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六章 夜色深沉

      闻竹替萧疏雨与顾清夜斟酒,灯光下一个星眸粲然,一个眼波沉静,一个如明朗的白天,一个如深邃的月夜。只是,那种两人特别相似的感觉又浮上来了。他摇摇头,甩掉这个念头。
      
      这时,就听萧疏叶笑道:“顾公子这鹦鹉聪明绝顶,为何却取名叫傻蛋?”
      
      鹦鹉一听,如逢知音,冲萧疏叶点头哈腰,大叫:“聪明!聪明!”
      
      萧疏雨忍不住大笑。顾清夜莞尔道:“萧大侠,您若再夸它几句,它更要得意忘形了。正因它太过聪明,在下才替它取名叫傻蛋,有意压压它的锐气罢了。”
      
      萧疏叶看他一眼,这少年笑得宛如月映波心,美则美矣,却叫人感觉缥缈难寻。他默默地注视着他,想从那张俊美的脸上找出些端倪来。
      
      顾清夜注意到了那道目光,那目光仿佛穿透夜色,深深触及了自己心底,他不禁心头一跳。萧家家主果然非同寻常。
      
      然后,他猛然意识到自己的状态不对,他潜意识里在防备,所以他脸上戴上了滴水不漏的面具。
      
      为何对萧疏雨与萧疏叶是完全不同的心态?终究是将萧疏叶当成了强大的对手,终究是背负着陛下交代的任务,所以才会如此。
      
      看似完美,其实已经失态了。这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
      
      他想着,马上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彻底放松自己,将自己融入这花园中,融入这夜宴中。然后,自然地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鹦鹉。
      
      像短暂的交锋,萧疏叶唇角掠过一丝笑意,这少年真有趣。
      
      萧疏雨逗鹦鹉道:“傻蛋,你知不知道慧极必伤?你家主人就是因为这个,才给你取名叫傻蛋。”
      
      鹦鹉不懂,懒洋洋地瞥了他一眼,继续喝酒。萧疏叶忍不住笑起来。
      
      萧疏雨向顾清夜眨眨眼睛:“顾兄,我家大哥难得如此高兴,要多谢你了。”
      
      顾清夜道:“能博萧大家主一笑,是在下的荣幸。”
      
      萧疏雨挑起一条眉毛,揶揄道:“这马屁拍得好。”
      
      萧疏叶但笑不语。
      
      “小七,你......”顾清夜有些无奈,又有些被揭穿的赧然,略略小声道,“我是真心的。”
      
      萧疏叶心头微微一动,这个样子,莫名地让他有了种“是弟弟”的感觉。
      
      他举杯,看顾清夜:“顾公子,你在光阴客栈慷慨援手,替我家七弟洗了不白之冤,萧某敬顾公子一杯,聊表谢意。哦,对了,还有傻蛋,它也有功劳,傻蛋,一起喝。”
      
      萧疏雨觉得自家大哥今夜亲切极了,而且颇为风趣,顿时屁股上的伤也不疼了,心头雀跃,道:“是啊,是啊,多亏顾兄与傻蛋帮忙,我才全身而退,来,我也敬你俩。”
      
      顾清夜忙道:“七少清者自清,即便没有在下出现,事情也能妥善解决,在下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不敢当萧大侠谢意。”又对萧疏雨道,“小七,你替我过生辰,还替我付玉姑娘银子,我欠你许多,应当我谢你。”
      
      提到“玉姑娘”三个字,萧疏叶举杯的手僵了僵,面色有些黯然,顾清夜与萧疏雨都看到了。
      
      三人各自饮尽杯中酒。萧疏叶道:“顾公子厚此薄彼,与小七如此亲近,却与我如此生分。若不嫌弃,便叫我一声萧大哥,我称你清夜如何?”
      
      顾清夜怔了怔,道:“是,蒙萧大哥不弃,清夜敢不从命?”
      
      萧疏雨喜道:“这下我们都是兄弟了,当浮一大白。”
      
      于是三人又饮了一杯。
      
      顾清夜道:“萧大哥,我们在光阴客栈遇到的苗女朵儿,您知道她说的故事么?”
      
      萧疏叶道:“家父曾经提过此事。当年他去苗疆,误入蝴蝶寨,遇到美貌的寨主,姓米,家父没说她叫什么名字。那女子表现得豪爽好客,捧出美酒佳肴,款待家父,还招来一群鬼蝶,伴着她翩翩起舞。我虽没见过鬼蝶,但也能想象那场景......”
      
      顾清夜默默掏出一个帕子,递过去,摊开,是三只他收集的鬼蝶尸体,还有一朵黑曼陀罗。
      
      萧疏叶在灯下看着这几样东西,吐出一口气,道:“......那场景必是极美,也极妖异的了。家父喜欢猎奇,被这场舞吸引住了,不知不觉饮了她的酒,然后,他发现自己开始浑身无力,气血翻涌,眼前发黑。他惊觉不好,便催动内力,勉力撑起来。那女子想要扑入他怀中,被他一掌挥开,拔剑逼问她解药。女子要他留在寨中,做她的夫,家父哪里肯依?女子指挥蝴蝶攻击家父,家父将它们斩得支离破碎。”
      
      果然如自己想的一样。萧疏雨想。
      
      “后来全寨的人都来攻击家父。家父杀出蝴蝶寨,只记得那米姓女子与她丈夫死在自己手里,其余杀伤的人数,他也记不清了。家父服了解毒丹,躲在山洞里用内力逼毒,一天一夜才恢复过来。在他今生所遇的敌人中,蝴蝶寨的人算不上强敌,只是太过妖异,令他印象深刻。”
      
      顾清夜道:“正是,我与小七在光阴客栈遇到那个朵儿,哦,应该叫米朵吧,看见半面鬼蝶,也觉得十分妖异。可惜最后被米朵逃了。我怀疑她被人利用,想揪出她的幕后之人,可是又落空了。”
      
      萧疏雨道:“米朵如今二十岁,八年前她父母死后,她可能离开了蝴蝶寨。我们见到她时,她的言行举止都像一个十足的江南人,完全没有苗女的样子。所以,我猜,她被有心之人豢养了。只是此人是谁,我们却一点线索都没有。”
      
      “此人消息灵通,并且一直在关注萧家的动向。”顾清夜道,“我始终怀疑那个风无邪。”
      
      萧疏叶看着自家七弟:“我叫你去光阴客栈,一为你玉姐,二为风先生,可你悠哉悠哉得很,将我交代的事抛之脑后,对这个风无邪完全没有了解。”说到最后,语声里已有些不悦。
      
      萧疏雨道:“我一直在试图了解他啊,可是他表现得严丝合缝,没有破绽。”
      
      “是么?”萧疏叶道,“你有的是时间玩,游河阳山,为顾公子庆生,花下品茗,就是不曾认真做事。”
      
      萧疏雨大惊:“大哥,你怎么知道?难道......难道你派暗卫盯着我?”
      
      萧疏叶道:“我派风驰去了,可是并没有盯得太紧,只在外围看看。我本是寄希望于你的,可你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顾清夜忙替萧疏雨说话:“萧大哥,小七生性率真,他不喜欢江湖中的阴谋诡诈,所以对风先生不敢兴趣。您就原谅他吧。”
      
      他心里却在想,萧疏叶做事真是谨慎,身边还有暗卫,难怪我们刚到扬州,他就知道了。
      
      萧疏叶苦笑:“我知道他的脾性,清夜,你不必替他说话。我今日罚他,也是为了他的失职。”
      
      萧疏雨被他提醒,才又觉得屁股上疼,挪了挪,缓解一下疼痛,垂首道:“小弟知错了。”
      
      顾清夜为调节气氛,举杯向萧疏叶道:“清夜冒昧打扰,借萧大哥的酒,敬你们兄弟。”
      
      三人又喝了一杯。
      
      萧疏叶目注顾清夜:“清夜,你对萧家热心相助,所为何来?”问得直白。
      
      顾清夜道:“清夜仰慕萧家,初出茅庐之人,想要崭露头角,得一进身之阶,恰好遇见七少,便把握了这一机会。”答得直白。
      
      萧疏雨向顾清夜投来一眼,眸子有些黑沉。
      
      “进身之阶?”萧疏叶重复了一遍,似在玩味,又似地认真考虑,“萧家如何?”
      
      “若萧大哥赏识......”
      
      “我十分赏识你。”萧疏叶道,“不如你留下,我与小七,愿意跟哪个,任你选。”
      
      “但凭萧大哥吩咐。”
      
      萧疏叶微微颔首:“这样吧,平日你跟着小七,若他去青楼胡作非为,你便制止他。若他做正事,你便帮着他。我这里若有什么事要你去做,会另外再叫你。”
      
      顾清夜站起来,躬身一礼:“如此,清夜还是以属下自称,家主您......”
      
      “不。”萧疏叶打断他,“我们以三月为期。这三个月内,我们是朋友,你无须以属下自居。若三月之后,你仍想留下,并且甘心为萧家效命,届时再做计较。”
      
      顾清夜顺从地应:“是,全凭萧大哥做主。”
      
      萧疏叶道:“小七院里有来吟阁,平素作为客房用。我已命人去打扫收拾,你便住在来吟阁。”
      
      “是。多谢萧大哥。”
      
      宴散,人去,月色皎洁。
      
      萧疏雨带着顾清夜走进阁内,姚白已经在里面点起灯来。
      
      “顾兄。”萧疏雨唤了一声,却没说话,只是站在打开的窗口,看着外面扶疏的花木。
      
      “小七,你怎么了?”顾清夜走过去与他并肩。
      
      “我们是朋友。”萧疏雨道。
      
      “是。”
      
      “你说过你想游历江南。”
      
      “是。”
      
      “可你现在留在了我家。”
      
      顾清夜的声音低低的:“你不高兴?”
      
      “我很高兴。”萧疏雨没有回头,依然看着前方,“只是我不明白,假如你真想在江湖中成名,你也可以做个独行侠,为何要委屈自己,投身我家?”
      
      “在我见到萧大哥之后,我被他的气度折服了。”顾清夜似乎发出了一声叹息,“萧家威震江湖,能入名门,是多少无名小卒梦寐以求的事。我承认,我不能免俗。虽然这不是我预期的,可对我来说是个好机会。”
      
      “所以,萧家对你来说是个台阶,为了这个,你愿意做我的属下?”
      
      “若得到赏识,我是萧家的属下,自然也是你的属下。”
      
      “好,很好。”萧疏雨猛然回过头来,盯着顾清夜,“既然这样,我成全你,大哥说了三个月,可在我这儿,没有三个月,从现在开始,你就做我的侍卫吧!你自己不是也曾经说过这句话么?”
      
      顾清夜怔住,他发现,这少年的眼角有些发红。
      
      “小......不,七少,属下......遵命。”
      
      萧疏雨慢慢点头:“你记住,若是有一天你做出有损萧家的事来,我第一个杀了你!”
      
      说罢,他转身拂袖而去。
      
      在他转身的刹那,顾清夜看见他发白的脸。
      
      他忽然一阵心痛。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自己明明......不应该有感情的。
      
      鹦鹉在他背后咕哝:“醉了,醉了。”
      
      顾清夜喃喃:“也许,我醉了,所以有些软弱吧......”那小子,明天得捋顺他的毛才是。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