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上房揭瓦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萧疏雨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我明白了,你去查了脚印,怀疑到何老头,就去他房间查了。可那时——何老头死了没?”
      
      “还没有。”顾清夜道。想到何老头的死,他脸上露出一丝挫败之色,“他醒着,我一步跨到床前,他想呼叫,被我点了睡穴。我在房间里搜索,我知道朵儿的身份是假的,她与凶杀案脱不了干系,我想查查她到底是什么人。然后,我找到了柜子里的黑曼陀罗和半面鬼蝶,我猜到朵儿是苗女。”
      
      “苗女?”萧疏雨揉揉眉心,“她简直是妖女,披上一层皮就变成了另一个人。”
      
      顾清夜被他逗乐了:“那是鬼女。”
      
      “好,好,鬼女。”萧疏雨道,“你刚才没说你进过朵儿的房间。”
      
      “正是。我若说了,旁人会疑心房间里的一切都是我布置的。所以,我故意将那抽屉拉开一点,故意叫傻蛋叼了一朵花,跑来揭开抽屉之谜——那花只是普通的花。”
      
      “哪来的?”
      
      “大概是它从楼下小院里摘的吧。”他说着,摸了摸肩头的鹦鹉。鹦鹉抬了抬小脑袋,以示傲娇与得意。
      
      “你这人,”萧疏雨苦笑,“我只希望永远不要跟你做敌人。你的心思太深沉、太可怕了。还有你这只鹦鹉,它简直成精了。”
      
      鹦鹉斜眼看他:“聪明!聪明!”
      
      “好,好,你没成精,只不过太聪明了!”萧疏雨无奈。
      
      顾清夜垂下目光,微笑不语。
      
      萧疏雨道:“顾兄刚才说,这些蝴蝶是苗疆之物?”
      
      “正是。”顾清夜道,“苗疆有个诡异的村落叫蝴蝶寨,这个寨子由女子掌权,男子多为仆役。他们种黑曼陀罗、养半面鬼蝶。苗女们收集黑曼陀罗花,将它们风干,发出的气味可以刺激鬼蝶。刚才你也看到了,我将黑曼陀罗靠近瓶口,那些鬼蝶立刻躁动起来。”
      
      萧疏雨听得背后发凉:“我还以为自己熟知江湖典故,谁知世上还有这种东西。”
      
      “苗女们以血喂花、驱使鬼蝶,近乎巫术。甚至还养子母蝶,以母蝶控制子蝶。这些鬼蝶,用不同的方式喂养,达到的功效不同,有的使人产生幻觉,有的令人中毒。无论如何,它们都是搏人的利器。我推测,朵儿将一只致幻的子蝶放到你房间,并用母蝶控制它,令它咬了你。然后,你产生幻觉,走出门去......”
      
      萧疏雨恍然大悟:“那时候我失魂落魄,完全被朵儿设计了。”
      
      “对,她提前杀了贾金堂,然后设下这个圈套,嫁祸给你。”
      
      “这妖女手段如此厉害,竟然悄无声息地将人杀了。”
      
      “我想她定是用了迷药。那贾金堂是真正的商人,随身带着出关的通关文牒,应该是去关外采购货物的。他没武功,所以轻易着了道。”
      
      “你怎么知道?”
      
      “他进店时,不小心把通关文牒掉了出来,我正好看见。可是,在他被杀之后,这个通关文牒就不见了。”
      
      萧疏雨道:“朵儿不仅杀死他,还要抹掉他的身份,定是唯恐官府查出他是普通人,我与他没有丝毫关系,也没动机杀他。”
      
      顾清夜点点头:“如果她也是来买消息的,她以为贾金堂与她目的相同,她除掉一个,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再嫁祸给你,就是除掉了两个。而且,你应该是她最大的障碍。可当她杀死贾金堂后,她发现贾金堂是个商人,她杀错了人,便只能将错就错。这,逻辑上也说得通。”
      
      萧疏雨道:“你的意思是,你还有疑问?”
      
      “正是。”
      
      萧疏雨道:“我也觉得有些问题。”
      
      “说出来,看看我们想的是否一致。”
      
      “朵儿进店前唱的那首歌,暗指我在这里会遇到麻烦。她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也想到了,要么她有眼线,提前得知了你的行踪,要么,她真是随便唱的。”
      
      “还有最不可思议的一点,是何老头的死。”
      
      顾清夜点头:“何老头必定是死在我进入你房间之后,而且,凶手是为了杀人灭口。可是,这个凶手不是朵儿。在我揭露何老头就是脚印的主人后,朵儿一直没有离开我的视线。”
      
      “所以,这客栈里还有她的另一个帮凶,并且,这人要有作案时间。”
      
      “正是。”顾清夜道,“还有一点,她随身带的银子不过数两,如果她是来买消息的,她不具备条件,除非银子在她的帮凶身上。”
      
      萧疏雨道:“不错。可是,我实在想不出哪个人有作案时间。我得好好想想,我们遗漏了什么。”
      
      顾清夜站起来:“我也要静一静,好好把今晚的事捋一遍。你休息吧,告辞。”
      
      “好。”萧疏雨站起来送他,“对了,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
      
      “你怎么知道那么多?”
      
      顾清夜微笑:“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喜欢那些稀罕的东西,换句话说,我喜欢收集奇闻怪事。”
      
      他飘然离去。萧疏雨关上门,走到南窗前,无声地推开窗子。
      
      月色朦胧,夜风低吟,因为下过雨,空气十分清新。客栈里的人们经历了刚才的纷乱,已经歇下。
      
      萧疏雨从柜子里取出一套夜行衣,迅速换上,飞身掠起,像一只投林的飞鸟般,从窗子里穿出去,飘然飞上屋脊,轻盈地落在天字三号的房顶上。
      
      伏下身,将耳朵贴在瓦片上,听到下面有轻微的声响。他悄无声息地移开两张瓦片,灯光便从缝隙里透了出来。
      
      他正想看,忽然感觉异样,瞬间将整个身子贴在屋瓦上,像一片叶子。
      
      借着淡淡的月光,他看见一条黑影像鬼魅似地出现在屋脊那头,即使隔着远,他也能看到他发亮的眼睛。不,他没有看见,那完全是种感觉。
      
      “鬼魅”身形一顿,伏下身,警惕地察看周围状况。
      
      萧疏雨不禁笑了,是顾清夜。
      
      下一瞬,那人已经滑到他身边,贴着他耳朵道:“果然是你。”
      
      萧疏雨莫名恍惚了一下,这人离他太近,给他带来一点点压迫感,可偏偏他的眼睛是温暖的。
      
      温暖而神秘。古怪得紧。
      
      顾清夜指指窥视孔,指指自己,再指指萧疏雨,意思是:“你看还是我看?”
      
      废话,当然是一起。萧疏雨将两根食指并在一起。
      
      底下传来咳嗽声,风先生靠在床上,思索着什么。风起端着一碗水过来:“先生,喝点水吧,只是,这水已经冷了。”
      
      “没事。”风先生道,伸手将水接过来,一饮而尽。
      
      风起将空水杯放到桌上,又回身道:“先生今晚太过劳累,早点睡吧。”
      
      “我睡不着,今晚的事,我还想不通。”风先生道。
      
      “横竖有官府去查案子,先生何苦劳神?”风起劝道,“先生就是思虑太重,这身子才会......”
      
      风先生淡淡地看他一眼,风起连忙低下头去,嗫嚅道:“我只是担心先生。”
      
      风先生蔼然道:“我知道。你不用管我,去睡吧。”
      
      “那先生也睡吧,不要想了,好不好?”
      
      “好。”风先生从善如流,躺了下去。风起替他掖好被子,吹熄蜡烛,便回自己床上睡了。
      
      萧疏雨翻个身,无声地吐出一口气。就这样?
      
      顾清夜把瓦片盖好,附耳道:“我回去了。”
      
      “......”没话说?
      
      顾清夜却像猫一样蹿出去,一晃身便不见了。
      
      “倏”的一下,顾清夜从窗子滑进自己房里,正想关窗,一个人跟着落了下来。
      
      “你怎么......”顾清夜无语地看着他。
      
      萧疏雨一把将他拉到桌子边,自顾坐下,摆出一副审问的架势:“你为什么去偷窥风先生?”
      
      “你又为什么?”顾清夜不答反问。
      
      “我是为了大哥的命令。”萧疏雨伸展四肢,往椅子里一靠,俨然将这儿当成了自己的房间,“他知道三月初八,风先生要在光阴客栈做一桩买卖,他想知道详情,所以便派我来了。当然,最主要还是为了玉姐。”
      
      “玉生烟是你大哥的未婚妻?”顾清夜似乎也放松了下来,抱着双臂,好笑地看着他,“你替你大哥来追妻?”
      
      萧疏雨苦着脸:“我大哥他......”突然回过神来,“你知道玉姐的名字?”
      
      “金陵玉家的独生女、玉人剑的传人玉生烟,我早就知道了。”
      
      “你怎么会知道?”
      
      “无意中看到她练剑,猜了猜,她承认了。”
      
      “原来她没有荒废武功,她还是玉生烟。”萧疏雨情不自禁地露出笑容,“那我大哥还有希望。”
      
      “那就要靠你花言巧语了。”顾清夜戏谑道。
      
      萧疏雨摇摇头:“玉姐可不是一般的女子。”
      
      “我明白。”顾清夜道,“既然你大哥躲着不出来,你就替他努力吧。”
      
      萧疏雨眼珠一转,嘴角露出一抹坏笑:“我若替他挽回了大嫂,他便欠了我一个人情,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训我!”
      
      顾清夜哑然失笑:“你平时经常挨训?”
      
      萧疏雨拿食指挠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我大哥太古板,我又喜欢玩,你懂的。”
      
      顾清夜莫名觉得他这样子很可爱,不觉看呆了。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萧疏雨有些局促。
      
      “你活得这样率性、洒脱,真好。”
      
      萧疏雨一愣:“你过得不好么?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顾清夜道:“一个浪子,四处游历。”顿一顿,道,“好了,快回去休息吧。”
      
      “可是,你还没说,你为什么去窥视风先生?”
      
      “纯属好奇。”顾清夜道,“这是我天性。”
      
      萧疏雨看着他:“你也怀疑他......?”
      
      “明天再说,容我好好想想。”顾清夜打断他,“小七,你该去睡了。”
      
      “哦。”萧疏雨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想从房门走出去。
      
      “原路返回。”顾清夜指指窗子。萧疏雨翻窗而出。
      
      顾清夜关上窗子,怔怔地站了会儿,摇摇头。
      
      “乱了,乱了!”鹦鹉在床头叫。顾清夜苦笑:“你还没睡?”鹦鹉闭上眼睛,干脆不理他了。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