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

作者:乔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芝芝和陆清被关在地牢,地牢阴湿,芝芝刚踏入,身子便冷得打颤,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墙上是随处可见的血迹,空气中混杂着浓烈的尸臭和血腥味。
      
      狱卒拖着早已腐烂尸体往外走着,芝芝脸色苍白,饶是她已经做好死的准备,可如今看见也是忍不住打颤。
      
      地下老鼠乱窜,咬着芝芝的绣花鞋,耳边鞭子挥动,犯人声嘶力竭惨叫声,叫得芝芝冷汗直冒。
      
      她满是担忧看着陆清,她怕陆清受苦,思及,她心中愈发难受。
      
      陆清垂眸,轻声道,“芝芝不怕,没事。”
      
      陆清和芝芝被关处只间隔一个铁栏,芝芝只要一睁眼,便能瞧见陆清。
      
      狱卒将芝芝的手捆在木板上,未对芝芝动刑。
      
      狱卒从烧的滚烫的壁炉内拿出烙印,扒开陆清的衣衫,露出他胸膛,将滚烫的烙印直直贴在陆清。
      
      陆清肤色白皙,那烙印一烫,那块皮肤通红带着烧焦感觉,骇人极了。
      
      陆清忍着痛,眼眶红着,不叫出声。
      
      芝芝双目瞪大,挣脱着腕上的绳索,眼里的泪止不住落,她声音发颤地喊着,“陆清。”
      
      陆清将头埋下,不去看芝芝,芝芝的心像被巨石碾过了般,疼得不行,她本以为自己能坦然接受死亡。
      
      可当她看见陆清受刑那刻,只觉得浑身发冷,心里疼得不行,她救不了陆清,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陆清受苦。
      
      陆清闭着眼,终是忍不住痛,呜咽出声。
      
      芝芝的指甲深深嵌在肉里,她终是闭上了眼,直至陆清惨叫声停了,她方才费力睁眼。
      
      陆清已面色苍白地倒在地下,他冷汗不停地冒着,芝芝身体不停地抖着,她眼眶泛酸,话哽在喉咙里说不出。
      
      芝芝咬着唇,隐忍着呜咽良久,她不愿叫陆清瞧见她哭的模样。
      
      半晌,她眼里满是祈求地看着狱卒,哽咽道,“求求你们,让我瞧瞧他。”
      
      “我有钱,我可以给你们钱,就让我看他一眼。”
      
      狱卒眼里有了松动,思量片刻,他将芝芝从木板上解开,将她扔到了铁牢门前。
      
       芝芝捂着嘴,竭力咽下泪水,她将手从栏杆中伸过。
      
      陆清也费力地伸着手,他一点点挪着身子,不停地咳着,虚弱极了。
      
      芝芝用劲全力终于握到了陆清的手,她忍着泪,轻声道,“陆清,疼吗?”
      
      陆清久久未回答,芝芝咽着泪水,等着陆清的回答。
      
      陆清疼得意识模糊,他沉默良久,声音微弱道,“芝芝不哭,不疼,这才哪到哪呀。”
      
      短短几字用劲了陆清全身力气,语罢,他便无力地松开了手,昏了过去。
      
      芝芝手里一阵空落落,她眼泪溢出,不知所措地伸着手,试图摸到陆清的手,可却怎么也摸不到。
      
       她瞧不见陆清的脸,只能看见他的背,她看出陆清的呼吸愈发微弱。
      
      芝芝心底像被重击了般,痛得她浑身直打颤,她慌乱地擦着泪,趴着地下,将手用力伸着,够着陆清,她慌张道,“陆清,陆清别睡。”
      
      可陆清还是没有反应,她心底愈发惊慌,她喉咙一哽,断断续续道,“陆清……陆清……”
      
      “别睡……你起来看看我……”
      
      可无论芝芝怎么唤,陆清都没应她,狱卒不耐烦地扯她回了木板,“钱呢?”
      
      芝芝急忙从袖中掏出钱袋,她扑通跪地,不停地向那狱卒磕着头,“求求你们,救救陆清,救救陆清。”
      
      狱卒挑眉,冷笑道,“皇上下旨折磨你们二人,不叫折磨死了,属下怎么会叫陆公公死呢。”
      
      “陆公公呀,是受不住疼昏了过去。”
      
      “那烙印有毒性,那毒性会叫人很痛,会一日比一日痛,他的肾脏会像有百只小虫般再啃咬。”
      
      “皮肤会一日日腐烂,直至烂的脸也看不见,可就不会死。狱卒无辜笑着。
      
      芝芝听后,她不可置信地望着狱卒,失声了很久,她呆滞良久,发疯笑道,“你们这些疯子……疯子!”
      
      语罢,芝芝费力起身,想去抢狱卒的佩刀给自己一个痛快。
      
      那狱卒眼疾手快察觉了芝芝的动心,一脚踹向了芝芝心窝,那狱卒本就是练武之人,此番更是用了十足力,芝芝直直倒地。
      
      她面色苍白,捂着胸口,疼得整个人蜷缩在了一起,最后她一口鲜血吐出。
      
      芝芝缓缓躺下,她看着昏厥的陆清,眼底满是愧疚,若不是她,陆清怎会这般惨。
      
      她为何要去耽误人家,同人家在一起,后妃太监私通本就是大罪,她怎能迷了心窍去害陆清。
      
      芝芝心底满是悔恨,她眼里的泪止不住地掉着,眼底满是绝望地看着黑漆漆的牢房。
      
      如若,她没耽误人陆清该有多好,或许陆清如今早已为陆家平反了,平反后也可出宫寻个姑娘,同他厮守一身
      
      想必陆清的日子定是和美幸福的,如今全叫她耽搁了,陆家未平反,陆清尚年轻,大好年华却要受此折磨,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陆清同芝芝被关了七日,狱卒并未对芝芝用刑,这七日是变着法的折磨陆清,陆清整个人消瘦了一圈,瘫在地下再也唤不出她的名讳芝芝。
      
      痛在陆清身却疼在芝芝心,芝芝的心像被蚂蚁啃噬过般煎熬无比,夜不能寐。
      
      自打她入了这地牢,她就没怎么合过眼,陆清痛哭哀嚎声一直回响在她耳边。
      
      她心里着急难受,可却没有任何法子,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陆清一日比一日虚弱。
      
      这对芝芝而言,无疑比这几日刑罚她还痛个千倍百倍。
      
      直至第十日,江慕来了,陆清那时已应不了芝芝的呼喊,整个人散着死亡的气息。
      
      一旁的太监拎着食盒,未等芝芝出言,那太监将食盒打开,里面是丰富的鸡鸭鱼肉,与前几日馊味的粥截然不同。
      
      芝芝一愣,随即嘴角是止不住的笑,笑得渗人,她声音微弱道着,“皇上这是舍得杀了我与陆清了?”
      
      江慕嫌弃地扫着地牢肮脏坏境,他冷眼瞧着陆清那半死不活的模样,“荣妃念陆清在她宫中侍奉一年,任劳任怨,特向朕求情,让朕饶了陆清一命。”
      
      芝芝未有过多反应,而是直直地看着那断头饭,低声道,“我同陆清不求活命,只求死路一条。”
      
      江慕顿了顿,冷声笑道,“你不求,那陆清呢?”
      
      他眼神怜悯地看向死气沉沉的陆清,慢条斯理道,“你在这世上没了牵挂,自是死不死无所谓。”
      
      他移了目光,直直地看向了芝芝,稳着语调道,“陆清同你不一样,他是陆家后人,陆院首要知他孙儿喜欢上了你这个没心没肺,只顾自己的女人。”
      
      “想必定是九泉下也难以瞑目。”
      
      芝芝指甲深深嵌在肉里,她看着没人形的陆清,气得发抖道,“那皇上说说,什么法子还能用着我?”
      
      江慕未理会芝芝情绪,他只是低声笑了笑,“你同朕算是夫妻一场,朕怜悯你,未对你用刑。”
      
      “望你心里能记着朕这份恩情。”
      
      芝芝听后笑了出声,她正了身形,“皇上有话直说,莫要在此拐弯抹角了。”
      
      江慕轻咳一声,压低声音道,“朕记得芝芝起初是卖身柳家。”
      
      柳家,芝芝有些失神,半晌她才缓过来,她神色不像方才那般镇定,虽过了多年,可她对柳南之的恐惧却未消失。
      
      芝芝想到了柳南之那疯子,竟打了个寒颤。
      
      她不像方才那般镇定,皱眉道,“皇上这是何意?”
      
      江慕神色忧伤道,“大皇子未足月出生,一直靠药草吊着性命,如今有味千年灵芝,古时相传可起死回生。”
      
      “若这灵芝给大皇子服下,大皇子这命可就保住了。”
      
      芝芝垂眸,喃喃道着,“大皇子……”那不就是荣贵妃生的孩子。
      
      芝芝冷冷道,“皇上神通广大,都拿不到此灵芝,芝芝更没那本事了。”
      
      江慕神色晦暗,顿了顿,“那灵芝在柳公子手里。”
      
      芝芝脸色一僵,笑出声来,“皇上未免太看得起芝芝了,芝芝从前在柳家不过是个洗脚的婢女,得柳夫人抬举才能留在她房里伺候。”
      
      “与柳公子那是不曾相识。”芝芝冷声道。
      
      江慕轻声道,“柳南之对你倒是印象深刻,他前些日子便同朕说了,若是芝芝愿意给柳家做妾,那灵芝便愿给朕。”
      
      芝芝听后,整个人僵着,身子直冷打着抖,拼命摇头道,“我不愿。”
      
      江慕眯着眼,敲着案面笑道,“若是你肯去了那,陆清可就有救了。”
      
      芝芝的手紧紧拽成了拳头,她看着半死不活的陆清,眼里的泪掉了下来。
      
      她咬紧牙关,声音沙哑道,“若是陆清知道我为了救他,陷入了水生火热,他定不会独活。”
      
      江慕挑眉,鼓掌便道,“难为了陆清为你付出那般多,你却不愿为他付出半分。”
      
      他神色沉了下来,声音冰冷道,“既然不愿,那边今日便送陆清上路。”
      
      他一挥手,只见狱卒牵来条通身漆黑的大狗,那大狗吐着舌头,流着口水,汪汪叫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