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妖花鬼蝶

      赵磊石按捺不住,道:“这是什么虫子!”想去揭瓶口包着的布。
      
      顾清夜喝道:“且慢!赵爷,小心为上!”
      
      赵磊石瞪他:“你这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一把扯下那层盖布。
      
      “轰”的一下,一团萤光像烟火似地炸开。
      
      “啊!”赵磊石惊叫一声,身形遽退,一只手捂上了左眼。
      
      无数翅膀扇动着,盘旋而起,在空中形成一道萤光构成的漩涡。众人纷纷后退。顾清夜“铮”的一声拔剑,场面混乱,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剑是从哪儿拔-出来的。
      
      “赵爷,你怎么样?”萧疏雨第一时间问赵磊石。
      
      一行鲜血从赵磊石的指缝里流下来。众人大惊失色。
      
      “是蝴蝶,会发光的蝴蝶。”周不离失声道,“它们居然长着蜜蜂一样的刺,会蜇人?!”
      
      “鬼!鬼面!”李小宝躲在玉玲珑身后,探出半个身子,这会儿牙齿都打起战来,指着那些蝴蝶。
      
      灯光映出那些蝴蝶的样子:它们每边翅膀上都长着诡异的花纹,像半个鬼面,而当它们翅膀并拢时,一个完整的鬼面就呈现出来。
      
      而且,它们的翅膀上都长着鳞片一样发光的东西,所以萤光闪闪。当它们收起翅膀时,那萤光就消失了。
      
      蝴蝶齐飞时,鬼影幢幢,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这时,赵磊石挥起他的刀,去砍那些蝴蝶,状若疯狂。他左眼紧闭,一道血痕渗出眼眶,而右眼里闪动着近乎凌厉的光芒。
      
      “哈哈哈......”朵儿仰天狂笑,笑声尖利,几乎能穿透别人的耳膜。
      
      她猛地撕开胸口的衣襟,只见她左胸之上、锁骨之下纹着一只同样的蝴蝶,栩栩如生,竟然也发着萤光。
      她漂亮的脸蛋扭曲着,眼睛里射出近乎妖异的光芒。
      
      “杀!杀光他们!”她喃喃地念,那声音像是某种遥远而神秘的咒语。
      
      就在这时,影子一样的风先生突然欺身到她背后,一掌击在她后颈上。
      
      “你......”朵儿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字,人就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蝴蝶更加疯狂,疯狂地攻击房里的人。这些本来脆弱的生命,像被魔鬼附身一般,变成了食人虫。
      
      “大家退出去,关上门!”顾清夜大喊。
      
      人们往外退,而他自己却不走,他的剑舞出片片雪花。
      
      “顾兄。”一人靠到他背后,是萧疏雨,“这些东西是不是被下了咒?爷这辈子还没与这么刺激的小虫子玩过呢,有趣!”他一边说,一边挥剑斩杀。
      
      “你昨晚都被虫子咬了,你还玩!”顾清夜斥道。
      
      “啊?是这蝴蝶么?”萧疏雨省悟,“原来朵儿来给我送花时,悄悄将蝴蝶放进来了,我竟没注意。可是,我被咬了,没伤也没死。”
      
      “可你出现幻觉了!待会儿跟你说,先杀蝴蝶。”
      
      “好!”
      
      外面。风先生将昏迷的朵儿抱了出来,对玉玲珑道:“有没有绳子?捆住她,天亮后送官。”
      
      玉玲珑道:“交给我。我正要下去拿剑。”
      
      风先生看看房门:“有他们俩在,应该足够了。玉老板,你很紧张萧七少?”
      
      “他是我七弟。”玉玲珑的目光又变得柔和了。她从风先生手里接过朵儿,下楼去。
      
      老余与柳小六已经急得团团转了,见玉玲珑过来,忙问道:“老板,发生了什么事?”
      
      “死了三个人。”玉玲珑淡定地道,“你们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干活。”
      
      老余:“......”出了这么大的事,老板还那么镇定?
      
      “这朵儿姑娘.....”柳小六指指她手里抱着的人。
      
      “她是凶手,我拿根绳子,把她捆起来。”
      
      “好,好,我去拿。”老余急忙去柴房。
      
      柳小六眼睛睁得老大,满脸震惊:“怎么会?她?一个甜甜的小姑娘?”
      
      “你看到的蜜糖,也许是毒药。”玉玲珑道,“很多人脸上戴着面具,别人看不破。”
      
      柳小六似懂非懂地“哦”了一声。
      
      老余过来,帮着玉玲珑将朵儿捆得结结实实,道:“老板,把她关柴房吧?”
      
      “不,关我房里。我怕她起幺蛾子。”玉玲珑转身奔进自己房间,放下朵儿,从床底下拿出一只匣子,打开,里面是一把剑。
      
      她提起剑,冲出房间,丢下一句话:“小六子,帮我锁门。”
      
      她三步两步奔上楼,跑到地字一号门口,正想推门,门从里面开了,顾清夜与萧疏雨走出来。
      
      萧疏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鬼东西,太难缠了!”
      
      屋里躺着一地蝴蝶的尸体。
      
      “都死了?”于不弃问道。
      
      “死光了。”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周不离心有余悸地道,“那个赵磊石被它蜇了眼睛,恐怕......那只眼睛保不住了。”
      
      “他人呢?”萧疏雨问。
      
      “他手下,哦,就是那个胡子像钢针似,叫厉天雷,扶着他回房去了。”
      
      风先生捂着嘴咳嗽,朝屋里看,见顾清夜正在收集蝴蝶的尸体,将它们包在一个帕子里。包了三只,又拿了一朵黑曼陀罗。
      
      “顾公子,这些都是证据。”他提醒他。
      
      顾清夜抬头看他,温润一笑:“证据足够了,我只是拿了一些留作纪念。”
      
      萧疏雨揶揄道:“你还有这癖好?”
      
      顾清夜道:“我喜欢收集这种稀罕的东西,长见识。”
      
      鹦鹉在桌子上跳来跳去,叫道:“有毒,有毒!”
      
      顾清夜将那些东西收进怀里,走出来道:“我去看看赵磊石的眼睛。”鹦鹉赶紧飞过来站岗。
      
      风先生道:“案情还不明了,顾公子打算就此作罢?”
      
      顾清夜道:“今晚发生这么多事,估计大家都挺心累的,离天亮还有些时间,不如先回去休息。朵儿已经抓住了,明天玉老板必定会去报官。至于案情,我们明早再讨论。我先去治赵磊石的眼睛要紧。”
      
      萧疏雨道:“我与你一起去,那些蝴蝶诡异得很,肯定有毒。我这里有些解毒的丹药,我拿去给赵磊石。”
      
      于不弃想说什么,顾清夜道:“尊夫人身怀有孕,不宜劳累。”于不弃点点头,与周不离下去了。
      
      风先生与风起自回房间。
      
      赵磊石与他的手下厉天雷住一间,那三名武士住一间。
      
      “大当家,我们走吧,去找大夫治你的眼睛。那票东西,我们不要了。”房间内,赵磊石躺在床上,厉天雷站在他面前,低声道。
      
      “不!”赵磊石断然道,“我这只眼睛横竖保不住了,但那票货,我们一定要得到!”
      
      正说着,门口出现顾清夜与萧疏雨。
      
      “赵爷,我们来看看你的眼睛。”顾清夜道。
      
      “谢谢。”赵磊石想坐起来,顾清夜示意他别动,他俯身:“赵爷,忍着点。”用手指轻轻扒开他那只受伤的眼睛,赵磊石疼得“嘶嘶”抽冷气,嘴里骂道:“娘的,我竟被一只虫子伤了眼,真是阴沟里翻船。”
      
      又跟萧疏雨说话:“萧七少,我本来对你的确有一点......那个敌意,可没想到,我受伤的时候,是你第一个关心我。萧七少够意思!还望不计前嫌。”
      
      萧疏雨唇角露出不羁的笑容:“赵爷也是个爽快人,我们不打不相识。”
      
      顾清夜瞥了萧疏雨一眼,被他脸上的笑容感染,不觉怔了怔,无声地叹息了一声。
      
      “顾公子,我家大......赵爷怎么样?”厉天雷问。
      
      顾清夜从怀里取出一个袋子,里面看来装了不少药。他拿出一只小瓷瓶:“我这药粉有化毒疗伤的功能,对眼睛没有伤害,给赵爷洒上。”
      
      药粉轻轻落入赵磊石的眼睛,赵磊石顿觉舒服许多:“这药凉凉的,我刚才眼睛又痛又麻,现在好多了。”
      
      萧疏雨也取出两颗紫色药丸:“这是我们萧家的紫玉解毒丸,给赵爷服下。”
      
      厉天雷接过,道谢。
      
      顾清夜替赵磊石包扎好左眼,看着他另外一只眼睛道:“赵爷,你究竟是否知道风先生这次来做的买卖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要出卖一个消息,得到这个消息的人,就能得到一大笔财富。”
      
      “如此说来,这是笔不义之财了?”顾清夜眸色深沉,但面上没有变化,“赵爷是否志在必得?”
      
      “顾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厉天雷警惕地问。
      
      “我只想说,不义之财不可取。”
      
      赵磊石不以为然地笑了:“谁知道这笔财富是否干净,我们是江湖中人,不拘小节!”
      
      顾清夜的瞳孔不易察觉地收缩了一下。他退开一步:“我明天再来替赵爷看看,先告辞了。”
      
      他与萧疏雨走出来,萧疏雨道:“我现在清醒得很,顾兄,我还有许多疑问,你能否去我房间,为我答疑?”
      
      顾清夜点点头。萧疏雨大喜。
      
      两人走进天字一号,萧疏雨便叫姚青:“拿我的好茶来,给顾公子倒茶。顾兄,请坐。”
      
      顾清夜颇为无奈地看他一眼:“现在哪里还有热水?叫他们去睡吧,不用麻烦。”
      
      萧疏雨回过神来:“对啊,现在已是下半夜了。好,姚青、姚白,你们去睡吧。”
      
      姚青、姚白躬身行了一礼,到隔壁去睡了。
      
      顾清夜道:“萧兄现在觉得如何?”
      
      “我刚不是说了么?很清醒。”萧疏雨道。
      
      顾清夜见他目光清亮,神采飞扬,心里莫名松了口气。
      
      “你在想什么?怎么神游了?”萧疏雨困惑地问。
      
      “哦,我也不知道。”顾清夜有些恍惚,自己也觉得很奇怪。这个人,明明初次见面,可为什么觉得有些熟悉?而且,不由自主地想去关心他。
      
      可是......
      
      “侠以武犯禁。”一个声音在耳边回响,字字威严,“那些所谓侠客,滥用武力,违反国家法度,实为可恶!要知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江湖是什么?是超脱于王权之外的地方么?”
      
      “夜儿,你是天子的耳目、天子的臂膀、天子的利器,绝不能辜负圣上的信赖。若有朝一日你做出叛逆之事,为父定亲自拿你的人头去向陛下请罪!”另一个声音道。
      
      “顾兄,你究竟怎么了?”萧疏雨担忧的声音响起。
      
      顾清夜回神:“我没事......”
      
      “刚才见你分析案情,侃侃而言,气定神闲,这会儿怎么迷糊了?”萧疏雨笑道。
      
      “可能有点累吧。”
      
      “对了,你多大了?”萧疏雨问。
      
      顾清夜一愣:“什么?”他实在想不到萧疏雨会突然问他年龄,这话题转换得太快。
      
      “我问你多大了。”
      
      “我二十。”
      
      “我十九。”萧疏雨道,“你比我年长,我称你顾兄是应该的。你以后就叫我名字吧,或者叫小七也可以。我家大哥和五位姐姐都这么叫我,玉姐也这么叫我。”
      
      “好......那我就叫你小七吧。”
      
      “那个蝴蝶,你知道是什么吧?”萧疏雨问道。
      
      “是,那是苗疆之物,叫半面鬼蝶。”顾清夜道,“事实上,我早就发现了朵儿房间里藏着黑曼陀罗花和半面鬼蝶,我只是让傻蛋配合我演了出戏。”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2-27 05:04:37~2020-02-28 04:51: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只叫喵的猫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