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藏天光

作者:求之不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2章阿翎


      第002章阿翎

      黄昏前后,山中的狂风暴雨渐渐停了。乌云散去,天边慢慢露出残留的霞光,落日一点点往山间坠去。

      暴雨压下的炎热还未重新从地底窜起,屋檐下未尽的雨水也“滴答”落在寺庙殿前的天井里。

      陈翎余光瞥到有侍卫折回,在石怀远跟前附耳。

      石怀远先前就派人去探过路。

      眼下应是探路的人回来了。

      陈翎看向方嬷嬷,方嬷嬷会意。

      这一趟天子出行,约有一百余骑精锐跟随,均未着戎装。

      除却方才那样的暴雨,大多时候都分散开在各处,不会引人注目。

      方嬷嬷寻石怀远详细问了声。

      折回的时候,方嬷嬷同陈翎说起,“打探的侍卫回来了,说先前的雨下得虽大,但前方的路并未塌方,低凹处也未有积水,可以继续下山。”

      “然后呢?”陈翎见方嬷嬷蛾眉蹙着,是话说到一半。

      方嬷嬷叹道,“只是沿路有不少被浮泥遮掩的土坑,马车若贸然陷进去,底梁易断。底梁断,便等同于马车报废了,所以,下山这一路怕是都行不快,今晚也到不了白城,恐怕……去舟城的时间要多上一日了。”

      方嬷嬷真正担心的是此事。

      毕竟圣驾在怀城。

      对外是说陛下沾了暑气,而后又转了风寒,连带着太子也传染了。

      随行的傅太医怕陛下和太子的风寒加重,留陛下在怀城卧床静养几日,勿让旁人打扰了。

      原本这一趟晨间从怀城出来,今晚当宿在白城,明日晨间再出发,晌午就可以抵达舟城。等陛下带太子见过朱夫人一面,就可以原路返程。

      往返一共三日路程,夜里就能回怀城,时间刚刚好。

      但眼下多出来一日,怀城那处便要多顾一日。毕竟有天子仪驾在,周遭也会闻讯探访,大监也不一定能周全。

      天子若不在,城中怕是要惹猜忌。

      方嬷嬷说完,眉心还微微拢着,有些担心得看向陈翎。

      陈翎平静道,“先让人回怀城告诉大监一声,可能会迟上一日,让大监心中有数应对。这一路照常往舟城去,回来的时候不在白城留宿,行夜路回来,便能赶在拂晓前到,不碍事。”

      尤其是最后那句不碍事,温和笃定,透着不容置喙。

      方嬷嬷心中原本的担忧,也在听完天子所说之后慢慢隐去。天子惯来沉稳,亦心中有数,倒是她这处先慌了神。

      方嬷嬷叹道,“老奴知晓了,这就同石将军说一声。”

      “去吧。”陈翎轻声。

      方嬷嬷循着她说的去交待。

      陈翎看向一侧的糯米丸子,“有什么要问的,或是要说的?”

      阿念奶声奶气道,“遇事沉稳,不可慌乱。”

      陈翎看了看他,温声道,“还有吗?”

      阿念眨了眨眼睛,好奇道,“舟城有谁?”

      陈翎眸间微顿,恰好方嬷嬷折回,“陛下,马车已经备好,可以上路了。”

      陈翎闻言,牵了阿念起身,低声道,“等到了再告诉你。”

      阿念嘟了嘟嘴。

      他只知道要去见重要的人。但重要的人是谁,他都不知道。

      方嬷嬷不告诉他,父皇也不告诉他。

      陈翎牵了他上马车。

      ……

      黄昏过后,天色渐渐晦暗了下去,马车中亮起了灯盏,随行的护卫手中也握有火把。

      方嬷嬷有事不在马车中,马车中只有陈翎和阿念两人。

      上马车的时候,阿念的小嘴还嘟着。

      陈翎瞥了瞥他,“做什么?”

      阿念凑到陈翎近前,一双眼睛藏着好奇,悄声道,“父皇,我们是去舟城见娘亲吗?”

      陈翎微楞。

      阿念眼眶微微有些泛红,眼睛眨了眨,充满期待问道,“我都没见过娘亲,父皇说的重要的人是不是我娘亲?”

      阿念的话似是触到陈翎心底深处。

      陈翎心中如小鹿乱撞,又似缀了一块沉石一般。

      陈翎伸手揽了阿念在怀中,“阿念,舟城有我的姨母,我是她照顾大的,她同我娘亲无异。”

      阿念似是有些失望,但很快,这股失望又冲淡了去,好奇睁大了眼睛看她,“那,父皇的姨母,我应当唤什么?”

      陈翎指尖微滞。

      ***

      夜里在山下不远处的村落夜宿,方嬷嬷带了阿念去睡。

      陈翎躺在榻上,辗转反侧,脑海中反复想起的都是马车上阿念问她的话。

      —— 父皇,我们是去舟城见娘亲吗?我都没见过娘亲。

      许久过后,陈翎仍旧没有困意。

      遂和衣起身,寻了窗台处宽敞的地方坐上。又将头靠着窗台的一角,青丝墨发垂落在肩头,乌黑清亮的眸间看向苑外,思绪回到了很早前。

      那时她才从玉山猎场回来两月,一直有些嗜睡,鼻塞,头晕,还容易恶心反胃。

      这些都是染了风寒的迹象。

      起初,她也真以为是染了风寒,没怎么在意。

      再加上她月事一向不准,玉山狩猎之后回京后,朝中局势明显多动荡,她也无暇顾及旁的,更未往这方面想。

      但再后来,她的胃口忽然有些变了,也忽然想吃酸的……

      她倏然意识到哪里不对!

      唤了心腹傅太医诊脉,傅太医颤颤说她有三个月身孕的时候,方嬷嬷吓得六神无主,脸色煞白。

      方嬷嬷当时没有跟去玉山猎场,但殿下从猎场回来,让她去抓过一剂避子汤。

      方嬷嬷才知晓出了事。

      但没想到,避子汤也……

      陈翎攥紧指尖,玉山猎场回京要一日,她迟了一日。

      “能用药吗?”方嬷嬷自然知晓东宫就在天子眼皮子下,这孩子如何都不能留!

      傅太医沉声道,“月份大了,用药有风险,怕殿下受不住。就算要用药,也要寻处安稳的地方,还要将养一阵子,否则怕落下病根,一直跟着殿下。而且眼下京中到处都是耳目,天子若传唤,殿下也不得不露面,要用药,也要寻处安稳的地方。”

      方嬷嬷眸间慌乱。

      陈翎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要多久?”

      傅太医低声,“用药之后两到三月才稳妥。”

      陈翎脸色越渐苍白,脑海中却越加清醒,强压下心中慌乱,淡声道,“你去备药,旁的我来想办法,届时你同方嬷嬷与我一处。此事半分风声都不能走露,否则东宫上下,人头不保。”

      ……

      陈翎回神,是因为方嬷嬷来了房中。

      方嬷嬷见她坐在窗台上,知晓她心中有事。

      她心中有一事,便习惯大段时间坐在窗台上想事情。

      “怎么了?”陈翎收回思绪。

      方嬷嬷道,“小殿下睡了,老奴来看看陛下。”

      陈翎目光柔和下来。

      方嬷嬷继续道,“小殿下今日同老奴说,她以为在舟城的人是他娘亲,但陛下同他说不是,他心中有些失望。老奴告诉小殿下,他的娘亲已经过世了,小殿下忽然就捂在被子哭了许久,好容易才睡。老奴想,小殿下若是在陛下跟前提了此事,陛下许是睡不着,老奴便想着来看看陛下,陪陛下说说话……”

      陈翎眼中淡淡氤氲,温声道,“朕没事,就是有些睡不着,坐一会儿就好。”

      方嬷嬷看她。

      陈翎莞尔,“最难的时候都过了,放心吧,方嬷嬷,我没事。”

      方嬷嬷虽然迟疑,去还是颔首,外出阖上屋门。

      陈翎未从窗台上下来,方嬷嬷方才的话让她的思绪继续回到那个时候……

      她借故同父皇说起,她在玉山猎场受了惊吓,夜夜失眠。

      好容易睡着,又梦到母亲说想她了。她想回舟城一趟,祭拜母亲,顺道散散心,能不能将病养好。

      父皇本就对她和母亲愧疚,再加上玉山猎场时,二哥和三哥让父皇失望透顶,父皇开始重新审视自己这两个儿子,无暇顾及她。

      二哥和三哥背后都有世家在,父皇要收拾局面,她不在反而更好。

      那年除夕过后,父皇对外说她病了,去了行宫将养。实则她是同傅太医还有方嬷嬷去了楯城。

      小心驶得万年船,即便父皇让人去寻她,也是去的舟城,她在楯城可以避开。

      风险更小。

      从京中到楯城有一月路程,路上不便用药,怕出意外。但等到正月底到楯城的时候,她其实已经四个月的身孕。

      阿念第一次踢了她……

      她怔住。

      缓缓伸手抚了抚它方才踢过的地方,他又踢了次。

      她忽然湿了眼眶,也像今日一样,坐在窗台上,出神许久……

      “殿下,不可以!”

      方嬷嬷听她说想生下这个孩子,急得头皮都一阵发麻。

      傅太医也僵住。

      她在窗边坐了一宿,声音里略带嘶哑,“我既是东宫,父皇日后总会安排我的婚事,时时刻刻都要提心吊胆。不如我将孩子生下来,说是身边的侍女留下的。如此,能暂时躲过婚事,又有孩子傍身,能避过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利大于弊。”

      她说的不无道理,傅太医和方嬷嬷都噤声。

      她又看向傅太医,“若是要把孩子生下来,还要多长时候?”

      傅太医低声,“五个月临盆,再多两个月休养。”

      她看向方嬷嬷,笃定道,“我想把孩子生下来,日后,还有他/她陪我……”

      方嬷嬷鼻尖微红,“殿下。”

      ……

      陈翎仰首,微微敛眸。

      那时候,险些,她就没有阿念了……

      但如今,身边幸好还有阿念陪着她。

      陈翎心中轻叹。

      ***

      疾风骤雨,马蹄在夜色中疾驰。

      从何城去往怀城要五六日路程,但日夜赶路,应当三日就能到。

      “将军,雨越来越大了,可要停下歇歇?”一侧马背上,另一名副将问起。

      副将换作佟初,同韩关一样,是他在立城的左右手。

      佟初说完,沈辞沉声,“不停了,越早去到到怀城越稳妥,这场雨下不了太久,比不上立城边关的风沙,走!”

      “是!”身边的几骑纷纷打马。

      大雨滂沱,好在官道好走,又没有伴着电闪雷鸣。

      沈辞披着蓑衣斗篷,手中握紧缰绳,周遭是呼啸而过的疾风与夜雨。

      —— 我叫阿翎,翎羽的翎。

      沈辞攥紧缰绳,他一定是疯了。

      ***

      翌日晨间,阿念还在赖床,方嬷嬷唤不醒,只能直接抱了他上马车。

      原本就迟了一日,途中不能再耽误了。

      今日要在马车上一整日,夜里抵达陶镇,等明日晨间从陶镇出发,明日晌午可以到舟城。

      阿念睡在陈翎的马车里。

      七月天,马车里有些闷热,方嬷嬷将帘栊留了一条缝,然后拿了扇子远远给陈翎母子扇风,尤其是怕睡着的小殿下热了。

      陈翎在马车中看着折子。

      她虽能抽空去舟城见姨母,但对旁人说起的都是染了风寒在怀城官邸中将养。

      将养又会不出苑落,只有看折子。

      这些折子,她怎么都得看完,不是眼下看,也是折回的途中看。

      眼下阿念睡了,她正好可以清净看些时候,等他醒了,她未必有整段时间……

      陈翎一面看着折子,一面不时眉头轻蹙,落下御笔朱批。

      方嬷嬷安静看着她,没敢出声扰她。

      陛下做事的时候惯来专注认真,也会废寝忘食,朝中之事,国中之事,日积月累,等到天子处,已经积攒久矣。

      好些事,政事堂和六部拿不了主意,折子便一道道往天子处来。

      陈翎勤于政事,也一直为百官所称道。

      朝中也一直流传,说当年先太子薨逝,先帝独具慧眼,在剩下几个皇子里挑了如今的天子做东宫,如今的燕韩才国泰民安。

      也正因为百官对天子的敬重,所以天子后宫之事都很少有谏言或干预。

      天子一心赴在朝政上,如今太子也早早立过,后宫之事也无人催促。

      方嬷嬷越发觉得,陛下当初将太子生下是对的。

      方嬷嬷看向睡熟的小殿下,粉雕玉琢,份外可爱,也很懂事。

      太子刚满了三岁,眼下还无太子太傅教导,等这趟回京怕是就要有了。

      陛下说的是,最难的时候都过了。

      否极泰来。

      只是,方嬷嬷心头唯一担心的,是眼下太子越发有些像沈将军了。

      日后,还不知会不会更像?

      若是沈将军一直在边关尚还好些,但若是撞在一处……

      方嬷嬷不敢想。

      ***

      “将军!来这里看。”中途暂歇,佟初遛马上前探路,方才折回。

      沈辞同佟初一道骑马去了稍远处,另一条与官道并行的小路上。

      昨日应当有暴雨,所以小路上都是泥泞。

      泥泞处难免留下脚印。

      这连串的脚印,是急行军留下的。

      沈辞蹲下,仔细看了看,方向是去往怀城的,人数不少。

      而且,同他和韩关早前在何城附近的山路里看到的不是同一批人。

      沈辞皱眉,那就是至少有两批人在往怀城方向去。

      怎么会有那么巧合的事?

      这种调动,就算是兵部私下调动,也不应当冲撞天子。

      “看仔细些,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沈辞吩咐一声,几人应是。

      沈辞心底也越发没底。

      早前他让韩关去打听,的确是为了安心。

      他昨日调头,是心里仍觉得不放心。

      但到眼下,他又隐约猜到些许让他不安的事……

      “将军,您来看这里!”随行的近卫中,有一人高呼。

      沈辞上前,另外几个随行侍卫和佟初也都上前。

      沈辞蹲下,拾起刚才侍卫发现的草叶,似是烟草叶……

      沈辞闻了闻,是有烟草味。

      侍卫道,“这是潭洲一带的匹草,因为有烟草类似的味道,又廉价,所以被会当地的人用作替代品,但匹草有特殊的味道,除了当地人,很少有能习惯的,所以匹草一般只有潭洲一带的人会用。”

      沈辞目光落在这枚草叶上,“所以,这支驻军是从潭洲来的。”

      潭洲是谭王的封地。

      谭进并非皇室,是因为早前战功赫赫,被先帝破例封为异姓王。这样的异姓王,燕韩除了谭进没有旁人。

      谭进手下的军队骁勇善战,当初同北边巴尔交战的时候,巴尔都没有讨得任何好处。

      眼下,潭洲的驻军却紧逼怀城。

      是要谋逆……

      沈辞脸色铁青。

      “将军,怎么办?”能跟在沈辞身边的都不是傻子,天子就在怀城,谭王的人直逼怀城,还走得是这样的小路,急行军。

      意图昭然若揭。

      立城驻军千里开外,远水救不了近火。

      沈辞取下身上的玉佩,交给一侧的佟初,“去趟平南侯府,找姑父,就说谭王谋逆,让他带兵救驾。”

      “那,将军你呢?”佟初诧异。

      沈辞起身,“我要先去趟怀城,探探怀城的底。”

      “可是,怀城眼下……”佟初欲言又止,如果潭洲驻军开赴怀城,那怀城周围很危险。

      沈辞牵马给他,“怀城眼下应当要沦陷了,所以才要去探底。”

      佟初缄声,伸手接过缰绳,跃身上马。

      将军要他去平南侯府送信,他只能去,别无他法。

      勒紧缰绳,佟初又调转马头,“将军务必小心。”

      沈辞也跃身上马,“知道了,快去!”

      几骑背道而驰,沈辞重新打马回了官道上往怀城去。

      走官道比走小道快,他们骑马会比大军行径更快。

      他必须要比谭进快。

      陈翎在怀城。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也有100个红包,记得按爪~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