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十二章无耻之人

      风无邪在短暂的惊慌之后,迅速冷静下来。他想,莫重楼说他的人已追上“厉鹰”,却不说结果如何,他分明在诈他。
      
      若是莫重楼的人已经把宝物夺回,就算没有抓到“厉鹰”,不能与他当面对质,莫重楼也会把这些失而复得的宝物丢到他面前,直接打他的脸。可是这里除了他与莫重楼、常岳三人,什么都没有。
      
      俗话说“捉贼捉赃,捉奸见双”,莫重楼既没物证,也没人证,他凭什么定自己的罪?所以,自己千万不能自乱阵脚。
      
      他努力跪直了身子,目注莫重楼道:“王爷,您说的话,属下不明白。属下自投于王爷麾下,早已发誓效忠,唯王爷马首是瞻。再说,王爷英明神武,洞察秋毫,属下焉敢算计王爷?”他样子谦恭,但并不卑微,目光是极诚恳的,这使他本来模糊的面目变得清晰起来。
      
      明明白白好下属的模样。
      
      莫重楼勾了勾嘴角:“所以,如果本王糊涂一些,风先生早就算计我千回了,是不是?”
      
      风无邪苦笑:“属下慑于王爷的威严,口不择言,请王爷恕罪。属下只是不知王爷因何疑我,就算王爷要属下死,也得让属下死个明白啊!”
      
      莫重楼唤一声:“拾九!”拾九就出现在莫重楼面前:“属下在。”
      
      莫重楼抬了抬下颌:“告诉他!”
      
      拾九道:“风先生,你今天上午与阴山派的人见面,我看见了,还听见了你们的对话。”
      
      风无邪仿佛被一盆冰水从头浇到底,遍体生寒,原来如此!原来莫重楼派拾九监视他。像莫重楼这样多疑的人,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疑之人的。自己大意了!
      
      机关算尽,以为自己成功了,便有些轻狂,失了戒心,才导致今日之祸。风无邪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可他知道,现在不是悔恨的时候。
      
      “怎么?还不打算说实话么?”莫重楼冰冷的视线紧紧锁住风无邪,那道视线像一双有形的手,扼住了风无邪的喉咙,风无邪觉得自己呼吸困难。“本王的五名侍卫,价值万两的宝物,风无邪,你这条命赔得起么?”
      
      他瞧了眼那黑沉沉的潭水,猛地一脚踢在风无邪胸口,风无邪的身子竟被踢得飞出去,直直向黑龙潭坠去!
      
      那一瞬间,风无邪的心沉了下去。他没想到莫重楼那么决绝,竟连多余的废话都没有,直接便要他的命。
      
      不,不至于,他不可能不要那批宝物。
      
      两个念头刚刚闪过,他的人便已经落到水面。忽然,他的身子顿住了,腰里多了道链子,将他吊在那儿。他下意识地伸手抓住链子,想要站直身子。可是一道大力沿着链子传过来,震得他手臂一阵酸麻。
      
      他本已被喂了软骨散,浑身无力,哪里经得起这宛如电力击过般的酸麻?手一抖,链子便脱了手,身子下沉,扑通掉进水里,直没到顶。
      
      链子的头部被常岳捏在手里,常岳面无表情地看着水里翻腾起来的水花,感受着链子那端的挣扎。
      
      可是风无邪挣扎了两下,不动了。常岳奇怪地看向莫重楼,轻声道:“王爷,他不在挣扎。”
      
      莫重楼示意他将风无邪拉上来。常岳一用力,风无邪便像一条钓竿上的鱼一般被甩到岸上,跌在莫重楼面前。
      
      水花溅到了莫重楼的衣服上,莫重楼嫌恶地往后倒退两步。常岳忙请罪:“属下该死。”
      
      莫重楼拂了拂袖子,顺便拂去空气中的怪味,垂眸看向地上的风无邪。
      
      风无邪满身满脸的水,头发散乱地披在脸上,他呛出几口水,面色苍白如纸,唇边却露出一丝笑容。
      
      “你在笑?”莫重楼一脚踩在他胸口,用力碾压,“你有什么好笑的?”
      
      “我笑自己......”风无邪艰难地喘息着,忍痛发声,“王爷要杀死我,就像杀死一只蝼蚁。您说得对......风先生只是一个代号,我死了......谁也不会知道......”
      
      莫重楼停下,移开脚,有些疑惑:“所以你不挣扎,是想求死?”
      
      风无邪挣扎着爬起来,坐在地上:“不是,人都惜命,我怎会求死?我只是想留下这条命,替王爷追回那笔财宝。”
      
      莫重楼怒极反笑:“风无邪啊风无邪,本王从来没有见过比你更无耻的人。明明是你卖了本王,现在却说要替我追回那笔财宝。如此说来,本王是不是还要嘉奖你?”
      
      风无邪道:“王爷与我是同类,为了达到目的,可以不择一切手段,王爷何必要笑我呢?”
      
      莫重楼面上一僵,手指痉挛了两下,几乎忍不住一掌劈死风无邪。可他到底没动手,只是呵呵笑了两声:“说吧,你如何替本王追回那笔财宝?”
      
      风无邪道:“我只要一纸书信便可。”
      
      “厉鹰凭什么把吃进嘴里的东西吐出来?还有,他如今功力尽失,你又怎保他门下弟子不会因此作乱,杀了他,吞了他的家当?”
      
      风无邪犹豫了一下。
      
      莫重楼盯着他:“你最好说出能够令本王信服的理由!”
      
      “现在的厉鹰......他其实并不是厉鹰,是厉鹰的孪生弟弟,因为命犯天煞孤星,被厉睢夺了身份,让他一辈子当厉鹰的影子。此次厉鹰被顾清夜重创,我便叫他杀了厉鹰,取而代之。他......因为身世不公,懂得报恩,故值得信赖。”
      
      莫重楼似有些震动,默然半晌,道:“难怪,像你这样的狐狸,怎会去相信一头狼。”
      
      风无邪道:“所以,王爷尽管放心,我自能拿回那批宝物。到时王爷要杀要剐,再作决断不迟。”
      
      莫重楼道:“好。不过,你心眼那么多,要本王如何相信你能说到做到?不如你提个稳妥的建议吧。”
      
      风无邪想了想,道:“王爷可以给我服一粒毒药,此药只有王爷能解,若不能定时服解药,我就会毒发身亡。如此一来,王爷不是可以牢牢控制我了么?”
      
      莫重楼点头:“这倒是个好主意。”他从身边取出一个锦囊,打开,从里面拿出一粒紫色的药丸,“那你就服这个药吧,每三日必须服一粒解药,否则,后果自负。”
      
      风无邪接过来,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谢王爷。”
      
      莫重楼淡淡地看着他。风无邪见他不说话,正在奇怪,忽然觉得胸口火烧火燎地疼起来,像是有一团烈焰从他的五脏六腑滚进去,继而烧进了全身经脉。他剧烈地抖动起来,嘴里控制不住发出呻-吟,然后是惨叫。
      
      他脸上每一寸肌肉都痛到扭曲,瞳孔扩散,冷汗像瀑布似地流下来。
      
      “王,王爷......”他的声带也似乎被烧毁了,发出的声音嘶哑难听,“你给我服的是......化......化......”
      
      “化功散。”莫重楼替他说出来,表情依然那么平淡,“你的全身功力都毁了,以后形同废人。本王痛恨被欺骗、被背叛,本想将你丢进黑龙潭,去祭奠那些丢失的宝物。不过,你说了,你惜命,那么,本王便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当然,仅仅拿回那些宝物是不够的,还不足以抵销你的背叛之罪,所以,本王要让你成为我王府的奴才。”
      
      风无邪的脸色已经灰败到极点,身体里的疼痛在慢慢消散,可他的灵魂也仿佛随着疼痛消散了。
      
      他像一个空皮囊,被丢在地上。
      
      莫重楼道:“若是你不想当奴才,也可以选择死。本王成全你。”
      
      风无邪的目光已经放空,不知道看向哪里,也不知道是否听见莫重楼的话。莫重楼向他走近一步,高大的阴影罩在风无邪头顶。
      
      风无邪突然便清醒了,在常岳吃惊的眼神中,他做了一个极其卑微的动作:他爬起来,跪伏在地,哑声道:“奴才......叩见主子。”
      
      “好阴险的主子,好无耻的奴才!”一个声音陡然从山洞的最深处传来。
      
      “嗖”的一下,拾九的影子划过山壁,朝声音来处扑去。
      
      可是那人已经稳稳地走了出来,剑眉鹰目,赫然竟是神捕季鹰。
      
      “是你?”莫重楼的眉心狂跳了两下,脸色难看到极点,“季鹰,你怎会在此?”方才他与风无邪的对话,无疑季鹰全听到了。
      
      季鹰站在两丈外,冷冷的目光从风无邪身上掠过,又落到莫重楼身上:“王爷,倒是你出现在此,实在叫季某吃惊。”他连“卑职”两个字都不屑于说了,“而方才听到你与这位风先生的一番对话,季某便更吃惊了。”
      
      “季鹰!”莫重楼沉声。季鹰却根本不理他,径自道:“原来王爷自编自演了一出好戏,将宝物藏在此处,叫季某好找。不过,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今日季某总算可以破了此案,给朝廷一个交代了。”
      
      “藏在此处的并非本王送给太后的寿礼,是别的宝物,与你无关!”莫重楼厉声道。
      
      “寿礼在虎踞山被劫,宝物藏在虎踞山风云洞里,时间又那么凑巧,王爷,你觉得陛下与三法司都是颟顸之辈,会被你轻易蒙混过去么?”季鹰面容冷肃,“请王爷随季某回京吧。”
      
      莫重楼铁青着脸,袖中的拳头死死握紧:“凭你区区四品捕快,想要逮捕本王么?”
      
      “不敢。”季鹰倒很洒脱,也不与他争执,“王爷若是不想与季某同行,尽管自去京城。三司会审之时,还望王爷到堂。”
      
      说罢,季鹰道了声:“告辞!”越过莫重楼,朝洞外走去。
      
      莫重楼眼里闪过一丝针尖般的锋芒,突然手一扬,一道寒光向季鹰后背射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头晕得厉害,像做梦似的,不知道写得如何,大家凑合着看吧~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