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姐姐嫁给病娇反派后

作者:二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林梦秋也不知道自己胆子怎么会这么大,只知道那会脑子一片空白,等回过神时,已经把内心最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这声夫君,藏在她的心底,藏在她的小簿子里,不敢漏出半分。
      
      没想到今日不仅露馅了,而且还是当着沈彻的面,漏的一干二净,半点不留。
      
      空气似乎凝固了,林梦秋傻傻的抱着他的腿,忘了接下去应该做什么,脑海里只剩下那句恬不知耻的夫君。
      
      对了,夫君好像应了句什么,不对,他说话了吗?是不是她的幻觉?
      
      呜呜呜呜,现在怎么办,假装自己说了梦话行不行……
      她要是说她不是故意的,他会信吗?
      
      沈彻以为自己答应了她,总该放手了吧,可没想到她还死死的抱着他的小腿不放,她还想做什么。
      
      他只能强忍着额头暴动的青筋,从齿缝间挤出几个字来,“抱够了吗?给你一刻钟,上不完就滚蛋。”
      
      林梦秋后知后觉,原来那不是她的幻觉,沈彻真的说了好。
      
      而她还在死皮赖脸的抱着他的腿,等反应过来,便瞬间松开了手,往后退了半步,“够了够了,不用一刻钟,妾身这就为世子上完药。”
      
      说完就认真的继续手上的动作,依旧是认真的低着头,动作也还是轻了再轻。
      
      可沈彻却有些不爽了,松手松的如此的快,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是做给谁看?而且方才还喊夫君,现在又变成世子了?
      
      但这样的不爽他只是放在心里,不可能真的说出口。
      
      他不爽了,自然也不会让别人好过。
      
      “你眼睛长在脑后不成?此处未涂抹匀称,重新涂,王府是亏待你了,还是饿着你了?多用点力,我让你涂药没让你挠痒痒。”
      
      等到药敷完,早已是两刻钟后了,沈彻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神色,靠坐在床榻上,只看他气定神闲的模样,仿佛重回当年那个矜贵风流的沈彻。
      
      而林梦秋被如此折腾了一番,不仅碎发肩背全都被薄汗打湿,手上更是沾满了墨绿色的膏药,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的狼狈。
      
      瞧着不像是世子妃,倒像个小丫鬟。
      
      不过她自己并不在意,甚至还松了口气,心中无比满足,沈彻救了她两回,这是她头次能为他做点什么,她很是喜悦。
      
      “世子,已经上完药了,那妾身便先退下了。”
      
      怎么又变回世子了?方才一口一个夫君,不是喊得很是顺溜?
      
      沈彻也不知到底这两个称呼哪个更为刺耳,只知道心中有一股气无处发泄。
      
      原是没这么容易放过她的,但看在她方才的表现还算过得去,此刻又如此的狼狈,他既没心情也唯恐脏了手,便挥了挥手让她出去。
      
      这药要敷半日,睡前再清洗即可,自然不需要她在面前碍眼。
      
      林梦秋也很听话,沈彻点了头,她就乖顺的起身。
      
      可她长时间的跪蹲着,脚早就已经麻了,起来的动作又有些急,身体的重心不稳,在站起的那一瞬间就整个人往前倾去。
      
      有了新婚夜那夜的教训,林梦秋在摔倒的电光火石间,身体自然的反应就是收起了自己的手。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再抓到什么不该抓的东西了!
      
      “爷,皇后娘娘身边的公公来了,说是有事要求见……”
      
      阿四是敲了门的,往日他也不敢乱闯世子的卧房,可今日是事发突然,皇后鲜少会派人前来,定是有要事。
      
      而且他也是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做好了要挨罚的准备,敲了门无人应答才闯了进来。
      
      可没想到,会撞见如此刺激的场面。
      
      美艳的世子妃正跪趴在床榻前的脚踏上,乌黑的秀发散落在她的肩背上,更显得她的身形纤瘦娇弱,若只是跪着倒也没什么,只是这跪的地方实在是有些暧昧。
      
      正好跪在了世子的双腿之间。
      
      听到阿四的动静,林梦秋吃痛的撑着手掌回过头去看。
      
      四目相对,一个无措一个痴呆。
      
      阿四瞬间就明白了过来,猛地转了回去,口中满是仓皇的道:“奴才什么都没瞧见,奴才这就滚出去。”
      
      世子妃双眼红肿,脸颊还透着微弱的潮红,这就是个傻子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这真是太太太太野了!
      
      没想到世子居然喜欢这么刺激的,不过也情有可原,世子今年不过二十正年轻,精力自然旺盛,之前那几位世子妃都居心叵测,世子根本都没宠幸。
      
      这位虽然还看不出真面目,但乖顺可人,长得又是美若天仙,世子没能把持住也是能理解的。
      
      阿四动作飞快,迅速的就往屏风外跑。
      
      而剩下的两个人,一个是还迷茫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是懒去解释。
      
      误会就如此的落下了。
      
      好在沈彻没工夫去计较她摔倒的事,在她要请罪之前先开口道:“出去把阿四叫回来。”
      
      林梦秋就又迷迷糊糊的出去喊了阿四,只是阿四看她的眼神有些古怪,难不成是她的脸上沾了什么脏东西?
      
      不过之后也没机会再让她去细想,红杏和绿拂伺候着她重新梳洗,等一切料理好都是快要用晚膳的时辰了。
      
      原以为今日终于能和沈彻共同用膳,一问才知道,就在一刻钟前他已经带着人离开王府了。
      
      “世子接了皇后娘娘的口谕,已经离府了,未曾说何时回来,但交代了世子妃跟教习嬷嬷好生学习宫中规矩,三日后会有人接您进宫。”
      
      林梦秋虽然有些遗憾,两人成亲这么久,都没能正经的坐下吃顿饭,但皇后娘娘的事更为重,她这点私心也不算什么。
      
      接下去几日,沈彻果然没有回来,教习嬷嬷是老太妃特意从宫中请的,日日从早到晚的教她规矩,倒是让她没时间去思考别的。
      
      三日便在她每晚的小簿子和思念沈彻中转瞬即过。
      
      不管她再怎么担忧,皇后千秋这一日还是来了。
      
      入宫自然是要着正装,天方蒙蒙亮,她便被人从被窝拉了起来,迷迷糊糊的到了西室开始梳妆,等全部都穿戴好,天已经亮了。
      
      等出了院门,阿四便恭敬的上前行礼,“禀世子妃,宫中来接您的马车已经在外头候着了。”
      
      头冠比往日的珠玉要沉一些,她微微颔首,跟着阿四往外去,路上还是没忍住的问了沈彻的行踪。
      “不知世子如今身在何处?”
      
      “奴才不知,不过世子妃也不必担忧,今日是千秋宴,世子不论再忙,都会及时赶到的。”
      
      林梦秋也就没有再多问,出门上了马车。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毕竟两世加起来都未曾与皇家有任何的接触,突然就要进宫了,自然是害怕的。
      
      但只要想着,她要见的是对沈彻极为重要的人,她又多了些许的期待。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下来,丫鬟是不能进宫的,红杏和绿拂只能留在马车上等她。
      
      林梦秋下了马车,便见周围全是各府的马车轿舆,以及等待进宫的女眷们。
      
      她以为自己也要在这等候召见,却没想到,她刚站稳便有个小太监笑眯眯的上前,给她行礼。
      
      “奴才小安子给世子妃问安,皇后娘娘早就等着世子妃了,请随奴才进宫。”
      
      林梦秋有些受宠若惊,但她牢牢谨记不能给自家夫君丢脸,面带笑容挺直背脊,顶着众人艳羡和疑问的目光,施施然的进了皇宫。
      
      这份恩宠还真是头一份。
      
      林梦秋走进宫门便感觉到了何为天家威严,一双眼不敢到处乱看,就紧紧跟着前面这位安公公。
      
      也不知走了多久,只觉得日已上三竿,直晒得她后脊发热,才听到前头的宝公公尖着嗓子道:“世子妃,咱们到了。”
      
      林梦秋这才抬头去看,匾额上龙飞凤舞的书着“坤宁宫”三字。
      
      到了殿门外,早有宫女在等着她了,“奴婢见过世子妃,皇后娘娘在东暖阁等着您呢。”
      
      林梦秋暗暗的吸了口气,稳住心神这才跟着前头的宫女往里去。
      
      刚踏进坤宁宫她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檀香,这个味道她在老太妃那也闻见过,但那是因为老太妃日日诵经礼佛,屋内还供着佛龛,自然就会有佛香。
      
      可皇后的寝殿为何也会有佛香?
      
      “皇后娘娘,南阳王府世子妃到了。”
      
      林梦秋不敢再想,恭敬的伏地行礼,“臣妾叩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万安。”
      
      “免礼平身,赐座。”
      
      方才领她进来的大宫女赶紧的将锦凳搬来,扶着林梦秋坐下,她这才有幸瞧见了皇后的真容。
      
      曹皇后的人就和她的声音一样,温柔似水,只是眉宇间好似藏着愁思。皇后为何而愁?
      再仔细的瞧,沈彻的眉眼有一两分的像她,光是这点,就让她忍不住的亲近。
      
      “太妃前几日传了消息进来,说彻儿刚过门的妻子是个顶好的,还说本宫定会喜欢,这么一瞧还真是没说错,便是这样貌脾气就讨人喜欢。”
      
      林梦秋的脸适时的红了,带着些许小女儿的娇憨,更是让曹皇后看着欢喜。
      
      “多谢娘娘夸赞,臣妾初次进宫心中忐忑,祖母便安慰臣妾,说娘娘和气又疼爱小辈,今日得见娘娘凤颜,才知娘娘比祖母说的还要好万分。”
      
      没人是不喜欢听奉承话的,这么两句,便将曹皇后哄得喜笑颜开,与她亲近了许多。
      
      “有你陪在彻儿身边,本宫也就放心了。”
      
      说话间,外头不停地有人来通禀,这家王妃那家老安人都已经在外候着了,今日皇后千秋,自然万臣来贺,皇后也不可能真的只让她陪着。
      
      很快暖阁内便坐满了人,林梦秋有些不习惯如此人多的场合,而且她的位置又太过显眼,总觉得所有的目光都盯着她看,让她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还好没过多久,那位安公公又出现了,吉时已到,该移步去交泰殿接受命妇的朝贺了。
      
      皇后便领着众人移步交泰殿,之后是繁琐的礼制,林梦秋就像是个木偶人,喊跪便跪喊起就起,一直等到饥肠辘辘,仪式才结束。
      
      帝后分别领着百官和命妇入席,等吃上东西时,林梦秋都快在心里哭出来了。
      
      她真是头次知道,能坐下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唯一还让她挂念着的便是沈彻,她在后殿,身旁坐着的全是不认识的命妇,他这会是不是在前殿陛下的身边?
      这么多人,他是不是也浑身不自在?
      
      越是想到沈彻,她就越是食不下咽,就连到嘴的佳肴渐渐也变得不香起来。
      
      而且也不知是不是殿内人多,她总觉得有些闷闷的,凑巧身边的侯夫人不小心打翻了银杯,酒水有些许撒在了她的袖口处,她便趁机出去整理衣服,顺便透透气。
      
      林梦秋也没有走远,随便喊了个小宫女,让她就近带自己整理衣裙。
      
      小宫女原先是在偏殿伺候的,这次千秋宴人手不够才被派来了大殿,碰上事也没经验,就带着林梦秋去了就近的一处偏殿。
      
      这是个三进的殿宇,瞧着空置已久,今日千秋宴,宫女太监都被抽去前头帮忙了,这偏殿此刻连个走动的宫人都没有,反倒清净。
      
      林梦秋不习惯有陌生人在旁,就让小宫女在殿门外等着,自己在里间稍作整理。
      
      等她收拾好衣裳,也就没急着回席上,打算再歇歇透透气,那样人多又无聊的地方,能少待一会也是好的。
      
      可没想到,她刚绕过前头的游廊,便看见了一个宫妃打扮的美艳妇人快步进了转角的一间屋子。
      
      林梦秋虽然觉得奇怪,但觉得这事与她无关,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正打算要离开,就看到了另外一个熟悉的身影。
      
      黑色镶金丝暗纹的长袍,背脊消瘦挺拔,轮椅转动不停地的朝着那间屋子而去。
      
      林梦秋:???!!!
      这个妖女想找她夫君做什么?!
      现在这事和她有关了,她必须要去管一管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和小可爱们说个重要的事情,本文下章要入v了哦,因为想多写点所以周四零点再更新,明天就先不更了,后天0点更新,高甜预警。为了补偿小可爱们所有留言的都发红包哦(仔细算算也就是比平时晚12小时)
    以下是给全订读者的福利哦:
    入v前三章评论皆可得红包,第三天还会开抽奖,求不养肥,我会努力更新哒,爱你们么么哒。
    顺便跪求收藏作者专栏,恰恰这么可爱,确定不点收藏把恰恰领回家吗?
    (呜呜,手抖红包发了两遍,你们就当是恰恰对你们的爱吧,不许嘲笑我手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