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一章心痛身痛

      闻松与闻竹面面相觑,他们知道顾清夜为救家主受伤,而且带伤颠簸了一路。昨晚家宴上,两位夫人除了为玉生烟回家而高兴,也对顾清夜赞不绝口。听说萧疏叶要封顾清夜为使者,二夫人笑着夸:“我们家家主慧眼独具,英明神武。”一桌子的人都笑起来。
      
      兄弟俩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新使者一面要晋升,一面又要受罚,所为何来?
      
      看顾清夜的样子,不仅没有为自己受到重用而得意,倒似乎有些忧伤?只是仔细分辨,那点忧伤却又像春天的游丝般难以捕捉。
      
      他们悄悄看萧疏叶,发现萧疏叶正皱着眉,凝视着跪在地上的顾清夜。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中,翻涌着他们看不清的东西:疑惑?生气?心疼?
      
      心疼么?这个认知,不,还不能算认知,只是浮光掠影般的感觉,令闻松、闻竹吃惊非小。家主与顾清夜,他们之间的情谊已经这么深了么?
      
      况且,家主一向赏罚分明,该罚时就罚,怎么会心疼?
      
      只是半晌,可在顾清夜的感觉中却很漫长,直到萧疏叶走下来,到他面前:“清夜,起来,去我书房。”他伸手扶了他一把。
      
      这时候萧疏雨正在轻烟阁里,献宝似地拿出一个描金八角脂粉盒:“大嫂,这是我一早去扬州最好的脂粉店‘眉如黛’买的胭脂水粉,送给大嫂。”
      
      一旁姚青捧着一束刚从东园里摘的鲜花:“大少夫人,这是我们少爷吩咐属下去摘的。”
      
      萧疏雨一把拿过去,叫丫鬟芳雨:“去插瓶。”芳雨是大夫人刚给玉生烟派的丫鬟,俏丽可人的模样,冲萧疏雨眨眨眼:“七少爷好有眼力见,以后大少夫人铁定护你、疼你呢。”
      
      萧疏雨作势敲她脑袋:“你个小丫头片子,敢取笑本少爷?长嫂如母,我孝敬一下我家大嫂,不行么?”
      
      玉生烟忍不住笑道:“我又不爱描眉画鬓的,你这些脂粉啊,该送给那些楼里的姑娘。”
      
      萧疏雨苦着脸哀求:“大嫂你别再扯我的头皮行不行?我已经说过,再也不去青楼了。”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
      
      正在这时,姚白跑进来,身后还跟着鹦鹉傻蛋。
      
      “少爷。”
      
      “怎么了?”
      
      “清夜到家主那儿去了。”
      
      “他去干嘛?”
      
      “他没说,可属下觉得他有些不对劲。”
      
      萧疏雨看鹦鹉:“你家主人去干嘛?”
      
      鹦鹉瞅瞅他,有些愤懑,你当我是人么,样样都知道?“没说,没说。”它回答,又加了一句,“不开心。”
      
      “不开心?”萧疏雨盯着他,“你是说你家主人不开心?”
      
      鹦鹉用眼神肯定。
      
      萧疏雨冲出去:“我去看看。”
      
      书房里很安静,萧疏叶命闻松、闻竹在外面守着,他倒了杯茶,递给顾清夜:“先喝点茶,你的嘴唇很干。”
      
      “谢家主。”顾清夜接过来喝了。
      
      “你昨晚没睡好?”
      
      顾清夜微愣。
      
      “眼睛干涩,脸色憔悴。”萧疏叶道,“你有心事。”
      
      “属下没有。”
      
      “你瞒得了别人,瞒不过我。”萧疏叶一针见血,“心情不好,便来领罚,以为身体的疼痛可以缓解心里的疼痛?”
      
      顾清夜心头一震,这个人,真是目光如炬,他竟然能看穿自己。
      
      眸子中掠过的那丝惶然,没有逃脱萧疏叶的眼睛。他的眸子愈发深黑,宛如墨染。
      
      “过来,撑在书桌上。”他命令。
      
      那语气、那神情,宛如自己的父兄,顾清夜丝毫不能反抗,他应了声“是”,便过去,双手撑住书桌。
      
      “规矩。”
      
      两个字,令顾清夜红了耳根。他解下腰带,求饶似地看萧疏叶一眼:“家主,请.....帮属下......”
      
      萧疏叶的唇角几不可察地弯了弯:“好。”替他把裤子往下拉了拉,露出臀部。
      
      顾清夜的身体瞬间绷紧,他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萧疏叶,却发现他并没有拿板子。
      
      “放松。”萧疏叶道。然后,“啪”的一声,一掌打在顾清夜臀上。“说吧,为何心情不好?为何如此惩罚自己?”
      
      “不,不是惩罚自己,是,为前面犯的错,来偿还......”
      
      “啪”,更重的一巴掌,萧疏叶的声音变得严厉了些:“欺瞒家主,错上加错,你想加罚么?”
      
      “属下不敢。”
      
      身后掌风凌厉,顾清夜承受了一下重击,感觉那处肌肉都烧了起来。脸上的温度却低下去。他奇异地发现,自己不再害羞,仿佛这样的惩罚对他来说是天经地义的。
      
      是的,他心里没有视萧疏叶为上司,更不是对手,而是父兄一般的存在。说好的三十板子,却变成了手掌。这赏罚分明的家主,其实内心柔软。
      
      萧疏叶一口气打了五下,一下比一下重,滚烫的手掌触及滚烫的肌肤,那种热度直传到心底。
      
      顾清夜觉得自己的心尖都变得滚烫。而之前的纠结、痛苦仿佛被熔化了。
      
      “家主,属下错了。”他被一掌打得浑身一颤,发出的声音都有些变调了。
      
      “错在哪儿?”
      
      “不该有意欺瞒家主。”
      
      “可你现在仍在欺瞒。”
      
      “我......属下......请家主莫问,只管惩罚就好。”
      
      萧疏叶顿了顿:“好,如果你觉得这样可以舒服些,我如你所愿。”
      
      剩下的二十几掌,萧疏叶一口气打下去,疾风暴雨一般。他看见顾清夜垂着头,浓密的睫毛半遮着眸子,鬓边流下一滴汗水,滑过他玉质的脸庞。
      
      自始至终,他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当最后一掌打完,他似乎解脱了一般,撑在桌上的拳头悄悄松开了。
      
      萧疏叶记得,在客栈前的林子里,他身上曾经发出宛如修罗的杀气。
      
      可是在自己面前,他始终温润如玉。
      
      “可怜见的孩子,你别为难了他。”他想起母亲的话。
      
      可是这孩子现在在用一种类似自虐的方式惩罚自己......萧疏叶觉得心疼。他扶起顾清夜,替他拉好衣服,系好腰带,问道:“现在,好点了么?”
      
      顾清夜觉得惭愧,活了二十年,自己何曾如此软弱?乌夜台的令主,那个面具后的修罗,如今变得优柔寡断。
      
      他抬眸,落入萧疏叶那双深潭般的眼睛:“是,多谢家主。”
      
      “好,罚也罚过了,现在只有功,明日我召集全部下属,宣布你为新一任使者。”萧疏叶道,“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你的心结。”
      
      “我知道。”一个声音道。
      
      两人回头,见萧疏雨走了进来。
      
      “七少。”顾清夜低唤。
      
      萧疏雨生气地瞪着他:“你自己的身体你不爱惜,我爱惜!你来讨打也不问问我同不同意,你当不当我兄弟?!”
      
      “我,”顾清夜被责备得有些无措,“我们不是......”
      
      “我叫了你一路清夜哥,你现在想反悔?没门!”萧疏雨更生气了,转脸对萧疏叶道,“大哥,你打得对,不过打轻了,就该用板子,好好惩罚这不知好歹的人!”
      
      顾清夜暗叹,这小子,又恼了,总要顺他的毛。可是心里很感动。
      
      “七少,对不起。”他道歉。
      
      萧疏雨挥挥手:“好了,我只是心疼你。”他看着顾清夜,“你是不是还在纠结背叛皇上的事?”
      
      “是,我是个不忠不孝之人。属下自小便受家父耳提面命,教属下忠于君主,效忠朝廷。属下此番作为,太叫他失望了。”此番作为,不是自己编造的“逃离京城”,而是试图保护萧家,隐瞒穆平野的事。
      
      只是,不能说。
      
      萧疏叶道:“你不是说,你遵守自己的本心么?忠孝仁义,是我们处世之德,却并非道。每个人的道,是每个人自己走出来的。你认准了,就坚定地走下去,不要瞻前顾后、畏首畏尾,这些是懦夫的表现。皇上那儿,不缺一个保护他的侍卫;至于令尊令堂,父母总是为子女考虑的,我相信他们能理解你。”
      
      理解么?自己背叛的何止是陛下,还有对陛下忠心耿耿的父亲。“若有朝一日你做出叛逆之事,为父定亲自拿你的人头去向陛下请罪!”
      
      罢了,路,就一步一步去走吧。
      
      “谢家主教导。”他微微躬身。
      
      “小七,你扶清夜回去休息吧。
      
      “是,大哥。”萧疏雨扶顾清夜出来,夸张地叹口气道,“我们俩还真是难兄难弟。不过挺好,以前就我一个被大哥打,现在有你陪着,我就不寂寞了。”
      
      顾清夜失笑:“不生我的气了?”
      
      “哪有生气,我不是说了心疼你么?”
      
      “好,那就谢谢七少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