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五章 武林大会

      四月十八,武林大会。
      
      天气晴好,阳光并不浓烈,带着恰到好处的温暖,照在归雁山庄的亭台楼阁上。四面高树生风,鸟雀时不时被马蹄声、脚步声惊起,成群地盘旋在蔚蓝的天空中。
      
      偌大的演武场上撑起一个个青罗伞盖,下面摆着桌椅。
      
      “少林”“武当”“峨眉”“青城”“昆仑”“点苍”“华山”“崆峒”“雪山”,写着九大门派名字的旗子插在青罗伞盖上。
      
      演武场当中有一张桌子可容纳十七人,巨大的伞盖上插着一面旗子,写着“萧”字。显然,这些位子的主人,便是萧家主夫妻二人、萧家五位小姐与姑爷、萧疏雨及顾清夜。还有属于客人的杨仪、唐铭、百里芳菲。
      
      后面是“泰山”“恒山”“无极”“逍遥”“天山”“踏雪山庄”“风霜堡”等零零总总十七八个门派与世家。
      
      当然还少不了“天下第一大帮”丐帮。
      
      丐帮帮主伍风、护法长老仲林与三名丐帮弟子一早吃了东关街的叫化鸡,喝了青木巷的大碗茶,就赶往归雁山庄了。
      
      丐帮弟子走街串巷,对道路最是熟悉,那三名弟子隶属扬州分舵,自然对扬州了如指掌,领着伍风、仲林走小路。
      
      “帮主,前面好像有个人。”一名弟子道。
      
      另一个道:“穿得破破烂烂,莫非是我们丐帮弟子?”
      
      林子密集,光线幽暗,有个单薄的身影一瘸一拐地往前走,身量不高,背影显得有些单薄,衣衫破烂,披头散发。
      
      “小兄弟,你站住!”仲林号称长老,可其实不过二十多岁,见那孩子有些奇怪,便叫住他。
      
      前面的人站住,慢慢回过身来。是个小少年,脸上满是脏污,只看得清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还有干裂蜕皮的嘴唇。他手里拄着一根树枝,鞋子破了,脚趾根根露了出来。
      
      “你这孩子,是丐帮弟子么?”伍风问道。
      
      少年摇摇头,开口时声音嘶哑:“我是个叫化子......想去看看......武林大会。”
      
      “呵。”仲林笑了,“你是叫化子?我是叫化子的祖宗。”突然意识到口误,连忙指着伍风道,“不是,我说错了,这位才是叫化子的祖宗。你遇见我们,算是遇到亲人了。”
      
      “亲人?”少年像是想起什么,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我没有亲人,什么也没有,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这孩子!”仲林皱皱眉,“怎么小小年纪像看破红尘似的。”
      
      “看破红尘的人还会对武林大会感兴趣?”伍风走到少年身边,上下打量他,突然抓住他的手,把他手掌摊开,“你手上有茧子,练过武功,身上虽然穿得破烂,可皮肤细嫩,没有餐风露宿的痕迹,你不是叫化子。”
      
      少年一愣。伍风“刷”地拉下少年的裤子。
      
      仲林侧目,不忍直视,帮主啊帮主,难怪人家叫你“伍疯子”,你这真是......太没正形了。
      
      伍风惊到了,那三名丐帮弟子也惊到了:他们看见少年从臀部到大腿没一块好肉,青紫肿胀到狰狞的地步。
      
      少年两腿一软,几乎摔倒,仿佛浑身的力量都被抽尽了。
      
      伍风及时扶住他,问道:“你这孩子究竟是谁?为何会受刑?为何要去武林大会?”
      
      这少年正是莫起。他挨打后没有上药、没有吃饭,到今天早上莫重楼才想起他,命人给他上了药,赏了一碗粥。幸好莫府的侍卫对他心存怜惜,打他时手下留了情,没有打烂皮肉,否则他根本跑不出来。
      
      他拿钱跟一个叫化子换了身破烂衣衫,拿泥巴抹了脸,坐着板车到这里。知道马上就到归雁山庄了,才换成双脚走路。
      
      他没有回答伍风的话,而是巴巴地看着他,问:“你是丐帮帮主么?”
      
      “你怎会知道?”
      
      莫起舔了舔嘴唇,跟里露出隐约的笑意:“方才这位大哥说你是叫化子的祖宗,那你自然是丐帮的头儿了。”顿一顿,他央求道,“帮主,可否带我一起进归雁山庄?”
      
      伍风摸了摸胡子,爽快地道:“好,没问题。”
      
      归雁山庄。
      
      “恒远大师!”“萧大侠!”一路传来打招呼的声音。
      
      恒远大师是坐着马车来的,他重伤之下身体虚弱,为了顺利召开武林大会,只能想方设法积蓄体力。
      
      除了脸色略显苍白,他外表看不出太多异样,可萧疏叶知道他正忍着伤口疼痛。待他坐定,萧疏叶便用掌抵住他后背,为他输送真气。
      
      萧家五位小姐、姑爷都坐了下来。旁边传来打趣的声音:“看来萧家姑爷都不要自己家的名号了,今日唯萧大侠马首是瞻。”
      
      毕竟,五位姑爷本身都是名门世家的后代。可是今天,他们来参加武林大会,只代表萧家。
      
      顾清夜亲自下令布置的现场,可闻听此言,心里仍然涌起一丝感慨:萧家之强,就是因为有这么多世家同气连枝。大哥他,真的是天生的领袖。
      
      “老和尚,你伤得不轻吧?”伍风、仲林过来了。伍风第一时间走到恒远身边,关切地问。
      
      恒远冲他笑笑:“老叫化子,你消息很灵通嘛,知道我受伤。”
      
      “我们是谁?丐帮。天下还有比丐帮消息更灵通的么?当然,那个专门卖消息的六耳堂除外。”
      
      萧疏雨坐在顾清夜身边,替他介绍:“哥,那位跟恒远大师说话的是丐帮帮主伍风,人称‘伍疯子’。”
      
      顾清夜点头,目光却落在不远处四个丐帮弟子身上,其中最矮小的那个,他看着眼熟。
      
      “小七,你看。”他向萧疏雨示意。
      
      玉生烟也在看着那个小乞丐,几乎与萧疏雨同时说出来:“是莫起!”
      
      “大嫂、小七,莫起单身行动,而且如此打扮,很是蹊跷。我去找他。”顾清夜道。
      
      “我与你一起去,顺便跟伍帮主打个招呼。”萧疏雨道。
      
      他拉着顾清夜的手,到伍风身边:“伍帮主,久违了。”
      
      伍风回首道:“小七,你叫我什么?”
      
      “伍伯伯。”萧疏雨顺溜地换了称呼,一只手却没大没小地攀上伍风的肩,对恒远与萧疏叶道,“大师、大哥,我跟伍伯伯叙叙旧,先走开了。”
      
      拉着伍风便走,仲林含笑跟着。三名丐帮弟子与莫起落后几步。
      
      “小七,这位美少年莫不是你家使者顾清夜?”伍风问萧疏雨。
      
      萧疏雨朝顾清夜戏谑地眨眨眼睛,嘴里却道:“是啊,伍伯伯果然神通广大、无所不知。”
      
      顾清夜欠身道:“晚辈见过伍前辈。”
      
      伍风大手伸过来,一拍顾清夜的肩膀:“什么晚辈前辈的,像小七一样,叫我伍伯伯吧。”
      
      “是,伍伯伯。”
      
      萧疏雨凑依旧攀着伍风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模样,附耳道:“你从哪儿捡了那个小乞丐?”
      
      伍风道:“路上。”
      
      “你知道他是谁么?”
      
      “知道。”
      
      萧疏雨有些吃惊:“不是吧?你知道他是谁?”
      
      “莫重楼的私-生-子,叫莫起。身上有伤,应是挨了莫重楼的揍。他央我带他来,我便带了,可能对你们有用。”
      
      “伍伯伯。”萧疏雨又惊又喜,又有些敬佩地看着伍风,“你真是神人也!多谢多谢,替我们看着他。”
      
      回头拉了顾清夜便走,错身时,已将伍风的话传入顾清夜耳中。
      
      谁料莫起突然拦住两人,目光灼灼地盯着顾清夜:“顾公子,请抓住我。”
      
      萧疏雨一怔,有些反应不过来。
      
      顾清夜抓住莫起的手腕,对伍风道:“伍伯伯,我认得这位小兄弟,请他去坐坐,可以么?”
      
      伍风挥手:“去吧去吧。”
      
      莫起跟两人到萧家伞盖下,忽听顾清夜道:“别动,我替你换个样子。”脸上沾上什么东西,凉凉的,一摸,他戴上了一张人-皮-面具,严丝合缝。而他甚至没看清顾清夜怎样动手的。
      
      眼里不可遏制地闪过一丝惊惶,自己的武功与对方天差地别。
      
      “这样谁也不认得你,你家人也是。”顾清夜早就从唐铭口中听到莫起在莫重楼房内捧着衣服唤爹的事,方才又从伍风口中得到了证实,他说“家人”两字,是故意的。
      
      果然,莫起像被刺了一下:“我没家人。”声音极低,带着颤音。
      
      “你想借我去考验你的父亲,看他对你还有没有父子之情?”顾清夜一针见血。莫起身子一颤,紧抿住唇。
      
      萧疏雨叹口气,他觉得这少年虽然做过助纣为虐的事,不过也很可怜。
      
      “咚”“咚”“咚”,高台上鼓响三通,全场都安静下来。
      
      萧疏叶扶着恒远大师走上高台。台下众人看到恒远大师这个模样,知他带伤,便连呼吸都放轻了。
      
      鸦雀无声。
      
      “各位江湖同道,贫僧恒远,蒙诸位委以重任,忝为武林盟主。”恒远提气时胸口剧痛,但他忍着,扬声道,“可贫僧乃是出家人,实不该管俗家事。少林有史以来,从未有过掌门兼任武林盟主。”
      
      “大师,你虽是出家人,可少林乃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你当盟主,当之无愧,而且当得很好。”说话之人是风霜堡堡主。
      
      “大师就是想躲懒,出家人就管不得俗家事么?匡扶正义、维护武林和平,这难道就不是修行么?”逍遥派掌门笑着打趣。
      
      萧疏叶的嘴角忍不住微微扬起,轻道:“大师,众望所归啊。”
      
      恒远咳了几声:“疏叶!”
      
      萧疏叶又将手掌抵到他背上,恒远道:“不用,我还好。”他吸口气,又道:“诸位厚爱,令贫僧不胜惶恐。贫僧老了,江湖代代出英豪,武林盟主还是应交于武功卓越、德才兼备又年富力强之人去干。贫僧举荐一人......”
      
      “大师中意萧家家主萧疏叶吧?”
      
      “九大门派已经商量好了吧?”
      
      恒远一抬手,将众人的议论压下去:“非也。”
      
      九大门派的人个个吃惊地望着他,明明说好是萧疏叶的,老和尚什么意思?
      
      “贫僧确实属意萧大侠。萧大侠宅心仁厚、济世安民,所作所为早已超出一名江湖人的高度,他是天生的英雄。”说到这儿,恒远顿了顿。
      
      “老和尚,受了伤也别大喘气啊,吊人胃口!”伍风喊道,“说吧,你改变主意,想把盟主之位让给谁?”
      
      恒远遥指座中的顾清夜:“萧家使者,顾清夜,年轻俊彦,武功不凡,智慧过人。萧家家主极为赏识,贫僧也受过他救命之恩。”
      
      人群一片哗然。萧疏叶道:“清夜,你上来。”
      
      顾清夜站起来,并不刻意显露武功,一步步走上高台,向恒远与萧疏叶躬身行礼,又向台下团团抱拳。
      
      剑眉星眸,丰姿卓绝。
      
      百里芳菲看着台上那个人,目光已化作一池春水。杨仪眼里也有自豪之色。萧家众人更是如此。
      
      有些人已在萧疏叶的婚礼上见过顾清夜,可此时听到这个答案,还是极为震惊。
      
      “这少年是什么背景?怎么从未听说过?”
      
      “初出茅庐吧?年纪那么轻,怎能担此重任?”
      
      “不是,萧七少蒙冤被抓时,是他在公堂上据理力争。”
      
      “萧大侠婚礼那天,他已初露锋芒,这少年非比寻常。”
      
      顾清夜只是静静地立于台上,并未言语,可他本身就像一个发光体,吸引了全场目光。
      
      萧疏叶微笑开口:“各位,萧某以自身声誉担保,清夜绝对是武林盟主最好的人选。与他相比,萧某只是一介武夫,而他,却文武全才,有着超凡的智慧与洞察力,若他为盟主,势必令江湖宵小、魑魅魍魉无所遁形,阴谋诡计昭然于世。
      
      “何况,萧某愿挟举家之力支持清夜。还有,恒远大师与清夜有缘,已将清夜收为少林俗家弟子。”
      
      人群再次哗然。
      
      “老和尚,怎么好事全让你占了?白捡了一个这么好的徒弟。”伍风又在嚷嚷。
      
      杨仪并不知道此事,看看唐铭与百里芳菲,两人也摇头。杨仪低声自语:“臭小子,胆真肥,自己成了江湖人,回头如何向陛下交代?”尾音化为一声叹息。
      
      恒远微笑,抬手示意:“安静。贫僧与萧大侠都看好顾清夜,诸位以为如何?”
      
      “本来是少林掌门当盟主,如今这盟主有少林与萧家两大派加持,听起来似乎很可靠。”
      
      “恒远大师德高望众,不会儿戏。”
      
      “萧大侠竟不惜将盟主之位让给顾清夜,看来确实赏识他。”
      
      “这少年什么来路,竟得到如此青睐?”
      
      待众人声音平息下来,武当掌门第一个站起来,道:“大师与萧大侠共同看上的人,绝不会错,贫道第一个赞同。”
      
      紧接着另外八大派也纷纷表示同意。
      
      伍风也站起来道:“老叫化子也赞成!反正有老和尚和萧大侠作担保,新盟主若不行,我们便找他们算账!”
      
      有人笑骂:“伍疯子,你尽会疯言疯语。”
      
      “好!”踏雪山庄庄主道,“既然选顾清夜做盟主,请问武林盟设于何处?”
      
      萧疏叶道:“我将归雁山庄送给清夜,此处便是武林盟!”
      
      此言一出,全场惊愕,只觉得这顾清夜太“得宠”了。一个使者占了自家上司的位子不说,还占了他家一笔巨大的财产。
      
      而顾清夜却本不知道萧疏叶这一打算,闻言胸中一阵激荡。他目注萧疏叶,眼里已经蒙上一层雾气,嘴唇动了动。
      
      萧疏叶从他的唇型看出两个字:“大哥。”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