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埋起来吃

      “你们竟然杀了他!”
      
      还在梦中的司马书被踢了一脚突然惊醒,接着就看到五个人围在苍明身边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而这个声音,正是从站在身边的徐曼弗嘴里发出来的,这一脚也是他踢的。看向旁边的秋熙童,他还没醒。
      
      但司马书分明没有把话说完,所以根本不需要他来选,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
      
      清醒片刻,司马书立刻起身开始四处寻找龘龘,昨晚某种程度上达成的所谓交易,不能第一天就弄丢了。
      
      “我跟你说话呢!”徐曼弗吼着跟过去。
      
      而司马书的视线则定格在郑北背在身后的手中,龘龘正被他捏着翅膀悬在空中无助的晃悠着。
      
      “把它给我。”司马书冲过去一把将龘龘夺了过来,放在手里摸了几下,龘龘又吐出了几个修复师。
      
      这个举动虽然会引起所有人的怀疑,但他顾不了那么多了,本来也不是佛祖转世慈悲为怀,这“混沌”根本就是靠90%的运气和10%的实力生存下去的,司马书也是能保一个是一个。
      
      “你干嘛!”郑北被他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又看到他手里拖着的小怪物,“苍明莫名其妙的死了,你都不难过?还有心思从我手里抢走这个小怪物。”说着就要夺回来。
      
      “这东西就是罪魁祸首,是吧?”徐曼弗上前,算是看明白了,不然司马书怎么这么宝贝,都不跟自己计较上来就抢。
      
      “管好你自己,我看你是皮痒痒!”司马书捏得手指关节咔咔作响,白他一眼。
      
      “你又要打架吗?有个小怪物的加持不得了了是吧,老实交代,怎么把苍明弄死的?”徐曼弗一脸蛮横无理的样子。
      
      “你把那东西给我!”郑北冲过来抢,却被司马书躲开了。
      
      “昨天已经说了会有一个人死去,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你凭什么就怀疑到我头上?”司马书觉得这就是个坑,“混沌”给他们挖得坑,就等着他们往里跳。
      
      “为什么不怀疑你,你最可疑,我们一早起来,就都在这里了,只有苍明没了呼吸,而他身边又出现这么个小怪物,你现在又跟疯狗似的把他抢了回去,不怀疑你,怀疑谁,我特么的是傻子吗!”徐曼弗嘴不饶人地说。
      
      “你不傻难道我傻?”司马书一边摸着龘龘一边轻蔑地说。
      
      几个人的视线被他们三人的吵闹声从躺在地上不知何故死去的苍明身上拉过来。
      
      “诶诶,你们看,它会吐泡泡诶,还发光!”周易惊奇地叫着。
      
      “真的喂。”陶卫扬也看到了飘在空中的小光点,好有趣。
      
      “你们能不能行了,有人死了,你们竟然去好奇一只怪物,这长得什么玩意,蓝不蓝绿不绿,似狮非狮,似鸟非鸟。”郑北就讨厌这种带毛的东西。
      
      此刻司马书没空和他们计较,而且秋熙童怎么还没醒?死护着龘龘,走到秋熙童身边,蹲下去,轻推他,“熙童,醒醒,该起床了。”
      
      “你叫他做甚!”徐曼弗不依不饶的过来要跟他继续理论。
      
      “我不该叫吗?难道你希望眼睁睁看着所有人在你面前相继离去?”司马书不耐烦,他就知道喂养过程不会这么顺利。
      
      其实秋熙童早就醒了,一直都在装睡,顺便想着要怎么摆脱他们,不然这龘龘肯定是长不起来了。
      
      本以为之后的路就是他们两个人一起走呢,没想到“混沌”还是留一手。而且,当着他们的面,让龘龘吃人,自己都不能接受的了,更何况他们完全不知道内幕的呢。
      
      “老兄,你可算醒了。”司马书跟他使了个眼色,让他赶快起来帮忙。
      
      “我提议,既然人死不能复生,那我们把他就地掩埋了吧,也算是让他的在天之灵能好好安息。”钱星提议。
      
      “我觉得这办法可以。”沈海丰赞同。
      
      “但,我们连工具都没有,总不能徒手挖吧?”郑北问道。
      
      “不是有树吗?折几根下来。”陶卫扬说。
      
      “可以,可以,好办法。”钱星说干就干。
      
      几个人都跟着他去折树枝。
      
      “真是天助我也!”司马书腹诽着,满面悲痛地跟着点头。
      
      本来秋熙童打算把尸体偷走,或者想办法骗他们离开,但看司马书胸有成竹的样子,也跟着点了头,想必他有更好的办法。
      
      趁着他们去折树枝,司马书故意走在后面,“一会见机行事。”
      
      “把那怪物也一起埋了!”徐曼弗正在折树枝突然发话。
      
      走在后面的司马书先是一怔,跟秋熙童低声道:“不知道龘龘能不能在土下面吃东西?”
      
      看着他,秋熙童脑子迅速转了一下,“有可能?”
      
      “那我们把它跟苍明放在一起,剩下得看造化了。”司马书说道。
      
      怎么说两人谁也不想看到这一幕,可没办法,人都死了,只能自私的让他助力了,不过这样也好,是生是死,就看命了,随即秋熙童应声,“好。”
      
      “把它给我!”徐曼弗折了一根手腕粗的树枝,走过来要抢龘龘。
      
      “我来埋,用不着你动手!”司马书语气强硬。
      
      “好,你别想着做手脚,我盯着你呢!”徐曼弗站在他身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此刻八个大男人给一个人在地上挖坑。
      
      他们好像不在昨天的那片树林了,因为周围的树木都开始落叶,即便挂在树上的巨大叶子,也都呈现出半黄半绿的状态。
      
      而且之前所在的地方,虽然树木比较稀疏,但不完全是空地。
      
      费很大力才挖出一个浅浅的坑,郑北和钱星把苍明的遗体小心抬起,轻轻放了进去。双手合十:“安息吧。”
      
      “放进去!”徐曼弗指挥着。
      
      走过去想让龘龘离开手掌,可它好像知道要埋了它一样,拼命的往司马书手上爬,见状,不得不多摸摸它,“没事没事。”
      
      而龘龘突然吐出比往常多几倍的修复师,瞬间弥漫空中,这才肯被放下去。
      
      起初秋熙童还不明所以,心里有种这一埋,龘龘就必死无疑的感觉,但接下来看到的事情,让他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只见修复师均匀分散开,落在了六个人的肩头,一字排开,而他们就像是被控制一般,二话不说就开始填土,说是填土,其实就是做盖土的动作,手脚却一丁点没碰到土,更别提把土盖在苍明身上。
      
      “他们这是被控了?”司马书实在惊讶。
      
      “看来是。”秋熙童走过去在他们面前挥手,叫他们的名字都没有回应。
      
      “那就是了。”司马书肯定,“龘龘还会自保?,算了,我们动手埋了他们,剩下就看造化了,你觉得呢?”
      
      “啊。嗯。”秋熙童在脑中构想苍明被一点点啃噬的场景,打了个寒战,想象力太过丰富也不好。
      
      埋好之后,其他人还在重复的做这样的动作。
      
      这时司马书明白了,修复师就是典型的哪里需要去哪里,需要干嘛就干嘛,目的明确,此刻它做的就是迷惑他们的事情。
      
      没多久,便听得土下传出“咔嚓咔嚓”听起来像是在啃食骨头的声音。
      
      两人听的头皮发麻,不自主的向后退,他们还想着能直接把龘龘葬送了呢。
      
      “我们要不要去找点吃的?”秋熙童有些呆不下去,而且正好听见林子中有鸟叫,正像那女中音说的那样,会有吃的的。
      
      “额……”司马书瞧着还在做假动作的几个人,拉也拉不开,叫也叫不应,不知道他们会持续多久,又看了看那块会动的土堆,离开一段时间,应该没问题,“走吧。”
      
      两人绕着树林走了很久,只找到一些不知名的果子,和一些应该无毒的蘑菇,至于飞禽走兽,是浑然不见的,而刚刚的鸟叫,也随着二人的寻找销声匿迹。
      
      “刚我是幻听了吗?”回到土堆边上,秋熙童问道。
      
      此时的土堆较刚刚隆起许多,应该是龘龘长大了吧,不知道吃成什么样子了,反正听不到咔嚓声。
      
      而那六个人还在机械地动着,也不知道等醒来会累成什么样子。“没火只能钻木了。”司马书找来几根木片,又拿了两根细木棍。
      
      “你行吗?”秋熙童对他表示怀疑,年纪不大会的还不少。
      
      “你小瞧我?”司马书边钻边说,没一会就冒出火星了,“你看行不行?”
      
      “行行行,你厉害。”秋熙童也跟着帮忙,火很快就燃了起来。
      
      两个人抱着神农尝百草的心态把果子和蘑菇统统烤熟,均分了一下,还留了一些给他们。
      
      “酸甜的,还不错。”司马书嚼着烤熟了皮和果肉分离的不知名紫色果子说道。
      
      “你没想过,要是中毒了打算怎么办?”秋熙童迟迟没敢吃那个果子,倒是把烤蘑菇送进了肚子。
      
      “你不觉得你更应该担心的是你那几个下肚的蘑菇会不会是毒蘑菇吗?”司马书指着他手里的蘑菇说道。
      
      “不是长相普通的就不是毒蘑菇吗?”秋熙童觉得他是故意的。
      
      “嘿呦,您这大学算是白上了,不能从外观上看。”司马书认得这蘑菇,从花纹来看是虎掌菇,后来仔细辨认了一下又确信是它,但就觉得逗逗秋熙童很有意思。
      
      “那怎么办?”秋熙童把手里还剩一点点的烤蘑菇丢在了地上。
      
      “别扔啊,给我吃,要死一起死,我陪着你。”司马书嬉皮笑脸的捡起来丢进嘴里,幸灾乐祸的看着压抑着懊恼的秋熙童,太有意思了,拍了拍他的肩膀,伸出舌头,“你看,我吃了。”
      
      “果子好吃吗?”烤蘑菇一股土味,若不是怕果子有毒才不会吃,秋熙童犹豫着问,吃都吃了,死就死吧,饱死鬼总比饿死鬼好托生。
      
      “好吃。”司马书抬抬下巴,让他吃他面前的,可秋熙童就盯着自己手里的,好像手里的比他面前的好吃无毒一样。笑着递给他,“都一样的,这个给你。”凑过去拿起他面前的几颗浆果,“我替你尝尝,有没有毒。”
      
      “别吃,我的。”秋熙童伸手就要抢。
      
      “诶~”司马书侧身把果子举到一边,“拿不到,拿不到。”说着还伸舌头做鬼脸。
      
      秋熙童追过去,两人把现在的危机抛在脑后,好一番嬉戏打闹,结果就是踩爆了几个果子,谁都没得吃。
      
      “你看吧,都说了你别抢,现在好了,想中毒都没得中了。”司马书满脸可惜的盯着地上踩得稀巴烂的小浆果说道。
      
      “一会再去找,先去看看他们怎么样了。”秋熙童走过去,他们还在机械的动着,“这要到什么是时候啊,他们不会被累死吧?”
      
      若有所思的盯着他们,司马书又看了看地上不断鼓起的大包,“应该,不会吧?”他也拿不准。
      
      不信邪的秋熙童再次上前拍了拍徐曼弗,没反应,拉着他走,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拒绝,又拍了拍其他人,也是如此,“该不是龘龘感觉到了危险,一直要让他们持续到吃完才恢复?”
      
      “不知道。”司马书找了块大石头,坐在地上,手枕在脑后,靠了靠,现在这种情况,他们也无能为力,“我睡一会,你看着点。”半晌,睁开眼睛,“你要不要也坐过来睡一会?估计按照这个速度,天黑完事不了。”
      
      “你怎么这么残忍,同伴被吃,还能悠然自得。”秋熙童皱眉。
      
      “那我有什么办法去改变吗?再说了,你不也一样?”司马书拍拍旁边的土地,“过来坐吧,别把人想的那么美好,世间有善恶美丑,也有人乐于奉献,可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我们也就是普罗大众的一员,你也不小了,不该这么幼稚的吧?”
      
      “不要说我幼稚!”秋熙童反驳道。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