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姐姐嫁给病娇反派后

作者:二恰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正因为这里是沈彻的卧房,林梦秋才会下意识的觉得很安全,而且丫鬟都在门外候着,更不会有人进来。
      
      至于沈彻,这个时候应该在书房。
      
      故而声音响起时,林梦秋被吓得浑身一抖,屋里烧着炭,她脱了外衣只剩下单薄的里衣和肚兜,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用衣服将自己严严实实的给裹住了。
      
      此处离内室只隔了一扇屏风,还是绢布绣的,她的身影根本就遮不住,早已隐隐约约的落进了对面人的眼中。
      
      林梦秋脑子一片空白,除了傻站着,不知该作何反应好。
      
      直到沈彻发出声极轻的哼笑,她才回过神来,脚趾止不住的蜷缩,也不知被看了多少,这也太羞耻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还好里面的人是他。
      
      两人也不可能一直如此僵持着,林梦秋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的开口:“妾身不是故意的,妾身不知世子在屋内,这便出去。”
      
      说着逃也似的转过了身,想要赶紧脱离这场让人无地自容的僵局。
      
      呵,世子?
      那夜她可不是这么喊的。
      
      沈彻的心情有些不快,尤其是他如此关键的时候被人打断,说话便带了几分不讲道理。
      
      “照你的意思是,我看不得?”沈彻的语调与平日有些许不同,带了丝咬牙切齿的味道,让他的声音听上去越发的阴戾低沉。
      
      沈彻的话语就像是一道定身术,让林梦秋刚抬起的脚瞬间放下,抱着怀里的衣服缓缓的转过身。
      
      她低垂着脑袋,隔着屏风只能瞧见她巴掌大的小脸,以及微微发颤的眼睫。
      
      就像一把小扇子,在他心上轻轻的撩拨着。
      
      “妾身不是这个意思,妾身只是怕世子不喜。”她的声音又轻又软,就像是幼时他爱吃的糖糕,甜的发腻,却让人忍不住的再咬一口。
      
      不喜,自然是不喜的,他最不喜欢的便是如此矫揉造作的女子。
      
      今日也是凑巧,他正准备要上药她便闯了进来。
      
      真的只是巧合吗?
      
      沈彻的眼神黯了黯,要知道是或不是,试试便知。
      “穿好衣服,进来。”
      
      林梦秋原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她是沈彻的妻子,被看了也没什么,便是再进一步她也是甘愿的。
      
      可没想到等来等去,等到了一句穿衣服。
      
      闻言,林梦秋也说不出是失落还是庆幸更多。
      
      但她没有片刻迟疑,更顾不上害羞不害羞了,背过身动作飞快的将衣裳换好,红着脸快步的绕过屏风,到了沈彻的面前。
      
      “世子爷。”
      
      她从进屋起便保持着规矩的姿态,低着脑袋根本没有乱看过一眼,别提多乖顺了,难怪祖母会如此的喜欢。
      
      沈彻却不吃这套,懒声道:“抬起头来。”
      
      林梦秋便又听话的抬头,眸若秋水双颊绯红,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换了别人定是要动心,偏偏眼前的是个石子心肠的罗刹。
      
      “你看到了什么?”
      
      眼前的沈彻正坐在床榻前,肩上随意的披着一件黑色外袍,中衣的盘扣敞开着,可以看到里面的肌肤,白皙却不羸弱。
      
      而他的唇色苍白,面色也是同样的白,就像是落在屋檐的雪花,好似不握紧,下一秒便会消失不见。
      
      这还是林梦秋头次瞧见这样的沈彻,以往的他总是严谨的一丝不苟,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没想到神也会陨落凡间。
      
      同样,这也是她第一回能够正视他的脸,听到沈彻发问,便脱口而出的喃喃道:“好看。”
      
      说完之后她自己也傻了,方才还绯红的面颊瞬间煞白,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她怎么,怎么就把心里想的给说出来了呢!
      
      他问的是看到了什么,她居然答好看,她是脑子方才被门夹了吗?
      
      沈彻一直在等着她,他想听听,她方才这么一副被吓到的痴呆模样,还能如何诡辩。
      
      可没想到等了半天就等了这么一句,是看他好看,看傻了?
      
      他的裤腿卷着,露出了受伤的部位,但凡是个正常人,看的不该是他的腿脚吗?看他的脸做什么?
      
      他看,傻得分明是她的人。
      
      “还有没有别的。”沈彻拧着眉,声音中已经有些许不耐烦了。
      
      林梦秋这才后知后觉的把目光从他脸上移开,而后看到了他的腿。
      
      黑色的裤脚微微卷起到大腿,露出了一双毫无血色的小腿,瞧着仿佛是泥塑的假肢,不仅如此,上面还有许多针灸后留下的痕迹,与那黑色的缎子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触目惊心。
      
      在看到的那一瞬间,她就撇开了眼,好似有一只无形的手遏住了她的喉咙,让她无法喘息。
      
      她不敢看,她怕自己会失控。
      
      那日他骑在马上刺死贼寇的英姿,还一直印在她的脑海里,她的沈彻是如此的挺拔和骁勇,而如今他却连站都站不起来。
      
      林梦秋无法想象,他是如何度过的这几年,她想要为他不平,想要宣泄悲恸,可她不敢。
      
      她怕他的夫君,会更难过。
      
      可她刚撇开眼,那只冰冷的手便擒住了她的下巴,毫不留情的将她的脸转了过来。
      
      “说,你看到了什么。”
      
      方才还咬着牙关死死忍住的林梦秋,在看到他眼睛的瞬间,泪如雨下。
      
      “终于知道怕了?你该不会现在才知道,自己嫁了个什么怪物吧……”
      
      沈彻的话还没说完,林梦秋哭的更大声了,像是有无穷无尽的眼泪哭不完,甚至还滴落在了他的指尖。
      
      她的眼泪不仅多,还烫的刺人。
      
      沈彻瞬间收回了禁锢着她下巴的手,眉头拧的更深了,她的哭好似和他以往见过的所有人都不同。
      
      他出事后,见过无数的人哭,最多的便是同情,而他恰恰最不想看到的便是同情,既然如此,那他便要让所有人都恐惧他,害怕他。
      
      让他们忘了同情。
      
      唯独林梦秋的哭是真伤心,没有同情没有恐惧,只有悲伤和难过,而且还是为他哭。
      
      这真是离谱,伤了腿的是他,又不是她,她哭这么起劲做什么。
      
      她这哭法,好似记忆中也有个人如此,但却想不起是何人了。
      
      沈彻原本已经摸到了枕下的匕首,这会匕首也丢开了,只想赶紧堵住她的嘴巴。
      
      她这哭法,若是不知道的人,还要以为她这是在给他哭丧!
      
      “停,不许哭!”
      
      他的话如石牛入海,一点作用都没起到,甚至她还越哭越响。
      
      哭得沈彻脑子嗡嗡的疼,“你是哭包转世吗?我又没死,你有什么好哭的,立刻给我停下。”
      
      大约是被沈彻散发出来的戾气给吓住了,林梦秋的哭声戛然而止,红肿着眼,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呜呜呜呜,我,我就是难过,想哭,呜呜呜呜。”
      
      沈彻听她好似又要哭,刚提起的气,瞬间消了,竟是活生生的被她给气笑了。
      
      “再哭,杀了你。”沈彻似笑非笑的盯着她,这是哭懵了胆儿肥了,还是露出真面目了,连妾身都忘了,居然敢在他面前说我了?
      
      “那就更要哭了,再不哭没机会了。”林梦秋不仅眼睛红红的,就连鼻尖也红了,可怜兮兮的就像是只肥兔子。
      
      沈彻仔细一想,竟然还有点道理,不知为何他的杀意此刻居然没了,而且还带了些许哄骗的口吻道:“行了,不杀你,去把那边的膏药拿来,替我上药。”
      
      林梦秋这才抽抽噎噎的停了哭声,吸了吸鼻子,带着哭腔的道:“不许骗人,不然我还要哭。”
      
      沈彻哭笑不得的说了好。
      等他事后回想起,只能强行的安慰自己,他是怕她再哭,会吵的他头疼,而且杀个哭包又没劲的很。
      
      总之,绝不可能是他心软了,不想杀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沈彻:嗯,我一定是怕烦,绝对不是不想杀她,我就算死也不可能对个哭包心软的。
    以后:真香.jpg
    嘿嘿嘿,秋妹使出哭包大法,将沈彻连连击退。今天也是有进展的一天,我有在努力码字呜呜呜,可怜可怜我吧别养肥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