是假,可芝芝待她却如此认真。
      
      陆清只觉得身处千年寒冰,整个人僵得动弹不得。
      
      他心地猛地一揪,眼里闪过慌乱,他心底挣扎了很久,他不想骗芝芝了。
      
      这一年来,芝芝是真心欢喜他,他若是辜负了这份真情,他脑子里乱糟糟的,眼前浮现的都是他与芝芝的点点滴滴。
      
      芝芝察觉了他的不对劲,关心道,“陆郎,可是身子不适?”
      
      陆清这才从失神中缓过来,他挣扎了很久,拳握了又握,低声道,“没,希望下辈子还同芝芝在一起。”
      
      语落,陆清没办法在直视芝芝那眼底满是爱意的眼,羞愧地低着头。
      
      芝芝只当她是害羞,至于江慕听完芝芝那番话,心底也生不出片刻动容,他如今心中满心记挂的都是荣儿。
      
      芝芝也未管他心中会愧疚与否,她只想死前多看几眼陆清,将他模样牢牢记在心里,下辈子可不要忘记了陆清的模样。
      
      江烟婉皱眉,见江慕神色古怪,也是疑惑,她轻声询问道,“那皇上,便叫侍卫将这二人拖下去处死?”
      
      江慕摇头,摸着佛珠道,“将这二人关在地牢,先上刑罚,但记住别折磨死了。”
      
      侍卫按着芝芝的肩膀将她拖下,芝芝看着陆清道,“陆清,你后悔吗?”
      
      陆清只是摇头,声音轻柔安抚着芝芝,“就算不能葬在一起,心里装着对方,来世也会相见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