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再入常府

      沐天辰四人以最快得速度到达常府,等到了常兆生的院内,沐天辰开始顺着房间门口到右边院子的方向开始寻找,找了一遍,什么也没有。
      
      沐天辰开始模拟凶手慌忙逃走时的路线,他翻过墙来到常广植的院中,还没有等夏文杰询问他为什么到右边的院子寻找时,他便在常广植房间不远处发现了碎片。
      
      沐天辰拿出画比对,碎片的大小和形状完全一样,他和夏文杰对望了一眼,朝房间的门口走去。
      
      “谁啊?不要来烦我。”屋内传出了和上次一样不耐烦的声音,只不过这次更加烦躁。
      
      “三公子,可以进去说话吗?我们找到伤你大哥的人了。”夏文杰平静的说,声音带了几分严肃。
      
      门开了,常广植看起来比昨天更加的消瘦,眼上的青黑表示他很有可能根本没有睡觉。
      
      “是谁?”常广植没有看他们,走到书桌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是你。”夏文杰说道。
      
      “你有什么证据吗?”常广植突然抬起来了头,眼神狠狠的盯着夏文杰,压抑的说道。
      
      “我们在你院内,就是你门口不远处找到了你大哥房间花瓶的碎片。”夏文杰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常广植凶狠的目光,走到椅子旁坐了下来。
      
      “那个花瓶很普通,找到碎片没什么稀奇?”常广植仍然直直的盯着夏文杰说道。
      
      “是很普通,但是花瓶掉落的高度,力度,角度不同,产生的碎片也不同。所以能找到和你大哥房间花瓶产生一样的碎片是不可能的。”沐天辰插嘴道。
      
      “那很有可能是凶手经过我院内掉落的。”常广植继续抵抗的说道。
      
      “也有可能。凶手为什么不从后院直接□□出去,而是来到你院中后,再□□出去呢?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夏文杰询问道。
      
      “凶手的心思我怎么知道。”常广植怒吼道。
      
      “好吧。还有一件事,我在你大哥倒下的地方发现了一根头发。你知道每个人的头发因为保养方法,营养状态不同,表面所呈现的色泽和状态是不同的,这可是一个人身份的象征呢,你可以借我们一根你的头发做比对吗?”沐天辰用客气的语气说着,但是口气中却带有一定程度的威压。
      
      “也许,也许是我的头发不小心掉到了大哥那里?”常广植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是时候掉到哪里的呢?”沐天辰笑着问,眼中却全无笑意。
      
      “什么时候……”常广植嘟囔着,似乎真的在回想。
      
      “我还找到一样东西,恐怕这个就是你潜入的动机吧。”说完,沐天辰从怀中掏出一张纸。
      
      常广植脸色苍白的看着沐天辰打开了手上的纸,闭了闭眼说道:“够了,我承认了。是我杀了大哥。”
      
      “怎么杀的?”夏文杰严厉的询问道。
      
      “我偷偷潜入,只想要偷被大哥买下的欠条。没想到大哥中途竟然醒了。我当时就求他,求他放过我,不要赶我走。但是我这个大哥却装糊涂,我一气之下,就推了他一下。没有想到会杀了他,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只是轻轻一推。”常广植哽咽的说道。
      
      “赶你走?”沐天辰疑惑的重复问道。
      
      “是呀。没想到我这个表面上一直疼爱我,照顾我的大哥,竟然会因为父亲的遗产做到这种程度,也怪我没有抵挡住诱惑,犯了错,才会被大哥拿着我之前的错误逼我离家出走。”常广植苦笑着说道。
      
      “半月前我被学院的朋友带到了赌场,因为好奇赌了一把,结果输的很惨。但是身上没有带足够的钱,就留了欠条。但不知道大哥从哪里得到了消息,他写信给我,让我放弃父亲留下的产业,滚出这个家。还说欠条已经被他买回来当证据了,如果我不离开家,就会向家族的人公开我上学期间去赌博的事,到时候我不仅会被学院开除,还会被家族人耻笑。这就是我从小仰慕的大哥。”常广植接着苦笑道。
      
      “听闻父亲去世,我急急忙忙从学院赶回来,没想到刚进屋,等着我的就是房间里的这封威胁信。而大哥还一本正经在父亲灵堂里装着什么都不知道,还在扮演什么兄弟情深。遗产真的那么重要吗?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只是无法离开这个家而已。呵呵……”常广植又笑了,因为痛苦的压抑,声音很奇怪。
      
      “信呢?”沐天辰突然问道。
      
      常广植迷茫的抬起头,意识到沐天辰的说话的内容后,摇了摇头道:“我当时一生气,撕了,不知道随手扔哪了。”
      
      “你大哥的房间被整理的很干净,你知道是谁做的吗?”沐天辰又问道。
      
      “不知道,我当时把大哥的房间弄的很乱,想造成入室抢劫的假象,没想到被人收拾干净了。真是天意。”常广植语气恢复了平静。
      
      “自从杀了大哥后,我真的很害怕,害怕的不敢见人,整天都在房间不敢出来,不敢见人。一闭上眼就看到大哥以前的样子,这样下去我肯定会疯的。说出来还好,最起码,最起码我心里好受些。快,快把我抓起来吧。”常广植疯狂的说道。
      
      “你大哥是中毒而死的。”夏文杰面容平静的看着常广植说道。
      
      “中毒?怎么会?”常广植激动跳了起来。
      
      “你不出去,也没有去你大哥的房间自然不知道。他是中了雷公藤的毒。”夏文杰继续解释道。
      
      “可是,可--”常广植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应该就是在你离开不久,有第二个人潜入了你大哥的房间,让你昏迷的大哥喝下毒药,收拾好房间离开了。”沐天辰看着常广植说。
      
      “可能是为了嫁祸给你或者别人,故意把线索指向熟人作案。”夏文杰说道。
      
      “你相信不是我下的毒吗?”常广植眼睛通红的问道。
      
      “当然。如果你有时间收拾房间,应该会把这个拿走吧。”沐天辰摇了摇手中的纸说道。
      
      “可是,是谁想嫁祸我?又是谁杀了大哥?”常广植狠狠捶了一下桌子,怒气冲冲的问道。
      
      “还不知道。而且我听你二哥说过,你大哥并不想继承遗产。”沐天辰叹了口气说道。
      
      “不想继承遗产?那大哥他为什么要威胁我?让我离家出走?”常广植紧紧盯着沐天辰问道。
      
      “也许和你一样,是被人陷害的。也许凶手想借你的手杀人,结果没杀成,只好自己来。”沐天辰看着常广植,目光却没有在他身上聚焦。
      
      “啊,什么,借刀杀人?那大哥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常广植看着自己的双手,说不下去了。
      
      “你父亲。。。。”沐天辰还没有问完,就被外面的声音打断了。
      
      “三公子,不好了,二公子出事了。”小莲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进来说道。
      
      “出了什么事?”常广植慌忙站起来,由于站的太急,人晃了两下,他赶紧扶住了桌子。
      
      “二公子出去查看矿厂,却被掉下的石头砸中了,受了重伤。”小莲的声音有点呜咽。
      
      “快带我过去。”常广植脚步虚晃的走了过去。
      
      沐天辰拉住了准备跟着去的夏文杰,用下巴指了指在二公子院子大门等待的捕头。
      
      三公子和小莲离开后,等在这里的捕头悄悄告诉他们在药方中隐藏雷公藤的人是二公子常建业。
      
      听完捕头的话,沐天辰眉头一皱。等看完昏迷不醒的常建业后,沐天辰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