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

作者:乔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待陆清走后,芝芝彻夜难眠,她守到晌午,见送饭人来时,急忙塞了几块银钱,打听着宫内动向。
      
      那送饭宫女掂量着银钱,打量四周道了句,“昨日荣妃宫内的确重责了一小太监。”
      
      “死没死,奴婢不知。”语罢,那宫女便带着银钱离去。
      
      只剩芝芝僵在原地,心底满是担忧与慌乱。
      
      芝芝心里记挂着陆清安慰,可却无力护着陆清,她终日敲着兰翠殿的门,想着再见江慕一面,为陆清求求情。
      
      可却无人理会,那种很无力的感觉,折磨芝芝折磨得快要疯掉。
      
      芝芝守在这兰翠殿十日,几乎是夜夜难眠,直至兰翠殿的殿门晚时再被敲着。
      
      她见到了许久未见的陆清,她眼眶红着道,“我以为,我此生再也瞧不见你了。”
      
      陆清勉强笑道,“奴怕主担忧,今日偷偷溜过来,向主报个平安。”
      
      芝芝睫毛微垂,泪不停地掉,低声抽泣着,“我真以为你死了。”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着你了。”
      
      芝芝哭得伤心,断断续续道,“陆清,你知道吗,从来没人对我这么好过。”
      
      陆清抬眸死死盯着哭到断气的芝芝,他垂在袖摆下的手拽了拽,最终拿出了帕子,擦拭着她的泪,“主别哭,奴心疼。”
      
      芝芝见他擦着的泪,哭得愈发厉害,她哽咽道,“我真以为再也见不着你了。”
      
      “你可知晓,这几日我一闭眼都是你的脸。”
      
      “我之前最瞧不上你了,如今我心里竟这般挂念着你。”
      
      “陆清,你说我该如何是好?”
      
      芝芝不美,如今哭得可谓是更无仪态可言,陆清却心尖一颤,他慌乱道,“奴不值得主这般记挂着奴。”
      
      芝芝这次止住了泪,她大着胆子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了,一字一句认真道,“陆清,你值得。”
      
      陆清将手从芝芝手里脱离开,他神情慌乱,心怦怦直跳。
      
      他深吸着气,本想逃离这兰翠殿,可脑海里浮现着陆家百口,他在这宫中巴结讨好主子,想谋个好前程,不就是为了替陆家洗白冤屈。
      
      如今,他别扭个什么劲,他只需听着吩咐,陆家洗白冤屈,他大不了再向芝芝谢罪。
      
      陆清垂下眼帘,小声道,“奴愿这样护着主护着一辈子。”
      
      “主值得奴对你好。”
      
      芝芝没被人爱过,从前欢喜时江慕时,人也从未将她放在眼里,只当她是个烦人精。
      
      如今,竟有人愿将她放在心里,这十日,芝芝的心也从感动变成了担忧直至害怕陆清的死亡。
      
      这深宫寂寞,若真有人陪着她,是不错的。
      
      “陆清,你怕死吗?”
      
      还未等陆清出言,只见芝芝眼里盈满泪水,轻声道,“若是不怕,这寂寞深宫,你我当个伴。”
      
      陆清双手作辑,垂着头,沉默良久。
      
      芝芝见陆清许久未有反应,她心底一痛,深吸了一口气,轻笑道,“陆清,你值得更好的。”
      
      对面男子眼神微亮,郑重点头道,“奴愿意。”
      
      此言一出,芝芝身形一僵,她眼中泪光闪烁,唇角却含着笑道,“那便说好了,你可不能反悔。”
      
      陆清眼里闪过片刻动容,可也只是片刻,他点头道,“奴定会不抛弃主。”
      
      自那夜后,芝芝同陆清也算是作伴了。
      
      陆清在那荣妃那活得艰难,每每来兰翠殿寻她时,都是一身伤,芝芝打心眼里心疼,可她却没法子能护着陆清。
      
      只得拿着钱同宫女换些伤药。
      
      陆清也是将她放在心上了,记着她爱吃些什么,欢喜着些什么小物件,他随着旁人出宫时,都会给带她回来。
      
      陆清月银不多,但却愿给她最好的,他嘴里总道着,“主值得好的。”
      
      这样的日子,不知不觉间同陆清过了一年,她对陆清愈发依赖,一日不见便想得慌。
      
      “那荣妃生了皇子,晋了贵妃,皇后风头也不再似从前那般盛,选秀新入宫的新人也全是明艳动人的美人,荣贵妃自是没闲心搭理咱们。”陆清笑着道。
      
       芝芝倒不关心这些事,她只要知晓陆清如今过得容易,她心中便欢喜着。
      
      陆清这几日眉眼间满是笑意,她看得出,惹得芝芝也心底高兴,忍不住道,“近日何事这般高兴?”
      
      这一问,陆清表情不太自然道,“皇上将奴调离了荣贵妃那,去了御前伺候。”
      
      他避着芝芝,给她倒着茶道,“主也知,奴这半生只为想替陆家洗白冤屈,如今去了御前伺候,机会也多些,心中自是高兴。”
      
      芝芝闻言,也是笑了起来,她知此事对陆清的重要性。
      
      她也日日祈祷希望陆家能平反,陆清心中有期盼,先前为讨个好前程也是为此,若是真能洗脱冤屈,他此生无憾。
      
      芝芝眉开眼笑道,“那今日你我可要好好庆祝庆祝。”
      
      陆清眼神有些躲闪,他顿了顿,道了句,“等平反那日,主再陪奴庆祝。”
      
      芝芝愣了片刻,倒也未多想,她拉着陆清手坐下道,“我知你在宫中苦楚久了,你同我在一起这般久了,不必主,奴的。”
      
      陆清摇头,眼眶红着,“奴觉得,叫主才配得上主的身份,奴说到底还是高攀了主。”
      
      芝芝皱眉,“你怎总提高不高攀一事,我是穷苦人家,若不是有幸入宫,想必你瞧不上我。”
      
      “论门第来讲,陆家若能平反,以我这出身岂不是连个良妾都当不成?”
      
      陆清低着头,沉默良久,“奴终归不算个男人。”
      
      芝芝闻言,笑出声道,“陆清,你不嫌弃我已是极好,我不能孕育子嗣一事你又不是不知。”
      
      “何苦,做那事时不也有玉器等物件吗?”芝芝语落,小脸通红 。
      
      陆清这次没再拒绝,他声音好听,低声唤了句芝芝。
      
      酥着芝芝的耳朵,她眼角含笑道,“你唤得芝芝真好听。”
      
      陆清芝芝二人视线对撞,陆清急忙低着头躲闪,轻咳了一声,“主…芝芝喜欢便好。”
      
      芝芝耳朵红着,笑着道,“陆清,我是真心实意欢喜你的。”
      
      说着她将手臂环在陆清肩上,轻声道,“这寂寞深宫中,陆清你是我唯一的慰藉了。”
      
      陆清身体紧绷,喉咙一哽,慌乱地脱离了芝芝的怀抱,他轻声道,“我突然想起皇上那边还有些要事,等着我去处理。”
      
      陆清手心满是汗,他整日瞧着芝芝那待她情深义重的模样,只觉得心梗,她待他那般好,而他对她却只是欺骗。
      
      他最终仓皇而逃,扔了句,“我明日再来看你。”
      
      芝芝虽察觉了陆清的奇怪,但思及芝芝只觉得他害羞,她同他相互陪伴也快近一年了,可却始终未再近一步。
      
      最亲密的举止便是牵手了,陆清的手软软的,握着暖暖的。
      
      芝芝摇着头,心中思量着用何法子能叫陆清不再害羞,同她再亲密些,做对最平常夫妻的模样。
      
      芝芝本以为这样平淡幸福的日子,直到她入土都会如此。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