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六章 锋芒毕露

      忽听一串高亢、尖锐的笑声从半空中传来:“你们这些所谓名门正派,就这样随随便便决定所谓的武林盟主么?”
      
      一道黑影挟着强劲的阴风,像一只巨大的鹰隼,又像一片遮天蔽日的乌云,蓦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那人戴着一张漆黑的鹰脸面具,身上宽大的黑袍猎猎狂舞,仿佛御风而来。只是一眨眼,他就凌空飞落,手如利爪,当头向恒远大师抓去。
      
      与此同时,归雁山庄的大门已被人攻破,一批身穿黑色斗篷的人哗地涌进来,足有几百人,个个像草原上的饿狼,手里挥舞着弯刀。
      
      那些刀,刀刃上泛起妖异的红光,像在炫耀它嗜血的程度。
      
      莫重楼与风无邪坐在演武场西南角,那地方并不惹人注意。他们本来绝没有想到,萧疏叶会主动将盟主之位让给顾清夜,并附赠了归雁山庄这笔豪礼,而且顾清夜还成了恒远大师的俗家弟子。
      
      莫重楼刚刚有一点理清思绪,便被从天而降的黑衣人骇了一跳。
      
      “这些是什么人?”他下意识地问风无邪。
      
      风无邪变色:“好像是阴山老怪的门徒,原来他们还未死绝。王爷,我们快避开!”
      
      莫重楼记得阴山老怪,那个曾经在江湖中威名赫赫,后来与萧骋远同归于尽的邪派中人。他应该感谢阴山老怪的,因为他替他杀了萧骋远,而萧骋远正是杀了十余名伊藤忍者的人。
      
      那时候,他正与伊藤组展开一项秘密交易,谁知被萧骋远与公孙羊破坏了,害他损失重大。
      
      等他查知萧骋远这个“罪魁祸首”时,萧骋远已去了阴山。阴山一战后,萧骋远死了,莫重楼出了口恶气。至于监狱中那个公孙羊,已经成了废人一个,他不屑于杀死他,就让他在监狱中慢慢腐烂吧。
      
      鹰脸人的利爪扑了个空,恒远大师不见了。那一瞬间,萧疏叶揽住恒远,身形疾退,已经到了高台的另一侧。
      
      迎着鹰脸人的是顾清夜的剑。那一剑横削,划开阳光、划开空气,鹰脸人被那剑上反射的光芒晃了下眼。
      
      只一下,剑上便带出了血花。
      
      已有两名黑衣人凌空飞起,扑向高台。萧疏叶的右手还扶在恒远腰间,左手一掌挥出,宛如卷起一股狂飙,竟将前面一人击得倒飞出去,撞到后面那人,两人双双跌落在地上,“噗”地吐出一口鲜血。
      
      武当派两名弟子每人一脚踩上去,将他俩踩在脚下。
      
      鹰脸人的右手手腕上被顾清夜划开了一道血口子,可他恍如未觉,他拔出他的武器,同样是一把弯刀,刀指萧疏叶:“萧疏叶!”
      
      尖锐的声音像金属,直击萧疏叶耳膜。萧疏叶伫立在原地,连衣角都不曾动一下:“厉鹰?你还活着?”
      
      “是,我没死。当年你父亲带着那些所谓正道中人,剿灭我阴山派。我父亲与你父亲同归于尽,我跌落悬崖。可是我没死,只是身负重伤,差点功力尽毁。这些年我重修阴山神功,恢复功力,更精进到第七层。我重建阴山派,发誓要替我父亲报仇!”
      
      他扫了一眼满场英豪,狂吼道:“今日,我便来跟你们总清算,杀光这里所有的人......”
      
      他的嗓音变得有些嘶哑,双目血红,忽然扯掉面具,吼出他宣言的最后一句话:“一统江湖!”
      
      “厉鹰,”萧疏雨在台下大喊一声,“你是不是疯了?阴山地处极北之地,你不肯偏安一隅,却想来做中原武林的霸主?真是痴人说梦!”
      
      厉鹰的长相本就像鹰,此刻他的鹰钩鼻因为脸上肌肉绷紧而显得尤为冷酷,身上的黑衣鼓涨起来,像注满了真气,手中弯刀嗡嗡作响,整个人就像一只在天空中盘旋,马上就要俯冲下去啄食人肉的苍鹰。
      
      顾清夜向台下望了一眼,下面已经成为一片战场。阴山门徒与名门正派缠斗在一起,萧家人也被围住了。
      
      萧疏叶盯着厉鹰,冷声道:“今日武林大会,天下群雄皆聚于此,你来寻仇,无异于自投罗网!”
      
      恒远也道:“厉鹰,上天有好生之德,贫僧劝你好自为之,莫要拿门徒的性命作赌。”
      
      厉鹰暴喝:“哪来那么多废话?老秃驴,你省点力气,免得我还未动手,你就伤口崩裂死了。”
      
      “姓萧的!”他手中的刀一一指过去,从萧疏叶指到顾清夜,“还有你,新任武林盟主?呵呵,长得这样,不会也是萧家人吧?来,一起上,让我杀个痛快!”
      
      萧疏叶目注顾清夜,小夜,这也许是个好机会,让你在群雄面前展露头角,站稳盟主之位。
      
      顾清夜明白,所以,他出招了。
      
      他觉出了厉鹰的异样。厉鹰的瞳孔里燃烧着一团幽红的火焰,又折射出野兽般的偏执与狂野,目光极力想要锁住对手,可偏偏显得有些散乱。
      
      连他的头发都像要疯狂地怒张。
      
      像一个狂风暴雨中的海,酝酿着掀起涛天巨浪。
      
      “厉鹰,你走火入魔了。”剑光亮起,顾清夜清冷的声音盖过全场打斗的喧哗,字字落入厉鹰耳朵里,“你伤势未愈,强行修炼阴山神功,你全身经脉都被打乱,功力愈高,遗祸愈重......”
      
      这些字句像一根根淬毒的利箭,扎在厉鹰心上。他的刀狂舞,眼里利芒暴涨,浑身积蓄的戾气像填满的火-药,瞬间便能炸裂开来。
      
      “胡说!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你什么都不懂!你给我闭嘴!”
      
      顾清夜嘴角噙笑,他知道自己猜对了。那笑容在绚烂的剑光中间或刺到厉鹰的眼。明朗的、自信的、光风霁月般的笑容,仿佛能照出世间一切丑恶。
      
      厉鹰的刀乱了,顾清夜在此时觑得破绽,一剑刺入。
      
      鲜血飞溅而出,厉鹰的左掌击出。轰然巨响,顾清夜的身形已如鹞子般飘出,掌风堪堪扫过他的衣摆,击到他身后的那面鼓上。
      
      一面鼓四分五裂,碎片四射,竟伤到了台下的一名丐帮弟子。
      
      此时,莫起已被一名阴山弟子逼得连连后退,那人一刀劈下,莫起连眉心都感觉到了寒意。可是突然一股血溅到他脸上,那人已经倒了下去。
      
      “萧,萧七少?”莫起吃惊地睁大眼睛。
      
      萧疏雨看着他:“我虽然讨厌你滥杀无辜,可你也是可怜之人。”说罢,他一把抓住他,在他耳边道,“跟我走!”
      
      萧疏雨挟起他,腾身而起,落地时,莫起看见前面已是走廊,廊柱后依稀有两条人影,一灰一紫。
      
      “莫重楼,你儿子在我手中,想救他,就来找我!”萧疏雨一句话说完,挟起莫起,再次腾身,两个起落,便回到了萧家席位上。
      
      场中阴山弟子已死伤大半,正道中人也有受伤。陡然间听到台上一声大喝:“厉鹰在我手里,你们还不住手?”
      
      所有的动作都停顿下来。
      
      “掌门!”黑衣人惊呼。
      
      厉鹰胸前血迹斑斑,人已被顾清夜点住穴道,身子萎靡,一双眼睛里却光芒大炽,只是,那光芒是妖异的,一如他刀上的那抹红。
      
      顾清夜骈指抵在他后背脊椎处,沿着脊椎一路划下去,厉鹰痛得一声狂吼,所有阴山弟子都变了脸色,正想涌上去,萧疏叶沉声喝道:“别动!你们想让厉鹰死么?盟主是在救他,替他废掉内功。否则,他便要走火入魔了!”
      
      阴山弟子面面相觑,显然有人知道些内情,不免露出复杂的神色。
      
      而萧疏叶那声“盟主”提醒了在场诸人,这回,分明见识了顾清夜的本事,于是众人都心服口服。
      
      萧疏叶拎起厉鹰,将他扔给他门下弟子:“带着你们掌门走吧。”
      
      “掌门!”弟子呼。
      
      厉鹰面如死灰,闭上眼:“......走!”
      
      一时阴山派散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地尸体。
      
      顾清夜看着那些尸体和血迹,只觉得胸口发堵,耳边却听到萧疏叶的声音:“这就是江湖。小夜,江湖有正邪两道、各大门派,你做盟主,责任重大,不仅要平衡江湖与朝廷之间的关系,还要除恶扬善,维护和平,你明白么?”
      
      顾清夜暗暗吸口气,看着萧疏叶,目光清明:“是,大哥,小弟明白。”
      
      萧疏叶向他示意,顾清夜朗声道:“来人!”
      
      归雁山庄的侍卫、影卫纷纷走到台下,躬身行礼:“请使者吩咐!”
      
      “将这些尸体收拾干净,清扫一下现场,带在场受伤之人去处理伤口。”
      
      “是。”
      
      伍风哈哈大笑:“我辈江湖人,什么样的生死没经历过?便是坐在血泊中,照样能大碗喝酒!盟主不必考虑得这么周详。”
      
      众人纷纷道:“今日一仗打得真爽,理该痛饮几杯!”
      
      “什么几杯?要不醉不归!”
      
      一时众人豪气干云,连杨仪、顾清夜也被这种激情感染了。
      
      酒斟满,人入席,日当午,众人开始豪饮。
      
      连公孙羊都忍不住来了,还有不少人认得他,纷纷与他共饮。
      
      “我们盟主年纪轻轻,武功造诣不凡,不知在恒远大师之前,师从何人?”武当掌门问道。
      
      “我跟几位师傅学过武功,但他们都没什么名气,也没门派。”
      
      “看盟主武功很杂,又自成一体,盟主天赋异禀,是武学奇才。将来开宗立派,未尝不可。”
      
      “我还是萧家使者,萧家主便是我的宗主,何须再开宗立派?”
      
      “难得萧大侠胸襟开阔,成人之美;又难得顾盟主年少有为、雄才大略。这真是一段佳话,可喜可贺。”众人纷纷议论道。
      
      莫起已经摘了脸上的面具,他坐在席中,却心神不宁。一来因为他臀腿上的伤痛得厉害,二来他盼着莫重楼来找他。
      
      只要莫重楼来找他,无论他回去会受到怎样的责罚,他都愿意。
      
      可是莫重楼没来,顾清夜却收到了一封密信:“使者,有两人叫属下将这封信交给你。”
      
      “什么样的人?”
      
      “一个穿灰衣,一个穿紫衣。穿紫衣的那个很贵气,穿灰衣的那个......”侍卫不知如何描述。
      
      “是不是明明看得清他的五官,却觉得像雾一般缥缈?”
      
      “正是。”
      
      “好,我知道了。”顾清夜将信交给萧疏叶:“家主,请过目。”
      
      萧疏叶道:“既是给你的,你看吧。”
      
      顾清夜拆开信,见纸上写着几个字:“泰山派郭毅、潘华在我手中,拿盟主之位来换。”
      
      他抬头,见莫起正用期望的眼神看着他,他暗暗叹了口气,把字条给他看。
      
      莫起低下头,脸色黯淡如灰。
      
      萧疏叶这才想起,他没有看到郭毅、潘华。这郭毅连他的婚礼都来参加了,却几时又落入了莫重楼之手?
      
      武林大会,一场江湖人的聚会,一场武林盟主的选举盛典。除了伤者回去休息,其余人都加入了痛饮的行列。
      
      百里芳菲与唐铭将恒远大师、杨仪、弥生送回萧府,恒空与弥乐留了下来。
      
      鹦鹉傻蛋很生气,因为今天顾清夜竟把它关在笼子里,直到宴会开始,才放它出来,却不让它上桌喝酒。它愤愤地不打算理他了,要跟百里芳菲回萧府去。
      
      “好了,傻蛋,别生气,回府我给你吃好吃的。”百里芳菲哄它,“今天对公子来说特别重要,你若出现,未免降低了公子的威信,他可是新任武林盟主哦。”
      
      傻蛋表示很不屑。唐铭笑道:“这家伙真小气!”
      
      小气的傻蛋回去便大口喝酒,直到把自己灌醉。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