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女主她心态崩了呀

作者:至幸至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4

      我洗完澡换好衣服正打算上床躺尸,就听到窗外传来了一阵又一阵的爆炸声,声声振聋发聩,不绝于耳。
      
      这么大的声音,但凡是个人都睡不着。
      
      于是我套上外衣下楼问老板发生了啥事儿,老板头也没抬,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
      “哦,客官您别害怕,那是圣龙口在进行内部考核呢,里面两伙人为了决出谁才是圣龙口的老大,每天晚上都会来这么一出,每次也就持续一两个时辰吧,习惯就好。”
      
      我:“……”
      三更半夜的他们搞什么多人运动?!自己极限挑战挑战得热血上涌也就罢了,还害得我们也被迫陪他们挑战极限。
      当镜子里的我出现黑眼圈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时候没有一个圣龙口的人是无辜的。
      
      说到圣龙口,这个地方我听过,是当今儒道释三教中道门的驻地,现在的掌权者叫青阳子,听说是一个能正面刚传说中的八岐邪神的大佬。
      
      这个传闻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青阳子此人很牛逼我倒是可以确定,毕竟他要是没两把刷子,也不敢念出“万里黄沙不见僧,狂风暴雨掩儒生。三教原本道为首,焉能平坐共齐名?”这样的诗号。
      
      总之这是个狠人。
      
      不过这和我没关系,我就一普通老百姓,这些武林大佬跟我八竿子也打不到一起。
      
      所以第二天一早我顶着黑眼圈就跟老板退了房,收拾好东西便去租了一辆马车回家。
      来的时候虽然遇到了一些波折,但幸好回去倒是风平浪静。
      
      我回去之后先是找到了之前马车夫的家人,虽然他的死不是我造成的,但终归是因为和我出门才丧了命,因此我拿出一笔银子给了他的遗孀,也算尽了点心意。
      
      处理完这些琐事后我也没了开张的心思,只想回家好好睡一觉,最好睡醒之后发现问奈何的死而复生只是我的一个错觉。
      
      我本以为我会做一晚上乱七八糟的梦,结果到了晚上我睡得格外的香,一夜无梦,第二天醒来时整个人神清气爽。
      我对自己的心大程度忽然又有了新的认识。
      
      今天天气格外不错,虽然有个大太阳却不令人觉得闷热,吹来的风中还带着草木与花朵的香气,是个适合拜访友人的好日子。
      说起来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过白秋枫了,也不知她的身体好一些了没有。干脆择日不如撞日,我今天就去看看她好了。
      
      既然要去拜访友人,自然不能空着手去。
      于是我在家捣鼓了一上午,最后才带着精心准备的糕点出了门。
      
      白少棠和白秋枫住在镇外,中间要穿过一小片茂盛的树林,这段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白天倒还好,一到晚上就会显得有些阴森。因此我打算在看望完白秋枫后就尽早回来,毕竟夜路走多了总会撞见鬼。
      
      我来到他们的小院时,是白秋枫给我开的门,白少棠并不在家,秋枫说他出去给她买药去了。
      
      白少棠和白秋枫兄妹两都是美人,只是秋枫因为心疾的关系,体质一向很弱。她的肌肤常年苍白,几乎可以看见皮肤下汩汩流动的青色血管。她的嘴唇也没什么血色,整个人透出一种柔弱婉约的美,越发我见犹怜。
      
      “阿音姐姐,你有好一阵子没来看我了。”白秋枫给我倒了杯水,明明是埋怨的语气,嘴角却噙着一抹笑意,更像是小姑娘的撒娇。
      
      “怪我,前些日子太忙了,我前日还去邻镇进了趟货,昨日下午才回来。”我解释道,“这不,今天我就赶紧看你来了。”
      
      白秋枫失笑:“阿音姐姐,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
      “我知道。”我说,“对了,少棠有没有找到给你治病的主药?那味药究竟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大哥让我别管。”白秋枫摇了摇头,然后叹了口气,“他最近早出晚归的,我很担心他,之前有一次他甚至彻夜不归,那晚上我心惊肉跳的总觉得他出了事儿,所以半夜还是没忍住出去找他。”
      “可是大哥没找到,我却被几个地痞流氓给盯上了。”
      
      “什么?”我吓了一跳,按住她的手责怪道,“你怎么能大半夜一个人出去呢!这多危险啊!”
      
      “我错了阿音姐姐,下次不会了。”白秋枫亲昵地摇了摇我的手,“还好那晚有一个好心的剑者救了我,之后大哥也回来了,不过……”
      她迟疑道:“大哥竟然没有责怪我外出,而且整个人都变安静了好多。”
      
      我问她:“你把遇到坏人的事儿跟他说了吗?”
      白秋枫摇摇头:“没有,大哥因为我已经很累了,我不想让他再担心,而且那天我也没出什么事儿不是吗。”
      
      “你真是……”我不知该怎么说她才好,白秋枫总是懂事得让人心疼。
      
      “大哥,你回来啦。”她忽然眼睛一亮,看着我身后笑弯了眼睛。
      “嗯。”
      
      我回过头,看到推门进来的白少棠走过来将一包药放到了桌子上。
      我也朝他打了个招呼:“少棠。”
      
      他对我微微颔首算是回应。
      
      “好了,既然你大哥回来了,那我也该回去了。”我站起身摸了摸白秋枫的脑袋,我打心里把她当自己的妹妹,“天色也不早了,我下次再来看你,你一定要好好养病。”
      “等你身体好一些了,我就带你去四处逛逛,到时候你喜欢什么我都给你买。”
      
      “好。”白秋枫乖巧点头,“大哥,你送一送阿音姐姐,她一个女孩子走夜路不安全。”
      白少棠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然后转身又推开了门。
      
      没想到我还是没能在白天回去。
      
      月色静谧,星辰漫天,柔和的光辉倾泻而下,仿佛给四周的景物都蒙上了一层朦胧而柔和的纱。
      
      其中也包括了走在我一旁的白少棠。
      
      我看到他本就俊秀的面孔在月色下柔和了好几倍,因此哪怕他的脸上并无多少表情,也莫名让人觉得他是温柔的。
      
      夜风无声吹过,拂起了他鬓边垂下的长发,我的视线不禁跟着那一缕黑发扫过了他淡色的唇。
      
      我默默收回了视线。
      
      风中不知从何时起,忽然多了一种奇怪的味道,就像是家中铁器生锈的气味。
      我猛地停住了脚步,这种味道……是血腥味!
      
      白少棠也停了下来,一双淡漠的眼看向了前方树林的阴影处。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
      
      空气中的血腥味更重了,随之而来的,还有某种重物被拖行的声音。
      
      我全身紧绷,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逐渐蔓延至全身,我忽然有种被大型野兽盯上的错觉。
      
      嗤——
      
      破空声在寂静的夜里蓦然响起,当我听到它的时候,一个闪着寒光的利刃也已经来到了我的眼前,下一秒便即将在我脑门上戳出个洞。
      
      它的速度太快了,我根本来不及反应!
      
      就在我以为我要凉了的时候,忽然腰部猛然一紧,一条有力的胳膊揽住了我的腰,瞬间就带着我换了个方位,那把利刃也打了个空。
      
      我转过头,发现救了我的人竟然是白少棠。
      
      他竟然会武功?!
      
      忽然有人低低地嗤笑了一声,带着猫捉老鼠般的戏谑:“又来两只小蚂蚁。”
      
      一个紫黑色头发的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面容粗犷,一双眼睛冰冷至极,看着我们的眼神就像看着两具尸体。
      
      不知为何,明明这个人与人类长得一般无二,但看到他那双毫无感情的双眼,以及他脚边那具被他拖得血肉模糊的尸体时,我的脑中瞬间闪过了荧祸曾告诉过我的那个名字——异魔者。
      
      一击不中,那个异魔者似乎并不在意。他随手将那具尸体丢到了一边,然后一招手,手中便多出了一把大刀,上面还凝结着新鲜的血迹。
      
      “少棠,我……啊!”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他拦腰公主抱给抱着跳了起来,我惊呼出声的同时也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他抱着我跳得好高!
      
      我耳边除了猛烈的风声,还有他冷静有序的心跳声。
      嘭、嘭、嘭……
      
      我低头看向地面,那个异魔者在方才窜到了我们原本的位置,而白少棠则是抱着我向后跳到了半空。
      
      异魔者朝我们狰狞一笑,大臂一甩,手中钢刀便朝着我们飞了过来——他似乎笃定白少棠无法在半空变向。
      
      我看着那把刀在我眼中快速放大,白少棠忽然松开了手。
      他只用一只手搂住我的腰,然后搂着我在半空一个侧身,另一只手则十分轻松地握住了那把刀并将之原路甩了回去。
      
      我整个人都紧紧贴在了他的胸口,也因此发觉他单薄的衣衫下竟是线条流畅的肌肉,胸膛结实坚硬,让人分外有安全感。
      在这要命的关头我竟然还在想着,这大概就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典型了吧。
      
      噗——
      
      钢刀返回时的速度和力量显然比来时更快更大,因此那异魔者在被自己的钢刀透体而过时,眼中有着难掩的惊异之色。
      然后他倒地身死,白少棠带着我平稳落地。
      
      没有看脚边那两具尸体,我迎着白少棠仍旧淡漠的眼睛干笑道:“我们走吧。”
      白少棠看我半晌,终是点了点头。
      
      这个人……他真的是白少棠吗?亦或者,我从来就没有真正认识过这个人。但不论如何,他救了我是不争的事实,而且看样子他对秋枫也并无恶意。
      
      只是如果他不是白少棠,那真正的白少棠去了哪里?
      他……又是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婪音:就当是一场梦,醒了之后还是不敢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