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四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南辛一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2 章

      根据席冰调查,为云享买通对手的这个人,名为云清远,是神都国君的嫡子,与云享非一母所生。
      换句话说,云清远其实就是云享的哥哥。
      
      原书中,云清远率领大夏子民抵挡魔族入侵有功,被封为镇魔大将军,而后又率修士杀入魔域,使魔族多年不得进犯大夏领土,其父高义君亡故之后,他便承袭了国君之位,人称耀光君。
      
      当然,这些都是云享死后发生的事情了。
      
      如今的耀光君,不过二十出头,意气风发,喜欢做一些跟王族很不搭调的事情——比如替云享买通对手。
      其行径算不上正人君子,但对云享来说,管他什么君子不君子,只要这位哥哥对她好就够啦!
      
      等她下山,第一个要抱紧的大腿,就是这位未来国君的!
      
      因此,从席冰这里听到云清远的名字后,她的第一反应是兴奋,接着才想起来问席冰,道,“他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席冰点点头道:“后果肯定有,这事兰若长老和慧恩和尚已经在查了,不知会不会对你的比试结果造成影响。”
      
      “啊?”云享咂舌,呆呆地看着席冰,道,“难不成要判我作弊?”
      
      席冰抿了抿嘴,道:“应该不至于,你的实力,其他人都是有目共睹的。”
      
      云享倒无所谓,作弊就作弊吧,爱咋地咋地,反正过了今天,她跟临风门不再有瓜葛了。
      
      但席冰的意思是,云享有这个实力在,即便之前的比试有人放水,也不影响她进入前十名。
      能得到席冰的认可,云享自然是开心的。
      此前三个月的训练,席冰一向吝啬于夸她,但真正面临比试时,他的一句肯定带给她的鼓舞,远远赛过别人一千句马屁。
      
      她笑嘻嘻地拍了下席冰的肩,道:“我能有现在这个成绩,不全是席师弟你的功劳吗?”
      被她轻轻一拍,席冰身体微僵,垂着眼,黑长的睫毛在脸颊上覆上一道影子,脸颊微红,像晒过骄阳一样。
      这么长时间来,他还是难以习惯肢体上的接触,神情不太自然地说道:“没有,是师姐聪慧。”
      
      云享可喜欢他这副害羞的样子了,按照时间线算,席冰现在也才十七八岁,而云享穿书之前就已经在读大学生了,比他大那么一两岁,此时将他代入成漂亮又纯情的邻家弟弟,她一下子心都要软化了!
      
      当然,她也不敢调戏的太过分,只能见好就收,笑着说道:“席师弟这么会夸人,平时应该多开开金口,多夸夸人,免得同门都以为你冷漠,不近人情。”
      
      猝不及防的一句话,突然就说到席冰痛处上了!
      他猛地抬眸与她对视,心里无数念头翻腾着,嘴唇微微张开,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
      其实,他也不想这样的……
      
      每次看到同门师兄弟之间,有说有笑,打打闹闹,他心中也曾有过无数惊羡,后来慢慢地变成了酸楚,再后来,他学会不在意了。
      
      他从出生起,就是被人忽视的存在。
      虽出生于贵族,却活的跟空气一样,不被父母在乎,不受任何重视,唯一有存在感的事情,就是招席融打骂。
      同一个屋檐下,他还要看着席融是如何得宠,身边人群簇拥,热热闹闹地,活的像个君王似的。
      
      席冰十四岁时,自请离开神都,他父亲也没说一句话,点头就同意了。
      是厉川寒收了他,好在这位师尊虽然冷淡,但他却是对所有人都一个样子!
      
      这种无差别的对待,很快,让他感到舒适和自在。
      只是他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不知道该如何与人相处,偶尔听到临风门的弟子议论他性情孤僻,淡漠而无情,他也会黯然伤心。
      
      于是他学会了做糕点,想通过这种方式慢慢修复和其他弟子之间的关系。
      但最终,除了云享,其他人他都不好意思送。
      
      如今听到云享这样说他,他心里仿佛有蜂窝被捅开了,一时心乱如麻,轻声问道:“师姐,你也觉得……我冷漠吗?”
      
      云享原本只是跟他开个玩笑,却看他脸色都变了,忙敛了笑,正色道:“当然没有,只是我希望你能多交几个朋友,他人若是了解到真正的你是什么样子,自然不会再说你冷漠了。”
      
      她希望自己离开以后,席冰不要再那样折腾自己了,希望他能有很好的生活,有一群重视他的兄弟姐妹,配得上他对其他人的重视程度。
      
      寥寥数语,每一个字都戳在他心窝上,格外地温暖、打动人心,他克制着翻滚的情绪,嘴角浮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喉结上下滚了滚,道:“多谢师姐教诲,席冰记住了。”
      
      对他来说,再交几个朋友可能有点难。
      但是他足以开怀了,因为最起码,云享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会在意他,理解他,甚至像今天这种情况,为他出头。
      于是他又红着脸,补了一句,“刚才的事,也多谢师姐了。”
      
      云享欣慰地点点头,边走边道:“你别放心上,以后遇到那个人,离远一点便是。”
      席冰在她身侧,跟着她的步子,语气淡淡的,道:“若避不开呢?”
      
      “避不开?”云享未经细想,低头走路,语气散漫,道:“避不开就硬刚呗,怕什么,你可是无刃仙尊座下弟子,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席冰莞尔,郑重其事地道:“记住了。”
      
      云享有些好笑地看他一眼,道:“记住了什么啊记住,呐,席师弟啊,今天的比试,要是咱两遇上了,你能不能让着我一点啊?”
      
      席冰低头轻笑一声,道:“当然,我答应你。”
      
      等到上午第一场比试开始,云享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当擂鼓声敲响,两名比试者各自出现在比武场上时,浮堤上响起一阵惊呼声,既觉得意外,又觉得失望——
      
      第一场比试,竟然是席冰对席融!
      
      但凡是对神都席家有一丁点了解的人,都知道这场比试,席冰是输定了的。
      
      一来舒兰伯早已经威名在外,人人都知道他有一些狠毒的本事;二来席家家规规定,家族继承人地位仅次于家主,身为次子必须服从于长子,不得与之动手。
      
      明文规定到这个份上了,那这比赛还比什么比啊?难道就让他们看席家长子如何单方面殴打席冰?
      
      不仅云享,所有人都替席冰捏了把汗。
      
      但事实大大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席冰不仅跟他动手了,还招招逼人,每一次出剑,都将他逼至退无可退、毫无还击的地步!
      他动作快如飞燕,剑意在比武场上飞腾,一招一式间,强大的灵气对对手几乎形成碾压式的压迫……
      
      就连场上几位长老,都被席冰的爆发力惊住了。
      
      席融这厮压根没想到席冰会对他下重手,一道剑气击来,差点将他肋骨都粉碎了!
      他急忙使出法器自保,可每扔出一个法器,没支撑多久那法器就碎了!
      
      席冰每一次出招,本可以完全取胜,可他却像是故意玩弄他一样,处处给他留有余地,看他到底还有什么法器可以丢出来!
      
      他狼狈地趴在地上,一只手护住心脉,另一只手去捡武器,寻找有可能的还击机会,可每一次都是徒劳!
      
      对手太强了。
      
      这不仅仅需要天赋异禀,还得加上多少个日夜的刻苦修炼,才能达到如此境界?
      
      席冰在羞辱他!
      
      将他这么多年隐忍、积攒的愤懑,一次性地当着全修真界的面,悉数奉还给席融!
      
      他提着剑,动作像鬼魅,嘴角浮出轻松的笑容——
      云享说的没错,他席冰乃是无刃仙尊座下弟子,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欺负的!
      
      所以这次,他直接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闺女啊,你都打算卷铺盖跑路了,还这样撩拨人家,是不对滴~
    ——————————
    琴风、连雾点了个赞
    师尊点赞后又取赞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