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八章侠骨柔肠

      刑部大牢里,一张小方桌围坐着萧疏叶、萧疏雨、季鹰三人。矮桌矮凳,对于三个身材颀长的男人来说,未免太局促了,何况萧家兄弟作为囚徒,手脚上都锁着铁链,可偏偏他们的样子像坐在高山之巅,足下风来,头顶云涌,潇洒之极。
      
      有酒,有花生米,有牛肉,还有几碟小菜。
      
      几杯酒就将男儿的热血点燃了,萧疏雨喝了酒,那双黑曜石般的眼睛越发流光溢彩,瞧着季鹰笑道:“季大哥,你这脾性,倒不像官场里混的,反而像江湖人。我们跟你简直相见恨晚。”
      
      季鹰道:“我只是个捕快,算不得官场里的。”
      
      萧疏叶道:“季兄有四品官衔,若是为我们兄弟丢了,岂非是我们的大罪过?”
      
      季鹰道:“我愿意。”然后举碗:“干一个,是兄弟就别说废话。”
      
      三只碗碰在一起,三人一饮而尽,然后相顾大笑。
      
      狱卒都被惊动了,跑来对季鹰道:“季爷,您轻点儿,小的怕......”做了个砍头的动作,季鹰笑道:“要砍也是砍我的,你这脑袋太小、脖子太细,不经砍。”
      
      狱卒摸摸自己的脖子,嘿嘿笑:“那您喝着,要酒再喊小的。”
      
      季鹰挥挥手:“谢了。”看狱卒小跑着走了,他回头对萧疏叶笑道:“这里的牢头是我好兄弟,狱卒也都听我话,他们嘴很严,所以,我才无所顾忌。”
      
      萧疏雨戏谑道:“我还当季大哥当真不怕丢官,原来是有恃无恐啊。”
      
      萧疏叶眼里却全是敬意,他向季鹰举碗,一切尽在不言中。他喜欢这位豪放又率真的汉子。
      
      琼院,璀璨的灯火点缀着华堂高阁,呈现出一派喜气,仿佛这里正在举办一场宴会。
      
      西面的院墙上攀爬着一些藤萝薜荔,将至四月末,绿植疯长,枝条都蔓延到了墙外。
      
      有两双眼睛盯着这座别院,他们看见厨房的烟囱里仍在升起袅袅炊烟,有小厮和婢女进进出出,打水的打水,提盒的提盒。有位管家模样的人负手走进厨房,少顷又出来了。有七八名侍卫在府里执勤守卫。
      
      这两人正是玉生烟与风驰。
      
      两名婢女从不远处小径上走过,一人道:“王爷进宫一个多时辰了,怎么还不回来?”
      
      另一人道:“王爷得宠,太后留他说说体己话,聊得时间久些,有什么可奇怪的?昨儿不还在宫中饮宴到亥时么?”
      
      “太后娘娘对我们王爷可真是像亲生儿子那么疼呢!”
      
      “是啊。”
      
      玉生烟心道,莫重楼还在宫中使劲作妖呢,想必在太后与皇帝面前进了许多谗言。只是,他能颠倒黑白么?她唇角勾起一个冷笑,若不能扳倒他,我便用江湖之道,亲手宰了这畜生!
      
      风驰骤然感觉到夫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强烈的杀气,忍不住回头瞧了她一眼。玉生烟眸子微沉,悄悄敛起了气息。
      
      “那个风无邪被王爷废了武功,现在不过是个下等奴才,倒还要我们给他送吃的。”先前那个婢女忽然愤慨起来。
      
      她俩一个手里提着食盒,一个拎着水壶,显然是给人送吃喝去的。
      
      “那个风无邪啊,武功被废,又一路颠簸,身子虚弱得不行。是莫起跟戚管家说了,要我们给他送茶水与吃食的。”
      
      玉生烟向风驰使个眼色,两人腾身掠起,悄无声息地落地,跟在那两名婢女后面。
      
      两人走进一个很小的院子,里面有几间房子,一口水井,看起来像下人房。迎面走来一人,道:“怎的现在才来?”
      
      此人正是莫起。
      
      先前那名婢女道:“不过晚了些时候,难不成风无邪便饿坏了?”她声音说得很响,分明是想让里面的人听见。
      
      莫起伸手接过食盒与水壶,道:“我来吧。”
      
      两名婢女微微露出不屑的眼神,但没说什么,转身走了。莫起走进其中一间小屋,关上房门。玉生烟与风驰闪身到屋外,听里面的声音。
      
      “风先生,吃饭吧。我给你倒点茶。”莫起道。
      
      风无邪轻轻喘息了两声:“莫起......别这么叫我了,叫我名字吧。”苦笑,“你如今是王爷的属下,我却是奴才了。”
      
      “风先生,千万别这么说,像你这样一个有大智慧的人,王爷不会舍得放弃你的。等他气消了,也许就重新重用你了。”
      
      “莫起,谢谢你。”风无邪的声音饱含感情,“以前,王爷总是苛责你,可我不敢替你求情,我怕王爷......没想到,如今我落难了,你却替我出头,你真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我要感谢你。”
      
      “说什么感谢?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我要谢你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风无邪从床褥下拿出了一样东西,“这是我练的青煞掌法秘笈,孤本我在练完后就毁了,这些天我把它写下来,交给你。我的武功已毁,青煞掌法就靠你传承了。”
      
      “这......这怎么行?”莫起不安道,“我担当不起。”
      
      “你当得起。”风无邪微微提高了声音,迫切地道,“快收下!”
      
      “那......多谢风先生了。”
      
      玉生烟心道,莫重楼这厮甘愿拿郭毅、潘华来换回莫起,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他失了风无邪这条臂膀,便想到重用莫起了。让莫起接近风无邪、同情风无邪,从他那儿套到青煞掌法。
      
      说不定还用“父子之情”感动了莫起一把,让他心甘情愿当他的掌中利器。
      
      风无邪在里面吃起饭来,他吃得很少,一会儿就吃完了。放下碗筷,又谢了莫起一声,道:“莫起,我一时糊涂,做出背叛王爷的事。索性宝物失而复得,算是减轻了一些我的罪过。今日,想必萧家人和顾清夜他们应该抵达京城了吧?”
      
      “对,萧疏叶、萧疏雨已被下狱,陛下要亲审此案。”
      
      “那顾清夜、季鹰、杨仪他们呢?”
      
      “陛下命杨仪与顾清夜回去歇息了,季鹰押送犯人到刑部大牢。”
      
      “哦。”风无邪顿了顿,道,“你可否替我向王爷禀报一声,就说我有一计,可令陛下对萧家愈发忌恨。”
      
      玉生烟听得一惊,这风无邪看来没有死心,依然想着攀附莫重楼这棵大树,沦落到如此地步,还想靠献计献媚重新爬上去。
      
      忍辱至此,心机之深,真是世间少有。
      
      “什么计?我替你说吧,你身体不好,还是多歇歇。”
      
      “不,我没事,我要当面向王爷禀报。”
      
      “好,那我就先走了。”
      
      莫起收拾好东西出来,玉生烟与风驰藏入黑暗中。莫起走了几步,轻快地奔跑起来,那样子堪称雀跃。
      
      玉生烟暗暗叹气,这孩子终究还对莫重楼抱有希望,打一巴掌给颗糖,莫重楼做得很成功。
      
      风驰用极低的声音请示:“夫人,要不要属下去杀了风无邪?”
      
      玉生烟摇摇头:“不要制造杀孽,别让小夜为难。”
      
      “可是......”
      
      玉生烟人影一晃,进了风无邪的屋子,风驰正错愕间,玉生烟又出来了。
      
      “夫人......?”
      
      “我打晕了他,给他服了一颗‘忘尘’,他醒来便失忆了。”
      
      “夫人高明。”木讷的风驰忍不住夸了他家夫人一句。玉生烟冲他点点头,两人腾身掠起,划过夜空,消失不见了。
      
      城中,西房弄,一家名为“欢颜”的妓-院。陈基已经醉倒在美酒与红颜中。
      
      自从得了莫重楼的一千两银子,他仿佛一下子跌入云端,浑身都飘了起来。每日里吃着山珍海味,穿着绫罗绸缎,还效仿富家公子,混迹秦楼楚馆。
      
      “想当初我还替青楼写过不少词曲呢。”他常常拿出过去的事情来夸耀一番。
      
      今天上午,他还进了宫,见到了大虞国最尊贵的人——皇帝与太后。他一介布衣平民,居然有幸目睹天颜,简直是无上的荣耀。
      
      顾廷观啊顾廷观,卫凝霜啊卫凝霜,没想到你们有朝一日成了我的“贵人”,不过卖了一个消息,我就得了一千两银子。哈哈,哈哈。
      
      他喝着酒,时不时得意地笑几声,笑得身边的女子有些莫名其妙。
      
      就在这时,只听“哐”的一声,房门被踹开了,一个身型彪悍的女人像猛虎般冲进来,还没等陈基看清,就见桌上的碗碟酒菜全都落了地,摔得四分五裂。
      
      然后,他的衣领被揪住,那女人狠狠扇了他两记耳光,大骂道:“陈基,你敢逛青楼?你行啊,有钱了是不是?觉得自己仍很风流,是不是?”
      
      一旁的女子吓得花容失色,老鸨带人冲上来拉架,陈基脸上火辣辣的疼,面对自家婆娘的河东狮吼,他颜面尽失,恼羞成怒,伸手还了一记耳光回去。
      
      婆娘顿时跳起来,在房间里找到什么砸什么,老鸨肉疼地大叫:“别砸,别砸,你们的家务事回去解决,这些都是宝贝,很金贵的!”
      
      婆娘一听,砸得更起劲。陈基去拉她,婆娘猛地踢了他一脚,正好踢在他命根子上。陈基疼得蹲下去,捂住裆部,冷汗刷刷地流下来。
      
      老鸨火了,一拍桌子,全场静下来。
      
      “陈爷!”老鸨盯着陈基,皮笑肉不笑地道,“你才来了几回,老娘还没从你身上赚到银子,你这夫人倒毁了我这么多宝贝。我不管别的,你走之前,把我这些损失都赔了。以后来不来是你的事。”
      
      陈基汗落如雨,艰难地道:“我......我赔......”
      
      楼下,百里芳菲与白昼相视一笑,转身离开。
      
      “芳菲,你出的好主意。”白昼道,“若是清夜知道,不知会作何感想?”
      
      百里芳菲道:“像陈基这样的小人,我若不教训教训他,难消心头怒气。不过,他的行踪可是你提供的,这可怨不得我哦。”
      
      “你啊。”白昼略微有些无奈。
      
      “他得了莫重楼的银子,出卖良心,还敢肆意招摇,花天酒地。”百里芳菲冷笑,“我没把他打残已经是对他客气了!”
      
      白昼唇角微微翘起,道:“你这么厉害,以后令主会不会怕你?”
      
      百里芳菲吃惊地道:“白大哥,你居然也会讲笑话了?”
      
      “这是笑话么?我可是认真地在问。”
      
      百里芳菲失笑:“我保证不会。在清夜面前,我一定百依百顺。”
      
      白昼哈哈大笑。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