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姐姐嫁给病娇反派后

作者:二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林梦秋鼻头红红的还想哭,但听到说要给沈彻上药,眨巴着红肿的杏眼,硬生生将眼泪给憋了回去。
      
      “在哪里?”方才哭的太投入,声音也带了些许的鼻音,不仅不难听,还多了几分的娇憨。
      
      沈彻抬手指了指多宝阁上的白玉小盒,林梦秋便抽着小鼻子,乖乖的转身去拿东西,倒真是没再哭了。
      
      只是小盒子放的有点高,林梦秋伸长手试了试,指尖堪堪触碰到边沿。
      
      这会沈彻如此狼狈的坐着,喊人进来是不切实际的,林梦秋只能尽量的垫着脚尖去够,来回数次后她咬着牙轻轻的跳了起来。
      
      坐在身后瞧着的沈彻,一时没忍住,竟是扯着唇角漏出了一声笑,说要杀她都止不住她的哭,没想到让她做事倒是听话了。
      
      而且她笨拙的样子真像是只蠢兔,只需要在她的身后加团兔尾,保管八两能追着她跑上几个来回。
      
      不过,蠢是蠢了些,倒比她往日端着架子小心翼翼的模样,让人没那么讨厌。
      
      刚这么想着,方才还在那踮着脚尖蹦的林梦秋,已经取到小盒回来了。
      
      “世子,药拿来了。”林梦秋手里小心翼翼的捧着白玉盒子,一双红彤彤的眼亮晶晶的看着他,活像是在献什么宝贝。
      
      这会不怕也不哭了。
      
      沈彻不习惯被人这么看着,不自在的撇开眼,状若无意的道:“替我敷药。”
      
      林梦秋平日手脚还算灵活,尤其是在林家时,她对周围的人都有戒备,除了红杏基本上的事情能自己做便不需要下人。
      
      别说是上药,就连抓药煎药她都尝试过,可现在要给沈彻上药,她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愣了片刻,才迟疑的点头。
      
      打开白玉盒子,就能闻到淡淡的草药香,这与沈彻身上那股冷冽的药香很是相近,但那膏药却有些让人作呕。
      
      是泛着青的墨绿色,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熬制成的,当初就连阿四头次看见都忍不住捂鼻子作呕,更何况是她。
      
      一个娇弱的世家闺秀,与其说是让她敷药,不过是刁难和试探。
      
      沈彻冷眼旁观,也不催她。
      
      他在等,等她何时忍不下去,害怕的逃走,也好不再在他眼前晃悠。
      
      林梦秋拧着眉看着膏药,整个人瞧着格外的严肃紧张,但她不是因为害怕也不是恶心,只是不知该如何下手。
      
      她在脑海里模拟了几遍动作,深吸一口气,而后动作缓慢的将膏药取出,深蹲的跪蹲下身子,动作轻缓的捧起了他左边的小腿。
      
      离得近了,林梦秋才能更清楚的看到他受过什么样的伤。
      
      不仅是细密的针孔,还有他的膝盖往下留有很重的旧伤,她的眼眶又湿了,只是咬着唇不敢让自己哭出来。
      
      方才她确实是失控了,但沈彻不喜欢她哭,那她就不哭。
      
      她的动作又轻又柔,就像那不是他的腿,而是件珍宝,甚至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药已经抹上了。
      
      沈彻的腿其实当年便接上了,但伤的太重,伤到了骨髓即便接上也毫无知觉,不管如何的针扎都没有用。
      
      文大夫是替他接腿的神医,也是他研制了这膏药,用的是世上最毒的几种草药以及毒物混合而成。
      
      刚敷上时会有火辣辣的刺痛感,一开始他还燃起过希望,疼便还有希望。
      
      可时间久了,除了偶尔的刺痛并没有成效。
      
      文大夫年前去了南边寻药方,沈彻也只能按时的用这药麻痹自己,只有感觉到疼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腿还在。
      
      平日敷药都是他自己完成,今日也是他起了兴致,想要撕下她的面具,可没想到等到的会是这样的情形。
      
      沈彻突然觉得有股无名火在身体里乱窜。
      
      他还记得,姓周的嫁进府没两日,便撞见了他在敷药,正好墨绿的膏药附满他的双腿,可怖又恶心,当时她是什么反应来着?
      
      哦,满脸惊恐的落荒而逃,像是看到了什么丑恶的怪物。
      
      等隔了几日后的夜里,他召她侍奉,她不出所料的在袖中藏了匕首,妄图杀他。
      
      他亲手掐断了她的脖颈,看着她像朵枯败的花倒在血泊中,心中只有无尽的杀意和畅快。
      
      所有背叛他的人,都该死。
      
      可林梦秋不同,她没有害怕,也没有恐惧,甚至看不出一丝的勉强,她是真心诚意的为他上药。
      
      她的手也与他的不同,他是冰冷的,而她是滚烫的,与她落下的泪一样。
      
      所触碰到的肌肤,居然还未上药,就有战栗着的刺疼感。
      
      沈彻的唇色本就煞白,这会脸上也有了几分痛苦之色,漆黑的双瞳开始发红发暗,就连眼尾也染上了一抹殷红。
      
      他突然就发起怒来,哑着嗓子呵斥着:“滚出去。”
      
      林梦秋还在小心翼翼的上药,蓦得听到他痛苦的怒吼声,被吓得手上一个哆嗦,还好她紧紧的握着膏药,不然此刻已经滚落在地上了。
      
      她迷茫的抬起头看他,“世子,药还没上完。”
      “我让你出去。”
      
      沈彻整个人都很暴躁,好似下一刻便要暴起杀人。
      
      一低头便对上了她的双眸,因为才哭过眼睛微微的红肿,却丝毫不影响那双眼睛的澄澈和明亮。
      
      此刻她看上去有些滑稽,纤细修长的手指上沾着让人恶心的膏药,正跪蹲在他的身前,那样满心满眼的都是他。
      
      “是不是妾身动作太重了,还是哪里做错了,妾身马上就改,还差一点点就涂好了,一点点。”
      
      沈彻两穴的青筋直冒,让他看上去十分的凶狠狰狞,“太重?你这恨不得十天没吃饭的力道,是要挠痒吗?不要让我说第三遍,赶紧滚。”
      
      “不然,便杀了你。”
      
      他暴怒的声音已经冷了下来,在他口中,杀人便是如此简单又草率的一件事。
      
      她比以往所有的人都更要娇弱,更要胆子大,但不管胆子再怎么大的人,也都是怕死的。
      
      这样,她就该怕了,该逃了。
      
      他本就是个暴戾的怪物,不需要任何人的善意和接近。
      
      林梦秋的动作微顿,而后呆滞着不动了,沈彻赤红着眼满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一样的,不管她装得再怎么像,都是一样的。
      她和那些人都一样,不管说的再如何天花乱坠,再感人肺腑,在看到他的残缺时依旧是惧怕和闪躲的。
      
      她也不例外。
      瞧,她马上就要落荒而逃了。
      
      可接着,让沈彻从未预料的一幕出现了,眼前的女子欺身上前,紧紧的抱住了他的小腿。
      
      那只连他都不愿意多看一眼,丑恶的小腿,膏药蹭到了她的身上她也不管。
      
      而后是她带着哭腔和浓重鼻音的声音响起,“让我把药上完好不好,夫君。”
      
      沈彻脑海里紧绷着的那根弦,突然之间,断了。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低哑着缓缓道:“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哦,秋妹终于喊出口了,恭喜秋妹离攻克我们敏感的大魔王又近了一步!(依旧50个红包哦,今天外出有事,明天更个大肥章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