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养娃日常

作者:元月月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芙蓉园

      “什么事?”林寒随他到主院就问。
      
      姜纯钧往四周瞅瞅,家丁丫鬟都在后面分东西,主院只有他和林寒二人,“夫人,卑职瞧着还有许多藤没剪,全割下来能种一两亩地吧。”
      
      林寒颔首,是的。
      
      “如今小麦都种下去,农夫无闲田,只能把那种藤种院里。农家小院跟咱们府里不同,那院就跟大公子的院一样大,还养着鸡鸭鹅等物。卑职总觉着还没种活就会被鸡鸭鹅吃掉。”姜纯钧说完就看向林寒,您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一开口林寒就猜到他真实目的,但她就不接茬,“我提醒过他们,种田间地头。”
      
      “那也不行。”姜纯钧语重心长,“您是没往乡下去过。卑职是去过的,到处都是牧羊人,种地头上定会被羊吃掉。”
      
      林寒故作犯难,“那该如何是好?咱们府上的猪和鸡也吃不完。”
      
      “卑职知道一个地方,不会被牲口吃掉,还有人精心伺候。”姜纯钧忙接道。
      
      林寒都替他着急,这人可真有耐心,这么点小事也能绕这么大弯子。
      
      “你想说前朝皇帝建的,当今陛下近几年又重新修整的芙蓉园?”林寒问。
      
      姜纯钧很是诧异,她是怎么猜到的。
      
      “我猜错了?”林寒故意问。
      
      姜纯钧忙摇头,“没有。只是卑职好奇,夫人听谁说的?”
      
      “我听厨子说有人动过大厨房的铁锅,是你吧?后来又伙同沈赤霄偷我的犁和耙——”
      
      姜纯钧急切反驳,“不是偷,是借用。”
      
      “不问自取就是偷。”林寒不待他开口,“我不是要翻旧账。我弄口锅你都向陛下禀报,我弄出这么高产的作物,你不惦记才怪!”
      
      姜纯钧的脸一下红了,心虚又尴尬,都不敢抬头直视林寒,讷讷道,“夫人,这……于你没任何损失啊。”
      
      林寒很想反唇相讥,但姜纯钧没私心,一颗红心装满了他的皇帝陛下和天下万民,她要是再揪着不放,岂不是被一个古人比下去了。
      
      “先向陛下禀报,陛下同意再剪。”
      
      姜纯钧疑惑。
      
      林寒往北看一眼,“那东西要当日种下去,否则就死了。芙蓉园没那么大空地吧。”
      
      姜纯钧有好几年没往那边去过,想了想还是决定进宫一趟。
      
      皇帝商曜听明他来意,不信世上有那么高产的作物,但他得了铁锅、曲辕犁和耙,懒得同林寒计较,还笑着问,“这次又想卖多少钱?”
      
      “这次不卖,分给府里奴仆的家人。但有家人的人不多,所以还剩许多。”姜纯钧道。
      
      商曜挑了挑眉,“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她竟不要钱。”
      
      “大抵觉着上次千金有些多。”姜纯钧也摸不准林寒要不要钱。要是她要,他可没千金给她,“府里近日添了许多衣裳,几位公子的,还有奴仆的,动了不少钱。陛下宽裕就再赏楚夫人一些?”
      
      商曜合上奏章,手肘撑着御案,“朕不宽裕。”
      
      “可是——”
      
      商曜抬了抬手,姜纯钧住口。商曜沉吟片刻,“千金朕没有,百金不难。但朕为何要信她。她说一两千斤,倘若一两百斤,剩下的你补给朕?”
      
      姜纯钧张口结舌,跟他有什么关系。
      
      “楚夫人种那个东西时并不知臣会拿她的犁和耙,也不知陛下会赏她千金。她种那个只是为了吃。”姜纯钧道。
      
      商曜:“她一个丞相之女,什么东西没吃过。”
      
      “她一个丞相之女,此前一直在凤翔县,什么都没吃过。这点是陛下您亲口告诉臣的。”姜纯钧提醒他。
      
      皇帝商曜噎了一下,“退下!”
      
      “陛下——”
      
      “明日再来。朕不信亩产千金,待朕见到东西自会赏她。”
      
      姜纯钧松了一口气,回到将军府就把此事告知林寒,但他润色了一下,只说那些绿藤若能种出吃的,陛下有重赏。
      
      上次千金给的那么爽快,林寒也没怀疑姜纯钧的说辞。翌日,命奴仆把乱爬的红薯藤割掉,又把一尺多长的截成两段才交给姜纯钧。
      
      姜纯钧发现每段比他的巴掌长一点,“太短了吧?”
      
      “有一个牙口便能种活。”林寒指着短短的红薯藤,“我先前让老何剪长一点,是担心路上有损坏。芙蓉园就在城外,你驾车送过去,不会碰坏吧?”
      
      姜纯钧:“不会!”
      
      林寒看他一眼,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了。
      
      姜纯钧驾车前往芙蓉园。
      
      皇帝商曜得知种的藤条巴掌长,还不知能不能重活,更觉得林寒以前太穷,没见过好东西,什么东西都往家搂。
      
      然而,林寒是他给楚修远挑的妻,再糟心也不好回回跟身边人提起,就往椒房殿去一趟。
      
      四月初九上午,林寒拿着书简磕磕绊绊认字,顺便给楚白白讲故事,椒房殿来人了,送来八匹夏布。
      
      林寒和三个孩子每人两匹。
      
      “你姑母人不错。”林寒把布拆开,发现比她在东市买的要好,穿在身上即使三伏天也不会热,不禁问将将放学的小楚扬,“你说我该送点什么谢她?”
      
      大公子被问住,“为何要谢姑母啊?”
      
      “这亲戚相处就和朋友是一个道理,不管身份高低贵贱,有来有往方能长久。你姑母不缺好东西,送给咱们是情分,不是本分。”林寒道,“我们回礼,哪怕是碗绿豆汤,你姑母心里也是暖的。”
      
      小楚玉不禁说,“绿豆汤不可。”
      
      林寒噎了一下,“二宝,为娘打比方。”
      
      “我知道啊。但类似于绿豆汤的东西都不可。”小楚玉认真说。
      
      林寒干脆不解释,“你们了解皇后,知道皇后喜欢什么?”
      
      小楚玉认为什么都不用送。可他又觉着这个娘没道理骗他,便认真回想皇后喜欢什么。
      
      小哥俩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儿,还真被他俩想到了。
      
      “娘,姑母最喜欢陛下。”大公子说出来,二公子跟着点头,对,最最喜欢陛下。
      
      林寒想给俩孩子一巴掌,这俩皮孩子逗她呢。
      
      “陛下是人,人是不可以转送的。”林寒道。
      
      那他们就不知道啦。
      
      林寒转向红菱,你知不知道。
      
      “咱们府上的果子。”红菱说着一顿,“不成,果子陛下的芙蓉园都有。夫人,前些日子种的菜,您说外面没有,要不咱就送那个。可是菜是不是有点轻?”
      
      林寒眼中一亮,菜好啊。
      
      “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林寒决定了,“菜长大记得提醒我。不不,不成,不能送入口的东西。”
      
      红菱:“为何啊?”
      
      “容易被人做手脚。”林寒想起宫斗剧里的女人送啥都不送吃的。
      
      红菱:“您是大将军夫人,收礼的是皇后,是的大将军的姐姐,被人动了手脚皇后也不信。”
      
      “皇后不会怀疑大将军,看出菜不对也会认为她想多了。”林寒道。
      
      红菱仔细想想,林寒说得不无道理。
      
      “那我们送什么啊?娘。”楚扬不禁问。
      
      红藕接道,“我觉着还是咱们府上独有的。”
      
      林寒等人不约而同地转向她。
      
      红藕忙说:“瓜果蔬菜长大,大将军就回来了。大将军进宫探望皇后的时候捎过去。”
      
      “这个主意不错。”不用花钱,林寒很是高兴,“就这么决定了。”指着那几匹布,“收起来,过两日裁了做衣裳。”
      
      红菱带着三个孩子的丫鬟把布拿下去,红藕就忍不住说:“夫人,令尊不会又来问您,不年不节的皇后怎么想起来赏东西?”
      
      “不会。他一丞相没这么闲。”还有一点林寒没说,东西是从椒房殿来的,不是宣室。椒房殿送来一车金银珠宝,林长君都不会上心。宣室送来一根针,林长君都得琢磨那根针是不是皇帝手磨的。
      
      红藕松了一口气。
      
      “没什么想问的了?”林寒笑看她一眼,“我有。”
      
      红藕不禁坐直。
      
      “娘,娘,我有。”
      
      楚大宝宝突然开口。
      
      “你有什么?”楚扬瞪着弟弟,“都没你事多。过来,我们领你玩儿去。”
      
      楚大宝宝伸手环住林寒的脖子,瞪着他大兄,就不!
      
      “容娘先问好不好?”小孩儿人小手劲可不小,勒的林寒脖子疼,不动声色地拿下小孩的小胖手,让他坐自个怀里。
      
      楚大宝宝看到他娘用双手环住他,果然不闹了。
      
      红藕:“夫人想问什么?”
      
      “老何与红菱给你的芋藤怎么送回去的?”林寒所说的芋藤便是红薯藤,因红薯还没种出来,楚扬和楚玉还没给它起名,林寒便让奴仆称它为山芋,藤条自是芋藤。
      
      红菱和老何的那份不想给没良心的亲人,就全给红藕。家离长安较近的奴仆都是托采买送过去。红藕家离长安城有三十里,不给采买点跑路费,府里的采买不可能帮她送。
      
      红藕不甚好意思,“我出钱让厨子给他们做几个下酒菜,他们帮我送的。”
      
      林寒明白“他们”便是府里的采买,“其他人的也送走了?”
      
      “当天就送走了,如今都该活了。夫人问这个干什么啊?难不成陛下反悔,要全种芙蓉园去?”红藕忙问。
      
      当然不是。皇帝还没见到结果,跟他说能种出金子来他也不信。
      
      乡下百姓种出来,她明年不种也能买到。如今种红薯的那块地明年就可以种别的。比如西瓜以及各种洗洗就可以吃的香瓜。可他们若种不出来,她还想吃,不自个种就只能求皇帝。
      
      林寒可不想反过来求他。
      
      “据我所知长安就这么点,种坏了明年就没得种了。”林寒往后看一眼,“那边都是留着吃的。”
      
      红藕:“不是能产一两千斤?”
      
      “府里多少人?”林寒不待她开口,“你们不吃,光我们就有六人。陛下那里倘若种坏了,总得给皇后和太子送点吧。我爹得了消息,一点不给也不行。七分八分,隆冬时节再冻坏点,你觉得还能剩多少?”
      
      红藕想想,没得剩可能还不够。
      
      “娘,爹爹有食邑。”小楚扬连忙提醒。
      
      林寒转向他笑笑,“我知道在凤翔县,我老家。但凤翔离这儿上百里,快马加鞭也得一个时辰。用马车或驴车拉过去得半天,到那边不颠坏也蔫了。”担心孩子失望,“赶明儿种子多了,再送去那边。”
      
      “要很久吗?”小楚扬不禁问。
      
      林寒:“不用,四个月。”
      
      “四个月爹爹就回来了。”小楚玉接道。
      
      林寒就想问,你爹爹好不好看。一见红藕还在,把话咽回去,“大宝,二宝,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们。这些日子事不断,忙起来就忘了。”
      
      “娘问啊。”小楚扬应的飞快。
      
      林寒:“还记得我来府上的第二天,就是第一次见到你们,你们说管家说我会管你们。你们是不是犯了什么错?”
      
      “啊?”小孩惊得张大小嘴,“那么久的事您还记得?”
      
      林寒笑看着他,“我饭没吃一口就收到三个下马威,能不记得吗。”说着瞥一眼小哥俩,又看了看怀里的楚大宝宝。
      
      “他忘了。”大公子抬手指着他小弟。
      
      林寒:“他才三岁,想记也记不住。别顾左右而言他,先回答我的问题。”
      
      “可以不答吗?”楚玉不禁开口。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短,但明天长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