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主她心态崩了呀

作者:至幸至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6

      白少棠来的很快,我还在为白秋枫擦拭她额头上的冷汗,他就已经赶到了我的小院。
      
      看到情况如此糟糕的白秋枫时,白少棠的脸色明显一变,随即就想把她抱起来带走。
      
      “等等。”我连忙阻止了他,“秋枫现在的情况很不好,不能再随意移动。”
      
      白少棠沉默了一下:“那我去把莫召奴带来,秋枫就先麻烦你了。”
      
      莫召奴想必就是那位告诉他救治秋枫方法的大夫吧,于是我点了点头:“我会照顾好她的,你快去快回。”
      
      白少棠不再多话,转身便瞬间消失在了我的眼前——他已经不再假装普通人了。
      
      片刻后,秦假仙也来了:“诶?白少棠呢?他不是跑的比我快吗?”
      
      我说:“秋枫不适合移动,所以他动身去找莫大夫过来。”
      
      “唉。”秦假仙却是叹了口气,“就算是莫召奴过来,对于秋枫也是治标不治本啊。”
      
      “我听说救治秋枫还缺一味主药。”我看着他,“能告诉我缺了什么吗?”
      
      “这……”秦假仙迟疑了一下,但还是告诉了我,“实话跟你说吧,秋枫得的不是病,是因为她的血脉。她是炽炼界雨枫族圣女的后代,心脏继承了她母亲夜之圣女的力量,可是她的身体太弱了,根本承受不住这股力量,所以反倒被这股力量透支了生命。”
      “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给她换一个心脏,而且还不能是普通的心脏,必须是无垢之心才行。”
      
      “无垢之心……”我的瞳孔忽然瑟缩了一下,然后看向床上那个被心疾苦苦折磨良久却仍旧温柔善良的少女。
      
      “对,至纯至性的无垢之心。”秦假仙愁眉苦脸道:“可是我们连谁有无垢之心都不知道,更别提给她换心了,而且以秋枫的善良,也不会允许自己的活命是通过牺牲无辜之人的性命来获得的。”
      
      我思考良久后缓缓说道:“我知道谁有无垢之心。”
      
      秦假仙一愣,随即狂喜道:“是谁?”
      我说:“我。”
      
      他愣住了:“什、什么……老板娘你可别开玩笑啊。”
      
      “我没开玩笑。”我认真道,“等会儿莫大夫来了,可以让他为我和秋枫换心。”
      
      秦假仙呆呆看着我:“你知不知道你很可能会死?你和秋枫无亲无故,为什么愿意为她做到这种地步?”
      
      “因为她是个好孩子,她值得。”我笑了笑,“而且我体质特殊,不会那么容易死,我相信我们两个都会活下来。”
      
      我这话并非无的放矢。
      虽然我一直把自己当一个普通人,但普通人绝对不会像我这样,明明没有任何修为,千年来却始终不老不死,不伤不灭。
      
      我活得就像个孤独的怪物。
      
      可我对我的过去没有任何记忆,哪怕我已经没心没肺惯了,却也希望能弄清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而且冥冥之中我有个预感,和白秋枫换心就是弄清我来历的一个契机。
      
      所以我愿意和她换心。
      
      秦假仙不再劝我。
      每个人都是有私心的,比起我,他当然更希望白秋枫能活下来。
      
      半个时辰后,白少棠带着莫召奴来了。
      
      我没想到莫召奴竟是个容貌姣好胜过女子的少年。
      他气质淡雅,眼神清澈,手持一把折扇。不禁让人联想到春日里白色的樱花,明明是最素雅的颜色,却莫名让人觉得艳色灼灼。
      
      我将那番话又对他重复了一遍,莫召奴沉声道:“姑娘,你真的决定了吗?换心一旦开始,就再没有反悔的机会了。”
      
      我点了点头:“我确定,开始吧。”
      
      莫召奴与我对视片刻,终究无奈一笑:“既然姑娘坚持,那容我先替你检查一下你是否真的是无垢之心。”
      
      “好。”
      
      也不知莫召奴怎么检查的,他抬手将一道光打进了我胸口的心脏处,片刻后轻叹道:“确实是无垢之心。”
      
      之后换心的过程十分顺利,起码我没有任何感觉。
      
      因此当我恢复意识的时候,由于并未感觉到疼痛,所以我近乎懵逼地问道:“还没开始吗?”
      而莫召奴则一脸温和地告诉我:“已经结束了。”
      
      “……”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对话哪里怪怪的。
      
      “老板娘确实不是常人。”莫召奴也随他们改了对我的称呼,“你不仅对白秋枫的心脏没有任何排异反应,甚至伤口愈合的速度也令我叹为观止。”
      “就像从未换过心一样。”
      
      莫召奴毕竟是我和白秋枫的主刀大夫,因此我也没想过能瞒住他我的异常。
      
      “这件事还望莫大夫替我保密。”我低着头作不安状,“我并不想别人因此用异样的眼光看我。”
      
      “这是自然。”莫召奴对我安抚地笑了笑,“召奴不是会多嘴的人。”
      
      我放了心,正想问一问他白秋枫的情况怎么样了,却在对上他眼睛的瞬间不禁僵住了身子。
      
      “你、你……”我声音控制不住地抖了起来,“你是、是……”
      
      莫召奴被我的反应惊了一下,随即就想上前查看我怎么了:“老板娘,你怎……”
      
      “你别过来!”我忍不住高声喝道,但马上察觉我的反应似乎有些过大,因此只得勉强冲他笑了笑,“那个,莫大夫,我打算休息一会儿,有什么事儿你等我睡醒了再说行吗?”
      
      莫召奴没再向我靠近,只是深深看了我一眼后重新又挂上了温和的微笑:“好,那你休息,召奴先出去了。”
      
      我忙不迭地点了点头。
      
      见他离开了屋子后我一头栽回了床上,然后伸手拉住被子捂住了头。
      
      我的妈呀!
      我刚刚竟然在莫召奴的眼睛里看见了另一双眼睛!
      
      那双眼睛我是如此的熟悉,那如同兽类的暗金色竖瞳,冰冷又戏谑的眼神,无一不让我想起一个人。
      我那想要毁灭苦境但最终失败,还被三教齐心协力关进了监狱的前男友,狱婪。
      
      我可以肯定莫召奴不是他,但他们两人之间也肯定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我在迷迷糊糊的睡着前心想,总之这地方住不得了,我要搬家。
      
      然后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我来到了一个阴森恐怖的地方,四周的环境十分昏暗,能见度有些低,我只能隐约看见四周有许多张牙舞爪的影子,看起来像是一棵棵造型诡异的枯树。
      地上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黄沙,其中露出不少人类的枯骨,这些骷髅呈现出一种挣扎的姿势,看样子在死前遭受过极大的痛苦。
      
      我还在思考这是哪里,不远处忽然出现了一道亮光,似乎在指引我过去。
      
      虽然趋光性是生物的本能,但你勾引得这么明显,真当我是傻子吗?
      事出反常必有妖,所以任那光摇曳生姿,我自岿然不动。
      
      呜呜呜——
      眼见我不按常理出牌,四周原本静寂的环境中忽然响起了如同鬼哭般呜咽的风声,狂风夹杂着黄沙吹了我一头一脸。
      
      而且在不远处那光芒的映照下,四周诡异的树影不时伸长或是摇晃,仿佛要活过来一般。
      这样的场景,但凡换个胆小一点的姑娘,估计都要被吓哭了吧。
      
      然而活了这么多年,我什么场面没见过?我连苦境中有名的鬼屋都住过不少次,就这点程度能吓到我?
      
      我正准备开口嘲笑它,身后忽然有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
      
      啧,又是这招回头杀,你们吓人能不能有点新意啊?
      我有些不耐,然后毫不在意地回过头,此时我的心里没有一丝丝的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然而……
      
      我猛地瞪大了眼睛,三秒之后惨叫一声“鬼啊——”便转身连滚带爬地朝着那光所在之处狂奔了过去。
      
      身后隐约传来对方愉悦的笑声。
      
      我刚才回过头并未看见什么长相恐怖的东西,正正相反,那是个美人。
      
      他一身银杉白发,五官俊美,一双狭长邪肆的暗金色竖瞳里带着饶有意味的神色,胸口湛蓝色的宝珠发出莹莹微光,看起来像神又像魔。
      那不是狱婪又是谁?
      
      可问题是,我明明记得他已经被三教关进了无间地狱,为什么还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难道是因为我对他的美貌念念不忘,以至于做梦都在想他?
      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咚咚咚——
      
      似乎是不满我的表现,一道撞击声将我从思考中惊醒了过来。
      
      我寻声看过去,发现眼前竟是一道无比巨大的漆黑的门,刚才那光就是从这道门的缝隙之间透出来的。
      这门也不知是用什么材质所造,看起来古朴而沧桑,见我终于注意到它了,门内传出的撞击声也停了下来。
      
      我觉得这门对我不怀好意。
      
      门:“婪音,将白秋枫之心带来混沌之扉给我,我就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
      
      咦,这梦还挺有意思,不过我怎么不知道我的想象力有这么丰富的?
      
      不过这既然是梦,那肯定不是真的,就像刚才我见到的狱婪也是假的一样,所以我为什么要理一道门的胡言乱语呢?
      
      所以我没回答,反倒上前仔细研究着这道门,不时拍一拍,甚至想扒开那道缝隙看看里面究竟关着什么东西。
      
      门很不可思议:“你在干什么?!”
      
      “你究竟是什么东西?是这道门成了精,还是你被关在里面?”我奇怪道,“你能变成人形吗?”
      
      门没有回我,然后一道暗紫色的光芒突然透过缝隙冲了出来,气势汹汹地打到了我的身上。
      
      无事发生。
      
      门:“……”怎么可能?!
      我:“……”什么玩意儿?
      
      门似乎很震惊:“你究竟是谁?”
      我挠了挠头:“我就一普通的老板娘啊。”
      
      门不说话了,然后下一秒我只觉一股狂风扑面而来,待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发现我醒了。
      
      真是莫名其妙的一个梦。
      
      我揉揉眼睛,转头就把那个奇怪的梦丢到了脑后,我得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准备搬家跑路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无间地狱:
    正在和死神下棋的狱婪轻笑一声,表情看起来愉悦极了。
    死神:八岐,她看起来被你吓到了。
    狱婪:怎么可能,我可是记得她很喜欢我的脸呢。
    还被关在炽炼界深处的混沌之扉内的虚无也给狱婪打来了电话。
    虚无:八岐,你女人怎么回事?
    狱婪:我怎么知道,倒是你,虚无,我都帮你把人带到面前了,你却连让她相信都做不到,真是丢我们的脸。
    虚无:……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