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二章 帝王之心

      归雁山庄,偌大的演武场足够容纳上千人。中间的高台上架着一面鼓,鼓声起,铿锵的节奏仿佛击打在人心上。咚咚,咚咚!
      
      顾清夜的心也随之震动。这山庄,将是四月十八武林大会召开的地方,这高台,将是那日群雄争霸的舞台。
      
      而此时此刻,他已置身于归雁山庄,即将成为这山庄的首领。
      
      萧疏叶、萧疏雨、玉生烟,还有萧家主宅的侍卫影卫、管家穆晗都到了。鼓声一响,归雁山庄的所有人都聚拢到演武场。
      
      “清夜,随我来。”萧疏叶道。
      
      顾清夜跟随萧疏叶、萧疏雨、玉生烟,登上高台。玉生烟今日穿着一身白衣,腰里佩剑,头发用簪子挽起,露出光洁的额头,整个人看起来英姿飒爽。
      
      台下黑压压的一群侍卫、影卫、执事,齐齐跪下,声震山庄:“属下参见家主!参见七少爷!”
      
      江湖,这就是江湖,那种扑面而来的豪气,令顾清夜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被点燃了。
      
      萧疏叶抬手命大家起来,众人起身,目注着萧疏叶,肃容而立。
      
      顾清夜从他们眼里看出崇拜、看出忠诚,在他们眼里,萧疏叶是他们的神、他们的信仰。
      
      他在朝堂上看惯了大臣们对虞伯雍山呼万岁、叩头朝拜,可是有多少人是纯粹地敬仰虞伯雍这个人?他们拜的是生杀予夺的权势,是赐他们功名富贵的权势。
      
      而萧疏叶的属下,是真正毫无保留地忠于这个人。
      
      他不禁向萧疏叶投去敬佩的目光。
      
      萧疏叶清朗的声音响起,并未作势,却响彻整个演武场:“我今日到此,是为两件事。其一,我要宣布任命新的萧家使者,他就是——”他抬手,将大家的注意力引到一侧的少年身上,“顾清夜。”
      
      像一粒石子投入湖泊,台下泛起一片涟漪,仅仅是小声的私语,并不敢引起大的骚动。
      
      “长得好像......难道是......”有人揣度,但立刻被旁边的人示意噤声。
      
      萧疏叶取出一面令牌,顾清夜在他面前单膝跪下,萧疏叶道:“清夜,这是萧家使者的令牌,我将它赠于你,望你不负使命。”
      
      顾清夜双手接过:“属下谢家主厚爱。”
      
      等他站起来,台下的人又都单膝跪下,齐声道:“属下参见使者。”
      
      顾清夜道:“诸位免礼。”
      
      众人起身,还在向顾清夜行注目礼,萧疏叶微微一笑:“第二件事,我要宣布一件喜事,我的婚礼。”
      
      下面一片哗然,然后不约而同地看向玉生烟。玉生烟离开八年,庄里的年轻人都不认识她。但她既然与萧疏叶一起出现在这里,当然便是新娘子了。
      
      “四月十五,武林大会前三天,我将与金陵玉家的小姐玉生烟结为连理,以后,她便是你们的家主夫人了。”
      
      场上爆出一阵欢呼声:“恭喜家主,恭喜夫人!”
      
      “我们家主终于不再是孤家寡人了。”
      
      “郎才女貌,珠联璧合,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一旁萧疏雨已经忍不住喷笑出来,台下闻竹、姚青、姚白也在偷着乐。萧家下属在萧大家主面前肃穆惯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欢脱的场面。
      
      顾清夜看到他们发自内心的快乐,也不禁莞尔。他瞧瞧萧疏叶,见萧疏叶也露出了笑容,这笑容,令他整张脸都变得柔和了。
      
      众人解散后,萧疏叶带顾清夜到庄内兵器阁、藏书楼、宗祠一一看过,并将一串钥匙交给他:“以后这里每个地方你都可以随意进出。藏书楼里收集着许多武功典籍,包括我们萧家的内功心法、剑法。你若感兴趣,便自己慢慢看吧。”
      
      顾清夜深深一躬:“属下谢家主栽培。”他内心却异常沉重。事情进展得如此顺利,可他对萧疏叶的愧疚却越来越深。
      
      萧疏叶含笑道:“无需多礼,我们是一家人。”
      
      萧疏雨凑到顾清夜耳边:“我就说嘛,我们是兄弟。”
      
      “清夜,武林大会前,你要将山庄事务全部熟悉,届时大会的一切布置、防卫都由你安排。”
      
      “是,属下遵命。”
      
      萧家兄弟与玉生烟带人回主宅,顾清夜留下来,迅速梳理山庄布局。到黄昏时,他已将山庄里影卫、侍卫与执事的情况,以及山庄所有建筑、路径都了如指掌。
      
      桐花弄,竹铺乌巣,屋里的光线已经开始暗淡,夜色即将降临了。竹匠何大保还在院子里扎一个竹筐。
      
      他眼前突然出现一条黑影,蒙面的黑影。
      
      一双亮如寒星的眼睛,即使在暗淡的光线下,也仿佛能夺人心魄。
      
      他蓦然觉得心脏一紧,腾身站起:“阁下是......?”
      
      一枚漆黑的令牌递到他面前,令牌上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乌鸦,乌鸦的眼睛是血红色的。只是一块令牌而已,却仿佛自带着杀气,森冷的杀气。
      
      “令主。”何大保屈膝欲跪。
      
      顾清夜拦住他:“不必多礼,我只是来看一看,传个信回京。”
      
      “是,是,请令主跟属下进屋。”
      
      一只乌鸦从屋顶飞过,发出“呱”的一声鸣叫。天色更暗了。
      
      京城弦歌。皇宫。御书房。
      
      妖孽似的项天歌正坐在虞伯雍下手,只是姿态完全不像普通臣子那样恭谨,他品着茶,懒洋洋地瞧着虞伯雍:“陛下,你看臣去了一次江南,是不是更加风流倜傥了?”
      
      项天歌是虞伯雍的小舅子,出身官宦世家,偏偏喜欢医术。从小就在家里捣鼓草药,后来跟太医院的太医学医,青出于蓝胜于蓝,最后没人敢教他了,因为他本事比他们所有人都大。
      
      项天歌在他姐夫面前常常没大没小,虞伯雍倒也从不计较他。一方面因为皇后宠他,另一方面,平日里绷得太紧的皇帝,总需要一个让他放松下来的人。而项天歌就是。
      
      虞伯雍瞥他一眼:“这么大个人,没正形,朕看你需要一个妻子,收收你的骨头。不如朕帮你指一个?”
      
      “别,别,”项天歌双手乱摇,“陛下您日理万机,还忒爱当月老。您给别人指去吧,臣消受不起。”
      
      虞伯雍勾了勾唇。
      
      “陛下,您把您的小侍卫发配到江南去了么?”
      
      “嗯?”虞伯雍一时没回过神来。
      
      “顾清夜啊,臣在半路上遇见他了,他跟扬州萧家的家主萧疏叶在一起。”项天歌道,“还舍命救了萧疏叶,弄得自己伤痕累累,要不是臣恰好在,他那一身好皮肤就都毁了。”
      
      虞伯雍面色一沉:“你说什么?说清楚,详详细细告诉我。”
      
      项天歌被他吓一跳:“陛下,您这一惊一乍的......”见虞伯雍脸色不善,便不敢造次了,收敛表情,将那晚发生的事仔细说了一遍。
      
      虞伯雍眸光渐冷,项天歌难得被他身上的威严震慑到,此刻却觉得压力好大,不由小心起来:“陛下,怎么了?”
      
      “你说那晚死了个凶手,可后来此人的尸体被化了?”
      
      “是,江湖中有种‘化尸水’,可以将人的尸体化为一滩血水,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虞伯雍面上罩满寒霜:“江湖!江湖!这些魑魅魍魉,将江湖当成了法外之地,肆意横行!朕岂能容他们!”
      
      “这个,陛下......”项天歌道,“江湖上本来便有正邪之分。”
      
      “正邪之分?”虞伯雍冷笑,“所谓正道,难道不也是凭着一腔血勇,挟私报怨,无视律法,随意杀人?萧疏叶若不是跟人结怨,又如何会招来暗杀?这些人,杀来杀去,置官府于何地,置国法于何地?”
      
      项天歌舔了舔唇,不知道如何接话,便转换话题道:“臣只奇怪,顾清夜为何会在那儿,还成了萧家的侍卫?臣看顾清夜对萧疏叶忠心耿耿......”
      
      室内陡然降温,空气近乎冰点。项天歌恨不得逃不去,再没刚才的放肆样,假装喝茶,不说话。
      
      半晌,虞伯雍才道:“朕给了他一个任务,让他接近萧家。可朕没想到,他竟真的效忠萧家了。”尾音处带出一声冷笑。
      
      项天歌吃惊非小,连忙道:“他可能是为了完成陛下的任务,用的苦肉计吧?”
      
      虞伯雍道:“可是,让萧疏叶死,是更好的结局,他为何要救他?”
      
      项天歌一凛:“陛下,您,您想萧疏叶死,他犯了什么罪?”
      
      虞伯雍摆摆手:“这个你不用知道。朕也并非一定要他死,且看清夜吧。”
      
      项天歌脸上的表情终于放松:“陛下,这清夜两个字......叫得委实亲密,看来陛下还是很器重顾清夜的?”
      
      虞伯雍道:“朕是器重他,但,也仍要考验他。此事,等他回来,朕不会轻饶了他。除非,他能给朕一个合理的解释。”
      
      项天歌走后没多久,内侍来报,白昼求见。
      
      白昼进来,拜过君王,双手呈上一张纸条:“陛下,令主从扬州传信来,他已当上萧家使者,即将掌握归雁山庄。”
      
      虞伯雍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