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四章启程归京

      “孤独?”莫重楼古怪地笑了,慢慢后退,坐进椅子里,却竟然没有发怒,“莫起,我教了你那么多,你还是没有领悟。”
      
      莫起一愣,他敏感地捕捉到一个字——“我”,莫重楼在他面前一向自称“本王”,那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从未放下过,可今天,他竟然说“我”。
      
      “我一直在教你怎样变得强大,而强大的人注定是孤独的。你试想一个人站在高山之巅,连云都飘在他脚下,那是种怎样的感觉?”莫重楼的样子像一位循循善诱的师长,面上竟然带着罕见的温和。
      
      莫起再次愣了,半晌道:“高处不胜寒。”
      
      莫重楼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不过两天而已,你连说话的语气都像他们家的人了。枉我平时那样教导你,你半点都没学会。”
      
      莫起有些茫然:“主子您是在教我变得强大么?我一个奴才......”
      
      莫重楼无声地笑了:“你知道风无邪为何宁愿当我的奴才?”
      
      “为了活命?”
      
      “你觉得他没有尊严么?”
      
      “我......看不透他。”
      
      莫重楼道:“一个人若是连屈辱都能忍受,他没有什么是承受不了的。风无邪心里清楚,只有活下来,他才有机会。死了,他就什么都没了。所以,他选择当我的奴才。”他招招手,让莫起靠近,伸手拍拍他的脸:“儿子,你应该好好跟他学学。”
      
      “儿子”两个字像电流一样击中了莫起,他浑身一颤,眼泪迅速涌进眼睛里,然后,两行泪水沿着他肿胀的脸颊流了下来。
      
      他喉头哽住,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莫重楼拿下颌指了指桌上的茶壶,莫起本能地替他斟了茶,双手奉上:“主子,请用茶。”
      
      莫重楼喝了一口茶,吐出一口浊气,对莫起道:“我虽不能给你名分,却可以栽培你。至于将来你能爬到什么位置,那要看你自己的努力。私底下,你可以叫我爹。”
      
      莫起怔怔地看着他,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父亲,无论我给你什么,你都得受着。”莫重楼道,“你棒伤未愈,早点去休息。另外,我要你接近风无邪,套出他的青煞掌法。你天赋比他高,且心无杂念,一定能练得比他好。”
      
      “主子......”
      
      莫重楼看他一眼,莫起改口,低声道:“爹,您是想让莫起成为第二个风先生么?”
      
      莫重楼露出意义不明的笑容:“为父自有主意,你无需知道太多,只管专心练功便是。”他挥挥手,“去吧。”
      
      “是。”莫起往后退了两步,正想走,莫重楼又喊住他:“莫起。”莫起顿住,莫重楼脸一沉,一字一句道:“你若再敢背叛为父,为父一定亲手结果了你!”
      
      莫起扑通跪下:“莫起再也不敢了。”
      
      莫重楼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去吧。”
      
      等他的身影离去,莫重楼拿起茶杯,慢慢品茗,半晌,回味一般自言自语:“孤独?呵呵,我孤独么?我只是觉得人心易变,我怕你走到他们的阵营去,为他们所用......”
      
      忽听门外有人道:“王爷,属下常岳求见。”莫重楼道:“进来。”
      
      常岳进来跪倒:“王爷,叁壹与叁七拿着风无邪的信,连夜出发,赶往阴山去了。”
      
      “好。”莫重楼道,“明日一早我们便启程进京。”
      
      “是。”
      
      “你去看看莫起,检查一下他的伤势,给他上个药。”
      
      “是。”常岳脸上微露喜色。
      
      “怎么?”莫重楼淡淡地道,“你很关心他?”
      
      “属下......”常岳嗫嚅道,“不是,莫起......他还小。”
      
      “是啊,他还小。”莫重楼感慨道,“所以心性不定,竟敢做出叛主之事。不过,看在他还小的份上,本王饶过他。”
      
      “王爷仁慈。”
      
      第二天早上,顾清夜与萧疏雨是被一个聒噪的声音吵醒的:“羞羞,小七,羞羞。”这声音一听就是傻蛋的。
      
      萧疏雨随手拿起枕头扔了出去,“扑棱棱”,傻蛋振翅飞开,躲过了袭击它的武器,“咭”的一声,仿佛在笑。
      
      唐铭掀了帘子进来,抱臂靠在墙上,笑眯眯地瞧着两人一鸟。
      
      顾清夜坐起来,道:“小七,起床吧,今天要送别姐姐、姐夫、师父他们,我们自己也要启程。”
      
      萧疏雨腾一下便下了床,脚踩在地上,指着傻蛋骂:“得意什么?你走了,就见不到凤儿了。”
      
      傻蛋愣住,耷拉下脑袋,一副灰头土脸的样了。唐铭实在撑不住哈哈大笑:“完了,傻蛋回去若得了相思病可怎么办?”
      
      顾清夜忍笑:“小七,你跟一只鸟儿怄什么气?真是越活越小了。”
      
      萧疏雨道:“哥,今日我服侍你穿衣洗漱吧。”
      
      顾清夜一愣:“这是为何?”这小子总不会记着当初冲自己耍赖,让自己伺候他,这会儿要补偿?
      
      萧疏雨怅怅地道:“以前我不懂事,叫哥伺候我,哥就给我个机会,让我弥补自己的过失吧。”
      
      顾清夜见他的样子,心中一软:“小七,我们是兄弟,我照顾你是应该的。”拍拍他的肩,悄声道:“别多愁善感了,叫唐铭看着笑话。”一回头,发现唐铭已经下去了。
      
      兄弟几人一早上忙得不可开交,先是送别了五位姐妹。顾清夜在一片“小夜弟弟,保重啊”“舅舅,有空来我们家玩啊”声中,看着五家人离去,眼眶有些发热。
      
      短暂的相聚,却让他体会到了满满的亲情。他忽然想,要是自己生在萧家,该是多么幸福的事。
      
      五姐妹走后,少林方丈恒远与师弟恒空、徒弟弥乐弥生也要走了。两位太夫人劝道:“大师伤势未愈,不如多留几日,等养好了伤再走吧。”恒远却道:“已经无大碍了。”最后萧疏叶派了辆马车送他们。
      
      顾清夜拜别新认的师父:“弟子昨日忙着与莫重楼周旋,没有好好陪伴师父,如今匆匆一别,不知几时能见。”
      
      恒远笑道:“我辈江湖人,聚散如浮萍,随缘而已。等你朝中事了,若愿意来少林看为师,为师便很高兴了。”
      
      顾清夜道:“弟子必去拜见师父与诸位师叔、师兄。”
      
      恒远拿出一本小册子,交给顾清夜:“昨日为师写了些少林心法,交与你,你按此好好修炼,必定功力倍增。”
      
      顾清夜拜谢道:“弟子未曾一日尽孝,却蒙师恩,赐予心法,弟子惭愧。”
      
      恒远拉起他的手道:“孩子,你受之无愧。我们走了。”
      
      “师兄,保重。”弥乐笑出两个酒窝,“萧大侠、萧七少保重。”
      
      等少林寺一批人走掉,萧疏叶便叫闻松从地牢里提出那个扶桑“人偶”伊藤健一。季鹰道:“公孙前辈最好也随我们进京去。”玉生烟道:“若如此,家中人都走空了。”太夫人道:“我们姐妹还没老,这家我们料理得过来。再说,归雁山庄还有那么多人手。你们放心去吧。”
      
      此时,风驰进来,向萧疏叶禀道:“老爷,莫重楼带着一队人进京去了。”
      
      萧疏叶道:“好,我们启程。”
      
      三辆马车,第一辆坐着伤势未愈的杨仪与没有武功的公孙羊,押着伊藤健一。第二、第三辆车运着莫重楼送给太后的寿礼。
      
      今日四月二十,太后生辰在四月二十七,还来得及在此之前将寿礼送到。
      
      随行的还有闻松、闻竹、姚青、姚白,影卫风驰在暗中保护。
      
      鹦鹉傻蛋待在马车里,叫杨仪:“统领,统领!”杨仪道:“干嘛?”
      
      傻蛋道:“酒。”伊藤健一吃惊地看着这只神奇的鸟儿,吃吃道:“它,它这么聪明?”
      
      公孙羊瞪他一眼:“比你聪明!好好的扶桑人不做,要去做莫重楼那厮的走狗。”
      
      伊藤健一脸色一黯。
      
      傻蛋又叫:“酒,酒!”
      
      杨仪道:“再吵,我把你烹了下酒!”傻蛋嘟囔:“好凶。”扑棱飞出车窗,去找顾清夜了。
      
      杨仪摁摁额角,叹气:“这一人一鸟都叫我头疼。”
      
      京城弦歌。皇宫。御书房。近黄昏。
      
      太监来报:“白昼求见。”虞伯雍道:“宣。”
      
      白昼进来,行过君臣之礼,恭敬道:“启禀陛下,令主发来飞鸽传书,请陛下过目。”
      
      虞伯雍接过纸卷,见上面用蝇头小字写着:“寿礼失而复得,臣与季鹰、杨仪回京复命,萧家家主、七少同行。”
      
      虞伯雍欣然站起:“好,寿礼失而复得,太后该高兴了。朕立刻去将此事告知太后。”
      
      慈安宫,莫太后正倚在榻上,两名宫女一个替她捶肩,一个替她捏腿。闻听外面传来“陛下驾到”的声音,太后挥手示意宫女退下,自己坐好身子。
      
      虞伯雍大步进来,躬身行礼:“儿臣参见母后。”
      
      太后道:“皇儿免礼,坐吧。”
      
      虞伯雍在她身侧坐下。太后见他含笑,问道:“皇儿是有什么好事么?”虞伯雍道:“清夜从扬州传书来,道寿礼已经失而复得。”
      
      “哦?”太后也面露喜色,“这么快便查到了?”
      
      “是啊,朕早料到,有季鹰、杨仪与清夜三人在,事情必定迎刃而解。”
      
      “那罪犯可是萧家人?”
      
      “这个他倒没说,只称他们三人在回京,萧家家主、七少同行。”
      
      “同行?”太后立刻皱眉,“萧家是嫌犯,难道不该押送么?”她目注虞伯雍,缓缓道:“皇儿,你的心腹之人是否仍然忠心于你,你可要好好考量才是。”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