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七章御史护犊

      一旁的卫凝霜已经脸色发白,双手手指握在身前,无意识地绞紧。她记得顾廷观跟她说过,萧家卷入了寿礼被劫案,可其它她一概不知。
      
      她只觉得心乱如麻,脑子里不断回响着那句话:“萧疏叶将武林盟主之位与归雁山庄拱手相让”。夜儿与武林盟主有什么关系?为何萧家长子对夜儿这么好?
      
      难道......难道......他们知道了夜儿的身世,在补偿他?那么夜儿呢?他知不知道?不,不会,萧骋远那个薄情寡义的男人,怎会生出有情有义的儿子?如果不是,难道夜儿真的跟他们有什么交易?
      
      为什么要让夜儿牵扯进这件事里?为什么与萧家又起了瓜葛?难道是命中注定?为什么,事情过了二十年,仍然如沉入湖底的砂砾,被再次翻起来,搅乱了一池湖水?
      
      不能让夜儿知道,不能让廷观伤心,不能让陛下猜忌,总之,一定要将这个秘密捂住。
      
      “老爷。”她唤自己的丈夫,目光沉静如水,仿佛刚才的波动只是短暂泛起的涟漪,早已消失不见,“夜儿长途跋涉,一路风尘,还未用过晚膳。这些公事,不如等他吃过晚饭,你们单独谈吧。”
      
      顾廷观怔了怔,他敏感地觉察到,妻子抓住了“公事”两个字,并且将她自己置身事外。她明明担心,却表现得淡然,分明是想告诉他,她把儿子托付于他,她尊重他的判断与决定。
      
      顾廷观心头一热,点了点头,吩咐下人为少爷准备晚餐,对顾清夜道:“起来吧,为父先回书房,你稍后过来。”
      
      顾清夜应道:“孩儿遵命。”
      
      顾廷观一走,洗砚就溜了进来,叫了声“夫人”,立刻欢天喜地道:“少爷,您总算回来了。”
      
      绿影一闪,傻蛋也飞了进来:“夫人!夫人!”它脆声叫,带着几分讨好的样子。
      
      卫凝霜道:“傻蛋,你跟少爷出去,玩得开心么?”
      
      傻蛋认真起来:“没玩,做事!”
      
      卫凝霜忍俊不禁,回头拉住儿子的手:“走,娘陪你去用餐。”
      
      洗砚跟过去服侍。顾清夜吃饭的时候,卫凝霜只是静静地坐在旁边看着,唇边始终带着温柔的笑容,把所有担忧都藏在心底,并且,拒绝伤感。
      
      顾清夜匆匆吃完,道:“娘,孩儿去书房,您呢?”
      
      卫凝霜道:“娘先回房,你们父子好好谈。”顿一顿,道,“夜儿,你爹嘴上不说,可心里一直挂念着你。他怕你做错事,怕你有负皇恩。你知道他立身清正,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不过,娘相信你有你的考量,你好好跟他解释,不要忤逆了他。”
      
      顾清夜道:“娘放心,孩儿何曾忤逆过爹爹?陛下与爹都听了莫重楼的一面之词,陛下还在气头上,不肯听孩儿解释。可爹对孩儿知根知底,只要孩儿说清楚就没事了。娘请先去歇息,明早孩儿再去给娘请安。”
      
      卫凝霜从儿子那双墨玉般温润的眼里看不出异样,她心下稍定,带着抱雪走了。
      
      一道闪电倏地劈开夜幕,像一把雪亮的利刃,雨哗哗地倾倒下来。鹦鹉傻蛋吓得一抖羽毛,往顾清夜身上钻。
      
      顾清夜将它交给洗砚:“带它回去,不必跟着。”
      
      “少爷?”洗砚眼巴巴地看着他家少爷,“老爷会不会......?”
      
      顾清夜微笑:“怕我受罚么?放心,不会的,重案未破,陛下随时会召见我,老爷怎会在这个时候罚我?”
      
      洗砚睁大眼睛看着他:“少爷,您......您变狡猾了。”
      
      顾清夜轻轻一个爆栗敲过去:“胆儿肥了?敢这么跟你家少爷说话?”
      
      洗砚嘿嘿笑,躬了躬身:“小的回去拿把伞,来接少爷。”
      
      顾清夜穿过回廊,来到顾廷观的书房,门开着,顾清夜仍然敲了敲门,得到允许,才进去,反手把门关上。
      
      书房里燃着顾清夜熟悉的松木香,气息令他觉得舒服。他看见父亲端坐在书桌后,便上前撩袍跪倒:“爹。”
      
      顾廷观凝眸打量着他,儿子还是以前的儿子,并未变得陌生,他们之间的距离也没有拉长。是自己紧张过头了,他暗自苦笑,原来那么怕失去他么?
      
      声音不觉变得低沉,像此刻低沉的心事:“起来吧。”
      
      顾清夜一愣,父亲不打算训斥自己么?他抬头,一瞬间,他从父亲眼里看到一闪而逝的慈爱,还有,一种他无法分辨的情绪。
      
      “爹。”他不禁又唤了一声,站起来,垂手而立。
      
      “说说吧。”
      
      “是。”顾清夜道,“爹质问孩儿的那些事,件件是真,可孩儿问心无愧。孩儿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完成陛下的使命。孩儿利用了萧家,可萧疏叶是个挚诚君子、顶天立地的英雄,他深明大义,在得知孩儿是陛下近卫后,他成全了孩儿,将武林盟主之位让给孩儿。”
      
      “仅仅因为你是陛下近卫?没有别的原因?”顾廷观深黑的眸子敛尽情绪,他悄悄刺探着儿子的真心,却又害怕触到那个他最不愿触及的角落。
      
      “没有。孩儿没有跟萧家达成什么交易,只是萧疏叶与恒远大师都认为孩儿是武林盟主的最好人选,可以平衡朝廷与江湖的关系,所以有意成全孩儿。至于归雁山庄,孩儿名义上仍是萧家使者,归雁山庄本来就归孩儿管,萧疏叶将它送给孩儿,一来可作武林盟所在地,二来在江湖人面前给孩儿一座靠山,令他们安心。”
      
      “如此说来,这萧疏叶倒很通透。”
      
      “是,萧疏叶很通透、很睿智,胸襟开阔,是天生的领袖。更难得者,他忧国忧民、体恤苍生,做了许多官府都做不到的事。孩儿对他十分崇敬。”
      
      顾廷观不自觉地伸手,想去拿桌上的茶杯。顾清夜见杯子空着,先一步替他斟茶,双手奉上,见父亲蹙着眉头,他问道:“爹,您不信么?”
      
      顾廷观不问反答:“那案子的事呢?”
      
      “此事说来话长,请爹容孩儿慢慢禀告。”
      
      “你说吧。”
      
      雨声拉长了夜的节奏,绵绵密密。顾清夜将自己在扬州的经历原原本本讲给父亲听,只除了认亲一事。
      
      等他讲完,雨也停了,灯花轻轻爆出“噼啪”声,在静夜中听来愈发静谧。
      
      顾廷观一拳头砸在桌子上,打破了这份沉寂:“莫重楼!这厮竟敢设陷害你们!他仗着是皇亲国戚,便可如此为非作歹。还试图杀死季鹰灭口,此等行径,竟比江湖上那些邪魔外道更为卑劣!”
      
      “爹,您别生气......”
      
      顾廷观又指儿子,怒气冲冲地骂:“还有你!你这个乌夜台主是怎么当的?觉得自己武功天下第一么?一点都不懂防范,净捡着陷阱跳了!还有季鹰、杨仪,一个京城名捕,一个侍卫统领,都是猪脑子!”
      
      顾清夜被骂得瞠目结舌,父亲一向是个沉稳内敛的人,这样直白地骂人还是破天荒第一次。
      
      可是忽然便觉得心里酸酸的、软软的。下一瞬,发现自己被父亲搂住了。顾廷观摸着他的后背:“这背上的伤全好了么?让为父瞧瞧......”
      
      “不,不用。”顾清夜结结巴巴地道,“孩儿靠了项国舅的治疗,已经全好了,爹您别看了。”
      
      没有被训斥,没有挨打,反而如此护犊子,顾清夜好不习惯这样的父亲。可是眼眶有些发胀,他回抱住顾廷观,小声道:“爹,您说过,若有朝一日孩儿做出叛逆之事,爹便亲自拿孩儿的人头去向陛下请罪,可是爹您......”
      
      顾廷观放开他,沉着脸道:“你公私不分、泾渭不明,为父的确要责怪你。可是,为父会去向陛下求情,养不教,父之过,该受罚的,应该是为父。”
      
      顾清夜扑通跪下,泪水已洇进眼底,他努力让声音平静:“爹,孩儿一人做事一人当,爹已尽心教导孩儿,是孩儿自己叛逆,与爹无关。”
      
      顾廷观伸手摸摸他的头,喟然道:“你少年心性,意气用事,可是,谁不曾年轻过呢?为父也不是食古不化之人。那萧疏叶兄弟若真有你说的这么好,为父也算开了眼界。”
      
      萧骋远那混账东西有这么好的儿子,是前世修来的吧?
      
      “他们是有这么好,萧家人都很好。”顾清夜喃喃。他已经想念那些姐姐、姐夫还有外甥外甥女了,当然,也想念两位太夫人。
      
      顾廷观扶他起来,道:“陛下命为父参与会审,可为父会向陛下请求,主动避嫌,毕竟你是我的儿子。”
      
      “是,孩儿明白。”
      
      “夜儿,此事恐怕不好办。”顾廷观拍拍儿子肩头,“有太后给莫重楼撑腰呢,陛下又是至孝之人,你做好心理准备。”
      
      顾清夜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孩儿相信,清者自清,浊者自浊,邪不压正。请爹放心。”
      
      顾廷观点点头:“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看儿子离去,顾廷观怔怔地站了许久。主动避嫌,不止是因为儿子,也是因为萧家人。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成见,有失公允。
      
      儿子今天表现出了小小的亲昵,还有些撒娇的意味,这滋味......难得的好。
      
      他笑了,微微的苦涩,微微的甜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后天有市集活动,27-30日到宿迁出差,
    又不能及时更文了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