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反派破产后

作者:咖啡色的团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搞兼职

      唐叙完全是带着好奇撞过去的,根本就不知道控制力道,再加上裴行禹完全没有预料到唐叙的反应,唐叙撞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开了。
      
      于是两人的嘴唇重重地撞在一起,还响起了轻微的牙齿碰撞声。
      
      “咔。”
      
      因为这样的画面出现的太过突然和滑稽,唐叙和裴行禹都没能及时反映过来,一时之间两人大眼瞪小眼。
      
      等痛觉神经终于迟钝的接收到了疼痛的感觉,唐叙才“嘶嘶”叫的往后退了一点。
      
      他在自己的嘴唇里藏到了铁锈味,好像磕破皮了。
      
      “怎么不一样啊。”唐叙摸着自己的嘴唇嘟囔着。
      
      慢慢裴行禹的嘴唇碰到他的时候,会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软软的很舒服,怎么自己撞过去之后,就是硬碰硬呢?
      
      裴行禹也在自己的嘴里尝到了铁锈味,唐叙刚刚那一下真的撞得没轻没重的,可是带给裴行禹震撼的并不是嘴里的疼痛,而是唐叙有想要吻他的欲望。
      
      裴行禹眸光暗了暗,他知道唐叙是刚来人类社会没多久的妖怪,或许还不懂什么是感情,但裴行禹不介意慢慢教他。
      
      唐叙对裴行禹有一种天生的吸引力,这种吸引力导致裴行禹的目光和注意力总会落在唐叙的身上。
      
      当然,刚开始的时候裴行禹就清楚的知道,这种吸引力并和爱情没有关系,就像是一个病人依赖着可以医治他的药,无关感情,只是生理上的需要。
      
      但是现在不一样,裴行禹能够感觉到唐叙对他的吸引不再单纯的来自生理上的吸引,他依旧将目光和注意力放在唐叙的身上,却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就像这次一样,他会情不自禁地想要吻唐叙,却又担心唐叙什么都不懂吓到他,而克制自己。
      
      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拥有了欲望,或许还不能算喜欢。但懂得了克制,就可能是喜欢了。
      
      裴行禹承认自己是一个霸道的人,察觉到自己喜欢上唐叙,当然也希望唐叙是他的。
      
      唐叙什么都不懂,他可以教。
      
      直到唐叙也爱上他为止。
      
      裴行禹的眼睛里翻涌着晦暗不明的情绪,这些情绪在听到唐叙小声嘟囔着“怎么不一样啊?”的时候,彻底失控了。
      
      他再一次扣住唐叙的下巴,逼近唐叙。
      
      “乖,”裴行禹的唇几乎贴上唐叙的,“我来教你。”
      
      唐叙总觉得有些危险,可是对上裴行禹黑沉的双眼时,却忘了要逃跑。
      
      于是裴行禹的唇再次贴上他的。
      
      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又回来了,和他自己撞上去真的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
      
      前者让他沉迷,后者他不想再体验一次。
      
      下一秒,唐叙感到唇上传来一阵刺痛,他瞪了裴行禹一眼,裴行禹稍稍退开,“我教你的时候不要走神。”
      
      然后又在唐叙的唇上亲了一口。
      
      “动作要轻,不能太重。”裴行禹扮演好老师的角色,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教唐叙怎么接吻。
      
      唐叙算是一个好学生,很快就掌握技巧。
      
      按照裴行禹的方法,舒服的感觉就回来了。
      
      唐叙更是一个好奇的学生。
      
      接吻这件事对他而言是一件新鲜事,他从不知道两个人的嘴唇碰在一起会产生舒服的感觉。
      
      他在其中得了趣味,就缠着裴行禹反复练习了好几次。
      
      这样的学生是老师最乐意看到的,裴行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住教唐叙更深入的吻的冲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叙终于满足了,他神秘兮兮地在裴行禹耳边说道:“这就是双修了吧?”
      
      唐叙在深山中修炼的时候,也听到了很多精怪的谈话。
      
      从这些精怪的交谈中,唐叙得知有些精怪想要获得妖力,会走两种捷径。
      
      第一种采补。
      
      就是从别人身上吸食妖力或者精气来增益自身。
      
      这种方式是唐叙所不齿的。
      
      还有第二种就是双修。
      
      双修就是通过某种方式让双方彼此进步。
      
      这是一种互惠互利的方式。
      
      当时唐叙听到这种方式的时候,就想着化形后可以找一个妖怪试试看。
      
      而刚刚和裴行禹四唇相贴,气息交融的时候,唐叙不仅觉得舒服,他还感觉到有一股热气在体内循环,使他的妖气比之前更精纯了一些。
      
      看裴行禹的面色,也没有显现出虚弱的样子,他应该也是舒服的。
      
      所以这种对彼此有增益的行为,肯定是双修无疑了。
      
      唐叙越想眼睛越亮,又问了一遍,“是双修吧,是双修吧?”
      
      裴行禹:“……”
      
      “不是双修,”裴行禹想了想,还是决定把实话告诉唐叙,“这是接吻,只有最亲密的人之间才能做得事。”
      
      不是双修啊。
      
      唐叙愣了一下,眼中可见失落。
      
      这也是裴行禹犹豫的原因。
      
      他知道如果他和唐叙说接吻就是双修,唐叙肯定更乐意和他接吻,但裴行禹最终却选择如实告诉唐叙。
      
      他是要教会唐叙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而不是诱导唐叙喜欢上他。
      
      裴行禹这种偏向自己的教学本来就对唐叙不公平了,若还是存在如此诱导性的方式,对唐叙更不公平。
      
      他是霸道没错,是想唐叙喜欢上他更没错。但他的喜欢也是有尊严的。
      
      “我和你是合法伴侣,我喜欢你,基于这两点我会想吻你。”裴行禹认真地和唐叙说道:“你如果不想的话可以拒绝,但……”
      
      裴行禹话还没说完,就被唐叙打断了,“我没有不想啊。”
      
      “我看出来了。”裴行禹失笑,下一秒又正色道:“接吻是一件非常亲密的事,我希望你不要和我以外的人做这样亲密的事。”
      
      在唐叙看过来后,裴行禹又补充道:“当然,我也不会和除了你以外的人做这样亲密的事。”
      
      唐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其实裴行禹现在说的这些话,在“唐叙”的记忆中都是有记载的,只是唐叙没经历过,就想不起来。
      
      但这会儿听裴行禹说完这些话,“唐叙”的记忆就翻出来了,奈何唐叙还是懵懵懂懂。
      
      感情本来就是这世上最难解的题之一,裴行禹不急着让唐叙一下子就明白。
      
      他给唐叙几分钟消化的时间后,就开始继续之前那个话题。
      
      “我建议你换个经纪人。”
      
      唐叙:“啊?”
      
      他还以为和裴行禹提起这个话题裴行禹会发疯呢,没想到到头来是裴行禹主动提出让他换经纪人。
      
      唐叙觉得有些委屈,“所以你是不要我了吗?”
      
      所以无所谓会不会分开。
      
      裴行禹亲亲他,赶紧解释:“我没有不要你。”
      
      “叶之云找你谈经纪人的事,肯定也在其中为你牵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不是希望你可以和他的经纪人签约?”
      
      唐叙点头,裴行禹猜的都对。
      
      裴行禹:“叶之云的经纪人叫左庆远,是江城左家的大少爷。左家不是一个小家族,左氏集团更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企业,旗下涉及的产业包括生活中的各行各业,在娱乐圈也有一定的话语权。他如果成了你的经纪人的话,你不用担心会被资本威胁。”
      
      有些话裴行禹没有和唐叙说开。
      
      上次在剧组遇见许绍明,裴行禹就已经预料到之后会发生什么事了。
      
      许绍明和裴行业肯定会斩断他所有向上的机会,哪怕这个机会微乎其微。
      
      所以许绍明得知他成为唐叙的经纪人后,十之八.九就要对唐叙下手。唐叙《人为财死》里的角色之所以好好的,不是许绍明大发慈悲,而是叶之云拦着。
      
      叶之云身后站着左庆远,许绍明和裴行业自然有所忌惮。
      
      只有把唐叙放在左庆远的手下,才是暂时安全的。
      
      当然,裴行禹让唐叙换经纪人还有一个其他原因。
      
      裴行禹在唐叙的脑袋上揉了一把,“我之后会很忙,再加上我不是专业经纪人,没有人比左庆远更适合当你的经纪人。”
      
      之前因为情绪不稳定,很多事裴行禹都不敢去做。但是现在有了唐叙,裴行禹已经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以前做不了的事,就可以提上日程了。
      
      他裴行禹从来都不是被动挨打的人,裴行业趁虚而入的时候,就应该做好他恢复以后被他反击的准备。
      
      唐叙大概能理解裴行禹的意思,知道裴行禹不是不要他,而是给他找了一条最适合的路,就坦然接受了。
      
      “那我待会儿就联系叶导的经纪人。”
      
      .
      
      左庆远似乎笃定唐叙会打电话过来,唐叙和他聊过没多久,他就赶过来了。
      
      等看到唐叙和裴行禹现在的居住环境后,他黑着脸拍板决定搬家。
      
      唐叙和左庆远签了合约之后,就是朝歌影视的艺人了,朝歌影视有艺人宿舍,以左庆远的关系,自然能决定其中一套宿舍的归属权。
      
      合同有裴行禹把关肯定没问题,后续的一系列商务等明天再谈。
      
      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搬家。
      
      按照左庆远的话说,他左庆远的艺人今后就是大红大紫的命,怎么可以住在这里?
      
      于是当天中午,唐叙就联系了一家叫货搬搬的公司,让他们过来搬家。
      
      一个小时后。
      
      唐叙在窄□□仄的公寓里和周西维大眼瞪小眼。
      
      唐叙:“周老师,您是来搬家的?”
      
      周西维呵呵一笑,“生存压力大啊,不搞点兼职怎么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