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十三章险恶用心

      琼院是金陵郡王在京城的别院,院里栽着三株琼花,花枝离离,大朵大朵的花瓣宛如凝脂。风过处,落英缤纷,洒满青阶。
      
      一身锦衣的莫重楼正站在最高的那棵琼花下,轻轻吟道:“‘谁移琪树下仙乡,二月轻冰八月霜’,父王将你们从扬州移来,可是这仙乡,是扬州么?”他自顾自地笑了,“扬州,扬州,本王与你还真是有不解之缘呢。”
      
      背后走来一人,穿一身灰色的衣服,身影淡得像一抹轻烟,躬身道:“王爷,属下将人带来了。”
      
      莫重楼回头,眉目清亮,含笑道:“好,无邪,你果然从不让我失望。”
      
      此人竟是出现在光阴客栈的那个神秘人——风先生。
      
      风无邪道:“王爷过奖了,属下只是尽了本分。”
      
      莫重楼大步往前走去,他长得身材高大,走路的时候并不像文官那样四平八稳,而是颇有武将之风。单从他的外形看,他堪称器宇轩昂,只是偶尔看人时眼里掠过一抹锐光,叫人辨不清他是鹰还是狼。
      
      堂上窗明几净,风起正在斟茶,堂下站着一个身穿青衫的男人,四十来岁的样子,有些畏缩。可一双眼睛却四处乱晃,显出几分与怯懦不衬的狡猾来。
      
      风起是王府买进的下人,冠了主子的姓,成为王府的家奴。所以,他叫莫起,而非风起。
      
      “主子。”见莫重楼进来,他深深一躬,退到一旁。
      
      莫重楼当堂坐下,又示意风无邪在侧位上坐了,瞧着那个青衫人道:“你是卫鹳的学生,卫凝霜的师兄?”
      
      那人跪下来,叩头道:“小人陈基参见王爷。家师正是卫鹳,只是......”他偷眼看看风无邪。
      
      风无邪代他道:“他曾经是卫老爷子的学生,可是后来被逐出了师门。”
      
      莫重楼嘴角掠过一抹讥诮,可是陈基低着头,没有看见。莫重楼摆手:“起来说话。”陈基站起来。
      
      莫重楼道:“听风先生讲,你有话一定要当面跟本王讲?”
      
      陈基低眉垂眼,遮住眸底闪烁的奸诈:“是,起先,小人不敢轻信风先生,故而只是略说了几句......如今见到王爷,小人才可以安心讲出来。”
      
      莫重楼端起茶盏,慢悠悠地抿了一口:“那就说吧。”
      
      “小人......还有一个要求。”陈基嗫嚅着道。
      
      莫重楼了然地看着他:“本王还不知道你的消息是否可靠,有多少价值,你倒先提要求了?”
      
      陈基猛然抬头,赌咒发誓地道:“小人说的千真万确,绝无半分虚假,而且,小人相信,这消息对王爷绝对有用。”
      
      “哦?那你要什么?”
      
      “小人要一千两银子。”
      
      莫重楼笑了:“本王终于明白,你为何被逐出师门。”
      
      陈基的脸孔扭曲起来,愤怒而不甘地道:“当年,我不过为京里几位官家子弟写了几首词曲,赚点银子......”
      
      “是淫词艳曲吧?”莫重楼道,“不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乃是常理。一千两银子,本王给了。”
      
      陈基大喜,满眼放光:“多谢王爷!”
      
      莫重楼看着他。陈基道:“我师妹,哦,就是如今的御史夫人卫凝霜,给她丈夫戴了顶绿帽,而顾廷观戴得心甘情愿。人人都以为顾清夜是他的儿子,可我知道他不是。他真正的父亲,王爷您肯定想不到。”
      
      莫重楼有些不耐:“说!”
      
      陈基道:“那人既不是书香门第,也不是达官贵人,他是江湖人,叫萧骋远!”
      
      莫重楼与风无邪交换了一下眼神,虽然吃惊,但没有陈基想象得那么吃惊。陈基不禁纳闷:“你们......不觉得奇怪么?”
      
      莫重楼道:“是有点奇怪,不过,顾清夜那张脸,长得实在像萧家人,如今听你说他父亲是萧骋远,本王只能说:原来如此!”
      
      陈基呵呵笑道:“是,是啊,所以小人没有撒谎。”
      
      “你怎会知道他父亲是萧骋远?”
      
      陈基道:“当年,我在卫家求学,与卫凝霜的侍女关系不错,那时候我比较会讨女孩子欢心。”
      
      莫重楼喝道:“拣重要的说!”
      
      “是,是,小人不是怕王爷不信么?”陈基赔笑道,“要说我那师妹,看起来性子温婉,柔情似水,却又有男儿的洒脱与豪迈。年轻的时候,她喜欢游学,带着侍女、老仆,到处去跑。有一年,她去扬州,认识了萧家那位大英雄萧骋远,两人一见钟情。回来之后没多久,小人听她侍女道,小姐经常犯恶心,想吐,那症状,估计是有了身孕。”
      
      陈基收了笑容,脸上竟露出一丝惆怅,叫人怀疑,他当初对卫凝霜也是有意思的。
      
      “侍女说,小姐等着萧骋远来求亲,可萧骋远迟迟不来,小姐开始愁眉不展,放下矜持,给扬州去了封信。后来,她收到回信,在闺房里哭了一夜。侍女说,萧骋远那厮,不肯娶她了。我师妹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她并没有提怀孕的事,萧骋远那么薄情寡义,她却偏偏舍不得打掉他的骨肉。恰在那个时候,我师兄,就是顾廷观,得了头名状元,来老师家求亲。”
      
      “原来顾廷观也是卫鹳的学生?”莫重楼道。
      
      “正是,他早就喜欢卫凝霜了。”
      
      “那他知道卫凝霜怀孕的事么?”
      
      “他知道。他去提亲的时候,侍女在门外偷听,听到卫凝霜将她怀孕的事向她父亲和顾廷观和盘托出,并说自己配不上顾廷观,想等孩子出生后,独自去乡间隐居。谁料顾廷观爱极了卫凝霜,竟主动提出,愿意做这个孩子的父亲。”
      
      莫重楼微微感喟:“真是看不出,这个铁面无情的顾御史对自己的妻子如此多情。”
      
      陈基道:“老师为了自家的名声,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莫重楼道:“倒也奇了,顾廷观接纳卫凝霜与她腹中的孩子,此事本王可以理解。可他为何不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呢?”
      
      陈基咳了两声:“他恐怕不能生吧,否则,这于理不通啊。”
      
      莫重楼哑然失笑:“有道理。”
      
      他打发莫起带陈基去账房领一千两银子。等他们一走,风无邪道:“王爷,您真给这小人千两银子?”
      
      莫重楼道:“他有命拿,却没命花。”
      
      风无邪点点头,表示明白。又道:“王爷觉得,顾清夜到萧家去当侍卫,是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了么?”
      
      莫重楼摇头,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点着:“卫凝霜失了清白,却被顾廷观包容呵护,她对他必定心存感激,怎会忍心对儿子说出实情,造成他们父子间的嫌隙?依本王看来,顾清夜此去萧家,必是奉了陛下旨意,前番本王数次在陛下面前提到萧家,陛下起了戒心。”
      
      风无邪道:“以前属下从未听说过顾清夜之名,没想到他竟是陛下身边的红人。若非为了郡主的事,属下对顾清夜的调查还没如此顺利呢。”
      
      莫重楼听他提及莫明羽,便有些不快:“这丫头巴巴地跑去求太后姑妈为她指婚,连姑娘家的脸面都不顾了。幸好你半路遇见她,劝得她回家,否则她还在追着顾清夜跑呢!”
      
      风无邪道:“不会的,那次她追顾清夜到客栈,顾清夜已经拒绝了她。她毕竟还是骄傲的,属下想来,她以后也不会再提此事了。”
      
      莫重楼眼里闪过冷芒,嘴角却扬起笑意:“这事越来越有趣了,若顾清夜是奉陛下之命去萧家的,你猜他的目的是什么?”
      
      风无邪目光一闪:“武林大会?”
      
      莫重楼点头:“我猜正是如此。萧家已经风头太劲了,若再让萧疏叶当上武林盟主,以后岂非成为江湖之王?前几年少林寺恒远那个老和尚当盟主时,其实只是挂名而已,一个出家人,管什么俗家事?所以这老和尚急急地推卸责任,要将担子交给萧疏叶。可惜......”
      
      他冷笑:“有本王在,决不让萧家好过。”
      
      风无邪道:“江南百姓只知有萧家,不知有金陵王。萧疏叶气焰太过嚣张,一个江湖人,竟把自己当成济世的神明,而百姓对他顶礼膜拜,他简直挑衅王爷甚至皇上的权威。在属下看来,这萧疏叶比他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萧骋远那人好逞英雄,而萧疏叶却好收买人心,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莫重楼拿手指轻轻弹了一下茶杯的边缘,那动作颇有几分风流潇洒,可是他眼里尽是算计:“陛下信奉法家思想,本就不赞同江湖人的做法。他登基两年,朝政已经稳定,如今正是清理江湖的时候。”
      
      “所以王爷便给皇上烧了一把火。”风无邪道。
      
      “正是。”莫重楼道,“接下去,便要靠你了。之前我们做了那么多功课,让你成为江湖中的一个传奇,你可不会辜负吧?”
      
      风无邪道:“属下唯王爷之命是从。只是这顾清夜......?”
      
      “我们行使自己的计划,这顾清夜归根到底是萧家人,关键时候,他的身世是枚好棋子,我要让萧家人败得痛不欲生。”
      
      风无邪点点头,他想起萧疏雨在光阴客栈说过的话:“像风先生这样藏头露尾、神神秘秘的人,本少爷倒是不太愿意与他打交道”,他心里冷笑,萧疏雨,你不是狂么?那就让我来看看你的下场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背后的大boss是莫重楼,大家猜到了吧?
    周末有事,不更文,请假哈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