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藏天光

作者:求之不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003章狐狸


      第003章狐狸

      车轮滚滚往舟城去,阿念早前还很有精神,趴在车窗处到处看。之前没去过舟城,去舟城的一路看什么都很新鲜。

      但小孩子做什么都没有常性,看了些许时候便觉无聊了。

      陈翎在马车中看折子,阿念又不识字,只能让方嬷嬷念书给他听。

      方嬷嬷不敢高声,怕吵到一侧的陈翎,只能抱着阿念在马车的一角念书,声音压得很低,阿念刚好能听见,又尽量不吵到一侧的陈翎。

      陈翎看折子时认真,除却中途瞄了阿念两眼,大多时候都聚精会神。

      过了好些时候,听到方嬷嬷的声音停下来。

      陈翎抬头,见阿念偎在方嬷嬷怀里没动静了。

      “睡着了?”陈翎压低了声音,怕吵醒他。

      方嬷嬷颔首,“今晨要早起赶路,所以没怎么睡够,方才是犯困了,听着故事就睡着了。”

      陈翎轻声道,“让他睡会儿吧,还有些时候。”

      舟城要到晌午去了,眼下还有个多时辰在。

      方嬷嬷点了点头,“奴家抱一会儿殿下,他昨晚一直梦着说要找娘亲,临到晨间还想起哭了一起,怕是心里惦记着此事。”

      陈翎笔尖微悬,低下头,没有再说旁的了。

      马车一路往舟城去,方嬷嬷照顾着阿念,陈翎则是一路都在看着折子,忽得,陈翎的目光在新翻开的折子上短暂停留——阜阳郡东南遭水患,流民涌向结城,阜阳郡调动了驻军去结城。

      陈翎蹙眉,这折子就是这几日的事,怀城就在阜阳郡,所以折子来得快。

      那眼下,流民的事应当还未处置完。

      结城离舟城不远,如若有流民涌向结城,那这一路他们至少也应当见到零星的流民影子才是,但好像一个都未见到过……

      陈翎总觉得何处有些古怪,遂撩起帘栊唤了声,“怀远。”

      石怀远骑马上前,与马车并行,“陛下。”

      陈翎低声,“留意下这一路是不是有流民,打听一下。”

      石怀远应是。

      放下帘栊,陈翎的目光重新回到折子上,早前的插曲过了便过了,她继续低头看着折子。

      方嬷嬷方才是听清了的,但没吭声。

      朝中之事,陛下心中从来有数。

      陛下会过问,定是哪里出了纰漏。

      前朝的事,方嬷嬷很少问起,她照顾好太子就是,旁的事情有陛下周全。

      ***

      临近晌午,马车缓了下来,在舟城城门外排队等候例行的入城盘查。

      阿念恰好醒了,在方嬷嬷怀中睡眸惺忪,一面揉着眼睛,一面奶声奶气问道,“方嬷嬷,到了吗?”

      方嬷嬷见小祖宗醒了,但眼睛却还没怎么睁开,“到城门口了。”

      一听说到城门了,阿念忽然兴奋了起来,连先前的瞌睡虫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到啦!”

      方嬷嬷叹道,“殿下……”

      阿念赶紧伸手捂嘴,不可高声,惹人注目,他先前忘了。

      阿念悻悻看向陈翎,以为要被说道了,却见陈翎目光落在帘栊外出神。

      方嬷嬷提醒,“陛下?”

      陈翎回神,离开舟城有十三年了,刚才见到城门处,脑海里想起的都是离开舟城时的场景。

      那时姨母来送她,依依不舍,眼眶红着,还一直朝她挥着手,直至她身影消失不见……

      许多年前的事了,不曾想她还记得清清楚楚。

      那时的她,也无论如何都不会猜到,有一日她会身着龙袍,登帝台,君临天下。

      而那时候,在城门处接她回京的人,除了禁军,还有少时的沈辞骑在骏马上。

      —— 我叫沈辞,我姑姑在平南郡,陛下听说我来看姑姑,让我顺道来舟城接你回京。

      —— 阿翎。我叫阿翎。

      那时的沈辞,就如同一道光,无论是漫长的回京路上,还是陌生又尔虞我诈的京中,都是这道光一直陪着她……

      马车缓缓入城,陈翎收起思绪。

      舟城不大,城门口到朱府不过一刻钟多些。

      朱府门口已经有人在等候,下了马车,陈翎牵了阿念入府,方嬷嬷跟在身后。石怀远只带了十余人入内,其余的侍卫散在各个街口。

      朱夫人病重,已经有月余出不了屋,下不了床。

      仆人同陈翎说起的时候,还在伸手抹眼角眼泪。

      屋门口置了六扇屏风,挡了风,但屋中的药香味传来,是久病……

      陈翎心中微沉,入内前,又同阿念叮嘱了一声,阿念听话点头,她才牵着阿念入了屋中。

      “姨母。”陈翎看着病榻上姨母,眼眶忽得红了。

      她离京的时候,姨母尚值好华年;但眼下,久在病榻中,早已形容消瘦,眼窝深陷。

      陈翎身居高位,比旁人都更懂情绪掌控。眼眶短暂微红后,微微敛眸,掩了眸间情绪,再睁眼时,眼中只有久别重逢的喜悦。

      朱夫人原本躺在病榻上,闭着眼睛咳嗽。

      她和阿念脚步又轻,朱夫人没听见,但方才那声“姨母”后,朱夫人一面咳嗽一面睁眼,短暂怔忪,还是从相貌上认出她来。

      “阿翎?”朱夫人激动。

      当初送她离开舟城的时候,她才八岁,朱夫人记得的也是阿翎八岁时候的模样;眼下的陈翎一身男子装束,又过了加冠的年纪,模样自然同早前不同。

      朱夫人激动颔首,模样是不同了,却还依稀看得出来早前的轮廓;声音也不同了,但能听出小时候的痕迹。

      “阿翎……”朱夫人想撑手起身。

      陈翎赶紧上前扶她,让她靠着引枕在床榻上坐起。

      “都快认不出来了。”朱夫人干涸的嘴唇微微扬了扬,脸上都是笑意,眸间的喜色毫不掩饰。

      但很快,朱夫人目光又落在她身后粉雕玉琢的糯米丸子身上,有些惊喜,又有些意外……

      陈翎原本就坐在床沿边,也转眸看向阿念,唤了声,“阿念。”

      阿念听话上前。

      阿念上前的时候,还顺道好奇多打量了朱夫人几眼,临到近前,才有模有样拱手,“阿念见过外祖母。”

      他口中唤的是‘外祖母’。

      朱夫人愣住,诧异看向陈翎。

      陈翎温声道,“我同他商量好的,今日要唤外祖母。”

      姨母无儿无女,待她亲生。

      她是想让阿念唤姨母一声外祖母,这对姨母来说,意义全然不同。

      果真,朱夫人的眼泪忽然夺眶而出。

      陈翎轻声,“姨母,阿念是我儿子。”

      朱夫人眸间轻轻颤了颤,再看向阿念时,眼中更多了几分亲厚,“让外祖母看看。”

      阿念上前,又从袖袋中掏出几枚糖果给她,认真道,“外祖母,你好好吃药,病就会好了,我把我的糖果都给你……”

      童言童语,朱夫人接过,道了声谢。

      阿念仰首笑了笑,看得人心都似要融化一般,充满暖意。

      “多大了?”朱夫人温和问起。

      阿念大方应道,“我三岁了,你呢?”

      童言无忌,阿念的话再次将陈翎和朱夫人逗乐,朱夫人应道,“大你许多,一双手都数不过来。”

      阿念赶紧低头看了看自己额手掌。

      朱夫人和陈翎眸间都是笑意。

      朱夫人似是方才的话说多了些,又开始咳嗽起来。

      陈翎起身,在一侧倒了杯水递给朱夫人。

      朱夫人接过,轻抿了一口,忍不住叹道,“我这身子一年不如一年的,今年怕是熬不过去了。”

      陈翎支开阿念,“阿念,我同姨母有话要说,你同方嬷嬷出去玩一会儿,稍后唤你再进来。”

      姨母已经见过阿念了,陈翎想单独同姨母说会儿话。

      朱夫人会意。

      等方嬷嬷领了阿念出去,朱夫人才握紧她的手,“我见你一面,倒也安心了。自从你去京中,我心中没有一日是安稳的。这些年听到京中的事,总是提心吊胆,心想着当初要是没让人将你接回去,我们娘俩寻处地方安静避着当有多好……”

      朱夫人说完,又接连咳嗽了几声。

      陈翎宽慰,“姨母,我很好……”

      她是朱夫人带大的,朱夫人也知晓,这些年她在京中一直报喜不报忧。

      朱夫人刚想开口,又咳嗽了几声。

      陈翎替她抚着背。

      朱夫人眸间碎莹,“你能抽空来看我一趟,已经不易,我知足了,这次又见到了阿念,算圆满了……”

      “姨母,你会好起来的。”周遭没有旁人,陈翎肆无忌惮红了双眼。

      朱夫人温柔看她,“病了好些年,自己的身子什么模样,心中都清楚。但见了你和阿念,便踏实了。”

      陈翎眼中藏了泪光。

      朱夫人伸手替她擦了擦眼角,心疼道,“你在京中,是怎么生下阿念的?”

      早前朱夫人一直以为,东宫不是她亲生的。

      陈翎轻声道,“都过去了,眼下有阿念陪着我,阿念懂事,姨母不用担心。”

      朱夫人自然知晓她避重就轻。

      京中这样的地方,她要生下阿念,只会比寻常人家更不容易……

      “阿念的爹呢?”朱夫人问起。

      陈翎微顿,正不知要如何应声,屋外,石怀远的声音响起,“主上!”

      石怀远是她的心腹,一直跟着她,知晓她同姨母在一处,不会贸然打扰。

      是出了事端。

      陈翎不动声色,“姨母,稍候。”

      朱夫人一面颔首,一面咳嗽。

      陈翎敛了眸间情绪,出了屏风后。

      石怀远拱手,低声道,“陛下,怀城出事了,谭王昨夜率驻军围了怀城,同怀城驻军和禁军激战到巳时前后,已经入城了。”

      谭王,谭进?陈翎眸间微滞。

      ***

      怀城内,到处是禁军和驻军的尸首,鲜血将街道染红。城中处处都是潭州驻军巡逻和搜索的身影,伴着砸门声,孩童哭啼声,嘶喊声。

      城中人人自危。

      激战从昨夜开始,一直持续到拂晓城破。

      城破后,城中的厮杀仍在继续,直至巳时前后才结束。

      但厮杀结束后,城中的恐慌并未结束。

      驻军的目标开始转为城中地毯式搜索。

      ……

      一处不起眼的小巷中,沈辞几人聚在一处。

      方才分散打探城中情况,眼下都已换上了潭州驻军的衣服,并着潭州驻军在手臂和腰带上的信物,混在其中,不易被认出,

      眼下城中混乱,这处周遭无人,适合说话。

      其中一人道,“将军,打探过了,这场谋逆恐怕预谋已久,滴水不漏,所有的准备都是周全的。昨夜在我们赶到怀城之前,双方的激战就已经开始了。怀城守军事前连一丝防备都没有,若不是禁军机警,恐怕连这场仗都不用打,潭州驻军就能直接入城。”

      “不奇怪,各处驻军常年作战,有丰富的作战经验,本身也骁勇善战,但怀城守军只是日常维护城中安定用的,挡不住驻军。怀城能从昨晚激战到巳时,是因为有禁军在。”沈辞声音低沉,目光也落在那张地形图上没有挪开。

      另一人看向地图道,“将军,我们途中遇到过两批驻军。第一批身份不明,是在何城附近遇到的,韩将军去打探,还未有消息回来。”

      沈辞在地图上将何城标识出来。

      那人继续道,“我们遇到的第二批已经知晓是潭州驻军,是前日遇到的,在这条路上的这个位置,我们的速度比这批驻军快,这批驻军是今日晨间才抵达的怀城。但是攻城一早就开始了,所以,这一批驻军有可能只是增援,而且极有可能,后续还有增援……”

      沈辞在地图上将怀城圈起来,眉头微微拢紧,那对方的目的不止是怀城,还是以怀城为枢纽,做好了持久作战的准备。

      沈辞扔了手中的用来标识的石头子,忽然想明白了,这就是谭进这只老狐狸的厉害之处。

      只要他占据了怀城做枢纽,旁的驻军即便想来救驾,恐怕也有心无力,稍微掂量,也知晓这场仗一时半刻打不下来;但谭进同时抓了天子在手中,就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谁尽忠来救驾,谁反倒成了谋逆。

      在局势明朗之前,谁手中握有驻军,谁反而不敢动弹!

      这是一步死棋……

      沈辞眸间黯沉了下去,喉间重重咽了咽。

      第三人道,“方才去官邸附近打探了消息,谭王是巳时前后就入了官邸,但到眼下官邸还在四处搜人。来这里的时候,也见驻军在四处砸门,挨家挨户搜索,将军,照这么看,很有可能……对方没有找到天子和太子。”

      沈辞抬眸,眼中稍许诧异。

      几人面面相觑。

      那人继续道,“末将也觉得奇怪,不敢打听多了,但也听到消息说,天子三日前中暑,后又转成风寒,风寒加重,好像连太子也染上了,所以天子和太子这几日一直在官邸养病。太医没让旁的官员打扰,其间,怕是只有太医和大监才见过天子……末将在想,潭州驻军眼下还在这般紧锣密鼓地搜索,有没有一种可能……天子和太子,其实早就不在官邸,兴许,也不在怀城,谭王扑了空?”

      话音刚落,几人都怔住。

      沈辞似是想起什么一般,目光重新落在地形图上。

      怀城周围……

      舟城……

      舟城?!

      沈辞僵住,早前的记忆如浮光掠影般涌入脑海。

      他当初接陈翎的地方就是舟城。

      —— 你一直在舟城?

      —— 嗯,我是姨母照顾大的,从小就同姨母在舟城,姨母是我唯一的亲人。

      舟城,陈翎的姨母在舟城。

      自从入京,陈翎没有再回舟城见过他姨母,怀城到舟城只有一日半路程。

      沈辞忽然反应过来,陈翎带太子去舟城了,然后用染了风寒需要静养为由,掩人耳目,因为舟城来回只要三日……

      他早前怎么没想到!

      谭进找不到天子和太子是应当的,他就是将怀城翻过来也找不到,因为陈翎根本就不在怀城。

      沈辞收起地形图,沉声道,“走,去舟城!”

      ***

      怀城官邸内,宫人们在天子苑中跪了一地,到处都是哭腔。

      “本王再问一次,天子和太子在哪里?”谭进持剑,宫人全都跪着哆嗦,除了哭,不敢出旁的声音。

      谭进随手拎起一个内侍官,内侍官惶恐,“小人不知道……小人真的不知道……”

      话音未落,谭进一刀捅入腹中,顿时鲜血留了一地,周围都是尖叫声和哭声。

      谭进将人扔下,“一个一个问,问不出就杀了。”

      身后驻军应是,苑中都是哭喊声和兵器刺入骨肉的声音。

      外阁间中,傅太医已经身首异处,谭进走向跪在地上的大监,“天子在哪?大监应当是清楚的。”

      大监笑道,“乱臣贼子,老奴岂会告诉你天子在何处?”

      谭进也笑,“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本王怎么能算乱臣贼子?”

      大监朝他啐了一口唾沫。

      谭进手起刀落,没有犹豫。

      “王爷!”谋士想制止,但已经来不及。

      眼下只有大监知晓天子去处,大监一死……

      谭进收了佩刀,冷声道,“他就是陈翎身边的一条狗,问不出来的。”

      谋士叹道,“天子不在官邸,可是事先听到了风声?”

      谭进道,“陈翎是只狐狸,他若听到风声,必定会留后手,禁军不会在怀城输死抵抗。陈翎这只狐狸恐怕藏了别的秘密,继续让人去搜,不止怀城,扩大范围,他跑不远!”

      ***

      听完石怀远说完,陈翎收起思绪。

      谭进是以为她和阿念在怀城。

      谭进想谋逆,却不想她出了怀城,所以在怀城扑了空,那谭进一定还会四处寻她,舟城离怀城太近……

      陈翎并未慌乱,慌乱起不了任何作用。

      陈翎看向石怀远道,“准备离开舟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啦,这是补昨天的,今晚还有一更,应该也是在凌晨前后。
    这一章还是100个红包,记得按住
    ——————
    感谢信
    ——————感谢在2021-10-27 23:59:14~2021-11-01 10:26: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想吃芒果沙冰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陈的、wf、余梦知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娟娟 56瓶;幼儿园扛把子 30瓶;宁静 15瓶;嘤嘤嘤嘤、很白、两仪未央 10瓶;我爱吃荔枝 9瓶;宜榛 8瓶;齐天大头圣 5瓶;如梦茉莉、万崽不吃香菜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昵称: 打分: 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消耗的不会给作者。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