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四章挡我者死

      日影已偏西,一群灰鸽子穿过禅房外的紫薇树,落在地面上,慢悠悠地踱步。天明寺里很安静,连诵经声都没有了,只有风吹过屋檐,吹动檐下的铃铛,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没有官府的人过来,那个扶桑人的死好像水面上消失的一滴水泡,悄无声息。
      
      一辆马车载着恒远、恒空、弥生,离了天明寺,往萧府驰去。萧疏叶、顾清夜、唐铭、百里芳菲策马护在左右。弥乐则与萧疏雨同骑。
      
      吴府。风无邪像一抹影子似地站在莫重楼身后,莫重楼的目光穿过半开的窗子,望着外面的蓝天。
      
      “恒远被萧疏叶接到萧府去了,看样子元气恢复了不少,明日应当能出席武林大会。”风无邪顿一顿,道,“这回,我们又失算了,还折了一名伊藤忍者。算上上回金谷县行刺,我们已经折了四名伊藤忍者了。”
      
      莫重楼淡淡地道:“他们是死士,本来就是为我卖命的。”
      
      风无邪道:“属下派出去的人见到了萧疏雨,他与顾清夜一起进的天明寺。”
      
      莫重楼冷笑:“果然!杨仪与季鹰真是胆大包天,竟敢私放钦犯,他们已经明目张胆跟萧家站在一条船上了。还有顾清夜,他必定已经背叛陛下,明日武林大会,我们无法坐收渔翁之利。”
      
      “是,所以我们只好兵行险着。只可惜,又被顾清夜坏了我们的计划!”风无邪的声音并不激昂,可依然可以听出恨意。
      
      莫重楼皱紧眉头,眸子中尽是阴霾:“你说,他这么死心塌地地维护萧家,会不会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风无邪愣了愣:“......若他已知道,只会恨萧家吧?毕竟他母亲是被抛弃的那个,而他是连带着被萧骋远抛弃的私-生-子。”
      
      莫重楼勾了勾唇:“那可不一定,你看莫起,他是我的私-生-子,可他恨过我么?只要我招招手,他便像小狗似地跟我走了。他可以认他的父亲为主子,认他的兄弟为小主子,哪怕我打他骂他,他也不走。”
      
      风无邪听着莫重楼带笑的声音吐出冷酷的词句,脸上丝毫没有动容:“那不一样,王爷。一来,顾清夜的母亲出身于书香门第,而莫起的母亲不过是您府上的奴婢;二来,萧骋远对顾清夜的母亲始乱终弃,而王爷您对莫起的母亲,那不过是酒后失误,您当时年少,又有老王妃插手,您作不了主。”
      
      “何况,您如今将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导他,那便是对他的恩惠了。”
      
      莫重楼回身,拍了拍风无邪的肩膀,赞许道:“无邪,你总是这样善解人意。”
      
      风无邪道:“属下只是说了实话。”
      
      “你言之有理。”莫重楼道,“照这么说,顾清夜是被萧家人的魅力折服了?而杨仪、季鹰显然也是受了他的影响。他们三人,倒真是气味相投。”
      
      他冷哼一声,从齿缝里缓缓吐出四个字:“挡我者死!”
      
      “主子,请用茶。”莫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莫重楼怔了一下,回身盯着莫起:“你几时来的?”
      
      莫起低眉垂眼:“莫起刚到。”
      
      莫重楼的眼神明暗不定:“为何擅自进来,不在门口告进?你的礼仪呢?”
      
      莫起垂首:“莫起知错,请主子责罚。”
      
      莫重楼挥挥手:“下不为例,滚出去!”
      
      莫起无声地后退,出门。他一直低着头,莫重楼与风无邪都没看清他的脸色。
      
      风无邪取出一张贴子:“王爷,武林贴,明日我们可以进归雁山庄了。”
      
      莫重楼道:“哪来的?”
      
      风无邪笑道:“有人自动送上门的。属下还将那两人留下了,也许用得着。”
      
      夕阳西下,华灯初上。吴唯差人来请莫重楼与风无邪去用餐。
      
      莫重楼刚来到客厅,就见两名吴府婢女神色慌张地跑过来:“王爷,王爷不好了。”
      
      莫重楼脸一沉:“何事惊慌?”
      
      婢女道:“郡主不见了!”
      
      莫重楼的脸色顿时不好了,吴唯也吃了一惊,厉声喝道:“怎么回事?”
      
      婢女战战兢兢地道:“老爷,郡主一直好好的在房里,门窗都被锁死了,她又吃了药,浑身无力,根本逃不出去的。奴婢们端着饭菜去给郡主用膳,结果发现窗子上的木板被拆掉了,窗户大开,郡主已经不见了。”
      
      “你们一直守着她?”莫重楼的眼里阴云翻涌。
      
      “是,是的......只走开了一会儿。”
      
      “这两天有没有人去看望过她?”
      
      婢女面面相觑:“有,有一个......”
      
      “谁?”
      
      “莫起,是莫起!”婢女白着脸道,“他去看过郡主,还吩咐我们走远些,不许我们听。”
      
      吴唯看莫重楼一眼:“王爷,您看......”
      
      莫重楼大吼:“来人,叫莫起过来!”
      
      “王爷息怒,先用膳吧。”风无邪道,“郡主就算走了,也不会碍事。”
      
      莫重楼却不说话,脸阴得可以滴出水来。
      
      莫起很快就来到厅上,才刚站定,就被莫重楼一把掐住脖子:“莫起,是不是你放走了郡主?”
      
      莫起抬眸,平静地对上那双噬人的眼睛:“是,是我放了姑姑。”
      
      莫重楼反手一巴掌抽在莫起脸上,莫起的身子一个趔趄,几乎跌倒。吴唯被吓了一跳,他没想到莫重楼下手这么狠,眼见着莫起的嘴角裂了,几滴鲜血滴到地上,而他那张白皙的脸顷刻间肿起老高。
      
      “畜生,你敢违抗我的命令?!”莫重楼再次掐住莫起的脖子,手指用力,几乎将莫起提起来。
      
      莫起从脖子到脸都涨得通红,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吴唯看得心惊胆战,他真怕莫起那个细嫩的脖子被莫重楼捏断。
      
      “王爷,”他极小声地道,“你冷静些,虎毒不食子。”
      
      莫重楼眼里的煞气敛去,他拎着莫起的脖子,将他狠狠扔出去:“来人,将这狗奴才杖责三十!不许上药,不许吃饭!”
      
      侍卫过来,要将莫起拉走。莫重楼加了一句:“就在这厅外打!”
      
      然后,他便坐下来,与吴唯、风无邪一起用餐。
      
      厅外传来沉闷的击打声,以及侍卫的报数声:“一、二、三......”从头至尾,莫起死死咬着嘴唇,连吭都没有吭一声。
      
      没有人看见,有一滴眼泪从莫起眼里落下来,落到了厅外的地砖中。
      
      同样的夜,萧府里一片温馨。阎星堂为了替恒远大师、杨仪疗伤,干脆住了下来。公孙羊吩咐厨房替少林寺四位禅师准备了素斋,弥乐再次吃到萧府美食,高兴得笑出两个酒窝。
      
      顾清夜早已安排好归雁山庄的一切事宜,所以被萧疏叶留了下来。季鹰不在,他便住进客房陪杨仪。
      
      “小夜,你确定你不会有事?”杨仪依旧放不下心来。
      
      “杨大哥放心,我会处理好。”顾清夜道,“倒是季兄,我挺担心他,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
      
      杨仪安慰道:“他可是京城神捕,这名号不是白来的,何况疏叶还派了侍卫帮他,你就别担心了。”
      
      顾清夜点点头,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思绪飘得很远:“陛下与太后娘娘应该已经知道寿礼被劫的事了,不知道会作何反应。”
      
      京城弦歌,顾府,顾廷观独坐在书房里,没有点灯,只有一枝蜡烛燃在桌上。
      
      门开着,夜风从外面吹进来,烛光摇曳,将顾廷观的影子映在墙上。
      
      那影子有些缥缈的味道。
      
      “老爷。”卫凝霜捧着茶盏进来,挟着一缕淡淡的香风。她将茶盏放到桌上,看着丈夫的脸,“你有心事。”她是陈述,不是疑问。
      
      顾廷观抬起头来,双眸在烛光中看来格外深沉:“是,今日陛下召我,与刑部、大理寺三司会审。”
      
      “发生了什么重案?”卫凝霜提起茶壶,替顾廷观斟了一杯茶。
      
      “金陵郡王莫重楼送给太后娘娘的一万两寿礼在扬州被劫了。”
      
      卫凝霜一愣,手指不由自主地握紧了茶杯:“扬州?”
      
      “是。莫重楼派人快马进京传信,说扬州知府吴唯在案发现场找到一枚玉佩,上面刻着‘萧疏雨’三个字。萧疏雨是扬州萧家的七少爷,金陵王与吴唯怀疑此案与萧家有关。”
      
      卫凝霜手一颤,杯里的茶水溅了出来。
      
      “我今日才知,夜儿被派往扬州,参加明日的武林大会了,他就在萧家。”
      
      “啪”的一声,茶杯摔在地上,卫凝霜的身子晃了晃,被顾廷观及时扶住。
      
      “夫人?”那双眸子深如海洋,看不清底色。
      
      卫凝霜突然清醒过来,紧紧抓住丈夫的手,语气里带着难得的惊惶:“老爷,请你,千万要保守秘密,千万不能让陛下知道......”
      
      顾廷观微笑:“傻话,我怎会说出去?我不要儿子了么?”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