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三章咎由自取

      季鹰仿佛脑后长眼,头也没回,腰里的剑却突然到了手中,剑柄一挡,那道暗器拐了个弯,贴着莫重楼的额头,倏地划过,射在他身后洞壁上,叮的一声落了地。
      
      莫重楼感觉额角一凉,几缕头发飘落下来。拾九与常岳不约而同地落到莫重楼身侧,一左一右成护卫之势:“王爷!”
      
      莫重楼心头一悸,他看见季鹰回过头,一道锐利的目光射来,像利箭般洞穿了他的眼。
      
      “王爷,光天化日之下,你想杀人灭口么?”季鹰右手执剑,左腿微屈,是个放松的姿态,却有着一股桀骜的味道,“你堂堂郡王,如此不顾身份,干出的尽是些下三滥的勾当。究竟是什么冲昏了你的头脑?”
      
      莫重楼脸上阵青阵白,片刻之间,他的背上已被冷汗浸湿,他几近虚脱,可是面上仍然死撑着。
      
      “方才本王只是教训一下你的无礼。”季鹰这厮,如此嚣张,莫重楼恨不得打碎他的脊梁骨,可是此刻,他竟被他震慑住了......色厉内荏。
      
      “王爷教训完了,那在下可以走了么?”季鹰偏了偏头,不等莫重楼回答,转身便走。
      
      “等等!”莫重楼喊住他,季鹰停步,却没回头,身后响起迟缓的声音,“......你到萧家,替本王传个口讯,就说,今晚本王派人拿郭毅、潘华去交换莫起。”
      
      季鹰并不知道其中关节,扭头警惕地盯了莫重楼一眼,却发现莫重楼有些恍惚,看起来并不像在算计什么。
      
      “好。”他答了声,便走了。到洞外,发现还有四名侍卫在门口守着。他没管,飞身掠起,从树顶飘了过去,眨眼便消失了踪影。
      
      萧疏雨与顾清夜已带着莫起去过吴府,却被告知莫重楼出去了。莫起怔怔地看着吴府大门,露出失望之色。萧疏雨道:“你小子有点骨气好不好?走!”不由分说,拽着他便走了。
      
      季鹰回到萧府时,已经夕阳西下。与萧家人、乌夜台的人、杨仪他们会合,顾清夜喜道:“季兄,你总算回来了,我还担心你一路追到连云十八寨去呢。那寿礼没有被劫,我们已经找到了。”
      
      “啊?不是被什么阴山派的人劫了么?”
      
      “季兄你怎么知道?”萧疏叶惊讶地道。
      
      “我从虎踞山朝西北方向追了一天一夜,沿路打听有没有人押运货物经过,可是问到的都不符合贺老六描述的样子。我想朝廷应该已经收到金陵王的信,我不能再追了,得尽快回京城去,便回来了。
      
      “今天下午我归途中经过虎踞山,不想又遇到贺老六,他说昨晚风云洞有动静,很多黑衣人夜宿在此。
      
      “他提起风云洞和黑龙潭的神秘可怕,我便心生好奇,进了这个洞,没想到,我刚走到洞底,就有人也进了洞。我怎么也没想到,此人竟是莫重楼,他带着手下,还有一个昏迷的人——风无邪。”
      
      萧家兄弟与顾清夜相视一笑。季鹰道:“疏叶,你们知道?”
      
      “我们不知,但猜到了他们来此的用意。不如你先把你看到的告诉我们,我再告诉你我们这两天的经历。”
      
      于是季鹰便把洞里发生的事从头至尾说了一遍,杨仪怒道:“莫重楼这厮,上回设计暗算我们倒也罢了,今日竟敢当面对你出手!他心目中还有王法么?!”
      
      季鹰道:“恐怕太后娘娘就是他的王法了。”顿一顿,“疏叶,我在路上听到一些传闻,说武林大会上,你把归雁山庄与盟主之位都让给小夜了。”
      
      “是。”
      
      “疏叶,你如此大仁大义,令我钦佩。”
      
      萧疏叶微笑:“我也是有私心的。”
      
      “什么私心?”
      
      “为维护江湖安定。”萧疏叶道,“只有小夜才能平衡朝廷与江湖的关系,他是做武林盟主最好的人选。再说,他是我萧家子孙,我父亲对不起他母子,归雁山庄给他,也不足以补偿。”
      
      “大哥......”顾清夜喃喃地唤了声,萧疏叶轻轻拍拍他的肩膀。
      
      杨仪也忍不住动容地看着萧疏叶。唐铭与百里芳菲更是感动。
      
      “好了,我跟季兄讲一下我们的经历吧。”萧疏叶把这两天所经历的事原原本本讲给季鹰听。季鹰听到寿礼被他们夺回来,大喜过望:“太好了,这下我真的可以向朝廷交差了。”
      
      听到萧疏叶派风驰假扮阴山派人去见风无邪,季鹰笑道:“好计,难怪我在洞里看到他们狗咬狗,莫重楼还没受到律法的制裁,便先被自己人打击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萧疏雨道:“像莫重楼这样一个无心无情之人,早晚众叛亲离。如今郡主离去,风无邪被废,剩下一个莫起,还存着一私奢望。不过奇怪,莫重楼怎么愿意拿郭毅、潘华来交换莫起?难道他良心发现了?”
      
      玉生烟道:“我只怕他还留着后手。”
      
      顾清夜微微蹙眉道:“莫重楼叫季兄来传信,我觉得是种警告。他的言下之意是:我已知道你与萧家打成了一片,你的立场已经偏了。”
      
      萧疏叶接道:“正是。他到时若在陛下与三法司面前指控,说季兄与杨大人偏袒萧家,那么,季兄与杨大人的证词便可疑了。他甚至可能倒打一耙,给你们按上欺君之罪......”
      
      季鹰扬眉:“我季鹰行得正、坐得端,不怕小人诬告。”
      
      杨仪道:“我只知道真相。”
      
      唐铭悄悄捅捅顾清夜:“老大,我们与你同进退。”
      
      萧疏叶欣然道:“季兄回来了,杨大人的伤势也好多了,今晚我们要痛饮几杯。”
      
      顾清夜打趣道:“大哥,小弟以前极少沾酒,自来到你家,天天泡在酒里,简直要成酒鬼了。”
      
      季鹰道:“酒要喝,不喝对不起我们相交一场。不过,疏叶、小七,我职责所在,今晚若能成功换回泰山派两人,明日我们便该一同进京了。此事不能再耽搁。”
      
      萧疏叶郑重道:“自当如此。”
      
      玉生烟道:“萧大哥,我与你一起去。”
      
      萧疏叶道:“你留在家中,替我照顾两位母亲吧。”
      
      “不,我们是夫妻,患难与共。家里有公孙叔叔,两位母亲也并非孱弱之人。我必须跟你去!”玉生烟坚持。
      
      季鹰不由自主地看玉生烟一眼:“玉老板,哦,不,如今我该叫萧夫人了,你还是原来的样子。”
      
      “我原来是什么样子?”
      
      “欺霜傲雪、外柔内刚。”
      
      萧疏叶笑吟吟地看自家夫人一眼,有些受用,道:“好,那你便同去吧。”
      
      入夜,华灯初上,府里为穆晗出殡而挂满的白幔、白灯笼都取了下来。萧家一家人,包括五位小姐的家人,再次同聚一堂。
      
      “大哥、大嫂,我们明日便回去了。”萧若梅依依不舍道,“你们此去京城,千万保重。若有任何消息,便叫人传信来。”众姐妹虽豪迈,心里仍然有些担忧。
      
      萧疏叶夫妻安慰道:“大家放心吧,公道自在人心,邪不压正。案情如此明了,我们不会有事的。”
      
      顾清夜道:“大娘、二娘、姐姐、姐夫们且放宽心,有小弟在,必护大哥与小七周全。何况还有季神捕与杨统领在,他们亲见了事实真相,容不得莫重楼覆雨翻云。”
      
      季鹰道:“疏叶找回丢失的宝物,朝廷应该感谢他才是。依我看,陛下没准封他个什么官当当。”
      
      杨仪忍俊不禁:“你还没喝多少呢,这么快就醉了?”
      
      众人纷纷露出笑容,一屋子温馨。
      
      门外,莫起一个人站在光影暗淡的地方,远远地看着,像一头流浪的孤狼,遥望着人家屋里温暖的火光,贪恋又不敢靠近。
      
      “莫起?”闻松发现了他。
      
      “啊,闻侍卫,我......”
      
      “你稍等,你那个爹说要拿泰山派两名弟子来交换你。”
      
      莫起眼睛一亮:“他,他愿意换了?什,什么时候?”
      
      “就今晚。”
      
      “哦,好,好的。”莫起喃喃地应着,“那,那待会儿他来了,请你唤我。”
      
      “好。”
      
      莫起转身的时候,两滴眼泪落了下来。
      
      酒宴到一半的时候,常岳与三名侍卫带着郭毅、潘华来了。两人被下了迷药,放在侍卫的马背上驮过来的。
      
      萧疏叶叫人唤来莫起,与萧疏雨、顾清夜一起,带着莫起来到门口。
      
      “萧大侠。”常岳向萧疏叶拱手,“在下奉我家王爷之命,来交换人质。”隔着门口的灯笼光,他看见莫起脸上悲喜交集的样子,面上微微动容,唤了声:“莫起。”
      
      “常大哥,我没事。”他以为莫重楼会亲自来,可是没有。
      
      常岳给郭毅、潘华服了解药,将他们带到萧疏叶面前,萧疏叶对莫起道:“回去吧,以后好自为之。”
      
      他们走后,萧疏雨与顾清夜一人一个扶着郭毅、潘华走进大堂。两人这会儿清醒过来。
      
      “萧大侠?我们怎么在这儿?”郭毅惊讶地道。
      
      “莫重楼拿你们来换莫起了。”萧疏叶道。
      
      “莫起?”
      
      “他是莫重楼的私-生-子。”萧疏雨解释。
      
      “来,快坐下来,与我们共饮几杯。”萧疏叶道,“这两天你们受苦了。”
      
      “好!”郭毅扬眉吐气,但他嫌杯太小,直接要了大碗,一喝就是一大碗,喝完抹抹嘴,“痛快!”又倒,又喝。潘华在边上提醒地唤“师兄”,郭毅笑道:“萧大侠这儿,无需顾忌。”
      
      萧疏叶一扬剑眉:“我就喜欢郭兄弟这般豪气,来,我陪你们喝两杯。”
      
      潘华道:“武林大会怎样了?我们是不是该称盟主了?”
      
      萧疏叶微笑:“不是,盟主在这儿。”他指指顾清夜。
      
      “你家使者?”郭毅有些疑惑。
      
      “正是,回头我再向郭兄弟解释。”萧疏叶道,“对了,你们是如何被莫重楼抓的?”
      
      郭毅又喝掉一碗酒,愤愤道:“前天我与师弟在宴阳楼吃面,听见邻桌聊得不亦乐乎,说珠光宝器阁被雷劈了,官府从里面抬出两具烧焦的尸体。我便与师弟到衙门口去,想看看吴唯那狗官是否会借机生事。没想到......”
      
      他露出难堪之色:“只怪我们武功低微,技不如人,被一个姓风的抓了。”
      
      “风无邪?”
      
      “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姓风,穿一件灰色的衣服,阴阳怪气的。练的武功也极阴,那手伸出来像鬼爪子似的。我与师弟都中了他的掌力。”他解开衣襟,露出胸口一个淡青色的掌印。
      
      萧疏叶微微变色道:“莫非这风无邪练的是久已失传的青煞掌?”
      
      萧疏雨道:“大哥是说百年前阴魔骆冥的青煞掌?”
      
      萧疏叶道:“正是。百年前武林中纵横着两大魔头,一个阴魔,一个阳魔,阴魔练的是青煞掌,阳魔练的是金乌掌,一个极阴,一个极刚。这两魔头都是武痴,练功成狂,而且是天生的死对头,最后彼此拼尽内力而亡。”
      
      萧疏叶关心地道:“郭兄弟,潘兄弟,你俩感觉如何?”
      
      郭毅道:“我们初时极冷,感觉经脉中有股阴冷的真气窜上窜下,后来那姓风的给我们服了药丸,我们便好了。他将我们的双手反铐,脚上戴上脚镣,蒙着眼丢到一个地方,不知是哪里。我们过了两天暗无天日的生活,但一日三餐倒不曾少了我们。”
      
      萧疏雨道:“那正是了,中了青煞掌的人便是如此症状。若没有强劲的罡气压住那股阴气,郭兄与潘兄恐怕会经脉受损。”
      
      郭毅与潘华听萧疏叶兄弟一说,倒不禁后怕起来。郭毅道:“幸好他并不想要我们的命,倒是把我的武林大会请帖拿走了。”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当莫重楼叫顾清夜拿武林盟主之位去换郭毅与潘华时,他就知道他是凭泰山派的请帖进的归雁山庄。
      
      季鹰沉吟道:“若这风无邪是青煞掌法的传人,他怎会甘心当了莫重楼的附庸?”
      
      萧疏叶道:“据《武林典故》记载,阴魔一生独来独往,并无传人。我猜想,他把他的阴魔掌法写成了秘笈,藏在什么地方,被风无邪得了。此人在江湖中原本籍籍无名,练那掌法估计也不曾练到至臻之境,否则,他不至于要通过莫重楼去走捷径。”
      
      顾清夜道:“无论如何,他已被莫重楼毁了,也是咎由自取。他若专注于练功,不入名利的魔障,或许会走出另一番前程来。”
      
      宴后,顾清夜与萧疏雨又去泡了温泉,然后,萧疏雨躺到顾清夜床上:“哥,我要与你睡。”
      
      顾清夜轻轻敲了他一个爆栗:“无赖小子!”
      
      萧疏雨可怜巴巴地道:“进了京城,我们铁定住进刑部大牢,今晚哥还不让我睡好一点?”
      
      顾清夜无语:“你自己的床难道比我的差?”
      
      萧疏雨道:“进了京,你是官,我是民,我俩哪里还有机会像现在这样促膝谈心?顾大人,您就照顾一下小人的情绪吧。”
      
      顾清夜心道,自家兄弟这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伸手戳戳他脑门:“七爷这是拿我寻开心呢?什么官,什么民?我若敢摆出半分官威,大哥怕是会扒了我的皮。”
      
      萧疏雨笑得乐不可支:“哈哈,原来你也怕他啊。”
      
      “我不是怕他,是敬他。”
      
      两人的声音传到外间唐铭的耳朵里,唐铭不住摇头,“啧啧”道:“这兄弟俩......真是太粘乎了。”
      
      吴府,莫重楼房间。莫起跪在地上,已经跪了一个多时辰。门外响起脚步声,莫重楼走进来,明明是四月天气,他却挟着一身冷气。
      
      莫起扭头:“主子......”他闻到一股酒味。喝了酒的人,却像吞了冰一样,莫重楼脸上一点红色都没有,反而是一种冷白。
      
      莫起微微颤了颤,又唤:“主子。”
      
      莫重楼猛地揪起他的领子,一声不响,左右开弓给了他四个耳光。
      
      莫起被打得眼冒金星,耳畔嗡嗡直响,嘴角流出血来。莫重楼盯着他,目光像要将他吞噬:“小畜生!”酒气喷到莫起脸上,莫起感觉脸颊更烫了,“小畜生!”莫重楼陡然拔高声音,莫起吓得一抖。
      
      莫重楼又是一掌狠狠打下去,同时松开手。莫起扑倒在地,眼前晕了半晌,等他清醒过来,他缓缓举袖,擦掉唇角的血迹。
      
      “你!”莫重楼指着他,厉声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是谁?你竟敢背叛我?”
      
      莫起翻了个身,仰面躺着,用袖子遮住自己的眼睛,呵呵笑起来。他雪白的牙齿上挂着一丝血迹。
      
      “你笑什么?”莫重楼低吼。
      
      “我是谁?我只知道你把我当奴才。我只是你莫家的奴才!哦,对,我刚刚听说,你多了一个奴才,那位风先生,他也是你的奴才了,哈哈,哈哈。”
      
      莫重楼惊呆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莫起敢用这种态度对他。
      
      “我对你唯命是从,我甚至帮你去杀人!你会叫大少爷、二少爷杀人么?你不会,因为他们是你堂堂正正的儿子,而我只是你的私-生-子。我见不得人,可是,我身上流的是你莫家的血脉!王爷,主子,爹!呵呵,我那么依赖你,崇拜你,孺慕你,可你......你把我看成下贱的奴才......”
      
      他放下袖子,眼眶已经红透,他爬起来,直直地站在莫重楼面前,抬起头,盯着那张冷白的脸。
      
      那张脸慢慢涨红了,莫重楼的眼睛也有些红,瞳孔中燃烧着一团火,幽幽暗暗。
      
      莫起低低地问:“我已经快绝望了,可你为何,又愿意拿那两人来换我了?是不是......因为风先生背叛了你,你终于觉得孤独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