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线索在现

      “花瓶砸中的地方不是致命伤,尸检结果的死因是中毒。”夏文杰走进院中,看着沐天辰说道。
      
      “中毒?”沐天辰喝了一口热茶,询问道。
      
      “嗯。是雷公藤中毒。但是常兆生体内还有另外一种奇怪的东西,含量很高,至少已经服用2天左右了,好像叫什么乌扇。”夏文杰也坐了下来,倒杯水继续说道。
      
      “乌扇是什么?”红衣女子眼中闪着好奇的光。
      
      “可以用于止痛,止咳。但是过量服用会造成身体虚弱。”沐天辰简短的解释道。看了一眼夏文杰,这个人真是越来越不把自己当外人了。
      
      “花瓶造成的外伤,和雷公藤的毒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人所为?”夏文杰无视沐天辰的目光,接着说道。
      
      “还有为何还要整理房间?难道房间里有什么东西不想被发现?”红衣女子也说道。
      
      “我们分头行动吧。我和羽儿再去常兆生的房间看看,夏兄和月儿去药铺,查查看谁买过雷公藤和乌扇。”沐天辰说道。
      
      红衣女子看着沐天辰道:“真想不明白像你这么欢快的个性,和羽儿在一起竟然都不觉得闷。”
      
      沐天辰笑道:“闷,我没觉得。羽儿,你呢?”说着,讨好的看着白羽。
      
      白衣女子面无表情的往外走,哪那么多废话。
      
      沐天辰笑眯眯的跟了过去,弯弯的眼睛又明又亮。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还要去命案现场?”沐天辰笑眯眯的说。
      
      “你想去自然有你的理由。”白羽头也不转的说道。
      
      “你一点都不好奇吗?”沐天辰看着白羽,眼中闪着明亮的光。
      
      白羽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沐天辰挠挠头,走到白羽身边,说道:“你还记得我们当时在常广植那里提到常兆生的房间很整齐时,他的表情很奇怪吗?”
      
      白羽歪着头回想当时的情况,随后点了点头。完全没有注意到沐天辰距离她很近。
      
      “我当时就在想,有可能他就是偷偷潜入常兆业房间的人。但是没有证据啊。”沐天辰看着不远处的常府说道。
      
      “所以你想找证据?”白羽也随着他的目光看着不远处的常府。
      
      “是的。”沐天辰点头。
      
      “你想找什么证据?我应该做什么?”白羽又问道。
      
      “还不知道。不过所有的犯罪都会留下证据的。”沐天辰耸耸肩,口气充满了自信。
      
      “你要看着我,保护我。千万别让我被凶手给杀了。”沐天辰笑眯眯道。
      
      听到他的话,白羽点了点头。沐天辰笑的更开心了,之前听说认真做事的男人特别帅,也许羽儿会被他吸引,以后就不会这么冷冰冰的了?
      
      沐天辰和白羽两人很容易就通过常府的大门,来到还贴着封条的常兆生的房间中。白羽依然抱剑斜倚在门口,不时回头看着房间里忙碌的人。阳光从南面的窗户照了进来,洒在他轮廓分明的侧脸,他不时会正面对着白羽,这时他的眼神犀利而认真,看起来不仅充满了自信和傲气,全身更是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像有魔力一般紧紧吸住了往向他的人。
      
      “真是蠢,这么认真,如果真的有人从后面袭击,估计也不知道。”白羽看着沐天辰,在心中叹道。
      
      最开始沐天辰只是装模作样的四处查看,但是在他看向破碎的花瓶时,似乎这花瓶碎片有什么不一样,沐天辰从怀中拿出手帕,所幸把所有的花瓶碎片都收了起来。等沐天辰把碎片包好后,似乎又有什么声音引着他来到了书架,沐天辰翻找,找到了一页纸和一个纸包。沐天辰闻了闻,然后放到了衣服里。
      
      等把一切都做完,沐天辰看着白羽,笑着说道:“走吧,看看文杰兄那里有什么收获。”嘴边的微笑,能让感到他那莫名的自信。
      
      等他们回到沐府,便看到夏文杰和上蹿下跳的红衣女子正兴奋的朝他们招手。
      
      “我们找到了。”红衣女子等不及,跑到正在慢吞吞往这边挪动两个人身边说道,系在腰上的铃铛因为她的跑动而发出清脆的声音。
      
      “找到什么了?”沐天辰询问道。
      
      “是常兆生买的乌扇。药铺的伙计清楚的记得两天前常府的大公子来买过乌扇。”红衣女子兴奋的说道。
      
      “真的是他自己买的。”沐天辰喃喃的说。
      
      “你知道?”红衣女子眼睛睁的圆圆的,不可思议的看着沐天辰。
      
      沐天辰从怀中拿出纸包,递给夏文杰说道:“文杰兄,你让仵作验一下是不是乌扇。”
      
      随后又补充道:“这是从常兆生房间找到的。”
      
      夏文杰接过纸包后,又从身后的人那里接过一叠纸递给沐天辰道:“这是这半年来,常府人取过的药材单据。”
      
      沐天辰接过纸张,又拎了拎碎花瓶道:“今天可有的忙了。”
      
      “忙什么?”红衣女子探头问道。
      
      “首先我们先把这个碎花瓶拼起来,然后再找出这半年来谁买过雷公藤。”沐天辰苦笑着说。
      
      “为什么是半年啊?这么长时间?”红衣女子嘟囔道。
      
      “如果这是有计划的杀人,凶手也许不会直接去药铺买雷公藤,可能通过药方一点点收集,从而不引起怀疑。但是呢,如果凶手一下子买很多,那破案就方便了。”沐天辰笑着解释到。
      
      “羽儿,等会你去统计药方,我们来拼花瓶。”沐天辰笑眯眯的对着白羽说。
      
      “为什么不让羽儿和我们一起拼花瓶,人多比较热闹吧,让羽儿一个人去统计药方,多无聊。”红衣女子不满的说道。
      
      “他是考虑到花瓶上有可能沾有雷公藤的毒药,所以才让白姑娘去统计药方的。”夏文杰从房间走出来说道。
      
      “啊。你这人什么时候这么偏心?”红衣女子看着白羽,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
      
      “是又怎么样?如果羽儿受伤了,我会心疼的。”沐天辰挑着眉,看着夏文杰说道。
      
      “什么嘛?”红衣女子跳着叫道。
      
      “大家还是一起吧。”白羽看着面前围绕着自己而争吵三人,决定出声制止,她相信如果她不说话,会没完没了,会很烦。
      
      “你还没说仵作检验的结果呢?夏兄。”沐天辰把碎花瓶放在石桌上。
      
      “是乌扇,和常兆生体内的一样。”夏文杰坐下说道。
      
      “他给自己下毒?谜题真是越来越多了。”沐天辰沉思着说道。
      
      按照沐天辰的建议他们先小心翼翼的把碎花瓶按照纹路平铺在石桌上,然后再开始粘接起来,四人都不在说话,因为这项工程不仅十分细致,还要小心不能被碎片割伤。
      
      “怎么会少一片?”夏文杰看着中间的洞问道。
      
      “是不是你没有捡完?”红衣女子看着沐天辰问道。
      
      “我确定捡完了。缺少的一块要么在尸体上,要么在凶手身上,或者在凶手回去的路上。”沐天辰肯定的答道。
      
      “尸体上没有。”夏文杰说道。
      
      “那就剩下另外两种可能了。看样子还要去一趟常府啊。”沐天辰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说道。说完后,他转身去房间拿了纸笔,把缺少的碎片大小和形状画了下来。
      
      “我和羽儿--”沐天辰刚说一半,就被红衣女子插嘴道。
      
      “我也要去。统计谁都可以,但是找那么小的碎片需要很多眼睛。”红衣女子理直气壮的说。
      
      “好,好。那就一起吧。”沐天辰无奈的说。
      
      站起来刚走到门口的沐天辰,回头看着跟着他们的夏文杰,说道:“你也要去常府?”
      
      夏文杰理直气壮的说:“那是当然。还有统计的事情我已经安排杨主薄了,统计完后,他会找人把结果通知我们。至于找碎片,当然是人越多越好了。”
      
      “你怎么知道花瓶有问题?”红衣女子看着沐天辰,疑惑的问道。
      
      “感觉。”沐天辰笑着回答。
      
      “就单凭感觉,你就让我们拼了一下午花瓶。”红衣女子惊呼道。
      
      “哈哈,但是我的感觉是正确的。”沐天辰笑着说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