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四个大佬的白月光

作者:南辛一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自古评论出真相,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的。
      
      云享翻出兜里还剩的几粒瓜子,嗑了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尽管目前,她仍然不知道,究竟是谁想要杀她,但好消息是,她已经可以锁定嫌疑目标了,就在师门中——师尊、琴风师兄,或者是席冰师弟、连雾师弟。
      
      只要躲开这几个人,离得远远的,找个地方过日子,以她目前的能力,自保问题应该不大。
      
      她决定,趁着明天比武大会,等众人注意力都在其他比试上的时候,她再偷偷地溜走。
      
      为此,她半夜摸黑爬起来,打算去山门结界处探探路。
      
      临风门十二主峰均设了结界连接,进出山门,须得凭各大长老的令牌。
      
      想要从厉川寒那里拿到令牌可不太容易,云享打算找找,有没有结界脆弱的地方,到时候凭法力闯过去。
      
      她四处转了一圈,遇到巡逻的弟子便躲起来,等巡逻弟子离开后又继续查,发现果然越靠近山门的地方,结界最强,而较为偏僻的几个地方,结界相对来说要弱一些。
      
      云享找了几处地方,分别试探了一下,最后沮丧地发现,即便是结界最脆弱的地方,以她现在的灵力,还是无法强闯。
      
      但她并未放弃这个念头,她想:当初那魔头也是想办法混进临风门的,这说明山门把守一定有薄弱的地方,可以让她溜出去。
      
      她接着往下找,忽听到树影中传出动静,她以为是巡逻弟子,立刻躲了起来。
      
      但那动静并未远去,还不时伴随着灵光闪烁,在黑影憧憧的后山树林里,显得尤为诡异。
      
      云享暗道,这哪里是什么巡逻弟子,这是有人在破坏结界啊!
      
      她慢慢逼近,得到靠近那个男人,忽见他猛地回头,警惕地喝了一声:“谁——?!”
      
      云享尚未出声,只觉一阵凉风平地而起,那男子灭掉了灵光,忽地一下,就腾空飞去了。
      云享远目看去,那人穿着黑衣,身上有什么亮片在空中闪了一下光,咻地就不见了。
      
      她没去追那男子,在他刚才做过手脚的地方研究了一下,伸出刀往结界上捅了过去——
      刀居然直接穿过去了?!
      
      此处的结界,竟是被人刻意破坏掉了!
      
      云享心中忽然大喜,她迈出腿,往前走了几步,果然不费吹灰之力就越过了结界!
      
      也就是说,她现在就可以离开临风门了!
      神不知,鬼不觉,彻底离开这个水太深的地方!
      
      想到这里,她立刻飞回去拿自己的东西,将手机、药瓶、神鞭、陌刀,还有一些零碎的物件,通通装起来带走,然后快步离开静园。
      
      走到院门口的时候,她忽地想起来,她柜子里还有一盒席冰送来的糕点,几乎没怎么动的呢!便又折回去取,又发现了几本琴风送她的书,也一并带上。
      
      走到院内两棵桃花树下,心想:师兄和师弟都送我东西了,就师尊没有,要不折枝桃花离开吧?权当他送过了。
      
      如此折腾了一番,回到后山那处地方,她心情变得非常地复杂。
      
      真的要离开这个地方吗?
      
      是不是还有别的办法?
      
      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想要她性命……
      
      她好想跟琴风师兄道个别……如果他知道自己不辞而别,是不是该要难过了呢?
      
      还有席冰,教了自己这么长时间的刀法,他还期待着,自己能多赢几个名次呢……
      
      她越过了结界,可是每往前走一步,她心里都觉得非常地空虚。
      
      她珍惜地拿出席冰送她的那一盒糕点,打开看了看,每一个精致的糕点上都印着他们的名字,她拿出一块印着“冰”的桂花糕,轻轻地咬了一口,不知不觉地流出泪来。
      
      脑海里只有一句话——
      
      怎么可能是席冰?!
      不可能是席冰?!
      
      原著中,席冰穷尽一生都在追查凶手,他怎么可能会害她?!
      而她呢,连面对他的勇气都没有,选择在比武大会之前临阵脱逃,被他知道后会如何失望?!
      
      她不能辜负席冰……
      
      云享难过起来,一口口和着眼泪,将那块香甜的桂花糕吃掉,然后将她的行李埋在了一棵槐树下面,只带走了一把陌刀。
      
      “再等等我,”她拍了拍黄土,轻声说,“明天晚上,我还会回来的。”
      
      她还没能做好离开的准备……
      再给她一天,她想再多看一眼,那些她眷恋的人的容颜。
      
      一夜未睡,云享起了个大早,先去后山查看那处结界。
      
      很好,还没有人发现这里被破坏了。
      
      她安心地往回走,一路上琢磨着,昨晚那个神秘黑衣人到底是谁,他会不会做出对临风门不利的事情?
      
      忽见前面小路上有人,她本不打算避开的,可瞧那两人打扮,竟都是眼熟的!
      
      其中一个,就是在昨天的比试上,给她放水的人,另一个蓝衣笔挺,疏眉朗目,竟是席冰!
      
      席冰为什么会在这里,跟这人谈话?!
      
      难道昨天,是他买通了对手,让他们故意输给我?!
      
      没想到啊!席冰这人看上去正义凛然,居然也会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
      
      云享藏在树后面,心道:若我现在当面戳破了他,他一定会又羞又怒,无颜见人……
      既然如此,倒不如当作没看见的样子。
      
      她正欲离开,忽见席冰对面,迎面走来了一位打扮贵气的公子。
      
      席冰见了那人,脸色徒然冷了几分,停止了交谈,他沉着脸,攥紧手中的剑,快步往前走,作出一副没有看到对面有人的样子。
      
      “哎——”面对着面,那贵公子伸手拦住他,阴阳怪气地,道,“瞧瞧,这不是席冰吗?”
      
      席冰仍不搭理他,看他神情,这贵公子似乎不太好惹。
      
      他拦着席冰,手里一柄折扇收了起来,拍了拍席冰的额头,咧着嘴笑着说,“怎么着,见了哥哥,都不愿意打声招呼吗?”
      
      哥哥???
      
      云享先是一惊,接着想起来,席冰的确有个风光无限的出身——他的家族世世代代效忠于神都王族,在大夏所有贵族之中,其地位最高,荣耀无限。
      
      而这位自称是席冰哥哥的人,应该就是席家的长子——席融。
      
      大夏贵族世袭,没有继承权的次子们,通常会选择加入骑兵,或者成为一名修士。
      席冰选择了后者,在咄咄逼人的长兄面前,他只有一再忍让。
      
      他撩了下眼皮,看了席融一眼,道,“问舒兰伯安。”
      
      舒兰伯是席融半月前才得的封号,听到席冰这么称呼,他顿时满意极了,眉眼笑开了些,道,“给伯爷问安,不应该跪下行礼么?”
      “……”
      
      席冰只跪过国君和无刃仙尊,舒兰伯算什么东西?也配?
      他握剑的手攥紧了些,一股怒气在胸腔起伏,眉头下沉,眼中多了几分怒意。
      
      席融仍在笑,手握着扇柄,在他脸上粗鲁地扫来扫去,而后伸手扯住他一只耳朵,语气刻薄,道,“让你跪你就跪,难道还要哥哥教你怎么下跪吗?”说着,他用力踹席冰的膝盖窝。
      
      席冰自小就明白隐忍的到底,对于席融,他一向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此时亦然。
      但只要他忍得住,就绝不会向这个男人下跪!
      
      云享在后面看着,拳头早就硬了!
      她不能允许任何人欺负席冰!天皇老子都不行!
      
      她箭步上前,大喝一声:“住手!”
      
      见是云享,两人都十分意外。
      
      尤其席融,他尚未反应过来什么情况,仍拽着席冰的耳朵——
      
      云享忍无可忍,刀柄往前一撞,将席融推出大老远!
      
      席融猝不及防,往后踉跄几步,膝盖落地,扇子飞了出去,金丝银线绣的裙摆跌在泥地上,满手泥污,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见是云享,他不敢起身,仍保持着跪资,咬牙切齿地,赔着笑,抬起头,朝云享行礼道:“问王女安。”
      
      云享怒不可遏,红着眼看他,道:“席冰是我同门师弟,你若再欺负他,就是要跟我过不去!”
      
      席融牙齿咬得咯噔响,低声道:“哪敢,王女误会了,我们兄弟许久未见,叙旧而已。”
      
      云享仍在气头上,道:“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席融这才起身,拍了拍手,往来的方向走去,走到那把扇子旁边时,还愤愤地踹了一脚。
      
      云享回过头来看席冰,方才她一时情急,不顾男女之防,直接上手扶住他,抱着他手臂……
      
      此时此刻,席冰已经是满面通红,身体完全僵掉了。
      
      他闭上眼,暗暗地抽了口气,艰难地说道:“云……师姐,你……松手。”
      
      云享:“……”
      
      行吧,这席冰也真是的,怎么跟小姑娘一样,动不动就脸红呀!
      
      她松开席冰,看到旁边还有一人没离开,忽地反应过来——
      糟了,她撞破了席冰买通对手的现场了!
      
      席冰尴尬的原因,难道是这个?
      
      她有些一言难尽地看着那名对手,道:“席师弟,其实以我的实力,进前十应该问题不大的,你不必为我如此……”
      
      席冰脸上红晕褪下去,直接打断她道:“我没买通对手,我也在帮你查。”
      
      云享微怔,她看到旁边,昨天那名跟云享比试过的对手,垂下了脑袋,难为情地摸了摸后脑勺。
      
      她不问那人,扭头看着席冰,眼底浮出笑意,道:“那你查清楚了吗?”
      
      席冰颔首,说了一个名字。
      
      那个名字,云享耳熟能详。
      
      她从原著中得知,那个人来日会君临天下。
      
      她微微扬眉,面露喜色,心中振奋——因为她,有新的大腿可以抱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琴风:竞争对手又增加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