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七章 无端连累

      第二天早上,萧疏雨是被一个聒噪的声音叫醒的:“小七,小七!”他睁开眼睛,翻了个身,发现臀部的伤不怎么疼了,便舒展两条长腿,躺平了身子。
      
      然后就对上鹦鹉傻蛋乌溜溜的眼睛,它身后赫然是它家主人顾公子。顾清夜微笑着看着他,开口道:“小七,早。”
      
      萧疏雨定定地回视他,面无表情。顾清夜柔声道:“抱歉,我来看看你醒了没有,傻蛋与你太熟,一见你就叫,把你吵醒了。”
      
      萧疏雨道:“你真健忘,昨夜我俩说过什么?”他的声音带着些没睡醒的慵懒,可是语气有些冷。
      
      顾清夜暗暗叹口气,道:“属下没忘。”
      
      萧疏雨问:“姚青、姚白呢?”
      
      “他们在外面。”
      
      “在外面干什么?叫他们进来,我要起床了。”萧疏雨一点也没有不正常,他太正常了,完全像上司对待下属的模样。他甚至没有生气,他太平静,平静得令顾清夜觉得不安。
      
      萧疏雨在他面前一直是真实的,可现在,顾清夜分明地感觉到,他戴了面具。
      
      他斟酌了一下,道:“属下可以伺候七少。”
      
      萧疏雨道:“好啊,替本少爷穿衣。”
      
      姚青、姚白躲在窗下,偷听里面两人的对话,闻言彼此对视,一脸震惊。少爷真拿顾公子当下人使唤了,顾公子真乐意?
      
      顾清夜真的拿起萧疏雨的衣服替他穿,本来萧疏雨从没这么“娇气”过,生在武林世家的人,可不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子哥,他每天很早起来练功,穿衣洗漱这些事,从不假手他人。可今天,他却变懒了。
      
      顾清夜很自然地服侍他穿衣,甚至替他把靴子都套好了,可是那样子又完全不像下属在服侍上司,倒像兄长在照顾弟弟,嘴角还噙着一抹笑容,那笑容是什么意思——宠溺?
      
      萧疏雨的呼吸有些不畅,他忽然冲窗外吼:“姚青、姚白,还没听够?给我滚进来!”
      
      姚青、姚白两人连忙奔进来:“少爷!”
      
      “你俩倒会偷懒了?”萧疏雨责问。
      
      “是顾公子......”
      
      “叫我清夜吧。”顾清夜道,“我和你们一样是七少的侍卫。”
      
      姚青看看萧疏雨,自家少爷没有反对,于是便道:“清夜说今天第一天,他来服侍少爷,以后少爷吩咐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
      
      “很好。”萧疏雨点头,冲顾清夜道,“去打热水来,我要洗漱。”
      
      “已经打来了,请七少洗漱吧。”
      
      姚白道:“清夜一早就来问属下少爷的生活习惯,然后趁少爷还没醒,把这些都准备好了。”
      
      萧疏雨一声不吭地洗漱。
      
      顾清夜等他洗完,问道:“七少,要给你梳头么?”
      
      姚青已经一脸惊悚了,这......也可以么?
      
      “好啊。”萧疏雨大喇喇地坐下,姚白忙把铜镜、梳子都拿了来,顾清夜果然便替萧疏雨梳了发,戴好冠。镜里一看,又是一个翩翩美少年模样。
      
      萧疏雨道:“做得很顺手啊。”
      
      顾清夜道:“七少满意就好。”
      
      “我今天要去引凤楼,你陪我去。”
      
      “七少?”顾清夜脸上的表情终于变了,“你昨日刚去,为此挨了打,萧大哥,不,家主已经明令禁止你去了,你还去?”
      
      萧疏雨漫不经心地勾了勾唇:“禁令也不是头一回下了,阻止不了我。我昨日挨了打,今日要补偿自己。你反对?可以啊,你去我大哥那儿告状好了。但是——”他语音一转,“你是我的侍卫,而且是你自己愿意当的,我命你去,你不从?”
      
      “可你身上还没好,干嘛不在家里养伤,又跑出去折腾自己?”顾清夜试图劝说。
      
      萧疏雨斜他一眼:“有美人在侧,妙语佳音,轻歌曼舞,这是莫大的享受,怎么能说是折腾呢?”
      
      姚青道:“少爷,那我和姚白呢?”
      
      萧疏雨道:“你俩今日休息,随便怎么玩。”
      
      姚青、姚白道了声:“是”,向顾清夜递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早饭后,萧疏雨去宜萱居给萧大夫人请安,叫顾清夜跟着。
      
      “娘。”萧疏雨见到自家母亲,又露出明朗的笑容。顾清夜见了,心里隐约掠过一个念头,他是多喜欢看到萧疏雨这样无拘无束的笑容啊!
      
      为什么,明明是一个任务,却不知不觉用上了感情?
      
      萧大夫人却瞧见了站在萧疏雨身后的顾清夜:“这位是......?”她其实看第一眼就猜到了,这就是大儿子说的那个卫凝霜的儿子。长得真像啊!
      
      “娘,这是孩儿刚结识的朋友,名叫顾清夜,如今他做了孩儿的侍卫。”
      
      “侍卫?”萧大夫人有些发愣。
      
      “属下见过大夫人。”顾清夜躬身行礼,姿态端正,脊背挺拔,修长的身形,温润的容颜,皎如玉树。
      
      萧大夫人端详着他,蔼然道:“孩子,你这么清贵的人,怎的屈身当了侍卫?”
      
      顾清夜心头微微一震,初次见面,这夫人为何好像很了解自己?是她观人入微么?
      
      他脸上露出腼腆的笑容:“大夫人过奖了,属下初出茅庐,身无所长,哪里当得了清贵二字?蒙萧大家主与七少不弃,收我当侍卫,属下感激不尽。”
      
      就在这时,萧大夫人身后传来两个奇怪的声音,一个叫:“早,早。”一个叫:“好,好。”
      
      三人扭头看去,原来是傻蛋见到了萧大夫人养的一只玄凤鹦鹉,不知何时飞过去搭讪了。
      
      萧大夫人哑然失笑:“顾公子,这是你的鹦鹉么?”
      
      “是啊。”顾清夜也忍不住笑了,“属下都没发现它何时飞了过去。”
      
      “看来它们挺有缘的。”
      
      忽听有人道:“看来不仅人有缘,鸟也有缘。”
      
      萧疏叶走了进来,向母亲行礼问安。萧疏雨叫了声:“大哥。”顾清夜躬身道:“家主。”
      
      萧疏叶道:“清夜,我们不是以三月为期么?为何又叫家主?”
      
      顾清夜看看萧疏雨,道:“属下已答应做七少的侍卫,从昨日开始。”
      
      “小七?”
      
      “既然他想投靠我们萧家,我何不成全了他?下月武林大会,正好带他去参加,让他一展抱负,出人头地。”萧疏雨道,“我想,他正是选了这个时机吧?”他说话的时候,甚至没有看顾清夜一眼,“所以,小弟昨夜便收他做了侍卫,他也心甘情愿。”
      
      顾清夜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小七,你所说的,虽不中,亦不远矣。
      
      萧疏叶道:“本来我想以三月为期,让清夜也真正了解我们萧家,再作决定。既然清夜你那么信任我们,我便同意了。”
      
      顾清夜欠身道:“多谢家主。”
      
      “你们先去吧,我在这儿陪母亲说几句话。”
      
      “是,大哥。”萧疏雨点头,向萧大夫人告辞。顾清夜唤傻蛋,傻蛋却不肯走了,与那只玄凤鹦鹉耳鬓厮磨。
      
      萧疏雨道:“算了,随它去吧,我们走。”
      
      见他们离去,萧疏叶道:“娘,我们到里面说话。”
      
      萧大夫人虽然奇怪,但还是跟他进了内室:“叶儿,怎么了?”
      
      “那孩子的鹦鹉着实聪明,我怕它听见我们的话。”
      
      萧大夫人笑道:“你几时变得如此小心了?一只鹦鹉还会传话不成?”
      
      萧疏叶道:“我相信它会,哪怕只字片语。”
      
      “好吧,那就让凤儿绊住它。”凤儿就是萧大夫人养的玄凤鹦鹉。
      
      “娘,清夜的身份,您先别告诉小七。小七是个真性情的人,我怕他藏不住。我要看看,这孩子究竟想干什么。”
      
      “好。”
      
      萧疏雨与顾清夜离开宜萱居,回萧疏雨院里时,遇见一人风风火火地进来,那人大约三十四五多岁,身材不高,细眉细眼,向萧疏雨行礼道:“七少,家主在独醒堂还是书房?”
      
      “梁逸,你回来了?”萧疏雨道,“大哥在我娘那儿,那边的事办得如何?”
      
      “灾民都安顿下来了,阎大夫还留在那儿治理伤病患者,小马他们几个留下施粥,属下先回来向家主禀报。昨夜回来得迟,不敢打扰家主,故今日一早过来。”
      
      “好,那你去吧。”
      
      等他走了,顾清夜问道:“此人是谁?他所说的灾民是怎么回事?”
      
      萧疏雨道:“他是我们钱庄的管事梁逸。只因宝平县境内运河决堤,淹没村庄、田地无数,百姓死伤数百。县令向我家求助,大哥便派了梁逸去赈灾,还请了他的好友、扬州名医阎星堂去救治伤病患者。”
      
      “县令乃一方父母,自己不去解决问题,倒来求助于萧家?”顾清夜暗暗皱眉。
      
      萧疏雨道:“扬州知府吴唯是个欺上瞒下的人,为了政绩,常常报喜不报忧。像这种只死几百人的灾难,在他看来根本不值一提。宝平县令是个懦弱之人,但还知道爱惜百姓,故而向我家求助。我大哥最不忍见百姓受苦,自然会伸出援手。”
      
      官府不作为,却要江湖中人出手,这也正是萧家得民心的原因。之前顾清夜已经屡屡得到消息,可是亲耳所闻,感触更为深刻。
      
      顾清夜知道,这吴唯是金陵郡王莫重楼推荐的人。
      
      两人说了这些话,顾清夜以为萧疏雨该消气了,便试探着道:“七少,我们别去青楼了,到家主那儿看看有没有事情吩咐好么?”
      
      萧疏雨瞪他一眼:“说好了去就去,你恁多嘴!大哥若有事,自然会叫人来唤我的。”
      
      巳时,引凤楼里果然轻歌曼舞,萧疏雨一边饮酒,一边观察着顾清夜。顾清夜以侍卫自居,说为了保护七少,笔直地站在房门口,连看都不向房中看一眼。
      
      “顾清夜,本少爷带你出来玩,你杵在那儿真无趣。过来,陪我喝几杯。”萧疏雨唤他。
      
      顾清夜无奈地过来:“七少,别玩了,快回去吧。”
      
      “怎么?你怕受罚?”
      
      “属下受罚没关系,但你刚受过罚,不能雪上加霜了。”
      
      “呵呵,你这是关心我么?”萧疏雨饮了酒,漆黑的眸子漾出些迷离之意,他一把将顾清夜拉到面前,让他俯身,盯着他的眼睛道,“你的关心是真心还是利用,我已经分不清了。”
      
      荼蘼和豆蔻感觉不妙,自动停了下来。
      
      顾清夜觉得胸口闷得很,他想解释:“小七,我......”
      
      萧疏雨猛地推开他,又恢复了冷淡的表情:“你叫我什么?”
      
      “抱歉,七少。”顾清夜低语。
      
      就在这时,闻松又来了:“七少爷,家主请你回去。清夜,家主命你回去领罚。”
      
      萧疏雨一怔:“你说大哥叫顾清夜去干嘛?”
      
      “领罚。”闻松重复了一遍。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