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四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南辛一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

      这第一场比试,原本很快就能结束的,被席冰生生地拖成了一炷香时间。
      
      席融早已经被打得鼻肿脸青,眼睛都睁不开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华丽的衣裙污秽不堪,手指颤抖,抓了抓地上的泥土,心里恐慌地要命。
      
      察觉到席冰逼近,他浑身的骨头都细密地抖了起来,绝望之下,竟是抓起一抔散沙,朝着来人扔了过去!
      
      浮堤上观赛的人,禁不住笑了。
      
      堂堂舒兰伯,竟然被逼到扔沙子的地步,是多么的可怜、可笑!
      
      席冰稍稍挥剑,那沙尘便被扫走了,他看着地上这个狼狈的、被逼到绝境的人,心中涌出无限快意。
      
      过去那些年里,席融每一次折辱他,朝他吐口水,对他拳打脚踢,让家臣们欺辱他的时候,他可曾想过,他席融也会有今天?
      
      亲兄弟,不过如此而已。
      
      席冰冷冷一笑,收了剑,直接上前踹他,道:“舒兰伯,你还好吗?”
      
      一脚踹到席融胸口,伴随一阵剧痛,血涌了上来,他口齿不清地吐了句话,更像是在骂人。
      
      席冰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认输的话,就点个头。”
      
      席融吐了口血,双手撑在地上,整个人如同匍匐地跪在席冰面前,赤红着眼,眼神像淬了毒一般看着他。
      
      席冰脸上写满了嘲讽,抬起脚,眼看着又要踹到他胸口。
      
      那痛感尚未降临,席融却已经吓得蜷缩在一起了,他抱着头,趴在地上,猛地点头,嘴里吐出一口血,囫囵不清地说:“我认输!认输!”
      
      “咚——”地一声,白乌鸦将铜锣敲响,大声宣布:“第一场比试,神都席融对临风门席冰,席冰胜!”
      
      “胜”字落下,场上一阵欢呼。
      
      席冰暗暗地抽了口气,手握在剑柄上,心里实在是快意极了!
      
      他抬头朝浮堤上看去,一眼便看到了云享,那抹清丽的容颜即便是配上最朴实无华的衣裙,在人群中也极为显眼,此时的她正高兴地为他鼓掌,看到席冰朝她望来,又伸出双手,冲他竖起拇指,一脸兴奋。
      
      于是乎,席冰才抬起的脸,忽地又低了下去。
      
      众目睽睽之下,他竟是一刻也待不住了,转身就撤离了比武场。
      
      云享旁边,琴风看着席冰离开时慌乱的神态,若有所思,沉下眉,问道,“师妹,听说这段时间,都是席师弟在陪你修炼?”
      云享脸上仍挂着笑,“对啊,你不在,我只能去找他了。”
      琴风无话,眉心依旧微皱。
      
      “咚——”地一声,黑鸽子敲响铜锣,宣布第二场比试开始,请选手入场。
      
      东面,一彪形大汉赤着上身,手持一件圆珠串起的法器,那法器大小如蟒蛇一般,表面晶莹剔透,一出场就引起了众人惊呼。
      
      “竟是这人?”
      “昨日的比试你看了吗?这人的法器有点蹊跷,好像被碰到后就使不出灵力了。”
      “玄武门的大弟子,名为宣虎,是个狠角色,也不知谁这么倒霉,跟他对上。”
      
      西面,走出一翩跹公子,脸上带着银色面具,步履潇洒,一进场便引发了一众女修的尖叫。
      
      “是他!方时岚方公子!”
      
      “啊啊啊啊好想跟他结为道侣!”
      
      “怎么办怎么办,他看过来了!他在看我啊啊啊!”
      
      “……”
      
      经过昨天几场比试,方时岚已经被所有人记住了,尤其女修们,一个个都恨不得冲上去扒开他的面具,看看下面到底长了一张怎么样惊为天人的脸。
      
      琴风昨天没来,但也认出了这人,道:“我记得他。”
      当然记得了,云享还跟他说过,她是怎么把方时岚送到兰若长老那里去的。
      
      她看了琴风一眼,有些担忧,“我等会会不会遇上他啊?”
      琴风笑道:“那你得赢了下一场比试才行。”
      
      她要和方时岚对上,得两人都能赢一场比试才行。
      
      听琴风的意思,他对自己没多少信心,反而对方时岚挺有信心的,一时她暗下决心,要在琴风面前好好表现一次,让他对自己刮目相看。
      
      比试一开始,场上画风便群魔乱舞一般,宣虎扬起法器,如飞龙走凤,先发制人,竟是直接将方时岚给包围了!
      
      场上立刻有人替方时岚担忧起来:“方时岚擅长灵力压制,而宣虎的法器专克这一类,他是不是输定了啊?”
      “如此严密的包围之下,要如何才能不被宣虎的法器碰到?”
      
      宣虎的法器仍在飞舞,他拧着眉,手上动作一刻不停,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地察觉到了怪异之处。
      
      他在进攻没错,可为什么每一次法器攻到方时岚身侧,要么不受控制地弹出去,要么出现在更加奇怪的地方……
      无论如何,都近不了他身!
      可恶,到底是为什么?!
      
      台上,亦有人发现了蹊跷,道,“这宣虎是怎么回事,虚张声势吗?为什么一直不近身?”
      无人能回答出这个问题,都聚精会神地看着方时岚,此时的他身处危险之中,却气定神闲,负手而立,定定地看着宣虎,以静制动。
      
      宣虎咬紧牙关,神情绷紧,手上愈发用力,想让法器的速度变得更快,攻击性更强……可无论他怎么用劲,那法器都冲不上去,反而像蚯蚓一样,徒劳地打滚。
      
      此时,他的力气也渐渐地耗尽了,而方时岚一招未出。
      
      云享也察觉到了方时岚的可怕之处,忍不住害怕地拽了下琴风的白衣袖,道:“到底怎么回事,这人怎么像鬼一样?”
      
      “是结界师,”琴风声音温和,徐徐道来,“早在他入场的时候,他就已经出招了,现在他的身边、甚至整个比武场上,都是他随手布置的结界,整个空间的秩序是混乱的,由他随心操控。”
      
      琴风一开口,旁边所有人都惊呆了!
      
      “结界师?!”
      
      “难不成他昨天也是用的这招?”
      
      “怪不得他能瞬间移动到离焰天那女修的身后,原来是结界!”
      
      通常人们理解中的结界,类似于一道屏障,分开不同的空间。
      但结界师则是另一个层次的存在了,他们不仅能分开空间,还能在空间中制造桥梁、裂缝,重新打造空间的秩序。
      
      比如说,此刻他们在浮堤上的议论,虽隔得老远,却已经一字不落地入了方时岚耳中。
      
      他轻轻一笑,低声道:“不愧是大师兄。”
      既然已经被识破了,就索性结束这场比试吧。
      
      于是他缓步朝宣虎走过去,身处千刀万刃之中,依旧不改颜色,他竟是一步步地逼近到了宣虎身侧!
      
      宣虎懵掉了,半响才反应过来该换招数了!
      于是他放下连珠法器,双手运力,白色的灵光在他掌心出现,接着眼神越来越深,成一颗巨大的蓝色灵光球,猛地朝近在咫尺的方时岚掷了过去!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明明都看到了那蓝色球状物都穿过方时岚的身体了!
      
      “嘭——”地一声,飞出去的竟然是宣虎!
      
      而方时岚,竟是毫发无损,甚至都没有人看到他出招!
      
      崇拜方时岚的女修们欢呼地更加热烈了,云享也惊住了,这方时岚——真的是好厉害的本事啊!
      
      如此本领,绝非等闲之辈,可是为何,在《白月光》一书中,未曾听其提起临风门中有如此厉害的人物???
      
      不及她仔细思忖,轮到她的比试马上就要开始了。
      
      琴风嘱咐她:“万事小心,不可强求。”
      
      她表面答应着,心里头却想——她马上就要离开临风门了,这次,一定要在师兄面前证明自己的实力!
      
      她提着陌刀上场,想像上次那样,低调地杀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不料,此时整个比武场上响起了热烈的喝彩声,她不认识的男男女女们,站在浮堤之上,造型浮夸,击鼓呐喊,齐声喊着:“云享必胜!云享必胜!”
      
      云享:“………………”
      
      妈呀,尬死我算了!
      
      这这这,到底谁出的主意?!
      
      然后她抬头,看到那支啦啦队最前面,站着一名锦衣华服的公子,远远地朝她比了个飞吻。
      
      云清远。
      
      你身为未来国君,能不能有点逼格啊?当啦啦队队长这种事也能做的这么自然?
      
      她硬着头皮上了,不料这一回合,她的对手竟是出乎意料地棘手!
      
      云享甚至没看清对方的动作,手臂上便挨了一刀,鲜血涔涔流出。
      
      对手的动作,只能用一个字形容——快!
      
      如闪电之快,教她防不胜防!
      
      她欲出招,却先察觉到了对方的剑意,情急之下,只得用出保命的金刚诀!
      
      “铛”地一下,声音又急又刺耳。
      
      所幸云享还是护住了自己,对手也在远处现形。
      
      是一名穿紧身衣的黑衣女子,手里提着一把又粗又长的剑。
      
      接着,又是一个眨眼的功夫,那女子又不见了。
      
      浮堤上,人们尖叫着喊了声:“小心!”
      
      于是云享下意识地捏诀,又一次惊险地挡下了她的攻击。
      
      只守不攻,这么下去根本不是办法。
      
      何况每一次捏诀,她灵力都有损耗,而对手速度如猎豹般迅猛,进攻一次比一次猛烈。
      
      几个回合下来,云享已经支撑不住了,拿刀的手也开始抖了,动作变得越来越迟钝。
      
      一道强烈地剑意逼来,云享甚至都能看清楚对方身形了,可是这次,她竟完全提不动刀,眼睁睁地看着那柄巨剑逼近眼前!
      
      “云师姐!”
      
      “云妹!”
      
      “快提刀啊!”
      
      浮堤上的人一个比一个着急,云享也在心里说,不能输在这里……不能输……
      
      每一秒钟都好似被无限地延长,她越是想要挣扎,确实精疲力竭。
      
      面对那锋利的剑刃,她竟是不由地闭上了眼睛——
      
      “轰——”地一声,一股温和的气流将她与剑刃稍稍震开了些。
      
      她睁开眼,看清楚眼下的形势。
      
      原来——千钧一发之际,竟是一道五色彩练从天而降,直直地劈在了云享单薄的身影面前!
      
      五色彩练在她面前飘扬着,绚烂地如同火焰在空中飞舞。
      
      曾经她最害怕的东西,此时此刻却在保护着她。
      
      忽地一只手抓着她,从高处而来的冲劲,带着她步步后退,避开了利剑。
      
      厉川寒来了。
      
      此时此刻,正抓着她的手臂。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人,不是要害自己的吗?
      
      他想来公允如此,严厉冷漠,怎么会想到来保护自己?
      
      她面前,厉川寒衣袂飞舞,手搀扶着她,琥珀色的眸子如鹰鹫般,盯着面前那道黑影。
      只见彩练如绸带般在空中飘扬着,捆住一道细细的身影,将其悬于空中。
      
      女人被捆成了一根长条,厉声质问:“厉宗主!我马上要取胜了!你这是何故?!快放开我!”
      
      “是啊,比武场上,刀剑无眼,无刃仙尊为何如此护短???”
      
      “这比试到底还继不继续啊?”
      
      云享悻悻地想,继续的话,她会被捅成筛子的吧!
      
      厉川寒不答,彩练却在空中卷着那女人,猛地一抖,从其身上抖落出一碧绿色瓶子!
      
      云享一看就明白了,这跟魔头交给她的那瓶子一模一样!
      
      厉川寒从空中接过那瓶子,高高举起,道,“此人服用逍遥散,以此短暂地提高功力,视为作弊。”
      
      全场哗然!
      
      逍遥散是什么东西,正道弟子哪里会用得上这种药物?!
      
      这女人,是魔族派来的细作,为的就是夺取饮冰剑!
      
      幸好无刃仙尊发现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奸计被当场识破,女人口中吐出各种污秽不堪的话,接着被人带走关押。
      
      白乌鸦敲响铜锣,宣布:“第三场,临风门云享胜!”
      
      云享:“!”
      
      话音落下,云清远和他的助威队伍们,纷纷击鼓喝彩!
      
      琴风也来到了场上,扶起云享,关切道,“快别东张西望了,来让我看看伤口。”
      而此时,上一场比试结束后,还没走远的方时岚也上前来,给了琴风一支药瓶子。
      琴风看他一眼,迟疑了一瞬,还是接过去了,拨开瓶盖子,将药粉洒在云享手上的手臂上。
      
      而后接下来的两场比试,云享以为自己必输无疑。
      
      但出乎意料地,全都赢了。
      
      尤其第二场比试,对手方时岚从头到尾都在给她放水!!!
      
      对付别人时,他是临危不乱、游刃有余、深不可测;对付云享时,他竟是连云享一刀都接不下!
      
      放水放的根本没眼去看!搞得云享在女修之中的名声都变差了。
      
      “那云姑娘定是用什么法子勾引了方公子,否则以方公子的本事,怎么可能一刀都接不下去?”
      
      “我的方郎年纪轻轻,竟然就心有所属了,我恨!”
      
      云享:“……”怪我咯?
      
      于是她顺顺利利来到决赛,对手恰巧是之前答应过她,“让着她”的席冰。
      
      云享:“…………”这一定是巧合。
      
      殊途同归,她的走向和原著中一样——拿到了比武大会的头筹。
      
      请问,还有比这更令人惊慌的事情吗???
      
      故事的走向跟原著中一模一样,那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可想而知了!
      
      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
      酉时,厉川寒、兰若长老、慧恩和尚等人聚在临风门主殿,准备将饮冰剑赐予此次比武盛会的头筹——王女云享。
      
      来围观的有不下百人,有临风门本门弟子,琴风等人皆在其列;亦有从神都赶来的,王子云清远等人;还有更多的来看热闹的,或者是想见识饮冰剑的。
      
      等了约莫有半个时辰,三位长老的脸色越来越差,厉川寒更是多次想要起身,被兰若长老劝住。
      
      众人神色焦急,同时也很好奇,如此重要的场合,云享为何迟迟不来?竟然有胆让三位长老苦等???
      
      又想着,这饮冰剑天下人人垂涎,换个人早就求之不得,屁颠屁颠来领剑了,这云享何故不来?
      
      一声不吭这么久了,让上百号人就这么干巴巴地看着,三位德高望重的长老被鸽了。
      
      长老们颜面何在?!
      
      不久,一名内门弟子神色慌忙,从外面进来,合掌行礼说道:“弟子已经遣人,寻遍临风门上上下下所有地方,皆不见云师姐踪迹!”
      
      厉川寒眉头拧得更紧,听那弟子一字一字,朗声说道:“弟子以为,云师姐此时,恐怕已经离开临风门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师尊:?
    师兄:?
    席冰:?
    宝宝们能不能收藏一下我专栏呀……作收非常重要,想要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