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九章离间之计

      第二天清晨,莫重楼醒得特别早,在婢女的服侍下穿衣洗漱,走出门,深深吸了口园子里带着草木清香的空气。
      
      “王爷早安。”莫起身姿挺拔地出现在他面前,跪下请了个安,起身时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笑容。
      
      莫重楼淡淡道:“得手了?”
      
      莫起拿出那本秘笈,双手呈上:“是,请王爷过目。”
      
      莫重楼拿过来看了看,还给他:“很好。接下去这段日子,你别出门了,在家仔细研习掌法。”
      
      莫起心头一荡,“家”,父亲用了个“家”字。从“主子”“奴才”到“王爷”“属下”,并且私下里允许他叫爹,如今,他又自然地讲出这个“家”字。父亲是真的接受他这个儿子了,至少,在他心里,已经有自己的地位。
      
      莫起的眼睛湿润了,带着鼻音道:“是,王爷。属下还有一事。”
      
      “说。”
      
      “昨晚风无邪道,他有一计,可令陛下对萧家愈发忌恨,他想当面向王爷献计。”
      
      莫重楼的嘴角挑起一个饶有趣味又一切尽在掌握中的笑容:“你去传他过来。”
      
      “是。”莫起飞快地跑了。
      
      片刻后,莫起惊慌地奔来:“王爷!”莫重楼一皱眉:“慌什么?”莫起本能地敬畏,低头嗫嚅道:“风无邪,他......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什么?”莫重楼陡然拔高了声音,“你说清楚!”
      
      “是。”莫起结结巴巴地道,“他还躺在床上,属下去喊他,他一把拉住属下,一个劲问他是谁,他在哪里。属下瞧他那样子,像是完全不记得过去的事了。”
      
      莫重楼瞳孔收缩,眸光变厉,大喊一声:“常岳!”
      
      一身侍卫服的常岳跑过来,单膝点地:“属下在。”
      
      “昨晚府里发生了什么?”高大的身影罩在常岳头顶,带着强大的压迫力。
      
      常岳一愣,抬起头:“回王爷,昨晚府中守卫严密,一切如常。”
      
      莫重楼一拂衣袖:“跟本王走!”常岳用探询的目光看看莫起,莫起一副紧张的样子。
      
      三人来到风无邪的小屋,风无邪已经穿好衣服起来,呆呆地坐在桌前,见到莫重楼,他愣了愣:“你是......?”
      
      莫重楼仔细盯着他的眼睛,看到一派茫然与空洞。那个千般狡猾、万般算计的风无邪,那个厚颜无耻、能屈能伸的风无邪完全看不到影子了,这个人,像是丢了魂魄一般。
      
      莫重楼回身就给了常岳一巴掌,声音响彻整间小屋,风无邪被吓得一抖,脸色更白了。常岳挨了一巴掌,跪下-身去:“属下知罪。”
      
      “蠢货!”莫重楼怒吼,“府里被人潜入,风无邪被人下药失忆,你们这些守卫竟然毫不知情!本王要你们做什么?!”
      
      “下......下药?”风无邪喃喃地念了句,微张着嘴,像个傻子。
      
      莫重楼踢了常岳一脚:“去跟戚管家说,替风无邪找个大夫,看看有没有恢复的可能。”
      
      “是。”常岳爬起来走了。
      
      莫重楼居高临下地对风无邪道:“你只要记得,你叫风无邪,这里是金陵王在京城的别院,叫琼院。本王便是金陵王莫重楼,是你的主子。”
      
      风无邪愣愣地点了点头。
      
      莫重楼转身出去,莫起紧跟着,小声道:“王爷,也许这样更好。”
      
      “好什么?”莫重楼斥道,“这样一个没脑、没本事的废物,本王养他做什么?本王只想折了他的爪子,可他的脑子是个好东西。”
      
      “王爷您算准他还会为您出谋划策?”
      
      “当然,他这种人,永远都不会放弃往上爬的机会。”
      
      “可是现在这样,他的计策也说不出了。”
      
      莫重楼狠狠瞪他一眼:“你这没用的东西!昨晚风无邪跟你说他有计策时,外面必定有萧家人在偷听,你竟没发现。本王打常岳,只是拿他出气。该打的是你!”
      
      莫起身躯一颤,垂首道:“属下知错,属下自去刑房领罚。”
      
      莫重楼挥手:“罢了,饶你一次!本王早就想好了计策,不用他的亦无妨。”
      
      莫起眼前一亮:“多谢王爷。”
      
      乌夜台,百里芳菲刚醒来就听到喜鹊的叫声,比往日叫得欢,她起床后出门,看着门前树上喳喳叫的鸟儿,叹口气:“有什么好事啊?叫得这么欢。”
      
      白昼在京城里光棍一条,所以一直住在乌夜台。百里芳菲父母早亡,伯父在京经商,她借住于伯父家,在京里白鹿书院读书,因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被传为“女神童”。顾清夜早闻她的大名,当上乌夜台令主后,便将她招募进来。
      
      于是百里芳菲也从伯父家搬出来,住进了乌夜台。她虽是女子,却喜欢独立。
      
      早餐后,顾清夜与唐铭几乎不约而同地到了。百里芳菲迎着顾清夜,关心地打量他,顾清夜额角的伤痕还没消掉,昨晚白昼见到了,百里芳菲自然也知道那是顾清夜求见皇帝的结果。
      
      “顾大人有没有......?”
      
      “没有。”顾清夜温润一笑,“父亲对我格外温和。”
      
      百里芳菲暗想,顾大人他,更怕失去这个儿子吧?耳边听见顾清夜低低的声音:“我懂,你也懂我。”
      
      百里芳菲几不可察地点头,然后道:“我去刑部找季神捕,打听一下大哥与小七如何了,还有陛下打算几时开审。”
      
      唐铭道:“我去吧。”
      
      百里芳菲道:“你忘了我们商量过的事?臣子结党,为君者忌之。在陛下的眼皮子底下,我们与杨统领、季神捕还是要避些嫌,免得被莫重楼抓住,大作文章。我去,我是女子,不惹人注意。”
      
      顾清夜向她投去感激的目光,百里芳菲一挑眉,双眸闪亮,意思是:我俩谁跟谁啊。
      
      早朝时,顾廷观当着满朝文武,自请避嫌,不参与三司会审。虞伯雍同意了,宣布太后寿辰将至,先将萧家兄弟囚禁于刑部大牢,待寿辰过后再审此案。朝臣们摸不透皇帝心思,谁也没敢多做议论。
      
      退朝后,顾廷观回到御史台,却发现有个人已经在等着他了,此人正是莫重楼。
      
      顾廷观脸上不动声色,礼数周全地打了招呼,奉上香茗。
      
      “王爷怎的亲自到此?”顾廷观问道,依旧一副四平八稳的样子。
      
      莫重楼笑吟吟地打量他:“看顾大人的气色,昨晚睡得不错?”
      
      顾廷观唇角微展:“多谢王爷关心,下官心宽,一向睡得很好。”
      
      莫重楼拿起茶盏,悠然品茗,一副闲适的样子。顾廷观道:“王爷此来,是为闲话家常么?若如此,请恕下官不能奉陪,下官尚有公务在身。”
      
      莫重楼“啧啧”两声:“顾大人兢兢业业,委实令本王钦佩。本王此来,倒也确是为了顾大人的家务事。”
      
      顾廷观心头一沉,一股不祥之感涌了上来,他的眼睛不禁微微眯起,唇角的线条有些绷紧。
      
      莫重楼呵呵笑道:“顾大人不必紧张,不是什么大事,其实,就算本王不说,顾大人也该猜到了才是。”
      
      顾廷观沉声道:“请王爷直说吧,天大的事,下官受得起!”
      
      莫重楼挑了挑一边眉毛,身体微微前倾,低声道:“昨晚令郎进宫求见陛下,陛下不过试探了他一下,他便自己招认——他已知道自己的身世。否则,你说萧疏叶怎会对他那么好?他们早已兄弟相认了!”
      
      顾廷观的左手手指在衣袖中猛地收紧,而他的右手还搭在茶杯上,那茶杯竟纹丝不动。
      
      莫重楼的瞳孔中带着一抹猎人看待猎物的笑意,脸上却露出可惜的样子:“顾大人,你一片真心,换来的却是......”他摇摇头,“真是不值啊,不值。”
      
      他以为顾廷观会大惊失色、大发雷霆,或者露出挫败的表情,可是他万万没想到,顾廷观对他冷笑了。
      
      顾廷观一下子变成那个冷峻威严的御史大夫,目光犀利地盯着莫重楼,一字一句道:“王爷为挖掘我家家事,真是煞费苦心啊!”
      
      莫重楼一愣,这反应不对啊!
      
      顾廷观略一思索,语速稍稍加快,紧逼着道:“王爷是从哪里打探得到这个秘密?这件事知情者不多,让我猜猜,那人骨头软,经不起诱惑,又与我夫人有关,他应该是——陈基吧?”
      
      莫重楼一惊,这父子俩不是亲生的,可为何脑子都这么灵光?
      
      “王爷挖出这个秘密,原本是想看他们兄弟自相残杀,然后再揭露秘密,让双方都痛不欲生,对不对?而现在,王爷特地来告诉我,是想让我父子失和,让我更加痛恨萧家,让我在审案时将萧家置于死地,对不对?”
      
      “顾大人,本王不是......”
      
      “不妨告诉王爷:其一,夜儿昨晚归家,已将此事禀报于我,我们父子关系坚如磐石,无人能够动摇;其二,今日早朝,我已向陛下请辞,主动避嫌,不参与会审。案子如何进展,我没有置喙的余地。王爷,您实在是多此一举。”
      
      “你!”莫重楼大怒,“顾清夜欺君罔上,你也一样,你们父子都是逆臣!”
      
      顾廷观拍案而起:“谁是逆臣,陛下自有定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魑魅魍魉,尽早会现出原形!王爷,本官有要务在身,请你离开!”
      
      声音惊动外面的侍卫,急忙奔进来:“老爷.......”
      
      顾廷观一拂衣袖:“送客!”
      
      莫重楼脸上阵青阵白,悻悻地起身走了。
      
      顾廷观跌坐在椅子里,面色苍白,一双手微微颤抖。
      
      “老爷,您脸色不好,是不是病了?要不要回去休息?”
      
      顾廷观扶着桌子站起来,涩声道:“好,摆轿回府。”顿一顿,“你去叫少爷回家。”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