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世录之觉醒

作者:又见芳菲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探查

      看着正在淅淅沥沥下着小雨的天空,这雨看样子要下好几天。沐天辰倚着窗,眼神严肃而深邃,常建业昏迷不醒是否和他有关呢?如果这次的事件真的是为了争夺遗产,照目前的情况看,常府拥有继承权的四个人,老大常兆业中毒身亡,老二常建业受伤昏迷,老三常广植会因为伤人罪被捕,只有常小瑞没有发生任何事,也是目前的最大受益人,她会使幕后黑手吗?但是常小瑞身上并没有以前看到的黑气,反而是他卢云星,清明的双眼不时有黑气冒出来。
      
      以前以为是眼花,但现在这些黑气真的看的越来越清楚了。不仅如此,似乎又有别的东西出现了。那个引自己找到证据的声音到底是什么?为何一直守在门口的羽儿什么都没听到?沐天辰抓紧了从常兆生屋中搜到的字据,眉头紧锁。
      
      “还在想常府的案子吗?”红衣女子突然出现在窗口,系在腰上的铃铛因为她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响声。
      
      沐天辰回神,看着红衣女子,点了点头。然后从窗中跳出,说道:“羽儿在哪儿?我们一起先去常建业发生意外的地方看看吧。”
      
      红衣女子看着身手矫健的沐天辰,不满的说道:“外面还在下雨呢?”
      
      沐天辰笑了笑,没有回答,径直朝白羽的房间走去。
      
      “还真去呀。”红衣女子轻轻嘟囔了一声。
      
      “羽儿。”沐天辰轻轻敲门。
      
      门吱呀一声开了,开门的女子依然白衣胜雪,冷漠如斯。刚转身往房内走了两步,却发现衣袖被人扯住了,白衣女子抬起头,盯着沐天辰,眼神清澈而冷厉,犹如深山中隐藏的一汪清泉,清新而灵动,但却泛着疏远和寒意。
      
      “你在做什么?竟然不见你出门。”沐天辰凝视着白羽的眼睛,笑着问道,完全不在意她眼中的疏远。
      
      “你先放开。”白衣女子眉头轻蹙。
      
      沐天辰放手,随即笑嘻嘻的走到白羽身边。白羽皱着眉头领着他来到书桌边,递给了他一本书。
      
      “本草集。”沐天辰看了看书,又抬头看着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清冷的神情似乎因为他难得一见的呆滞而变得柔和,但依旧冷冷的说道:“你不觉得常府中有些植物和这个很像吗?”
      
      沐天辰看着白衣女子指着的书中植物,是雷公藤。
      如果常府院内种有雷公藤,那么嫌疑人就多了?
      
      沐天辰转头看向白衣女子,明白她的意思,说道:“羽儿,我们走吧。先去衙门找夏兄,一起去矿场,然后再去常府吧。”
      
      白衣女子没有说话,撑起伞往外走去。沐天辰迅速窜到白羽伞下,和她平排往外走去。
      
      看着前面的沐天辰和羽儿,红衣女子轻轻叹了口气,撑起伞,跟着他们后面。
      
      看着前面的两人,尹月不得不承认,伞下那白衣女子,她乌黑的长发及腰,白色的长丝带随意的系在发间,丝带多出的部分一直延续到发尾,随风轻飘,她的身型更因为常年练功而线条流畅优美,但又不失柔和,修长纤细的手指举着雨伞,美的不可方物。她更加知道,如果前面的女子转过头来,你更会因为她倾国倾城的面容而拜倒,她那多一分则太多,少一分则太少的美貌,有时候自己都嫉妒的不行。只不过这样绝美的容貌,却一直冷冰冰的,从未有过笑容,尹月想如果真的有人能够让羽儿开心,她也许会付出一切,为了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一直被自己视为妹妹的人。尹月又看向了和白衣女子并排行走的沐天辰,会是这个人吗?他确实很特别,如果这样,她会成全她们。
      
      尹月看到前面的两个人停了下来,抬起头,看到夏文杰正在站在不远处朝他们挥手。
      
      等夏文杰走近,沐天辰问道:“查的怎么样了?”
      
      夏文杰边走边说道:“我从常府管家那里借来了常府这两年的账簿,没想到常建业竟然是个败家子,完全看不来。”
      
      “详细说一下。”沐天辰把雨伞往白羽那边推了推。
      
      “我们从账簿上查到,两年前常建业管理的矿场都损失严重,而且他自己也经常从矿场生意中拿钱,有很大的亏空。大概半个月后,生意被转到常兆生那里了,常建业就不在管了。直到常大善人死了,生意还是由常兆生接着负责。”夏文杰叙述的说道。
      
      “是常大善人在培养接班人,所以先让常建业负责,然后发现常建业不是做生意的料,再让常兆生负责吗?”沐天辰问道。
      
      “应该是这样。”夏文杰思考着回答。
      
      “为什么不一开始让常兆生接管呢?他是长子啊。”红衣女子疑惑的问道。
      
      “难道是发现常建业不想继承家业,所以常大善人才让常建业负责的,结果发现他不行。”红衣女子继续说道。
      
      “所以你认为常建业才会气恼把常兆生杀了?”夏文杰发问道。
      
      “对呀,他就是想霸占遗产。”红衣女子肯定的说道。
      
      “但是他为何会受伤呢?”沐天辰思考着,刚刚推伞手不知不觉的下移,碰到了白羽握伞的手,很凉。
      
      “怎么这么凉?”沐天辰皱眉,大手一下子握住了白羽纤细的小手。
      
      “什么太凉?”夏文杰疑惑的问道,雨伞下他并没有看到沐天辰和白羽握在一起的手。
      
      白羽慌张得拽回自己的手,感觉脸有点发热。这个混蛋,真想剁了他?
      
      沐天辰看着白衣女子脸色微红,长长的睫毛翩翩闪动,特别楚楚动人。沐天辰突然有一种冲动,想要紧紧抓住她,抱住她。
      
      “沐兄,是什么太凉?”夏文杰出声打断沐天辰的走神。
      
      “没什么。我是想说常建生受伤的事。”沐天辰转过脸,掩饰的说道,忍着心中的触动。
      
      “可能真的是意外吧。”夏文杰说道。
      
      “先去案发现场,看看能不能找到线索。”沐天辰又忍不住看了白羽一眼,她脸上的红晕已经消失,肌肤又如陶瓷一般冰冷雪白。
      
      等他们到了矿场,地面已经湿透。沐天辰根据石头滑落的痕迹来到了山顶。山顶上有一小块平地,平地上还有几个脚印,沐天辰拿纸把脚印印了下来。这里虽然山势陡峻,但是这么大一块石头掉下来也是不可能的,除非有外力。沐天辰下山往滚落的石头走去,石头锋利的地方粘上了点点血迹。
      
      “我捡到了这个。”红衣女子打着伞,走到沐天辰身边,他正在伞下,蹲着检查那块石头。
      
      沐天辰站起来,接过尹月手中的东西,是一个刺绣香囊,绣着祥云的图,香囊角落里绣着一个小小的瑞字。而香囊里面装有一些香料和满天星的干花。
      
      “是常小瑞的吗?怎么掉在这个地方。”夏文杰问道。
      
      沐天辰摇头,站起来往回走。
      
      “现在去哪里?常府吗?”红衣女子问道。
      
      “还是先去问问与常府有生意往来的人吧。”沐天辰看着淅淅沥沥的雨说道。
      
      “账薄不是已经借来吗?上面有往来的记录呀。”红衣女子疑惑的看着沐天辰说道。
      
      “是的。还有很多疑点无法解开。”沐天辰回答道。“更何况我相信常建业。”沐天辰心道。
      
      “疑点?这个案子不是很清楚吗?大公子常兆业是被三公子常广植打伤,随后被二公子常建业毒死。二公子常建业是因为意外受伤。”红衣女子总结似的说道。
      
      “如果是意外。这个香囊,和山顶上的脚印又怎么解释呢?”沐天辰问道。
      
      “香囊可能是常小瑞的,也许是她不小心掉落的。但是那些脚印,一看就知道是男人的脚印。还有就是常小瑞不可能搬动这么大的一块石头。”夏文杰说道。
      
      沐天辰点头,又问道:“为什么常兆生会自己喝乌扇,让身体很虚弱呢?如果作为常家的继承人,不是更应该保重身体吗?”
      
      红衣女子抓抓头,摇了摇头说:“不知道啊。为什么呢?”随后又看向沐天辰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
      
      沐天辰点头,微微一笑,说道:“只是猜想,还要去证实一下。”
      
      沐天辰提到的与常府生意有生意来往人的人是一个头发花白,身材偏瘦在荣京东街有个店铺的老人。
      
      “吴叔。”沐天辰笑着打招呼道。
      
      “吆,天辰啊,你怎么来了?你父亲最近身体好吗?”这位被称为吴叔的人笑着迎他们进来。
      
      “家父一切安好。”沐天辰笑着回答,走进店铺。
      
      “他们是?”等他们围着小圆桌坐好,吴叔边烧水边问道。小圆桌的高度刚好比人坐下后高出一点,圆桌上放着四个杯子,桌子旁边放着一个水壶,水蒸气从茶壶口中升起。
      
      “他们是我的朋友。”沐天辰一一介绍道。
      
      “吴叔,今天主要是来问问你和常府生意的事情。”沐天辰开门见山的说道。
      
      “就知道你小子没事绝对想不起我这老头子。”吴叔白了沐天辰一眼,随后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吴叔,两年前是谁在负责常家的生意?”沐天辰笑着问道。
      
      “当然是常大善人啦。这还用问。”吴叔给他们倒茶。
      
      “常大公子和常二公子没有参与吗?”沐天辰端起热茶,喝了一口。
      
      “有时候常二公子跟着,但是真正做决定的是常大善人。只有几天前,常大善人突然去世,我们才去找常大公子,想去熟悉熟悉。”
      
      “不过说来也奇怪,常大善人就是寒症,没想到就这么去世了,连生意都没有交代清楚。常大公子性格纯良和善,让他接手生意,我当时就觉得够呛,结果后来又发生这种事,真可怜。”吴叔叹口气说道,然后示意白羽他们喝茶。
      
      “你是说常大善人没有交代生意的事?”沐天辰又问道。
      
      “是呀,他身体很好,我们都觉得他再活个几年是没问题的。”吴叔苦笑道。
      
      “常二公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沐天辰又问道。
      
      “嗯……,常二公子似乎很喜欢和人打交道,他很精明,很能干。是个做生意的好手。”吴叔说。
      
      “吴叔,大家为什么称常老爷为常大善人?”沐天辰开口道。
      
      “大概是十年前吧,常老爷经常施舍,帮助穷苦的人。那时开始大家都称呼他为常大善人。”吴叔答道。
      
      “十年前常府发生什么事了吗?”沐天辰问道。
      
      “没听说有什么事发生,一切都很正常。”吴叔看着沐天辰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吴叔。我们告辞了。”说完,沐天辰站了起来。
      
      “这就走啊?”吴叔也站了起来。
      
      “事情紧急,就不多留了。”沐天辰已经大步朝外走去,白羽撑起伞,为他遮雨。
      
      “有空常来啊。”吴叔挥挥手,看着白羽,又嘀咕了一声,“臭小子,运气不错嘛。”
      
      “吴叔说的和账薄上记录的不一样。”刚一离开,夏文杰沉沉的说道。
      
      “恐怕账薄上记录的事情就是给我们看的,好让我们抓住常建业的杀人动机。我们要赶快了,我有种感觉,常建业有危险。”沐天辰严肃说道。
      
      “啊,常建业有危险,怎么回事?”红衣女子问道。
      
      “既然做了这么一番功夫,凶手自然不会让他开口说话。这次没有被砸死,是常建业命大。”沐天辰说道。
      
      “等会我们要藏起来,来个人赃并获吧。”沐天辰笑着说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