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龘龘(dá)

      秋熙童伸出手臂给他看,他绑得比较结实,没那么容易开,除非换药,不然看不到里面,夸到,“技术不错,以前经常受伤?”
      
      “为什么这么说?”司马书问。
      
      “绑得有模有样的。”秋熙童说。
      
      “那就一定要经常受伤吗?”司马书笑道,这是什么理论。
      
      “不然……”秋熙童看着他,犹豫了,“算了,反正就是包扎的蛮好的。你是觉得,还会发生什么事吗?”
      
      “是的。”司马书点头。
      
      看着他的侧颜,秋熙童无数次都把他当成了外国人,也就因为他说的是中文,“你的睫毛是黄色的。”
      
      看着他的司马书抿嘴笑了,“观察我有必要这么仔细吗?”而后见他略显害羞状,看来不能总是调侃他,“嗯,生下来就这样。”应该是生下来就这样吧。
      
      “还挺好看的。”秋熙童小声说,更像是自言自语。
      
      两个人离得近,司马书自然听到了,但估计搭话他又会不自然,只是淡淡地笑了笑。
      
      沉默了一会,就听到空地那边的喊叫声。秋熙童立刻警觉起来,“出事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快步在林间穿梭,不肖片刻就回到了空地。
      
      “怎么了!”秋熙童比司马书快上几步。
      
      “你们看!”苍明抖着手指向空地中间。
      
      只见刚刚空无一物的空林地中间凭空冒出一朵巨型蓝绿交织的花苞,没有根,而且还在不断膨胀生长。眨眼的功夫,就又长出两倍。
      
      “卧槽,这生长速度。”周易从树根底下站了起来,想凑过去看看这是什么新奇的东西。
      
      “别过去!”司马书制止他,突然出现的东西,就是再好奇也不要贸然向前。
      
      “我看挺好看的,还没见过这么大长得又这么快的花骨朵。”说着周易不听话的又凑了几步。
      
      这蓝绿花好像知道有人靠近,竟然开始向周易那边不对称生长。
      
      “你不要靠近了,没看它往你那边偏了吗?”苍明胆子很小,在一旁不停地提醒他。
      
      显然,周易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不得不退后,“它,它不会是要吃了我吧?”
      
      “没准。”沈海丰说,虽然不太适合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
      
      “别闹,都离远点,分散开。”司马书没见过这东西,而且这花好像比较喜人,周易只走了没几步,它生长方向就开始变化,心里有些忐忑。
      
      大家都退回到各自的树根,蓝绿花果然又恢复了生长方向,只是因为周易的缘故,偏出一个大肚子,有点搞笑。
      
      几分钟之后,众人眼看着这巨大的花骨朵,变得跟这六七十平的空地差不多宽十几米高时终于停止生长,而九个人不得不贴着树根才又聚在了一起。
      
      齐齐的抬头仰望,“你说这里是什么?我们要不要赶快离开这里?”苍明哆嗦着说。
      
      “要!”钱星立刻应道,若不是陶卫扬一直拉着他要看热闹,早就跑没影了。真不知道是命重要还是热闹重要。
      
      众人应声不管不顾的纷纷往树林里跑去。
      
      其实司马书也知道要赶紧离开,但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再说了,他死不了,最多浪到受伤站不起,断胳膊断腿也能再次生长。也就因为这样,他开始觉得自己想走也走不了了。
      
      面对忽然飘来一股淡淡的苹果香气,司马书动了动鼻子,又往前挤了挤。
      
      秋熙童看他站在那里不打算走,还要上前,赶紧拉住他,“走啊,人都走了。”
      
      “闻到果香了吗?”司马书一脸陶醉地问。
      
      “没有。”秋熙童还很用力的嗅了嗅。
      
      “你不好奇花开什么样吗?”司马书一脸虔诚的盯着眼前那个巨大花苞。
      
      “不想。”秋熙童再次拉他,“走了,走了,不要再看了。”
      
      “我不能走,我觉得,它需要我。”司马书歪着头,满眼温柔地看着比他大出好多倍的花苞,就像在看自己的孩子一样。
      
      “需要你个鬼。”秋熙童拉也拉不动他,直接把他扛上肩。
      
      被压得肚子疼的司马书,胡乱蹬着腿,不负所望从秋熙童肩膀上摔了下来,又跑了回去,天色已经变暗,痴痴地望着,“你看,它在发光诶。”
      
      看他满脸痴像,秋熙童觉得他应该是受到了蛊惑,空气中除了泥土和隐约传来的腐臭味,根本就没有他所说的果香。而此时其他人早就消失在视野里,大声喊道:“司马书,你醒醒!”
      
      “真的,真的有一股果香呢。”司马书说着凑上前轻柔的抚摸着那花苞。
      
      看样子想要让他自己走是不可能的了,秋熙童将他扛上肩膀,看着挺瘦,可真沉,还踉跄了两步,这可跟负重行军完全不一样,所以没走多远,就又被司马书给逃掉了。
      
      往复十几次,秋熙童有点想要放弃了。
      
      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蓝绿色的花苞开始绽放荧光,耀眼夺目,说实话,确实很好看,但是秋熙童看到司马书这个样子,就顿时觉得这花苞害人不浅。
      
      最后实在是受不了,秋熙童只能一掌将他打晕,扛在肩头,真是不容易,总算不会乱动了。
      
      但秋熙童没走出几步,就觉得脚下猛烈的异动,接着身后传来“哎咿呀呀”的声音,没忍住好奇心,还是回头看了去。
      
      就看那花苞以极快的速度开始绽放,照亮整片树林的同时,还散出无数闪着黄光的幼小光点,仔细看去,每个光点都是花苞的形状,就好像是它的子孙,在空中飞舞。
      
      被此景迷住的秋熙童,丢下身上被拍晕的司马书,伸手接住那些小点点,它们会在手中跳动,就像一个个优美的舞者。
      
      许多小光点跳在他的手臂上,秋熙童觉得手臂上的伤正在飞速的愈合,迫不及待的将纱布撕扯开,果然,伤口真的完全愈合。随手捉了几个小光点,放在司马书的肩头,他肩头的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愈合。
      
      “太神奇了。”秋熙童感叹着,多亏他执意不走,不然都见不到这美好的一面。
      
      两人被小光点笼罩了大约半个小时,真正的花苞彻底绽放,但也就在完全绽放的一瞬,所有小光点都失去了活力,眨了几下,就熄灭了,跌落在地。
      
      正奇怪,秋熙童就看到大花苞里就出现了一棵巨大的蛋,麻状深绿色的蛋壳直冲云霄,不管生出的是什么,肯定巨大无比。
      
      这颗绿蛋在花苞的照耀下,缓缓裂开。
      
      好奇的秋熙童凑到前面去看,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巨大的生物,结果一直爬上了花苞,才看一个巴掌大的头上一对褐色小角,周身蓝绿绒毛,像一只雄狮般头部毛发膨起,有一对白色翅膀,没有想象中长长的尾巴,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褐色绒球团在臀部,四肢短小,看着什么都不像,可还有点小可爱的生物。
      
      轻轻将它从花苞里捧出,秋熙童怜爱地说:“你好小哦。”
      
      “怎么了?”司马书揉着后颈从地上坐起来,一脸茫然,“我怎么睡着了?”
      
      “你看。”秋熙童满心欢喜的将这个都不像拿到他面前。
      
      “这是什么?”司马书四下瞧瞧,“不过别说,多看几眼还挺可爱的。”
      
      “是吧?我也觉得。”秋熙童把它捧在手里,用一只手指轻轻抚摸它微胖的小脑袋,它就张张嘴,吐出几个小光点,摸几下吐几个。
      
      “它吐的是什么?”司马书用手去接那些小光点,仔细瞧着。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过挺有趣的。”秋熙童说道。
      
      “你手好了?”司马书看到他的左臂上的伤口竟然奇迹般的愈合了。
      
      还拖着小可爱的秋熙童努努嘴,示意他看自己的肩膀。
      
      “肩膀也好了?”司马书难以置信,走过去反复查看他和自己的伤口,“怎么回事?”
      
      “就你手里的小光点,全都扑到我手臂和你肩膀上,就好了,神奇吧。”说罢秋熙童看着手里捧着的都不像,“谢谢你哦,小不点。”
      
      一个大男人,也有童心未泯的时候。
      
      两个人还沉浸在获得了奇珍异宝的喜悦中时,一个浑厚的女中音响彻耳边。
      
      声音是来自面前的花苞,“你二人今日得到看到的此物,名为龘龘,是龘龙的幼儿期,你们要做的就是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将其培养到成年期,龘龙的成长速度很快,在良好的饮食下,六天即可发育到成年期,达到成年期后,成长速度就变得极为缓慢,寿命可达三百年。”
      
      “它吃什么?”司马书问。
      
      “人肉。从幼儿期过渡到青年期,只需进食一个完整的成年人类,就能快速成长,但幼年龘龙的进食速度较慢,需要有人看护,以保证食物不会被其他掠食动物夺走,就是说,你们需要陪在左右。但进入青年期的龘龙就可以其他动物为食,此时期的龘龙可以自主捕食,但绝对不要让其碰到人肉,否则它就会异变,那样你们就算失败。”
      
      “可我们本身就是人类啊。”秋熙童说道。
      
      “所以刚刚修复师已经让你们的伤口愈合,并在你们体内留下抗体,接下来的日子都不会再受皮肉之伤,就是不会流血。说白了,龘龙只要不闻到人类的血腥味,就不会主动去食用人肉。”那个女声说道。
      
      “但这树林里连只蚂蚁都没有,去哪找食物啊?”秋熙童又问。
      
      “今夜过后,就有了。”女中音话锋一转,“明日你们希望谁死?”
      
      “你的意思是,要牺牲我们中的一个人?”秋熙童不解。
      
      就知道如此,难怪那怪音会说明天要死一个人,司马书摇头,看到秋熙童脸上划过的一丝留恋与不舍,如果一定要做选择,那一定不是他,而是自己,随后问道:“如果我们不选,是不是就没人死了?”
      
      “当然不是,若是你们不选,就会随机一个人,那人的尸体会在明日一早放在你们面前。”女声再次响起。
      
      “其他人呢?”秋熙童问。
      
      “你们要做的,就是保护好龘龙,让它安心成长,这样才有活着出去的机会。”女中音回道。
      
      言外之意就是其他人的死活不用他们来操心,人命自由天定。
      
      真残忍。
      
      “好了,开始选吧。”女中音说话的音调一直很平稳,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你刚刚被迷惑,现在又让我们选择死亡的人,我对龘龘感兴趣,其他人四散逃开,这些应该都是‘混沌’搞的鬼,每一步其实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我们还自以为人定胜天,真是可笑。”秋熙童突然想明白了,也不由得心生悲伤和懊恼。
      
      “我刚刚被迷惑了吗?”司马书对这些浑然不知,他就记得这花开之后……然后就是刚从地上醒来了。
      
      “我怎么拉拽你都不听,一定要跑回来,还说闻到了果香,最后,就是现在你看到的这个样子了。”秋熙童点头说道。
      
      “抓紧时间了,不选,就随机了。”女中音催促着。
      
      虽然不记得这些,但司马书看他的样子……索性,就不要他来选了,“我来选。”
      
      “别。”秋熙童打断他,虽然内心很纠结,但这一刻生的欲望却在内心燃起,他也不想死,想活着出去,但这个决定真的很难。
      
      等了片刻,司马书看他一直紧蹙眉头,定是选不出来的,“苍……”
      
      “不行,等等。”秋熙童拉住他,没让他把话说完,但是已经晚了。
      
      “已选定,不得更改。”女中音说道。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