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主她心态崩了呀

作者:至幸至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5

      白少棠把我送回家之后二话没说就走了,害我准备了一肚子感谢的话都没机会说出来。
      
      我进了自己的小院,低着头开始思考他身上的疑点。
      
      我和白少棠的接触其实并不多,因此他到底是一直都在伪装,还是现在的他其实是别人假扮的,我一点也不能确定。
      但我个人其实是比较倾向于后一种情况,毕竟方才秋枫也才告诉过我,白少棠曾经有过一次彻夜不归,回来之后性格就有了轻微的改变。
      
      他们兄妹是这世上彼此最熟悉的存在,她的感觉肯定不会错。
      那么,秋枫究竟知不知道现在在她身边的这个人,有很大的可能已经不是白少棠了呢?
      
      我不知道,也不愿去想。
      
      一道声音忽然传进了我的耳内:“你在想什么?竟然那么入神。”
      
      我猛地抬起头,看到问奈何正站在屋檐下,隔着碎石小径与垂落的紫藤花,深邃的眼神轻飘飘的落到了我的身上。
      
      我震惊了:“你怎么会在我家?!”
      
      “我不是说过,解决了拦路石就会来找你么。”问奈何又捂着嘴咳了几声,那素白的小脸看着比白秋枫还要我见犹怜,“作为我的女朋友,看到我,你看起来并不高兴。”
      
      我说:“请加上一个‘前’字谢谢,在你死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是你的前女友了。”
      
      “可是我并没有死。”问奈何表情平静,脸上是一如既往的不辨喜怒。
      
      我:“……那你就当我死了吧。”
      
      问奈何笑了。
      
      每次他一笑就会有人遭殃,上一次惹他发笑的人坟头草都已经三丈高了,这次看来是轮到我了。
      我不禁开始思考坟地买哪里比较好。
      
      问奈何身形微动,眨眼间就穿过小径来到了我的身边,他身上的药香更重了,我不禁后退了两步。
      
      “婪音,你好像很怕我。”问奈何打量着我的表情,“为什么?我好像从未对你做过什么吧?”
      
      “我不是怕你,只是我是一个有原则的女人。”我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别爱我,没结果。”
      
      他说:“婪音,你果真还是和过去一样有趣。”
      
      “行了行了,叙旧到此为止,你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警惕的看着他,“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你需要的东西?”
      
      我可不信他找我是因为心里对我余情未了,当初他答应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从他的眼睛里可从未见到过男女之情。我一直不知道我在他心里究竟算是什么,但肯定不会是情缘。
      
      而且距离他叫问瑾遗的岁月早就过去了很多年,这么多年来他但凡心里对我有过一星半点的感情,早就来找我了,哪儿会到现在才诈尸。
      
      问奈何再次捂着嘴咳嗽了几声:“咳咳咳……咳咳……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和荧祸走得太近。”
      
      “荧祸?”我脑中警铃大作,小煞星怎么会惹上他,“你和他什么关系?”
      
      问奈何放下手,淡淡道:“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知道他在我的计划里是很重要的一环,如果你打乱了我的计划……婪音,你知道我会做些什么。”
      
      我当然知道,他会让一切不确定因素彻底消失。
      
      “我言尽于此,你好好考虑。”问奈何转身离开前轻笑道,“婪音,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问奈何离开后,我在原地沉默了半晌,最终不过嗤笑了一声。我确实怕死,但更不喜欢被人威胁。
      
      我不会因为他的话特意远离荧祸,但也不会主动去探听他们的关系。我只想守好自己的小店,并不想掺和进这诡谲莫测的江湖风波之内。
      
      之后我没再见过问奈何,反倒是消失了快半个月的荧祸又再次出现了。
      
      “啧,你这是被谁给揍了吗?”我看着他脸上的青紫之色毫不留情的嘲笑道,“果然还是学艺不精啊你。”
      
      “你!”荧祸瞪了我一眼,恶声恶气道,“我又学了新的糕点,你尝尝。”
      
      我打趣道:“今天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吗?你还会做饼干以外的东西了。”
      
      荧祸冷哼一声,阴森森地威胁我道:“你吃不吃?”
      
      “吃吃吃。”
      
      荧祸这次做的是甜甜圈,松软程度尚可,甜度也没以往那么恐怖,只是……
      
      我铁青着脸咽下去那一口甜甜圈:“你在里面加了药材?”
      
      “是。”荧祸奇怪道,“有什么问题吗?我看你平日也有做药膳,我完全按照你的步骤做的。”
      
      “不是步骤的问题,是药材的问题……呕……”我捂着嘴艰难地说道,“并不是所有药材都适合做药膳……呕……你要考虑药材本身的味道……和糕点混合以后的味道……”
      
      荧祸的小饼干只是让我的味蕾麻痹,可他的甜甜圈却差点直接送我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荧祸:“……味道真有这么难吃?”
      我:“难不难吃你没试过吗?你心里就没点数?”
      
      “……我说过,我是魔,所以我的味觉和你们人类不一样。”他抿了抿唇,“我尝到的味道和你们也不一样。”
      
      我若有所思:“所以你总是让我给你尝味道,是因为你想做给某个人类吃?”
      
      他轻轻“嗯”了一声:“那个人他不嫌弃我不是人类,把我从小养大,还教我武功,可是有一天他忽然就消失了……至今没有回来过。”
      
      “我听说甜食能使人心情变好,所以我希望他再回来的时候,能吃到我成功做出来的甜点。而且他身体不好,所以我才想学你将药材和糕点融合在一起……”
      
      我:“……”
      结合荧祸说的种种特点以及之前问奈何对我的警告,这个人如果不是问奈何,我把脑袋揪下来给他当球踢!
      
      我看着桌上那一盘甜甜圈,不怀好意地收了起来:“荧祸,你别灰心,失败是成功之母嘛,你多练练总会成功做出来的,这些失败品我替你收拾了,你继续。”
      
      呵呵呵呵呵,等下次再见到问奈何,我非把这些甜甜圈塞他嘴里不可。
      
      荧祸不知道我的危险想法,一脸认真地冲我点了点头:“嗯。”
      
      一天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也不知荧祸在离开的那段时间遇到了什么,非要坚持送我回家,我拗不过他便同意了。
      
      路上他告诉我,之前来找他的是他以前认识的一个魔,名叫六弑荒魔,此番前来是希望他能跟他一起创一番大业。
      
      我随口问道:“什么大业?”
      荧祸没什么情绪地说道:“灭三教,一统苦境。”
      
      我:“……很伟大的想法,但我还是建议他尽早洗洗睡呢,毕竟梦里什么都有。”
      
      苦境就像块香馍馍,每个人都想咬一口,可惜至今为止有这种想法的枭雄不是被正道策反了,就是坟头草已经有三丈高了。
      
      比如我的前男友,他倒是没想一统苦境,因为他想直接把苦境给灭了。
      结果呢?还不是失败被关了起来,还被判了个无期徒刑。
      
      “到了。”荧祸在门口停住脚步,“炽炼界和苦境之间的通道不知道被谁给打开了,众多异魔者从炽炼界来到了苦境,六弑荒魔也是自炽炼界而来,他们大多视人命为草芥,你要是遇到了,不要犹豫,赶紧逃。”
      
      “放心,遇到他们不用你提醒,我肯定跑得比谁都快。”
      
      “那样最好。”
      
      说完我就和荧祸道了别,却在关门转身的瞬间又看到了那道阴魂不散的白色身影。
      
      问奈何撑着伞站在庭院内,眉眼微抬:“婪音,你为何总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呢?”
      
      嘭——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的门就在瞬间被人给踹开了。
      
      我转过头,去而复返的荧祸在门口震惊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问奈何,瞳孔发生了剧烈的地震。
      
      他一脸不敢置信地叫出了他的名字:“……问奈何?”
      小心翼翼,又隐含喜悦。
      
      然而问奈何看着他的眼神却是冷淡至极:“荧祸,你真让我失望。”
      
      荧祸愣住:“什么?”
      
      问奈何并不解释,面无表情的与他擦肩而过。
      
      “等等!问奈何你要去哪里?!”荧祸连忙跟着追了过去。
      
      徒留我一人望着被荧祸踹坏的大门无语凝噎。
      
      我认命地叹了口气,出门打算找个木匠来给我修大门,却见到一个红鼻子男人正一脸焦急的抱着昏迷不醒的白秋枫发足狂奔。
      
      当他路过我身边时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你是谁?!秋枫怎么了?!”
      
      那人满头大汗的解释道:“我叫秦假仙,是秋枫的熟人,她刚才出来买菜时突然发病昏倒了。”
      
      我看着他怀里白秋枫有些发青的脸色,心知她现在的情况十分危险:“我先替你照顾秋枫,你去通知白少棠过来,就说秋枫被婪音带走了。”
      
      “好!我这就去!”秦假仙闻言并未犹豫,将秋枫交给我后便连忙朝着镇外狂奔而去。
      
      我将白秋枫带回了家里,她此时的脸色惨白发青,满头都是大汗,嘴唇因为脱水开始起皮,又因为疼痛而被自己咬出了血痕。
      
      我一边用水替她湿润着嘴唇,一边看着她的胸口皱眉不语。
      她的心疾竟是已经如此严重了,再这样下去,只怕她连这个月都撑不过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