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剑倚兰舟

作者:无边烟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夜审苗女

      顾清夜忽然察觉到什么,又回身走到门边,将房门打开一条缝,朝外探看。斜对面人影一闪,进了玉玲珑的房间。
      
      “看来,他还是不肯就此罢休。”顾清夜似在自语,又似在对鹦鹉说。鹦鹉撩起眼皮瞅了瞅他,又闭上,这回是真的睡了。
      
      进入玉玲珑房间的正是萧疏雨。“玉姐,”他像幼时一样亲昵地唤,“我来看你。”
      
      玉玲珑已脱去外袍,里面是身紫色的衣裳。她的面容被烛光笼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使她的眼波更显温柔。只是,她看起来有些疲倦,那丝疲倦,像被无情的岁月刻在眉间,令萧疏雨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八年了,玉姐她独自承担了什么?
      
      “小七,你还不消停?”玉玲珑轻轻吐出看似责备的话,眼里却满含着关心,“今夜还不够惊心动魄的么?不好好将息,跑来我这儿做什么?”
      
      萧疏雨笑道:“玉姐忘了,我自小便有一句豪言壮语。”
      
      玉玲珑忍俊不禁:“我没忘,‘天塌下来当被盖,没有过不去的坎’。”她学着萧疏雨的腔调:“这可是你的经典语录,我呀,当初都把它写进《萧家记事》了呢!”
      
      萧疏雨眼睛一亮,立刻抓住话柄:“玉姐,你还写了《萧家记事》?我怎么没瞧见?给我看看好不好?”
      
      玉玲珑偏过头去,淡淡地道:“只是胡乱写的,早就扔了。”
      
      萧疏雨“哦”了一声,没有追根究底。他四下打量这个房间:外间放着桌椅、茶具、绣墩、花瓶,中间垂着淡紫色的纱帘,轻烟一般。他挑起纱帘走进去,里面是床、妆台、面架、屏风,屏风上画着小桥流水、一叶兰舟。帐子、被褥都是紫色的。
      
      紫色,这屋子里深深浅浅都是紫色。与玉玲珑,不,玉生烟以前在萧家的房间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简单了些。
      
      朵儿被捆得像只粽子,靠在角落里,依旧昏迷着。
      
      没有那种疯狂诡异的表情,她看起来就是个花朵似的小姑娘。可萧疏雨见识过她真正的样子,此刻想起来仍觉得毛骨悚然。
      
      “臭小子,你还真不见外。”玉玲珑嗔道,“女子的房间,你随便就闯,也不避讳。”
      
      萧疏雨笑眯眯地道:“我小时候天天在你房里转,你也没嫌弃我,现在就对我生分了?真让我伤心。”
      
      玉玲珑瞪他一眼。萧疏雨赶忙道:“别生气,玉姐,趁现在你还是姐,让我好生亲近亲近。以后当了我大嫂,我可要敬畏你三分,不敢造次了。”
      
      玉玲珑的脸猛地沉了下来:“谁是你大嫂?我刚才是为了要替你申辩,才承认我是那混蛋的未婚妻,你别以为我还念着旧情!”
      
      萧疏雨被震了震,低声下气道:“玉姐,那‘混蛋’可找了你八年……”
      
      玉玲珑打断他:“他找我八年?以你们萧家的势力,找我八年都没找到?小七,你当我是傻子么?”
      
      萧疏雨嘴里苦得像吞了黄连似的,心里把萧疏叶埋怨了一百遍。
      
      玉玲珑坐下来,倒了杯凉茶,一口吞下,像要烧熄心里的怒火似的。她唇角一挑,露出几分嘲讽的笑意:“萧大家主真是日理万机,自己没时间,所以派你出马?恐怕因为他听闻了风先生的事,预先调查了光阴客栈,才知道我在这里,是不是?”
      
      “是的,玉姐,你怎么猜到的?”萧疏雨连心里都发苦了。他也坐下,坐在玉玲珑对面,眼巴巴地看着她。
      
      “你进来看我的眼神,分明是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萧疏雨忽然心头一动:“玉姐,你与风先生……你是不是……?”
      
      “不是!”玉玲珑又气又悔,她当然明白了萧疏雨的意思:你是不是有意与风先生“结盟”,好让我们查到你的下落?
      
      她胸口堵住,脸气得发白,声音都有些嘶哑了,“我与他没有关系,他只是曾在我店里住过一晚,他从金陵来,说起金陵事,勾起我的……”
      
      思乡之情。可她就是不肯说,不肯示弱:“我便与他聊了聊,觉得他谈吐不凡,很像传说中的样子。”
      
      萧疏雨道:“初次见面,他就向你透露了他的身份?”
      
      “是我猜出来,问了他,他承认了。”
      
      “你相信?”
      
      “我相信他有过人的智慧。”玉玲珑道。
      
      “他有没有说他的真实姓名?”
      
      “有,他叫风无邪。”玉玲珑道,“不过,这名字是真是假,我也不确定。这个人始终给我神秘的感觉,就像那个顾清夜。”
      
      萧疏雨本能地反对:“顾清夜与他完全是不同类型的人,顾清夜光风霁月,可风先生像个活在阴影中的人。”
      
      玉玲珑凝眸看他:“小七,你是不是对顾清夜特别有好感?”
      
      “是。他帮了我。”萧疏雨道,“而且,我从心里就觉得跟他亲近。”
      
      玉玲珑的眼神有些复杂:“他的确有这种本事。”
      
      “玉姐,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在河阳山顶练剑,他跟踪我,诈出我的身份,我却偏偏生不了气。还隐约觉得,他就像小时候的你,居然有些亲切……”玉玲珑苦笑,“他不知不觉就操控了人心。而且,看他今夜种种,他的心思简直太深了。这种人,我觉得很可怕。”
      
      萧疏雨不禁想起顾清夜提前搜了朵儿房间,却避而不谈的事,忍不住说出来。
      
      玉玲珑皱起眉头:“果然,你也有同感。他年纪轻轻,就把人心算得如此复杂,你与他年龄相近,却毫无心机……”
      
      萧疏雨忍不住笑了:“玉姐,你心目中还是十一岁的我吧?”
      
      玉玲珑怔了怔,露出一丝模糊的笑容:“是啊,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你已经是一个风流倜傥的少年郎了。小时候,你特别机灵,可今天……”
      
      “今天我只是着了朵儿的道,脑子有点晕……”
      
      一语未了,就听有人嗤笑道:“萧七少是色迷心窍吧?”
      
      两人不约而同地站起来,一步跨进内室。只见朵儿侧着头,满脸讥诮地看着他。
      
      萧疏雨不由自主地手按剑柄。朵儿“噗嗤”一声笑了:“不用紧张,萧七少,我除了会玩一些蝴蝶,会弄一些毒药,没有旁的本事。否则,那个姓风的怎能轻易把我打晕过去?”
      
      玉玲珑道:“放心,以防万一,我早已点了她的穴道。”
      
      萧疏雨放下手,冷冷地注视着她:“你真的叫朵儿?”
      
      “这个重要么?”
      
      “重要。”萧疏雨唇角挑起一抹邪肆的笑容,“第一次败在女人手里,而且是你这么小的女人,很有纪念意义。”
      
      朵儿勃然变色:“我已经二十岁了,只是天生长得小!”
      
      “原来是朵长不大的毒花,可惜了,不知道你这样的,风干后能不能刺激半面鬼蝶?”
      
      玉玲珑听得莫名其妙,朵儿却像触电似地,脸上的肌肉一跳:“你怎么知道?”
      
      “我不仅知道半面鬼蝶,还知道你来自苗疆的蝴蝶寨。”萧疏雨收起笑容,冷然道,“可你为什么要害我?你的帮凶是谁?你把你的杀人凶器藏在哪里?”
      
      朵儿的脸色已经发青,眼里像烧着一团阴间的鬼火,那团鬼火幽幽地烧了片刻,忽然熄了。她目注萧疏雨,嘴角浮起嘲讽的笑容:“萧七少想在这儿私设公堂么?”
      
      “江湖儿女,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你一个滥杀无辜的歹毒女人,竟然跟我说公堂二字?可笑!”萧疏雨冷笑。
      
      门外似有风声飒然。萧疏雨警觉地冲到门边,拉开房门。一只夜鸟倏地从庭院里飞过。
      
      萧疏雨松了口气,转身进来,只见玉玲珑拿剑指着朵儿,一字一句道:“你最好说清楚,否则,我会用剑将你这半边脸蛋划花,让你成为真正的半面鬼!”
      
      她语音本来温柔,声音又放得很低,可是这几句说出来,却有一股夺人的气势。
      
      萧疏雨心里微笑。闯荡江湖的玉姐又回来了。
      
      朵儿下意识地往后瑟缩了一下。
      
      玉玲珑用眼角的余光看看萧疏雨,萧疏雨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两人心领神会。
      
      这个苗女很在意自己的外貌。刚才萧疏雨故意拿话刺她,她马上吐露自己的真实年龄,萧疏雨和玉玲珑便都捏住了这一点。
      
      “我说……”朵儿抬眼看着玉玲珑,仿佛随时担心她一剑划下来,“我没有杀贾金堂和陆有才,我只是用迷药将他们迷晕了,杀他们的是我的帮手。还有何老头,他只是被我收买来冒充我爷爷的。我对我帮手说,万一有人怀疑到何老头,就替我杀了他灭口。”
      
      “这人是谁?”玉玲珑问。
      
      “你们不认得。”朵儿道,“他不在客栈里。”
      
      “不在客栈里,怎么能潜进来杀人?我们有那么多人在。”玉玲珑的剑尖往前递了递,一丝鲜血从朵儿脸上沁出来。
      
      “不要!”朵儿几乎要惊叫了,被玉玲珑冷厉的目光压着,那声音便卡在喉咙里,带着喘息,“我……我说的是实话。他,他是一个扶桑人,他有非凡的藏身术,甚至能将身体任意弯曲。”
      
      “他在哪儿?”萧疏雨沉声喝问。
      
      “我,我不知道。我跟他约定,此事过后,他就马上离开,再也不要现身。”朵儿闭了闭眼睛,喘息略定,“你们抓不到他的。”
      
      萧疏雨怒道:“你撒谎!如果真有这个人,你为什么还要动用何老汉?为什么不叫此人去惊动马匹?”
      
      朵儿恨恨地道:“他就是个死脑筋!说只负责杀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他不干!”
      
      “你和他是朋友?”
      
      “不是,我花钱买的他。”
      
      玉玲珑与萧疏雨默默对视一眼,两人都有失望之色。
      
      朵儿眼里微光一闪。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玉玲珑质问道,“若你与萧七少有仇,你直接□□便是,为何要杀人再嫁祸给他?”
      
      朵儿冷冷一笑:“因为萧七少要是成了杀人凶手,就会被官府判处死刑,萧家人一味宠着他,为了救他,必定会用尽各种手段。到时,萧家就会身败名裂!杀一个人容易,可是,要摧毁一个家族,可不容易。”
      
      萧疏雨心头大震,这苗女难道与他们萧家有什么深仇大恨?
      
      “你与萧家有仇?”玉玲珑已忍不住问。
      
      “是!”朵儿咬牙切齿道,“萧家上一代家主萧骋远,他杀了我父母,毁了我们蝴蝶寨!”
      
      
    插入书签 



    仗剑倚兰舟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一部



    大人英明
    2020年新文,重出江湖后的第二部



    月昭龙心
    烟雨新文,志疑悬疑小说,亲情爱情



    倦客江湖
    烟雨新文,萧潼、萧然的江湖



    唐门逆子
    《一剑霜寒》旁支,写龙朔与唐玦兄弟俩的故事



    雏鹰展翅
    一剑霜寒第三部,可其实应该算是前传,是写萧潼刚登基到萧然灭塔萨之前的故事



    一剑霜寒(二)
    烟雨文,《一剑霜寒》第二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