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养娃日常

作者:元月月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将军

      林寒微微一笑。
      
      二公子惊觉有戏,就听到他娘断然道:“不可以!”
      
      “娘……”楚小二扯住林寒的衣袖摇啊摇,“过去那么久我和哥都忘啦。”
      
      林寒:“还记得你爹爹长什么样吗?”
      
      小楚玉想也没想就点头,反应过来苦着小脸,“娘,您使诈。”
      
      “那我来猜猜,结合你们当日不去上课,是不是跟老师说病了不想上课。管家担心大将军回来考校你们,你俩啥也不懂,大将军怪罪管家,管家就拿我吓唬你们?”林寒说完转向楚大宝。
      
      楚扬惊得睁大双眼。
      
      林寒瞥一眼楚玉,楚小二不由得松开林寒的胳膊。
      
      “你们这些小招数都是——”林寒慌忙把“我玩剩下的”几个字咽回去,“以前见的多了。我家隔壁就有几个孩子比你们还贪玩,他们的爹娘又是个严厉的,孩子不听话就揍,我几乎天天都能听到孩子扯谎和哭闹声。”
      
      小哥俩不信。
      
      林寒冲红藕努一下嘴,“问她,有几个爹娘不打孩子的。”
      
      “没几个。”红藕在两位小主子的瞪视下硬着头皮说。
      
      小楚扬不禁问,“你也挨过?”
      
      “我家穷,爹娘忙着做活养我们,没空打。”红藕道。
      
      楚扬的嘴巴动了动,犹豫好一会儿转向林寒,“娘会打我们吗?”
      
      他们又不是林寒生的,按常理来说林寒不会管。可让林寒眼瞅着几个孩子往邪道上狂奔,林寒也做不到。
      
      “不会!”小哥俩眼中一喜。林寒接道,“我手劲小,你爹爹手劲大。”
      
      楚玉忙说:“爹爹从不打我们。”
      
      “以前没打过一来你们小,二来你爹爹不在家。”林寒冲哥俩挑一下眉,“没听纯钧说,此战若胜今明两年匈奴不敢来犯,你爹爹便无需出征。今明两年哟。大公子,二公子。”
      
      大公子和二公子的小脸拉到地上。
      
      红藕感觉室内暗下来,扭头看去是个跑腿的小丫头,“夫人,公子,该用膳了。”
      
      “吃饭,吃饭,我饿了。”不待林寒开口,小楚扬就拉着弟弟去洗漱。
      
      红藕不禁说,“瞧两位公子吓的。”
      
      “大将军常年不在家,府里再没个让他俩害怕的人,过两年能上天。”林寒道。
      
      楚大宝宝猛地起身。
      
      林寒吓一跳,“干什么去?”
      
      “上天呀。”
      
      林寒朝他腿上一巴掌,“我还入海呢。”抬手递给红藕,“给他洗洗手。”
      
      “不要,不要——”看到林寒扬起巴掌,胡乱挣扎的小孩儿瞬间老实下来。
      
      红藕又想笑,这位小主子图什么啊。
      
      林寒净了手,发现红菱已把方几摆好,“晌午吃什么?”
      
      “三个素菜,荤菜是清蒸鱼、红烧羊肉和香菇炖鸡。鸡用的是鸡腿和鸡中翅。”红菱回想一下,“汤好像是鸡蛋汤和鱼汤。”
      
      林寒坐下,“还没买到腥味淡的猪排骨?”
      
      “没有。厨子说如今的猪肉不用浓油赤酱炖煮,就得大火爆炒。可以爆炒的只有咱们府上和宫里,所以没人敢听采买的把小猪崽阉割了。”红菱道。
      
      大公子摇头晃脑进来,“他们真傻!”
      
      “哪能人人都像夫人这般聪慧。”红菱恭维道,“即使比夫人聪慧,也没夫人的胆识。”
      
      “屠夫不知采买是咱们府里的人?”小楚玉歪着头问红菱。
      
      红菱:“不知。”
      
      “知道他们也不信。”林寒伸手把楚大宝宝接过来,“因为要把猪阉割的人是我,不是你爹爹,咱们府上的大将军。”
      
      小楚玉不禁叹了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林寒不禁问。
      
      小楚玉抬起头,“娘没看出来,我在怒其不争啊。”
      
      林寒愣了愣,反应过来朝他脸上捏一下,“你六岁,别说六十岁的话。”见饭菜上来,“用饭。”把楚大宝宝放自个身边,给他夹两块鸡肉和一块羊肉,就递给他一把汤匙,让他自个吃。
      
      大宝宝喜欢肉,见没有他讨厌的素菜也没站起来自个上手,老老实实吃饱就往林寒怀里挤,让林寒抱。
      
      “你真懒!”小楚扬忍不住说,“吃过就睡,睡醒又吃,都快成小猪崽了。”
      
      楚大宝宝挥手就要打他。
      
      楚扬张大嘴,小孩儿慌忙把手缩回去往林寒怀里躲。
      
      林寒冲俩小孩抬抬手。
      
      小哥俩手拉手去午睡,林寒哄大宝宝睡觉,但也不敢让他睡太久。
      
      未时两刻,林寒先叫醒大宝和二宝,就把大宝宝抱出来。太阳光一照,楚大宝宝睁开眼,看清抱他的人是林寒,倒头继续睡。
      
      “哥哥玩去了。”林寒话音落下,楚大宝宝睁开眼。
      
      林寒乐了。
      
      楚大宝宝挣扎着要下来。
      
      “哥哥上课去了。”林寒道。
      
      大宝宝老实下来,眼中写满了委屈,娘亲竟然骗他。
      
      “我们去后面看看菜有没有长大。”林寒把他放地上,弯腰拉起小孩的手。
      
      小孩儿伸手要抱抱。
      
      林寒微微摇头。
      
      小孩儿目不转睛地盯着林寒。
      
      林寒不为所动。
      
      小孩儿甩了林寒的手,大步往外走。然而,他人小腿短,好一会儿才颠到东厢房门口。
      
      厢房门槛高,小孩过不去,停下来就找林寒。大抵意识到林寒骗他,就冲他的丫鬟招手。
      
      小丫鬟下意识看林寒。
      
      林寒笑着过去把他拎起来,推开第二道门,抱起小孩去后院。
      
      春末夏初时节,天气不冷不热,蔬菜瓜果一天一个样。据打扫的婆子说,种在客院的五月仙桃已有鸡蛋那么大,向阳处的桃儿月底便可以吃。
      
      再看到后面郁郁葱葱一片,林寒又一次感到心里满满的。
      
      “娘,娘!”
      
      林寒低下头,“怎么了?”
      
      “坏!”小孩儿指着东北角的人。
      
      林寒顺着他的小手看过去,“老何怎么了?”
      
      “花。”小孩儿大声说。
      
      林寒抱起小孩,何伯直起腰。林寒走过去,就看到南瓜叶上有许多花,“你怎么把花摘了?”
      
      “这些都是公花。”老何慌忙解释。
      
      林寒:“花还有公母?”
      
      “有的。公花不结果。”
      
      但凡味道极佳的,都是按照人的口味驯化大的,不论牲畜还是瓜果蔬菜。好比公猪,要想口味佳,就得阉割。
      
      南瓜的公花不结果,先贤定会想法设法让南瓜只开母花啊。
      
      林寒不禁问,“不结果为何不一长出来就掰掉,还等它开花再掰?”
      
      “母花还得公花帮忙授粉才能结果。两三个就够了。”何伯指着犄角旮旯里的花,“老奴有留。”
      
      她就说要是没用,先贤不可能留着它。
      
      林寒明白过来指着还带有汁液的南瓜花,“这些都没用?”
      
      老何:“是的。”
      
      “红藕,拿个竹筐把这些花收起来。”林寒道。
      
      红藕下意识转身,脚抬起来又放下去,“夫人可别说您想吃。”
      
      “我一听你这话就知道你孤陋寡闻。”
      
      红藕身体往前一趔趄,慌忙稳住,“夫人,这是花,不是肉也不是菜。”
      
      “你不懂,我不和你小丫头说。”林寒摆摆手,就对何伯道,“再给我摘几个,这么点不够。”
      
      老何不禁抬起头,“夫人,您您还真想吃?”
      
      “知道我和你们的区别吗?我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你们是总拿无知当自信。”林寒说出来不禁反思,是不是近来脾气太好,这些人又敢质疑她。
      
      老何的脸刷一下通红通红。
      
      林寒抱着楚白白转过身看到红藕还在,“等我亲自把你送过去?”
      
      红藕忙不迭往灶房跑。
      
      林寒冷哼一声,和楚大宝宝查看其他作物,直到老何把公花摘的所剩无几,林寒才抱着楚大宝宝去灶房。
      
      林寒为了满足口腹之欲,教厨子不少炒菜的法子,厨子对林寒佩服的五体投地,要不是林寒是将军府的当家主母,几个厨子能跪下拜师。
      
      乍一见林寒进来,慌忙过去等候差遣。
      
      林寒嘴角溢出一丝真诚的笑意,“里面的花蕊扔了。”
      
      “接下来呢?”厨子忙问。
      
      林寒:“轻轻冲洗干净,把盐碾碎,加点盐和面粉搅拌均匀,上热油锅炸。”
      
      以前没铁锅,厨子从未做过油炸的食物。自打有了铁锅,林寒教会厨子做油煎豆渣饼、油炸蚕豆以及烙葱油饼,以至于林寒说到此,厨子便知接下来该怎么做。
      
      油烧热,裹着南瓜花的面粉炸变色就捞出来。
      
      楚大宝宝起先还靠在林寒肩膀上无聊的玩手指,一见东西捞出来,小孩儿立即站直,“娘……”
      
      “忘了烫手?”林寒扭头看着他。
      
      楚大宝宝放下小手,舔了舔嘴角,倒头枕在林寒肩上。
      
      厨子大着胆子说:“夫人,这东西您以前吃过没?倘若没吃过,小人捏一点尝尝,过两炷香这东西凉了,小人啥事没有,再让三公子吃?”
      
      “有心了。”林寒微微颔首。
      
      厨子拿起箸夹一点放入口中,又香又脆,“夫人——”
      
      “想吃自个买去。”林寒指着铁锅,“我大概知道每月用多少油,你们一个月做一两次还行,多了我看得出来。”
      
      南瓜花是鲜物,也只能吃几天,这个月顶多做两次。
      
      厨子得了这话把盘子递给红藕就去找采买。
      
      林寒抱着大宝宝到堂屋就盯上红藕。
      
      红藕起先还以为自个脸上有东西,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当家主母这是嘲笑她呢。
      
      “我错了,夫人,不该自以为是。”红藕低下头。
      
      林寒收回视线,“去看看大宝和二宝还要多久下课。”
      
      “诺。”红藕退出去,红菱移到林寒身侧听候差遣,“红藕犯错了?”
      
      林寒指着盘中物,“跟我说这东西不可以吃,还一副我怎么啥都吃的样儿。”
      
      “南瓜花?”红菱笑道,“她说家里苦,也没苦到两天一顿饭的地步。我爹娘病逝后,嫂嫂嫌我吃得多干得少,一及笄就得给我找人家,一天只许我吃一碗饭,早上半碗,下午半碗。饿的时候别说南瓜花,麦粒都吃过。”
      
      林寒:“是不是半黄不熟的麦粒揉出来直接吃,或用火烤一下?”
      
      红菱惊得结结巴巴,“您您怎么也知道?”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吗。
      
      “听人说过。好吃不?”林寒听一个来自农村的战友说的。还说吃饱了就脱掉鞋,挽起裤脚下河抓鱼,或上树掏鸟蛋。如果是秋天,在田边地头挖个坑,从人地里弄几个红薯,找点豆秸就地烤红薯。
      
      那时林寒好奇,挖人家的红薯不会挨骂吗。听战友一说才知道红薯那东西亩产高,他小时候种红薯多半是留着喂牲口,少几个没人在乎。
      
      倘若是很熟悉的人还会主动给他们几个。
      
      红菱不疑有她,“饿了什么都好吃。”
      
      “明年在墙角撒一点,种给几个孩子尝尝。”林寒道。
      
      红菱说的时候本以为林寒会鄙视她,闻言忍不住笑了,“那让何安记竹简上,以免咱们忘了。”
      
      “什么啊?”
      
      楚扬的声音传进来,林寒抬起头,就看到楚玉跟着蹦跶进来。
      
      “油炸南瓜花,尝尝。”林寒指着餐盘。
      
      楚扬见盘子只有五块,每块还没他巴掌大,“就这点?”
      
      “可以吃的花都摘了,就做这么点。”林寒夹一块递给他,又给楚玉夹一块,“手拿着吃。”
      
      “娘!”
      
      林寒吓得手一抖,楚玉连忙夺走。
      
      “娘知道还有大宝宝。”林寒假模假式翻找一下,“这块最大,给你。”
      
      小孩儿才三岁,几块饼相差无几,看不出哪块小哪块大,闻言误以为他的最大,抬起下巴看着两个兄长,我最大!
      
      楚扬瞥他一眼,楚玉干脆看都不看他,快速吃完就往盘里拿,拿到手才发现,“娘吃了吗?”
      
      “给你们做的。”腰里有钱,林寒这些日子没少吃鸡鱼肉蛋,也不像先前那么馋,看到油爆肉都忍不住吞口水,“我若想吃就让红菱她们出去再寻点。”
      
      红菱也以为是这样,“是的。二公子,这东西遍地都是。咱们府上少,是钟的少。”
      
      “外面人不吃吗?”楚二公子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
      
      林寒笑道:“外人想吃,可他们没钱买铁锅。那一口锅就要好几贯钱。而那些钱够足够他们家用上一年。”
      
      “那他们家没奴仆?”小楚玉不禁问。
      
      大公子白了弟弟一眼,“你怎么和她们一样傻?咱家请得起丫鬟婆子,是爹爹辛苦打仗挣的钱。他们家没有打仗的,只能靠种田。”停顿一下,缓口气,“你没听老何说,赚的钱都不够看病的,拿什么买铁锅。”
      
      楚小二愣住,反应过来惊叫道,“我就说一句,你说那么多!?”
      
      “谁让你笨。我也不想,我都说渴了。”大公子又白弟弟一眼,让他的丫鬟倒水。
      
      小楚玉忙找林寒帮他。
      
      “哥哥说得对。可知姜纯钧为何要找我要山芋藤?每亩产一两千斤,家家户户种上两亩,冬天都不会饿着。”林寒道。
      
      小楚玉眼中一亮,“娘好厉害!”
      
      林寒扶额,说了那么多这孩子就记得红薯是她“发现”的啊。
      
      “陛下厉害。我发现那东西也不能让天下百姓都种,只有陛下能命令天下百姓。”林寒道,“百姓没见过那东西,我说亩产万斤他们也不信。”
      
      小楚玉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楚扬抢先道,“这块你还吃不吃啊?不吃给我。”
      
      小孩一见盘中没了忙咬一口手里的。
      
      室内安静了,楚大宝宝从林寒怀里站起来就把手里的东西往林寒嘴里塞。
      
      林寒一看饼上全是他的口水,顿时一脑门黑线,“娘不饿,大宝宝吃。”
      
      “娘,他吃饱了。”大公子十分不客气地指着弟弟,“不想吃才会想到别人。”
      
      林寒夺下来让小丫鬟端走。
      
      大宝宝虽然没能如愿,但他自个不用吃了,抬起小手就往身上蹭。好在林寒防着他这点,抓住他的小手让红菱去拿面巾。
      
      话又说回来,林寒虽不拘着厨子,采买也不乐意帮厨子买南瓜花,哪怕厨子要分他们一半。盖因那东西用盐腌一下再过油炸,还不够塞牙缝的。有那工夫不如多做几张油煎豆渣饼。
      
      没有主人家许可,府里的奴仆出不去,厨子又不敢拿这等小事烦林寒,此事便不了了之。
      
      林寒跟几个孩子说此物每年只能吃一次,这些日子跟着林寒吃了不少美食的楚扬和楚玉也没闹。
      
      翌日,林寒把大宝宝交给他的丫鬟,就去书房抄写《天工开物》,其中关于竹纸的做法,林寒单独放在一卷竹简上。
      
      林寒起初想自个做,但她要请人还要买大水缸泡竹纸,可谓费钱费力还费心。偏偏她又有纸,画画的、写字的、洗脸的等等,好几集装箱房。
      
      思来想去,林寒就想到姜纯钧。
      
      下午,三个孩子睡午觉,林寒去前院把竹简给姜纯钧。
      
      姜纯钧摊开一看,“这个宫里有。”
      
      “宫里的不可书写,经我改过的可以。”东西是抄的,林寒心虚,便板着脸故作镇静,“你不要就给我,别做好了又伙同赤霄来偷。”
      
      姜纯钧苦笑,这个“偷”是过不去了。
      
      “卑职没有,卑职这就进宫。”姜纯钧正想走,犹豫一下又停下来,以林寒的秉性要是没点好处,下次他想偷都不见得能偷到,“卑职会向陛下禀明,此法是夫人辛辛苦苦琢磨出来的。”
      
      这小子上道。
      
      林寒面上不动声色,嗯一声就回后院,把仨孩子叫起来醒醒困,该上课的上课,该玩的玩。
      
      这些天林寒虽大部分时间都在忙,但闲的时候也没真闲着,把朝里朝外跟大将军有关的事打听个七七八八,也打听到她没良心的爹,狠心的娘以及便宜妹妹敢给她添堵,不光认为她快死了,还有大将军的功劳——皇后失宠,皇帝也厌恶了大将军——不指望他打匈奴,早让他解甲归田。
      
      要不是府里添口铁锅姜纯钧都向皇帝禀报,林寒还真信了外人。
      
      虽不知前方战况如何,但不见姜纯钧等人唉声叹气,又想到姜纯钧以前说不出仨月便可回来。林寒算着日子快到了。
      
      四月二十四,休沐日,林寒就要带三个孩子出去,给家里添些东西,再给大将军和将军侄儿置办些鞋袜。
      
      上次去东市大宝宝脚没沾地,全程发呆加犯困,林寒再给他钱,小孩看都不看,拿着他大兄二哥的玩具,给林寒个后脑勺。
      
      “大宝宝,不去我们可就走了。”林寒道。
      
      大宝宝知道有两位兄长跟着,娘不会消失。挥挥小胖手,让林寒赶紧走,别耽误他拆玩具。
      
      楚扬一见弟弟掰他的小马车的车轮,顿时不想去,“娘和小玉去吧。”
      
      林寒无奈又好笑,“我又不知道你爹喜欢什么样的。那些我再给你们买。”指一下大宝宝手里的东西,“纸和山芋出来,陛下又得赏我千金。”
      
      一串铜板能买好些,大公子心中一喜,拽着林寒的胳膊就说,“娘,快点!”端是怕慢一点,事多娇气的楚白白跟上来。
      
      林寒无奈地摇了摇头,领着哥俩去西市逛一圈,买了许多好玩的,又给一家人买些鞋袜,就去东市买衣裳。
      
      长安城东高西低,贵人的宅邸多在东市,所以东市的好货比西市多。但想买小东西以及稀奇古怪的还得去西市。盖因西市有朝廷为西域商人划的地儿,来长安的西域商人都去那儿买卖。
      
      林寒给大将军和楚沐买的靴,有几双便是来自西域的皮靴。起初林寒不想买,又担心天冷再来买不到,或找不到样式做工都极好的,就把她看中的全包了。
      
      小哥俩看到林寒的大手笔都愣住了。坐上前往东市的马车,楚扬不禁说,“娘,你变了。
      
      “哪儿变了?”
      
      楚玉:“以前听到菜要倒掉险些气晕,今儿买了半车靴、鞋和袜啊。”
      
      林寒呼吸一窒,心说花的又不是她的钱,她当然不心疼。抬手捏住俩孩子的小脸,“胆子不小,连你娘也敢调侃。”
      
      “没有,没有。”楚扬咧着嘴去掰林寒的手。
      
      林寒怕手上没个准头一不小心把孩子掐哭,就顺势松开,“你爹爹回来也不得闲,整日去军营操练,十天半月就能穿坏一双,看着多不禁穿呢。饭菜倒掉可就进臭水沟了。”
      
      “娘,我们说笑呢。”楚玉忙说。
      
      林寒:“我知道。我是担心你们不知道,鞋没穿烂又不想穿了,我们还可以给乞讨者,不会浪费。”
      
      这点小哥俩没想过,闻言也明白为什么林寒时而一掷千金,时而吝啬的如同铁公鸡。
      
      林寒却后悔跟他们解释这么一通。盖因小哥俩到东市看到帽子也要,看到楚白白那么大孩子穿的肚兜也要,看到虎头鞋也要,看到百姓穿的短褐也要,只因做的好看。
      
      林寒担心他俩把东市搬回将军府,逛一条街就命驭手回府。
      
      “娘,娘,娘——”
      
      “大宝宝?”林寒撩起车帘,看到一身材高大的男子抱着楚白白直直地往马路走去,慌得林寒推开车门跳下来,“宝宝!”
      
      楚大宝宝伸出小手,“娘!”
      
      “别怕!”林寒下意识激发雷系异能,一见在马路上,还是白天,连忙把手缩回去,盯着男子,“把孩子放下,我饶你不死!”
      
      男子的手一紧。
      
      大宝宝瘪嘴就哭,“娘,痛……”
      
      “放下!”林寒高声道。
      
      男子皱了皱眉,把孩子放地上,“我——”
      
      “闭嘴!”林寒一个箭步冲上去抱起大宝宝。
      
      男子下意识伸手,“你——”
      
      林寒抬脚就踹。
      
      男子的瞳孔紧缩,旋身欺上,直奔大宝宝而去。
      
      林寒慌忙护住孩子,急急后退把小孩儿往驭手怀里一塞,朝男子面门一拳。
      
      男子稍稍一歪头,轻松躲过就抓林寒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手臂。
      
      “接着!”
      
      林寒挣开男子,余光瞥到飞来的长剑,趁男子回头的空档踩住男子的膝盖跳起来抽出长剑,扔下剑鞘,朝男子削去。
      
      “爹爹?”
      
      “娘!”
      
      “不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入V,别忘啦
    PS: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和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余冬冬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十二 20瓶;幻想与现实、bing 10瓶;空白点点点 5瓶;小仙女 3瓶;醉贞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