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反派破产后

作者:咖啡色的团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撞上去

      从这天以后,唐叙的房间里总会莫名出现一些食物。
      
      有的时候是水果,有的时候是面包,还有的时候是烧鸡。
      
      不用说,这些食物都是山魈送的,这只山魈想要发财的心真的是日月可鉴呐。
      
      山魈想要表达的诉求十分明确,就是想在化形之后发财。
      
      它见它每次上供给唐叙的供品最后都被唐叙放回路边还给它,就以为唐叙不想保佑它发财,便送了一次又一次。
      
      就算最后唐叙拍完小镇上的戏份,要跟着剧组出发去下一个外景地的时候,山魈还跟着送了几回。
      
      后来见唐叙真的不想接受它的供品,又或者因为其他原因,山魈再也没有送过东西了。
      
      为此唐叙和裴行禹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之所以没有直接和山魈说不要送东西过来,也是防止牵扯上一些不必要的因果。
      
      还不如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事后默默的把供品还回去。
      
      这件事只是唐叙拍摄过程中的小插曲,之后又换了三个外景地后,剧组又回到了高宁城。
      
      从在高宁城拍摄第一个镜头开始,再回到高宁城,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
      
      这三个多月以来,唐叙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白,到有天赋的小白演员,努力付出了不少。
      
      不管是剧组的工作人员还是其他演员对唐叙的努力都是有目共睹的,也很喜欢这个长得好,气质特殊的小年轻。
      
      所以当唐叙的戏份杀青的时候,剧组的工作人员还给唐叙办了一个小型的欢送会,为他送上鲜花和祝福。
      
      唐叙一一谢过。
      
      叶之云单独把唐叙叫过去。
      
      可以看出叶之云是很喜欢唐叙的,这段时间交了唐叙不少东西,唐叙对他也很尊重。
      
      唐叙和叶之云进了叶之云的休息室,“叶导,您找我有事?”
      
      叶之云并没有拐弯抹角,而是选择开门见山地说道:“唐叙你打算在娱乐圈长期发展吗?”
      
      唐叙想了想,回答道:“之前会接《人为财死》是因为生活所迫,但是现在,我觉得拍戏挺有意思的,也想继续往前走看看。”
      
      至于这条路能不能走得通,唐叙并不在意。
      
      接《人为财死》只是带着想要赚钱的心态,拍完也没有热爱上拍戏,充其量只是觉得有趣。
      
      还有一点就是拍戏来钱快,他可还记得他和裴行禹承诺过他要养裴行禹呢。
      
      叶之云大概了解了唐叙的意思,他沉吟了一会儿才道:“其实我今天想和你说经纪人的事,我承认小裴的工作能力,但在这个圈子里,人脉和资源更重要。你若想长期在这个圈子发展下去,我劝你换个经纪人。”
      
      裴行禹是个人,不是娱乐公司,他能带给唐叙的资源有限。
      
      “知道为什么我今天会和你说这件事吗?”没等唐叙反应,叶之云又问道。
      
      唐叙:“叶导是在为我的未来考虑。”
      
      他知道叶之云这么说是为他好,如果无所谓的话,叶之云大可不必当着他的面说出这些容易得罪人的话来。
      
      “这是一个原因。”叶之云点头,颇为欣慰,懂得他的好就行,就怕不懂他的好歹,由此恨上他。
      
      当然如果唐叙是这样的人,也不值得他一再提点。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叶之云说:“在《人为财死》拍摄的过程中,不止一个人打电话给我希望把你换掉。”
      
      是叶之云一直强硬地坚持要用唐叙,再加上叶之云的经纪人左庆远有点力量,不然谁也保不住唐叙,财神爷这个角色早就让别人抢走了。
      
      叶之云不知道唐叙这是得罪谁了,但唐叙是他亲自找的演员,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也知道唐叙是个不骄不躁的好孩子,愿意拉他一把。
      
      叶之云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你知道我的意思吗?一个有能量的经纪人或者公司,是可以成为你的后盾的。裴行禹能力是强没错,但是这个阶段根本就护不住你。”
      
      《人为财死》这部剧,叶之云自己就是最大的投资方,所以可以不被资本裹挟,想要用谁就用谁。但之后呢?如果真的有人要针对唐叙,在资本面前,裴行禹又能怎么办呢?
      
      一些大红大紫的一线尚且无法摆脱资本的控制,更何况唐叙这个还未出道的小透明。
      
      这是一个现实又无奈的问题。
      
      唐叙却无法做到深有体会。
      
      他毕竟是一只妖,在未化形之前一直生活在深山老林里,没有接触过人类社会,自然不知道人心险恶。
      
      进的《人为财死》剧组,因为大权掌握在叶之云手里的缘故,整个剧组的气氛都是积极向上的,极少有勾心斗角。就算有,裴行禹也偷偷帮唐叙解决了。
      
      唐叙是单纯的,也因此无法理解叶之云的话。
      
      “我……”
      
      唐叙才刚开口,就被叶之云打断了,“你不用急着拒绝我,回去和裴行禹讨论一下,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选择对你有利。”
      
      他说着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唐叙,“这是我的经纪人的名片,你如果答应了就打电话给他,同他聊聊。”
      
      叶之云的经纪人左庆远也是叶之云的好友,他是因为叶之云而选择当经纪人的,本来是打算陪叶之云玩玩儿,干了几年觉得挺有趣的,而叶之云自己的影视工作室也步上正轨了,就打算认认真真地带几个艺人。
      
      之前左庆远就拜托叶之云帮他物色一些有潜力的演员,毕竟叶之云是导演,看演员的眼光还是比较毒辣的。
      
      通过《人为财死》的拍摄,叶之云就看上了唐叙。虽然唐叙是新人,但很有潜力,适合培养。
      
      至于唐叙是否得罪人,是否有被雪藏的风险这对左庆远而言都不是事。
      
      左大少爷自己就是资本,想捧人,这个圈子里很少有人敢阻止。
      
      .
      
      唐叙从叶之云的休息室出来后,就和裴行禹一起回家。
      
      回去的路上唐叙一直在纠结要怎么和裴行禹提换经纪人的事。
      
      考虑了许久,才决定不和裴行禹说这件事。
      
      换经纪人也等同于让裴行禹“离开”自己,要是裴行禹听到后发疯了怎么办?
      
      再说了,唐叙对经纪人是谁其实无所谓,未来能发展成什么样,他也不是那么在意。
      
      总归他是一个妖怪,还是元宝妖,总不能养不起一个人类吧?
      
      唐叙不提这事,以后裴行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却没想到回到家之后,裴行禹会主动提及这个话题。
      
      家里四个多月没住人了,积满了灰尘。
      
      裴行禹正打算动手打扫卫生,就看到唐叙大手一挥,下一秒房子里的灰尘消失殆尽,整个房子里纤尘不染。
      
      拿着扫把的裴行禹愣了一会儿后,笑了。
      
      没想到唐叙还有这作用。
      
      他朝着唐叙竖起一枚大拇指,然后拉着唐叙在沙发上坐下,“刚刚在车上,你是不是有话和我说?”
      
      “没有!”唐叙立马否认,千万不要让裴行禹以为自己要离开他。
      
      裴行禹在唐叙的脑袋上揉了一把,手法像极了撸猫,“别紧张,我不发疯。”
      
      唐叙:“……”
      
      心思被说中,唐叙觉得有点尴尬,眼神随便乱瞄,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裴行禹显然被唐叙的反应取悦到了,嘴角噙着笑,“我猜叶导找你,是和你谈换经纪人的事吧?”
      
      唐叙一惊:“你怎么知道?”
      
      然后又紧张地盯着裴行禹看,深怕这件事触及到裴行禹敏感的神经。
      
      “怕我发疯?”裴行禹故意沉肃了眉眼,黑沉沉地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
      
      唐叙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最后干脆仰头,露出自己白皙的脖颈,就像是一个献祭的信徒。
      
      可他不断发颤的睫毛却出卖了他紧张的内心。
      
      弱小可怜又无助。
      
      裴行禹盯着唐叙的脖颈看了一会儿,他实在是太白了,还能看到皮肤下的跳动的青筋。
      
      他伸出手,把手贴在唐叙的脖颈上。手下的触感温热而细腻,仿佛他只要用力,就能把唐叙的脖子给拧断一样。
      
      唐叙更不敢动了,他现在就像是被大妖盯上的猎物,已经成了大妖的盘中餐,随时都有可能被大妖吞吃入腹。
      
      裴行禹感受着手指下脉搏的跳动,然后目光随着手指缓缓上移,最后落在唐叙紧抿的双唇上。
      
      修长的手指不受控制地在上面轻轻摩挲了几下。
      
      唐叙不安地动了动,又不知为何裴行禹触碰的地方传来轻轻的酥麻感。
      
      唐叙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偷偷睁开一只眼,觑了裴行禹一眼,却正好对上裴行禹的视线。
      
      黑沉深邃,仿佛藏着一口旋涡,要将他整个人都吸进去。
      
      一时之间,唐叙忘了反应,呆呆地看着裴行禹,喉结不由得滚了滚。
      
      下一秒,唐叙就感觉到裴行禹的手扣住他的下巴,俊美的脸庞在他的瞳孔里放大。
      
      裴行禹贴近他,双唇克制地在唐叙的唇上碰了一下。
      
      一触即分。
      
      可温热的触感却像是刻在唐叙的唇上,并不觉得讨厌,反而还觉得有点舒服。
      
      只是停留的时间太短了,唐叙也来不及分辨这种感觉。
      
      于是带着一种探究的心情,他突然按住了裴行禹的后脑勺,重重地撞了上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