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养娃日常

作者:元月月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装腔作势

      林寒怒上心头,起身就往外去。
      
      楚扬慌忙抓住她的衣袖,“别生气,我叫赤霄去找皇后姑母。”
      
      林寒握住小孩的手,“不用。我是气自个疏忽大意。”
      
      早年太皇太后希望皇帝商曜娶她娘家侄孙女为妻,皇太后希望商曜娶她外甥女,长公主则想跟皇家亲上加亲。
      
      皇帝商曜是个爱美色的,又不想被外戚掣肘,本着谁也不得罪,打猎时遇到一貌美的村姑,就把其带到未央宫,封为婕妤。
      
      这位女子便是当今皇后。
      
      安置好楚氏,皇帝商曜就去见太皇太后、皇太后,直言她们看中的人比楚氏美,他就立其为后。
      
      两人被皇帝堵得无言以对又不甘心,就贬低楚氏来自乡野,难登大雅之堂。
      
      皇帝商曜曰,楚氏不懂的他可以教。不待二人反驳,皇帝又请她二人帮他一起教导楚氏。可又担心二人暗害楚氏,便又退一步,她们也可以把她们看中的女子送去未央宫,谁先诞下长子就立谁为后。
      
      生儿育女要看天意,俩人不敢赌,皇帝的姑母长公主也不敢赌,只能依着皇帝。
      
      原主林寒打一出生就比别的孩子漂亮,林长君就让他发妻好生教导林寒,日后把她送给贵人,不能把平民皇后干下去,也能混个容华,甚至婕妤当当。
      
      林寒的嫡母担心到那时林寒的生母越过她,就买通术士把林寒留在凤翔县,借此打压她生母。
      
      这点林寒起初不知情,有次偷听两个恶奴唠嗑才知道“克父克母”另有隐情。
      
      彼时她以为她生母很美,到长安发现她娘的皮肤不如林夫人白,长得也没比她好看太多,唯一优点是瘦,在有个克父克母的闺女前提下,穿戴等同夫人,府里的奴仆对她还很恭敬,林寒便知她这么得宠靠的是心机。
      
      林寒聪慧但没害人之心,担心再次成为宅斗的牺牲品,就一直防着她嫡母和生母。直到嫁进大将军府的那一刻。
      
      近来过得太顺,导致连原主的亲娘,那个狠心又工于心计的女子都忘了。
      
      “让她进来?”红菱试探着问。
      
      林寒:“不可!今儿退一步,日后得步步退让。”
      
      “也不能由着她一直哭。”红菱回想一下门房说的话,“她不嚎啕大哭,一个劲默默流泪。我虽然没能看见,也能想象出应当是委屈极了。”
      
      小楚扬不禁问,“就像小弟装可怜?”望着林寒。
      
      林寒点头。
      
      “她怎么可以那么坏啊。”小楚扬想不通,“娘是她生的吗?”
      
      林寒:“是的。我有时也怀疑,可我脸型和眼睛都像她,容不得我不信。”
      
      “那——夫人还是命姜卫尉去找陛下吧。”红菱说出来,楚扬和楚玉齐齐点头。
      
      大将军是个上马能御敌,下马能安/邦的主儿,身为他的妻,这点小事都去宫里求救,别说帝后二人从此以后看不起她,连她自个都鄙视自己。
      
      林寒:“我不说自个是林丞相的庶长女,你们是不是一直认为我是嫡长女?”
      
      红菱点头,“可是您不是啊。”
      
      “除了我和你们谁又知道真相呢。”林寒摸摸俩孩子的小脑袋瓜,“我去去就来。”
      
      大门打开,哭声停止,坐在地上的人扭头看到来人又继续嘤嘤哭。
      
      林寒居高临下看着装腔作势的女子,似笑非笑地问,“小林夫人这是做什么?”
      
      “她想见将军夫人。”
      
      过往的行人驻足。
      
      林寒道,“我就是,可我跟她不熟。”
      
      方氏的哭声戛然而止,扭过头不敢置信瞪大眼。
      
      “她,她不是您母亲?”前一刻还同情方氏的路人瞠目结舌,那她怎敢说自个是大将军的岳母。
      
      林寒一本正经道:“我的母亲乃林夫人,她是林丞相的妾。我一直住在母亲院中,一年到头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见她一次,想装熟都没法装。”
      
      坐在地上的女子,也就是原主的生母方氏猛地起身,“你你……你太让我失望。”不等林寒开口,就拿出手绢拭拭眼角的泪水,“为娘知道让你嫁给大将军委屈你——”
      
      “你可别说了,越说暴露越多。嫁给大将军我一点不觉得委屈。”林寒余光瞥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倘若觉着委屈,今儿就不会领着几个孩子出去玩。
      “对了,我在东市还碰到我那个庶出的妹妹,她对我和将军的几个孩子很是不敬,我数落她几句,她气得家去了。姨娘,您不会是来替我那妹妹讨回公道的吧?”
      
      众人齐刷刷转向方氏。
      
      向来无往不胜的眼泪攻势没用,方氏傻眼了。
      
      林寒可不给她回过神的机会,“要我说,我那妹妹你得好好管管。我虽说是大将军的填房,也是九卿之首的太常亲自接来的。
      “不看大将军的面子,只说太常,妹妹也不该嘲讽我,嫡长女又如何,还不是嫁给大将军当填房。这要是换成别人,得赏她一大耳刮子。”
      
      “你你——大家伙儿切勿听她瞎掰。”方氏忙转向众人,“她不是什么嫡女,是我生的,林家庶出长女。她这样讲是不想认我这个亲娘,觉着我是相爷的妾,给她丢脸。”
      
      众人又把视线移向林寒。
      
      林寒乐了,“你是不是哭太久,把眼泪哭进脑袋里?”
      
      一门之隔,沈赤霄掉头回厢房。
      
      姜纯钧伸手抓住他,干什么去?
      
      沈赤霄无声地说,“天下能欺负夫人的人,不是在宫里轻易不出来,就是还没出生。”拨开他的手回去歇息。
      
      “你——你如今怎变成这样。”方氏捶胸顿足,“嫁了大将军连亲娘都不认,还骂为娘脑袋进水。”
      
      围观众人露出不赞同的神色。
      
      林寒反问,“你们可曾听说过林丞相有三个闺女?”
      
      “林丞相不是只有两个女儿?大的是夫人生的,小的是妾生的。”
      
      有人问出来。
      
      林寒:“是呀。我方才提到妹妹,她未反驳,说明我那庶出的妹妹还待字闺中。我不是嫡长女又能是哪个?
      “姨娘,亦或我不是林家女。你们担心自家孩子被大将军的凶名克死,干脆从宗族里找一个,替嫡长女嫁过来?”
      
      方氏脸色骤然变得煞白。
      
      众人看向她的眼神跟着变了,紧接着就打量林寒,见其眼睛和脸型像极了方氏,心中有个不要命的猜测。
      
      “你你们别听她胡说,她就是我林家女。”方氏慌忙说,“欺君之罪是要杀头的,借给我们个胆子,也不敢骗陛下和大将军。”
      
      林寒笑吟吟问,“那你还说我是林家庶长女?我打出生就没听说过林家有个庶长女,你们可曾听过?”扫一圈众人。
      
      众人连连摇头。
      
      林寒再次转向方氏,“我没想到你胆子这么大,为了替小女儿讨回公道,不惜冒充我亲娘。姨娘,您真让我刮目相看。”
      
      “你——”方氏指着林寒,有心反驳却连一个字也不敢说,端是怕林寒来一句,我是林家庶长女,六岁时术士给我面相,命中带煞,克父克母累及家人。林丞相嫉妒大将军乃万户侯,就逼我嫁过来妄图克死大将军云云。
      
      林寒见她憋得脸通红,不觉得好笑,只觉得没意思。
      
      她做好跟方氏叨叨一两个时辰的准备,没想到一点把柄就能把她击退,宛若一拳打在棉花上,“姨娘试图取代我母亲成为林夫人,这事待会儿再谈。先说说我把那庶出的妹妹数落哭,你想要个什么结果。是把我骂哭,还是给我两巴掌?”
      
      方氏想让林寒回去跪下给林长君斟茶认错,给林雨道歉。
      
      然而,事到如今,想都不要想。
      
      “要我说你乃大将军的夫人,她闺女对你不敬,你数落她几句是她活该。”围观的路人之一开口,“我若是她,啥也不说,赶紧回去好好教训闺女。不然撞到别的贵人面前,不死也得脱层皮。”
      
      林寒:“没用的。我庶妹觉着她父乃当朝丞相,嫡姐乃大将军的夫人,这天下除了皇室中人都该敬着她。”
      
      众人看向方氏的眼神十分诡异,你平日里就这么教孩子啊。
      
      方氏见林寒噙着笑,可笑意浮于表面,仿佛在说,再不滚我就把你们做的事全抖搂出来。方氏不禁咬咬牙,指着林寒,“等着!”挤开众人带着两名丫鬟离开。
      
      林寒无奈地摇摇头回去,真是好日子过久了,飘的忘乎所以。
      
      路人下意识往里瞅,看到一堵墙,浑然不见林寒的影子。
      
      门房顺着他们的视线瞥见影壁,先前难以理解当家主母为何要在路中间弄堵墙,如今算是全明白了。
      
      随后就跟家丁显摆他最新发现。
      
      林寒回到后院,红菱等人跟上。林寒坐下,红藕忙不迭斟茶,“夫人,您母亲回去会不会把您嫡母请来?”
      
      “还来?”楚扬和楚玉小哥俩跑到堂屋,异口同声道。
      
      林寒:“不会。我嫡母跟她不对付,乐意看笑话。”
      
      小哥俩松了一口气。
      
      “瞧把你俩给吓的。”林寒乐不可支。
      
      小楚扬不禁说,“你快别笑了。在咱家她不敢欺负你,等你回娘家,就得听她的。”
      
      “是呀,是呀,娘今儿胜了,也是一时的胜利。我们要,要——”小楚玉转向他兄长,“要什么,爹爹说过。”
      
      大公子接道:“要乘胜追击,一劳永逸。”
      
      “谁跟你说我要回娘家?”林寒挑眉。
      
      两小孩张大嘴,齐声问:“不回去?!”
      
      “要回去也是跟你爹爹一去,有你爹爹在,你们的皇后姑母也不敢欺负我。”林寒道。
      
      小楚玉忙说:“姑母不欺负人。姑母最是温柔。”
      
      “我知道,我只是打个比方。”林寒看向他俩,“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两小孩摇了摇头,手拉手回西厢房。
      
      “夫人,您说您是嫡长女的话要是传到林夫人耳朵里,她保不齐真会来找您。”红菱等人担心林寒,先前一直在门后盯着。
      
      林寒想想不大可能,林家人敢一而再再而三给她添堵,除了林长君位高权重飘了,还有便是认为她快死了,不足为惧。
      
      面对一将死之人,她生母此番回去多半是在家中扎小人,或祈求大将军早点回来克死她。这可比撺掇林夫人简单方便多了。
      
      “林丞相和我娘都铩羽而归,还怕她?”林寒好笑,“你们以为我爹为何烦我?就因为我不好相与。对了,忘记告诉你们,我今年二十岁。”
      
      红菱等人惊得合不拢嘴,拖到二十岁还不嫁的可都是嘴歪眼斜身有残疾之人。
      
      “这事凤翔县城人尽皆知。有这点在前,我把他们一家四口打个遍,也不敢求陛下为他们做主。”林寒道,“我嫡出的妹妹今年十七,还未定亲。闹到陛下面前,我完全可以说我爹阳奉阴违,故意不给女儿说亲。”
      
      实则林家想找个门当户对的,人男方看不上林家女。往低找又不甘心。高不成低不就,便拖到如今。
      
      林丞相万不会承认门当户对之家瞧不上林家嫡女。所以即使林长君和他的一妻一妾同时过来,林寒也有法子收拾他们,盖因他们所要顾忌的事太多太多。
      
      林寒恰恰相反,她不怕失去,只怕没钱而已。
      
      “以后再遇到林家人,别着急忙慌的跟着了火似的。”林寒端起水杯,“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将军府没半点规矩。”
      
      红菱:“您早说啊。”
      
      “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我一口气全说出来你们指不定还觉着我诋毁家人。”林寒瞥她一眼,喝一大口水就放下水杯,“去把扫墓用的东西备好,哪天白白睡了,我随时可以出发。”
      
      红菱连忙出去准备东西。
      
      翌日清晨,天空飘起小雨。红菱起来看到路面湿了,不禁庆幸昨儿没偷懒。
      
      两堵墙之隔,赶着上早朝的三公九卿像是没发现天在下雨,一个个慢悠悠的,看到林丞相的马车还纷纷停下。
      
      “丞相,听说你小女儿对楚夫人无理,楚夫人替你教训一下,你那位贵妾还找上门讨说法,可有此事?”好奇的话语里夹杂着笑意,这是不怕林长君的廷尉蔡大人。
      
      “我怎么听说丞相的那位贵妾上大将军府认亲,直呼大将军之妻是她的闺女。”这位是连大将军楚修远也不惧,皇帝的亲舅舅太尉吴承业。
      
      “丞相,别着急走,跟我们说说怎么回事。您不是只有两个女儿,你那贵妾怎么说大将军夫人是林府庶长女。你林家何时多个庶长女,我们怎都不知道啊。”
      
      皇帝商曜到宣室殿听到外面熙熙攘攘跟菜市口似的,“出什么事了?”
      
      “启禀陛下,诸位大人在奚落丞相。”小黄门常喜躬身回禀。
      
      商曜心情大好,“那个老狐狸也有今日。”
      
      常喜不禁抬起头,眼中尽是诧异。
      
      “朕若不了解他,又怎敢任命他为丞相。”商曜嗤一声,“可惜朕也看走了眼。他竟敢在朕眼皮子底下弄鬼。”
      
      常喜试探道,“陛下是指楚夫人?陛下昨儿不还夸楚夫人让您刮目相看吗。”
      
      “所以朕未揭穿她。”商曜道,“但林长君是林长君。林寒幸而是个好的,否则待修远回来,他的仨孩子该被养的不成人样了。”
      
      常喜闻言不敢再接茬,转而提醒皇帝早朝时间到了。
      
      宣室殿门打开,林寒从睡梦中醒来,伸个懒腰,不禁感慨,“睡到自然醒的感觉真好。”
      
      “娘,娘娘……”
      
      要是没皮孩子就更好了。
      
      林寒坐起来套上衣裳,冲门外喊,“我不是娘娘,是你娘。”
      
      “娘!”
      
      楚大宝宝的叫声传进来。
      
      林寒揉揉额角,不禁感慨,“世间果然没有两全法。”打开房门,“又饿了?”
      
      “娘,吃饭。”楚大宝宝高声提醒。
      
      林寒挤出一丝笑,“好的。谢谢大宝宝。先去堂屋等我。大宝,二宝,看着弟弟。”
      
      楚扬和楚玉小哥俩见林寒披头散发,便知她还未梳洗,便一左一右把精神极好,天不亮就爬起来的大宝宝拎走。
      
      隔天,林寒早早起来把大宝宝闹醒。
      
      早饭后,不出林寒所料,小孩儿一个劲打哈欠。
      
      林寒把他哄睡着就命仆人备车去扫墓。
      
      然而,林寒却不知道她刚出城,皇帝就收到消息。
      
      以往皇帝不管大将军府的事,那日林长君在宣室外被三公九卿奚落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皇帝担心他从林寒身上找补回来,就命宫门外的侍卫盯着大将军府——林长君登门,就来向他禀报。
      
      皇帝商曜没等来林丞相,等到林寒去扫墓,对此颇为自得——还是他有先见之明,没揭穿林长君,反而将错就错。否则凭楚修远自个,八辈子也讨不到这么好的妻。
      
      清明过后,后院的蔬菜冒出新芽,天气也热起来。仨孩子正长身体,去年的衣物已不能再穿,林寒便命采买去买几匹布,给孩子做衣裳。
      
      待孩子换上新衣,林寒又担心地没劲儿,瓜果蔬菜长得慢,抽空就拎着加了空间山泉水的井水把果树和菜浇个遍。
      
      大概荔枝、杨梅和蓝莓树苗来自空间,又有山泉水加持,适应能力极强,长势很好,后来林寒就不再用山泉水浇树。不过,新的问题又来了。
      
      黄瓜苗一天一个样,不出半月就要搭黄瓜架。林寒干脆命奴仆砍府里的竹子搭黄瓜架。
      
      红菱见着不禁说:“夫人您真会过日子。”
      
      “日子不就是过出来的吗。”林寒道。
      
      红菱噎了一下。
      
      林寒见她有口难言,忍俊不禁,“现成的竹子还去买,就不是不会过日子。”
      
      “是傻!”
      
      林寒和红菱同时转过身,看到小楚扬和小楚玉拉住楚白白往这边来。
      
      “你们不是在等着吃油炸蚕豆?”林寒问。
      
      小楚扬瞥一眼弟弟,颇为无奈地说,“这个小傻子总是把手往火里塞。不让他烧自个的手,他还生气,像是我故意跟他作对一样。”
      
      “有没有烧着?”林寒忙问。
      
      小楚玉接道,“没有。多亏烧火的人及时发现。”
      
      林寒走过去抱起楚大宝宝,朝他屁股上一巴掌,“不知道火能烧死人啊。”
      
      小孩大概知道自个错了,小脑袋一个劲往林寒怀里钻。
      
      “你以为把头埋起来我就看不见?做好了不给你吃。”林寒板着脸说。
      
      小孩立即直起身,“我的!”瞪着眼睛冲林寒吼。
      
      “是我的,不是你的。”林寒道。
      
      小孩大声说:“我的!”
      
      “他就会这样。说不过人家就扯开嗓子吼,也不知跟谁学的。”小楚扬指着小孩儿。
      
      小孩伸手就朝他脸上招呼,
      
      林寒险些脱手,慌忙把他放地上。
      
      楚扬抓住小孩的手就往嘴里塞,“我先把你吃了。”
      
      楚玉见状抓起小孩另一只手,“这个给我。”
      
      小孩儿瘪瘪嘴就要哭。
      
      “不准哭!”楚扬指着他。
      
      小孩扭头找林寒。林寒背对着他,装不知道。小孩儿忙喊,“娘,娘……”
      
      林寒岿然不动。
      
      小孩“哇”一声大哭出来。
      
      红菱心生不忍,小声说:“夫人,您快哄哄。”
      
      楚扬和楚玉松开手。
      
      林寒转过身,“怎么了?”
      
      小孩指着两位兄长,“坏,吃大宝宝。”
      
      “他俩要吃你?”林寒蹲下,“哪里少了?”
      
      小孩伸出一双小手。
      
      林寒捏住仔细打量一番,“好好的啊。大宝宝,你不乖,竟敢骗娘。”
      
      “没有,没有。”楚大宝宝的小脑袋摇的跟他的小拨浪鼓似的,“没有。”
      
      林寒:“可是你的手好好的啊。你怎么可以冤枉哥哥吃你的手呢。以后不准再骗娘,否则娘就不喜欢你了。”
      
      小孩儿急的乱蹦跶,“没有!”
      
      “好了好了,娘原谅你一次。”林寒大人有大量,不跟小孩子一般见识,还把他抱起来。
      
      小孩儿顿时急的想哭,趴在林寒肩膀上还不忘冲两位兄长挥爪子,都怪你们。
      
      楚扬和楚玉同时张大嘴,小孩吓得慌忙把手缩回去。
      
      小哥俩乐不可支,也找到对付大宝宝的法子。
      
      林寒又盯着她的菜园子看一会儿,心满意足就领着仨孩子回主院。
      
      坐下没多久,丫鬟就把撒了碾碎的细盐的蚕豆端上来。
      
      楚白白伸手就抓,烫的手哆嗦一下,瘪嘴就哭。
      
      “活该!”楚玉不禁说,“看你以后还抓不抓。”
      
      楚大宝宝好生委屈。
      
      林寒抓住他的小手,“娘给你吹吹。”假模假式吹两口气,“还疼吗?”
      
      小孩儿甩甩手,不疼了,又咧嘴笑了。
      
      楚扬见他眼泪还没滑到嘴边又笑,顿时觉得没眼看,也不想承认那是他弟弟。
      
      “娘,只有这个吗?”楚扬指着蚕豆。
      
      林寒:“菜正在做。你们慢慢吃,别吃太多,否则不舒服。”实则想说上火,“这东西硬,你们人小胃很娇嫩。”
      
      小哥俩不疑有他,待蚕豆凉了,隔一会儿才吃一个。饭菜呈上来,小哥俩就不再吃。
      
      府里的干蚕豆全用来做油炸蚕豆吃光,长安也迎来四月份的第一场雨。
      
      雨后红薯藤像疯了一样,把土地遮盖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路面稍干,何伯就来主院询问,“夫人,那个绿藤怎么修剪?”
      
      “我去看看。”林寒抱着大宝宝过去,盯着奴仆挑几根沾了泥土,发出根芽的红薯藤剪掉栽在空地上,就命仆人把其他红薯藤也剪短一些。
      
      马要吃干草,小鸡仔吃叶子,但吃的也不多。喂猪,小猪崽还小,吃的也不多。何伯见一会儿工夫路上就多出一堆,“夫人,过几日再剪吧。”
      
      “这东西长得快。今儿剪掉明天就能长出来。”林寒不知是不是浇了山泉水之故,院里的红薯藤水灵灵的,浑然不像是在贫瘠的土地上,竟像是种在良田里。
      
      搁末世林寒会不假思索的把红薯叶和红薯梗摘掉给基地的厨师送去。红薯叶加面做菜饼,红薯梗切成段炒菜。
      
      如今她乃大将军夫人,白面都吃不完,也不再想碰前世快要吃吐了的东西。
      
      何伯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这东西可否晒干喂马?”
      
      “我没见过人用这东西喂马。”林寒说着一顿,“你们还有没有亲戚?”转向红菱等人。
      
      几人相视一眼,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
      
      “我只想听实话。”林寒道。
      
      何伯忙说:“老奴有个弟弟,不过老奴找他借钱给何安他娘瞧病,他不借还趁机让老奴把地和房屋卖给他。自打卖身为奴,老奴就跟他家断往了。”
      
      “我爹娘和弟弟妹妹大概还活着。”红藕说,“我家离长安有三十里,太远路还不好走,我没回去过,他们也没来过。”
      
      红菱接道,“我爹娘不在了。我是被嫂嫂卖进府的。”
      
      其他人见他们几人都说实话,也先后道出实情。
      
      所有人说完,林寒就命何伯把红薯藤剪短,每段约一尺长,分给有家人的奴仆。
      
      林寒不想干“斗米仇”的事,就命何伯每人给二十根,多一点都不给。
      
      分好后林寒便说,“这种东西种活了,到秋一根能收三四斤果。随便种在田间地头都能成活。倘若放地窖里,来年秧苗,结出藤条种地里,一亩地可产一两千斤。”
      
      众人倒抽一口气。
      
      盖因种田能手家的一亩良田也顶多产四百斤小麦。
      
      林寒见状,不禁庆幸没说实话,否则这些人非晕过去不可。
      
      “夫人也会育苗?”红藕忙问。
      
      林寒当然,不会!但她有书,“改日我写下来,让何安念给你们听。”
      
      “夫人,夫人,卑职有事禀告。”姜纯钧说着一个劲挤眉弄眼,示意她去主院。
      
      林寒心中一喜,来钱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周四入V,上午九点准时更新,你们早点来啊,有一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