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五章 来龙去脉

      顾清夜一见萧疏雨被闻松扶着步履艰难地进来,立刻迎上去:“小七,你还行么?”自然而然地从闻松手里接过萧疏雨。
      
      姚青、姚白面面相觑,感觉顾清夜比他们俩还贴身了。
      
      “我还行。”萧疏雨伸指戳了一下顾清夜的肩膀,“顾兄,我可是为了你挨揍的,你欠我哦。”
      
      “是,是,我欠你的。”顾清夜好脾气地道,“我不仅欠你一次打,还欠你十两银子呢。”
      
      萧疏雨擦擦头上的汗,笑道:“我去上个药。”朝闻松挥挥手,“你可以滚了,混蛋!”
      
      闻松依然面无表情,欠身道:“是。”然后滚了。
      
      萧疏雨气得拿手指直点他的背影,咬牙切齿地又骂了两句“混蛋”。
      
      顾清夜劝道:“别怪他,他忠于你大哥,不就是忠于萧家么?”
      
      “我知道。”萧疏雨扶额,“我就是拿他出出气嘛,不然还能骂我大哥?”
      
      顾清夜道:“好了,我替你上药吧。”
      
      萧疏雨脸上有点发红,低声道:“我就是不好意思让你瞧见......才宁可选了板子,让你离开......”
      
      顾清夜忍笑道:“我懂。可我们是朋友,不是么?何况都是男人,你在我面前有什么可害臊的呢?”
      
      鹦鹉适时地送上两个字:“羞,羞。”
      
      萧疏雨朝它瞪眼,恐吓道:“再说,我不给你好吃的。”
      
      鹦鹉立刻闭了嘴。
      
      顾清夜凑到萧疏雨耳边道:“其实我从小到大,受过的罚不计其数,所以你不必觉得难为情。来吧,我有上好的伤药,化瘀消肿效果极佳的,我替你敷。”
      
      萧疏雨半信半疑地瞧着他:“真的?”
      
      “真的,我们是难兄难弟。”顾清夜道,“来吧。”
      
      “好,那我们去卧室吧。你不早说,害我多挨了十个板子。”萧疏雨哀怨道,“大哥还说晚上我们三人一起用餐呢,我这坐着多受罪?我宁可躺着跟你两人饮酒。”
      
      姚青、姚白眼睁睁看着顾清夜扶萧疏雨进卧室去了,觉得没他们什么事,便去替萧疏雨端茶倒水。
      
      萧疏雨的臀-部肿得像馒头似的,皮肤红得发亮,看起来仿佛泛着一层油光。连鹦鹉都似不忍直视。
      
      顾清夜吸口气道:“萧大侠果然生气了。”
      
      萧疏雨扭头看着他,疑疑惑惑道:“我怎么觉得,他更在意你呢?好像我带你去次青楼,便是天大的罪过。以前他也揍过我,可没这么狠。”
      
      “别傻了。”顾清夜道,“他想惩罚你的时候,还没见到我呢。我不过是一个陌生人,他怎会为我迁怒于你?”他一边说,一边取出药来替萧疏雨涂抹,“依我看来,他急于知道玉姑娘的态度,这些天必定一直盼你回来,而你回来却去了青楼,显见没把他的事放在心上。”
      
      “有理。”萧疏雨一下子如醍醐灌顶,“我怎么没想到这层?难怪这么急,刚才一边揍我,一边还问我光阴客栈的事。”
      
      顾清夜其实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他的确觉得萧疏叶很重视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来源于何处。
      
      不过,想象一下萧疏雨一边挨打,一边还要汇报光阴客栈的事,真的有点惨。
      
      “小七,这药怎么样?是不是凉凉的,舒服多了?”他柔声问。
      
      “是,舒服多了,刚才疼得火烧火燎的。”
      
      “对了,那个朵儿的事,萧大侠有没有说什么?”
      
      萧疏雨这才回过神来:“当时光顾着疼,一口气讲完的。我看大哥好像知道这件事,并没有追问什么。我跟你说,我爹这一生有过无数艳遇,我排行最小,爹大约不好意思跟我讲这些,我所知甚少。可我大哥知道得比较多。其实,在我们家,是我最得我爹的真传......”
      
      顾清夜“啪”的一巴掌拍在他臀-上。萧疏雨像鱼似地弹跳起来,却被顾清夜摁住了。
      
      “顾兄,你干嘛打我?”萧疏雨不满地嘟囔。
      
      顾清夜肃容看着他:“小七,多情之人最为无情。我打你,是因为你不仅不自省,还沾沾自喜。”
      
      萧疏雨怔住了,半晌轻轻道:“我其实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哪个女子。”
      
      顾清夜挑起眉梢,学着萧疏雨的口吻道:“对,‘我萧疏雨这辈子只有女人追我,我从来不会主动喜欢上哪个女人’。”
      
      萧疏雨“噗嗤”一声笑出来:“那是我爹,我可不敢这么夸口。”
      
      “好了。”顾清夜替他把裤子拉好,“你休息休息吧。”
      
      姚白递上茶杯:“少爷,你喝口茶,润润嗓子吧。”
      
      萧疏雨接过来,道:“我这会儿不能动,你陪顾兄到园子里转转吧,免得他闷。这里有姚青陪着我就行了。”
      
      “是,少爷。”
      
      宜萱居,萧疏叶与萧疏雨的母亲萧大夫人的住处。萧疏叶坐在母亲身边,萧大夫人问道:“听丫鬟讲,小七回来了?”
      
      “是。”
      
      “还带了位俊美的少年回来?”
      
      “是,那少年叫顾清夜。”
      
      “你罚了小七?”
      
      “是,母亲,小七带着顾清夜先去了引凤楼玩,孩儿一时生气,便罚了他。”
      
      萧大夫人无奈又慈爱地道:“小七这孩子,打了多少回,总也改不了。叶儿,你为他操的心也够多了,可是,这本性难移啊......娘既怨他,又不舍得他,就好像当年对你爹......”
      
      萧疏叶离座跪下来:“娘,孩儿知道你疼小七,孩儿不该惹你心疼。”
      
      “不,不怪你,你是为他好。”萧大夫人扶起他,“你撑着这一大家子不容易。他若能懂事些,帮帮你,我也就放心了。”
      
      “他总会长大的。”萧疏叶道,“我萧家的男儿,定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
      
      萧大夫人点点头。
      
      “娘,您还记得京城有个女子叫卫凝霜,他父亲是名儒卫鹳么?”
      
      萧大夫人登时一愣:“卫凝霜?我记得......早些年,你父亲常在我面前念叨。说这位女子蕙质兰心,柔情似水,更兼才华出众。应该是二十年多前吧,卫凝霜来过扬州,对你父亲一见钟情。你父亲习惯了被江湖女子崇拜,见到卫凝霜,觉得很是......特殊。”
      
      “你父亲承诺要去京城提亲,迎娶卫凝霜,他没有告诉她自己家里已经有两位夫人。而卫凝霜青春少艾,竟轻易相信了你父亲。”
      
      “后来,他有去提亲么?”
      
      “没有,他叫人打听了一下卫家,得知卫鹳是个老古董,性情执拗,恪守礼教,便放弃了卫凝霜。”
      
      “原来如此。”萧疏叶心道,我爹真是随便而无情啊!
      
      “你爹那个人,在人前是大英雄,可在感情上,太过薄情。”萧大夫人叹道,“可怜了那个叫卫凝霜的女子。”
      
      “孩儿也曾听爹提过卫凝霜、卫鹳的名字,可他并没有讲这么详细,只说那女子是与他欢好过的众多女子中极有韵致的。好几次,他酒酣耳热时,便会跟孩儿说到她。”
      
      萧大夫人奇怪地道:“你怎么突然提到她?”
      
      萧疏叶道:“那个叫顾清夜的孩子就是卫凝霜之子。孩儿瞧他眉目,竟与我们家人神似。”
      
      萧大夫人吃了一惊:“莫非这孩子......是你爹的?”
      
      “孩儿也有此怀疑。”萧疏叶道,“娘,若他果然是,您觉得他此来是为他母亲报复么?”
      
      萧大夫人蹙眉沉吟,半晌摇头道:“卫凝霜这么多年杳无音讯,到现在方才想到报复?似乎不像。”
      
      “总不会是为认祖归宗吧?”
      
      “认祖归宗也不该等到他这么大呀。”
      
      两人都犯难了。
      
      “今晚我且试探他一下。”萧疏叶道,“回头再向母亲禀告。”
      
      “好。”萧大夫人点头,又叮咛道,“可怜见的孩子,你别为难了他。”
      
      萧疏叶苦笑道:“这孩子有七窍玲珑心,观他行事,简直滴水不漏。我们家小七,恐怕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夜晚。
      
      萧疏叶命闻松来请顾清夜与萧疏雨:“家主在花园设宴,请顾公子与七少爷前去。”
      
      顾清夜稍稍扶着萧疏雨,萧疏雨一拐一拐地,两人来到花园。四处华灯璀璨,夜风不急不燥,将花香徐徐地拂上人的鼻端。鹦鹉知道又有好吃的了,兴奋得一路嚷嚷,被顾清夜警告:“今晚安静些,否则,我炖了你!”
      
      鹦鹉大受委屈,扑上去啄顾清夜的耳朵,被顾清夜一掌拍开:“反了你了!”
      
      鹦鹉被强权压制,无奈地夹起尾巴,乖乖做鸟。
      
      萧疏叶面南而坐,顾清夜正想行礼,萧疏叶摆手:“顾公子,请坐,自家家宴,无需繁文缛节。”
      
      顾清夜坐下,悄悄往萧疏雨的凳子上放了个软垫。
      
      萧疏雨:“......?”他都不知道顾清夜几时藏了这个垫子。
      
      笑出一口白牙,表示感谢。
      
      顾清夜又露出那个温润如玉的笑容。
      
      这一切都被萧疏叶看在眼里。
      
      鹦鹉跳到桌上,顾清夜忙道:“萧大侠,这鸟儿是我养的,叫傻蛋。它也喜欢饮酒,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萧疏叶却道:“如此甚好,那我们这酒宴一定越发有趣了。来,给傻蛋也斟酒。”他吩咐闻松。
      
      鹦鹉这次很替顾清夜长脸,居然还向闻松说了声:“谢谢。”闻松看着实在好玩,面无表情的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