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终身为民

      “你别这样盯着我,我怕我一不小心做出什么事情来。”司马书挑逗地看着撑在他面前的秋熙童,讨论战术战略,不一定比得过他,但体力,司马书自觉他们不相上下,或许还是自己略胜一筹。
      
      “你能做什么?”秋熙童不信邪。
      
      司马书倏地挺身将他压倒在地,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你说,我要干什么?”
      
      还不等秋熙童开口,就听到一个声音,“都埋好了,我们走吧。”
      
      两个人齐刷刷的看过去,原来他们已经不再做假动作了,从地上站起来,走过去,但明显,那六个人将他俩视若空气。
      
      对视了一下,“什么情况?”秋熙童不明所以。
      
      “不知道。”司马书摇摇头,同样表示不解。“沈海丰你们干嘛去?”
      
      他们就像没听到一般,体态僵硬,直挺挺的迈过隆起的土堆朝丛林深处走去。
      
      想要去叫住他们的秋熙童,被司马书拦下。
      
      “没用的,他们应该已经被控制了,至少目前是这样的,就等明早吧。”司马书说着又看了看不断隆起的土堆,想必明天一早起来,龘龘就到了青年期吧。
      
      “可。”秋熙童一脸的懊悔,“你连试都没试,就这么放弃了?”
      
      “不然呢?你想死吗!”司马书深知这里有多么的危险,“就算我们把它成功喂大,也只是有机会活着出去,这么多天了你还不明白?”
      
      秋熙童总觉得一朝为军,终身为民。他有必要保护无辜百姓,如今却要他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跳入火坑,自然心有不甘,有办法的话总想试上一试。
      
      见他抿嘴不语,司马书也知道他心中的苦闷,走上前继续安慰,“不是不让你去帮,你有办法吗?叫都不应,难道要捆起来?”
      
      “可以啊,捆起来!”秋熙童眼前一亮。
      
      “绳子呢?去哪找?”司马书问他。
      
      刚亮起的光又暗了下去,此时秋熙童好像就是明知不可为偏要为之,“算了。”而后迈出去的脚步又收了回来,“你说的对。”视线定格在那土包上,好像比之前又涨了几分。
      
      随后走到那土堆面前,深深鞠一躬,“对不起!”
      
      而司马书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忽然又看到他双膝跪地,面朝土堆,“你干嘛!”
      
      “我对不起信仰,对不起人民,对不起……”秋熙童不停念叨着。
      
      此刻司马书真想一掌拍死自己,走过去将他拉起里,弹去他腿上的土,“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这里的机制就是这样的,你违抗就是死路一条。何苦这样为难自己呢?更何况,有时候你觉得你不会害别人,满怀赤诚,别人未必也会这样想。”
      
      听他说完,秋熙童的视线一直追随着他,真的像他说的那样,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吗?
      
      可秋熙童还是觉得对不起自己,违背了自己曾经的誓言,纠结。而眼前这个有着精致面容的人,又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仅仅十八岁吗。
      
      “你这么盯着我干嘛?脸上有吃的?还是我太帅了你挪不开眼?”司马书笑着逗他。
      
      “别逗了。”秋熙童绷不住笑出了声,本来此情此景不该笑,奈何这个人的自恋逗到了他。
      
      “笑了。笑了就行,别总绷着脸,多帅气的一张脸,总绷着。”司马书凑到他面前眨着一双大眼看着他。
      
      被看的不好意思,秋熙童别过头,转移话题,“你说,是不是差不多了?”看着土包表面盖的土已经被冲开,露出蓝绿色的被毛和那对泛着白光的翅膀。
      
      “可能吧,可怜了苍明那孩子,父母知道了,哎……白发人送黑发人呐。”司马书不是不在意人命,只是,在意了凭他的能力也改变不了什么,若是能改变,也不会在这里遇到他们。所以倒不如不去想,也是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不然岂不是要被生生死死压垮。
      
      就当是自欺欺人吧。
      
      “哎。”秋熙童长叹气。
      
      夜晚降临那六人早就不知行踪,只剩下两人一尸一龘龙。
      
      ·
      
      沈海丰等人如梦初醒时,已经走到了悬崖跟前,惊出一身冷汗。
      
      “我们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在给苍明下葬吗!”周易也满脸迷惑。
      
      “我都说了,就是他们两个!”徐曼弗愤然,用力将脚下的石头踢下悬崖,“如今还把我们送到这里,致我们于死地!”
      
      “谁还记得我们是怎么来这里的?”郑北问道。
      
      环顾一周,徐曼弗见大家全都摇头,愤然道:“没人记得!这两个挨千刀的!”
      
      其实沈海丰有点懵,一直以来都坚信他们二人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看着周易跟自己耸肩,难道是自己错了吗?
      
      “还有什么话说吗?”徐曼弗看向一直以来都支持司马书和秋熙童的沈周二人。
      
      此刻沈海丰不确定再做辩解是对是错,因为连他自己的心里都开始打起算盘,是什么让自己对一个陌生人如此信任。但还是弱弱地说:“我觉得,他们不会这样做的。”
      
      这回轮到徐曼弗狂笑,“那你能找出为他开脱的理由,和我们为何到这悬崖之边的原因吗!”
      
      一下子被问住了,沈海丰看向周易,想要求助,但他却摇头。
      
      而沈海丰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个,“那个小怪物!”“对!就是那个小怪物!周易你还记不记得,你说它还会吐东西?”
      
      “嗯,我记得。”周易说道。
      
      “我隐约记得,后来徐曼弗说要把那怪物埋掉,然后那光点激增,再之后,就是这里了。”沈海丰这样一捋,就能对得上了,“没错,就是这样。”再说了,没有人会故意要去坑害一个陌生人,这一点司马书说的对。
      
      “你就自欺欺人吧!”徐曼弗冷笑,“那说起来,还怪我咯?”
      
      “他不是这个意思。”周易赶紧解释。眼下二对二,还有两个保持中立,虽然各持己见是难免的事情,但还是不要起争端的好。
      
      “搞笑了,他敢是这个意思吗。”徐曼弗傲慢无礼的样子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你们就不要再护着他们了,给了你们什么好处,那个司马书一醒来就把那小怪物抢走,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不要再开脱了,没用的,洗不清了。”郑北说着,向前逼近了一步,以示他们的威严。
      
      “不是我说,你这个样子,怎么当的军人。”沈海丰不怕,大不了鱼死网破,二十几年了,都活的窝窝囊囊,除了学习好点,其他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纵使有张好面孔也总是被同学欺负。就连有喜欢的小姑娘,也不敢表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把她抢走。所以不管对错,沈海丰都要坚持,这一次。
      
      “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小白脸!”徐曼弗挑起上唇说道。
      
      “羡慕吗?我不仅比你白,还比你年轻,比你有是非观,不像你,不干好事,还无端怀疑揣测诟病长官,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不要把自己想的那么高尚,出了这地方,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没人会感激你!”沈海丰豁出去了。
      
      “那你觉得司马书会感激你?”徐曼弗又道。
      
      “就没指望谁感激我,我只做我认为对的事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说完沈海丰轻蔑一笑。
      
      “听听,听听,把自己当成圣母了。”徐曼弗转头跟郑北说,引得他哄堂大笑。
      
      “都别吵了!”陶卫扬终于听不下去了,越来越离谱,完全偏离。
      
      “跟你有什么关系?”徐曼弗恶狠狠的瞪着他。
      
      “你不用看谁都是敌人,得了被害妄想症可不好治。”陶卫扬语气平和,不想跟他吵,这几天看透了,跟他吵还不如去跟一条狗吵,“有吵架的功夫,不如回去看看他们到底在搞什么鬼。再说了,现在天黑了,不是每次一觉醒来都会变化吗,莫不如等明天。”
      
      “也不要等明天了,就现在!”沈海丰一刻都不想等,这家伙见了棺材都不落泪,还能等到明天?!
      
      可问题是,他们都不知道怎么走到这里的。
      
      所以绕到了深夜,月亮早就挂在了天边,点点繁星和着月光,将这宁谧的树林披上一层银纱都没能找到路。
      
      走了很久,沈海丰才注意到,他们大概也不在之前那片树林了,因为这里的树干比那片树林的树要粗上一倍,且叶子都是绿油油的,终于认清现实,“别找了,找不到了。”
      
      “怎么,相信了?”徐曼弗又开始冷嘲热讽。
      
      “你睁大了您那绿豆眼仔细瞧瞧,这周围环境跟我们之前呆的完全不一样,去哪找?”沈海丰白了他一眼。
      
      此时大家才注意到这个问题。面面相觑,不再做声。
      
      “没什么好吵的,一切全靠造化吧。苍明的死,怪声都没解释也没通报,说明什么?”郑北在一旁说。
      
      “说明什么?”钱星和陶卫扬几乎异口同声。
      
      “说明后面的这几天里,谁死谁活都不重要了,影响不了大局。”郑北又道。
      
      “大局是什么?”两人又异口同声。
      
      “大局就是,你我他能活到现在,都算是幸运的了!”郑北也是无奈之下,才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
      
      醒来后秋熙童觉得耳畔生风,吹得脸生疼,正准备翻身,才发现他们此刻正在离地面几千米的高空。缓缓转头脖子,身体僵直,看到身边的司马书,声音颤抖,“司马?司马?”连着叫了七八声,才把他叫醒。
      
      “嗯?怎么了?”司马书跟他一样,刚想翻身,就看到自己竟然在空中,结结实实的吓了一跳,赶紧抓牢,“诶呦。这,在天上?”
      
      秋熙童微微点头。
      
      看他的动作和僵硬的身体,司马书笑出了声,“你恐高?”
      
      风很大,秋熙童只能看到他长着大嘴,和隐约传来的笑声,僵硬的点头,好像身体已经不再是自己的了。
      
      之前以秋熙童的身体素质,本来是要去当空军的,可他恐高,严重恐高,就连住在上铺都会恐高到下不来床的那种。如今却飞到了几千米高空,那种感觉可想而知。
      
      再看身下,一切变得多格外渺小。
      
      “我们这是在龘龘身上?”司马书向身下看着,这宽大的背膀,少说也有两米宽,整个身体七八米长,不过青年期,就已经这般,待到成年,可想而知。
      
      蓝绿相间的身体,点点绒毛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有些粗糙的皮肤,摸上去很温热,曾经一双小小的翅膀如今也变得强壮有力,翼展将近十米,足以撑起他在高空翱翔,头部的膨起消失,小巧可爱的角也长开了,不过脸还是那么短,毛球似的尾巴变得跟身体一样宽,若隐若现的短小四肢也变成利爪。
      
      “它变成龙了?”司马书忍不住问道。
      
      “不,不知道。”秋熙童大脑一片空白,现在只想回到地面,多一分钟自己都要晕死过去。
      
      “你看我,看我,别去看下面,也别去想。”司马书扳过他的脸,“没事的,有我在,不会掉下去的,放松,深呼吸。跟我一起。”其实龘龘飞的还是蛮平稳的,只不过对于恐高的人来说,平稳与否根本无关。
      
      “不行,我,我,我还是害怕。”秋熙童颤抖着说。
      
      看他嘴唇发白,而且龘龘没有要下去的意思,这么高可不敢往下跳,司马书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我给你讲个笑话。”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