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反派破产后

作者:咖啡色的团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招财猫

      一只猕猴突然从角落里出来,朝着唐叙的方向一副人性化的跪拜,这样的画面看上去可以说是十分的神奇。
      
      可是在场的人竟然都没有表现出一点儿的难以置信来,因为他们看到唐叙的时候,也不由自主地产生了跪拜的念头。
      
      就好像拜一拜唐叙就和拜一拜财神爷一样,真的可以发财。
      
      当然,人还是有理智的,知道什么动作不合时宜,自然不会像猴子那样直接拜下去。
      
      这件事也足够说明一点,叶之云导演这次的选角是多么成功,让唐叙出演财神爷绝对是本色出演,看看,连野生动物看到财神爷扮相的唐叙,都忍不住出来拜一拜。
      
      猕猴拜完唐叙后就消失在密林深处。
      
      在场的很多工作人员早就把这副画面抓拍下来,这会儿猴子跑了,他们更不可能去追,只当做一个小插曲,倒也没有人放在心上。
      
      今天拍摄的戏是山上外景的最后一场戏,拍完这场戏后剧组全部打包下山,休整一天,拍摄在公路上的戏。
      
      山脚下有一个小镇,因为在旅游景区附近,镇里开了几家民宿,剧组就住在民宿里。
      
      民宿的一楼开了一家快餐店,剧组下山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便在民宿订了几桌。
      
      民宿的老板是一个健谈的人,也知道自己的民宿被明星住过,以后一定会成为网红的打卡地,所以对剧组的人很热情。
      
      剧组的场务也是一个自来熟,任务最重的山里戏拍完了,明天又休息一天,他也能喘口气,便品着小酒和民宿老板说话。
      
      场务:“前几天那个走丢的小孩找回来了吗?”
      
      这件事还得从剧组刚住进民宿说起。
      
      那天剧组的车辆刚刚开进镇里,就看到镇中心十字路口的led大屏上挂着一则寻人启事。
      
      说是镇上的一个八岁的小男孩白天出去玩,到了晚上都没回来,家长找遍了整个镇都没找到孩子。
      
      为此,剧组里的导演和演员都发动自己的微博,帮忙寻找孩子。
      
      后来剧组上山拍戏,就没有关注这个后续,也不知道孩子找回来了没有,但愿不要被人贩子抓走。
      
      “找回来了,第三天就找回来了。”老板神神秘秘地说道:“在下里村的一个生猪养殖厂的粪池边上找到的。”
      
      下里村是小镇下辖的一个小村庄,距离小镇只有不到二十分钟的车程,那里开着一家生猪养殖厂。
      
      三天才找到?还在粪池边上?
      
      “那小孩儿没事吧?”场务有点担心地问道。
      
      老板摇摇头,“没事。”
      
      “小孩儿被山魈带回来了。”老板说。
      
      场务一愣,没想到这件事最后还有这么一个迷信的走向。
      
      老板见场务一脸不相信,煞有介事地说道:“你别不信,小孩儿找到的时候,耳朵眼睛里塞满了猪粪,这就是山魈不让小孩儿看到它的样子,听不到它的声音。”
      
      “这种事在镇上发生了不止一次了,我老家有个傻小孩,趁家人不注意跑出去,怎么找都找不回来,最后也是在粪池边上找到的,和那小孩儿一样,都被耳朵和眼中都被糊了东西。”
      
      场务和老板聊得开心,并没有注意到桌上的其他人纷纷放下了筷子。
      
      倒不是说他们被老板的故事吸引,而是老板话里的内容实在影响食欲。
      
      等老板注意到这一点的时候,面色讪讪地说道:“你们吃,你们吃,我先去忙了。”
      
      餐桌上的其他人努力忘记老板说的画面,不过提起山魈,他们倒也听过各式各样的传说,当即都聊了起来。
      
      渐渐的,话题就不再限制于山魈了,往更多或都市或乡野传说上发展。
      
      唐叙坐在旁边的桌子上,倒也听到了刚刚老板的话。
      
      说到山魈,唐叙就想起了白天拍戏时朝他跪拜的那只猕猴,当时唐叙就感觉到那只猕猴身上的妖气。
      
      老板刚刚说的话或许不是编造的传说,还真有可能是真的。
      
      小孩贪玩,跑到山上迷路了,被猕猴找到,就救了小孩。
      
      当然,这些都是唐叙的猜测,他也只当做一个故事听听,并没有放在心里。
      
      没想到到了半夜,这只猕猴却找上门来了。
      
      .
      
      裴行禹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好像有人在呢喃细语,又好像有轻微撞击的声音。
      
      裴行禹并没有马上爬起来,第一个动作是轻轻捂住怀里的唐叙的耳朵,不让唐叙被这个声音吵醒。
      
      声音是从床位传来了,裴行禹轻轻动了动,床尾的声音马上停了下来,似乎是在观察床上的人是否醒过来,见裴行禹没再动作后,床尾声音又一次响起。
      
      裴行禹借着窗外洒进来的月光,隐隐看到床尾处有一道黑影,又有点毛茸茸的感觉。黑影弯下腰的同时,就会响起一道轻微的碰撞声,黑影直起腰的时候,又开始呢喃。
      
      往往复复,动作看起来像是在跪拜。
      
      夜里四周很安静,有一点细小的声音都会被无限放大。
      
      裴行禹屏息听了好一会儿,终于听到黑影在说什么了。
      
      “财神爷保佑我化成人后,能够财运亨通,不受贫穷之苦。”
      
      裴行禹:“……”
      
      得,入戏最深的在这儿呢。
      
      几分钟后,那黑影或许是觉得自己虔诚的心上传到财神爷那里了,最后行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后,悄摸摸地打开了房间的窗户跑了。
      
      裴行禹和唐叙的房间可是在三楼,那黑影就这么跳下去了。
      
      可裴行禹却没有听到落地的声音,反而听到树枝哗啦啦地响了几声,然后一切重归于平静。
      
      由黑影的话和身手可以看得出来,黑影真的有可能不是人。
      
      裴行禹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怀里睡得正香的唐叙一眼,第一次对唐叙的真身产生了怀疑。
      
      他以为唐叙是一只猫妖。
      
      可从发生的一个系列事情来看,唐叙应该不是猫妖这么简单。
      
      裴行禹轻轻地捏了一下唐叙白嫩的脸——总不会是招财猫吧?
      
      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裴行禹多久,他等了一会儿,确定黑影不会来了之后,才搂着唐叙继续睡。
      
      自从和唐叙睡一张床以后,裴行禹的睡眠质量就直线上升。这种感觉是他前所未有的,就算他之前是高宁城首富,坐拥无数财产,也没有抱着唐叙睡这么踏实。
      
      之后便一夜无梦。
      
      太阳缓缓从东方升起,小镇的清晨醒的特别早,天刚亮没多久,窗外就传来了汽车的喇叭声还有嘈杂的人声,仔细听,还有公鸡的喔喔声。
      
      平凡又热闹。
      
      唐叙作为一只妖怪,并不需要太多的睡眠,虽然前段时间拍戏很累,但一个晚上过去,他又精神百倍的醒来了。
      
      再一次从裴行禹的怀里醒来,唐叙已经习惯了,这段时间他一直和裴行禹睡一张床,无论多大的床,他睡着睡着就会滚进裴行禹怀里。
      
      当然,这是裴行禹的说法,唐叙睡得舒服,也就不计较到底是谁主动的了。
      
      唐叙在裴行禹的怀里动了一下,准备起床。裴行禹觉浅,也跟着睁开了眼睛。
      
      “不再睡一会儿?”裴行禹的声音里还含着将醒未醒的慵懒,性感极了。
      
      可惜唐叙是一个不懂欣赏的,直接拿开裴行禹压在自己腰上的手,“你自己睡,我起床逛逛。”
      
      唐叙直接起身,正想下床,却“咦”了一声,转头看已经坐起来的裴行禹,“床尾的水果是你放的吗?”
      
      “什么水果?”裴行禹一边问,一边过来,就看到床尾的位置摆放着一束香蕉,几颗苹果,还有几种市面上没有的野果。
      
      这些水果都很新鲜,上面还挂着水珠。
      
      “不是你放这儿的?”唐叙迷惑了,他除了裴行禹这个经纪人外,又没有助理,根本没人进他们的房间,那水果到底是谁放的?
      
      裴行禹想起昨晚在床尾祭拜的那个黑影,大概知道了这些水果的来历。
      
      这是昨晚那个祭拜完“财神爷”后留下的供品。
      
      这事也没什么好瞒着唐叙,于是裴行禹就把昨晚自己看到的景象和唐叙说了。
      
      吃不吃看唐叙。
      
      唐叙完全没想到这其中还有这一番故事,只把水果收起来,并不打算接受这些供品。
      
      如果他真的接受了,就代表他就要完成黑影的祈祷,保佑他财运亨通。
      
      这完全就徒增因果。
      
      .
      
      唐叙和裴行禹收拾好下楼,就看到场务和民宿老板坐在柜台那边侃大山。
      
      老板继续昨天的话题,给场务来了一部连续剧。
      
      “我昨天不是和你说那小孩儿找到了吗?他家昨晚给他做了一场法会,一来为小孩儿驱驱惊,二来也感谢一下把小孩儿送回来的山魈。”
      
      老板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结果你猜怎么着?昨晚摆在案上的供品都没了。”
      
      “肯定是山魈听到了,过来把供品带走了”
      
      场务不相信:“有没有可能被其他人吃了?”
      
      “不可能!”老板说得信誓旦旦,“昨晚法师们可是在大厅守了一个晚上,供品是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没的,跟变魔术一样,噌得一下消失了。”
      
      唐叙和裴行禹对视了一眼。
      
      他们算是知道他们房间的水果哪儿来的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