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千秋宴上,文武百官齐聚一堂。说是文武百官,能聚在一起的也只有五品以上的高官。那些芝麻大的官是没资格得窥天颜的。
      
      萧炎坐在大殿上,听着左手边的两个哥哥你一言我一语的夹枪带棒。似乎只要他们两个同时出现就有吵不完的驾。
      
      “这千秋宴太子办的真是华丽极了,要知道外面的百姓还在为今年的收成头疼呢。”萧仌看着满室装潢的金碧辉煌道。
      
      太子仰头喝了一杯酒,咋舌道,“这宴会又不是我一个人办的,三弟身为督查一言不发,想必也是赞成的。”
      
      萧仌冷哼一声,“他倒是想不赞成,也要你太子首肯啊!礼部里哪个不是你的人。三弟这督查当的,我都替他窝囊。”
      
      太子眯了眯眼睛,语气渐凉,“大哥这话说的,礼部里有多少你的耳目。不过是我念着兄弟情谊罢了。”
      
      萧炎一句话的也不敢说,只能瞪着面前的酒菜发呆。时不时的傻笑两声,以示附和。
      
      坐在一旁的萧自清拿着酒杯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你那个门客机灵的很,秦王有了她省了不少心吧。”
      
      说起裴若云,萧炎顿时有了精神,“阿昀的确和别的门客不同。他总有法子帮我,而且方法稀奇古怪的。就比如说这场雨,谁能算的那么准。”
      
      萧自清勾了勾唇角,像一个猎人看见猎物掉进了陷阱。“如果我有这么个门客,想必也能省不少的事。”
      
      “这是当然。”萧炎拍了拍大腿,“如果你有了阿昀……”
      
      话说到一半,萧炎觉得有些不对劲,试探着问。“堂兄,你是不是想要阿昀?”
      
      “我只是觉得你这个门客甚是有趣。”萧自清笑着说,“当然,如果你执意要把她送给我,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门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连燥热的天都变得清爽起来。裴若云只穿了一件单衣坐在门槛上,寒气止不住的往袖子里钻。她不禁打了个喷嚏。“所以,你就这么把我卖了。”
      
      “我怎么舍得你啊,阿昀。但是萧自清他就是这个意思啊。”萧炎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他是汝南王,整个豫州都归他管。父皇又对他特别喜爱,我也没有办法啊!”
      
      裴若云翻了个白眼。说汝南王缺门客,她才不信呢。就萧自清那个脑子,他根本就不需要什么门客,这么施施然的把自己要过去,肯定有什么其他的打算。难道说,他要靠自己知道秦王的私事?但是秦王又没有什么事值得人这么费心费力的算计。
      
      事情已经这样了,就算心里气再不顺也不能怎样。别说萧自清手上是有权的,就是没权,凭着皇上喜爱。萧炎也不会给自己出头。
      
      裴若云叹了口气,“他有没有说过什么时候带我去汝南?”
      
      萧炎点了点头,“他说汝南只有堂妹一个人在,他不放心,明天就要动身。”
      
      裴若云放下了手里的碗筷。真是可惜了这一盘鱼脍,还没吃两口就没胃口了。“行吧,我这就收拾行装。”
      
      萧炎追到屋子里,看着他把柜子里的书一一拿出来。“阿昀,你就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以后出了事我怎么联系你?”
      
      裴若云把他推出了屋子,“秦王殿下,您都把我送人了,还要让我给您出主意。”说着就要把门关上。
      
      萧炎两只胳膊撑着门,“就算你去了汝南,我们也是朋友啊,我还是可以和你联系的。”
      
      裴若云一下子松了手,萧炎踉跄着摔在了地上。“若是朋友,你又怎会把我轻易送人呢。算了算了,有袁贵妃在你不会出事的。”
      
      裴若云气吼吼的说了这些话,就把萧炎赶了出去。自己来了秦王府也将近一年了,竟然不知道秦王还有这样的聪明劲,知道把自己送出去讨好别人。幸亏自己是女儿身的事情瞒的很好,不然恐怕早就被他卖了。
      
      想着想着,裴若云流下来两滴眼泪。到底是在这里久了,一下子就要离开难免有些伤春悲秋。
      
      她长叹了口气,站起来继续收拾着东西。
      
      翌日,雨还没完没了的下着。不算大也不算小,却湿了裴若云的鞋袜。
      
      她把一个个箱箧扔上了马车,走到萧炎身边作了个揖,“裴昀感谢秦王这一年的知遇之恩。为了报答秦王殿下,在下特意准备了三个锦囊以备不时之需。”
      
      萧炎接过了她的三个锦囊正要拆开,就被她按住了胳膊。“等到危急时刻在打开。”
      
      萧炎点了点头,把三个荷包装进了袖子里。“阿昀,我并不是故意要把你送人的。路上照顾好自己。”
      
      裴昀撑了把黄色的油纸伞。这一晚上她想明白了许多。
      
      秦王这个人最好的一点就是心眼少。换句话说,以他的智商根本想不到送人讨好。只能说他是被萧自清算计了。而萧自清生的就一副奸诈相,这种事他做的出来。
      
      裴若云行了个礼,上了马车。“秦王也多保重。如遇到实在没法子的事就给我写封信吧。”
      
      环京多是高山,又刚刚下过雨,路更加难走。马车摇摇晃晃的,晃得人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裴若云掀起了帘子,小雨落在她的脸上,凉丝丝的。反倒舒服了许多。
      
      “先生……”承影叫的支支吾吾。不为别的,这人也太好看了些。不像男孩更像是位姑娘。不过十六七岁,和王府里那些而立之年的先生们完全不是一个样。哪有这么年轻的先生。
      
      他拱了拱手,从随身的袋子里拿出了几块糕点。“这是王爷吩咐我给您的。”
      
      裴若云喜出望外,没想到赶路也能吃上云德轩的糕点。掰了一小块塞进嘴里,甜丝丝的好吃极了。
      
      胃口好了心情也就好了许多。她笑吟吟的问,“还有多久才能到啊。”
      
      承影坐在车架上,喝了口水。任由雨滴落在他身上。“过了这座山就出了晋州了,在赶四五日的路就要到了。只是这雨下个不停,恐怕会耽误些。”
      
      裴若云看着他拿出的炊饼,皱了皱眉头。这饼子硬的可以方凶器了。她把手里的糕点分给他了些。“这炊饼放久了噎人。”
      
      承影笑了笑,把手里的糕点带渣滓一口气都倒进了嘴里。“先生年纪轻轻,怎么不去考个功名,偏要来做门人。”
      
      考功名,女儿身考功名可是欺君啊。
      
      裴若云僵笑了两声,她当然不能这么说,只能自谦道,“才疏学浅,考不上,考不上。”
      
      承影以为她在谦虚,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先生就可就是妄自菲薄了。在京城时,王爷就时常说你有趣。能被王爷夸奖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裴若云手里的糕点被他拍的掉在了地上,只能尴尬的笑着。“王爷谬赞,王爷谬赞。”
      
      承影把手里的炊饼掰成小块泡在水里。“我看你这个人很有意思。我是自小跟在王爷身边的,说话有点分量。以后你有什么事就来找我,我罩着你。”
      
      裴若云点了点头。将将把手里的那块糕点咽下去。
      
      坐在马车上被晃的七荤八素,再好的点心也吃不下去。她将剩下的糕点包好,“我们还是快些赶路吧,这两边都是山,若是雨水把坡上的泥沙冲下来,我们恐怕要困在这里。”
      
      承影随着她的目光朝四周望去,“小先生说的是。”说着,他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我这就去回禀王爷。”
      
      这雨下下停停,没完没了。老天爷像是要把过去几个月没下的雨一下子补齐似的。
      
      裴若云在马车上除了吃就是睡,稍微一动胃里就颠三倒四的难受。
      
      “承影,你能否和王爷说一说,我可以骑马前进。”裴若云从马车里探出了头道。
      
      “小先生你还会骑马?你这瘦弱的身子可不像。”承影带着斗笠,穿着蓑衣骑在马上问。
      
      裴若云长吸了两口气向他解释,“我在家时,兄长曾教过我。”
      
      承影见她脸色十足十的难看,骑着马跑到了最前面的马车,“王爷,小先生想骑马。”
      
      萧自清蹙了蹙眉头,姑娘家家的骑什么马。怕是见了承影骑马,好奇吧。
      
      “外面下着雨呢。裴先生身子弱,让她在马车里待着吧。”
      
      承影领了话,驾着马又跑回来。“小先生,王爷体恤你身子弱,让你待着呢。”
      
      裴若云仰头倒在了马车里,再待她就要被马车颠死了。但萧自清对人总是一副清高模样,裴若云还没有摸清他的脾气,也不好忤逆。
      
      她抖着手倒了杯茶水喝了,压下胃里的恶心。只希望能早点到。
      
      迷迷糊糊在车上不知道待到第几天,马车终于缓缓的停下来了。
      
      “小先生。汝南府到了。”承影敲了敲马车道。
      
      裴若云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肩颈腰腿,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终于到了。”
      
      汝南王府虽然远在豫州,但是王府的气派和京城里的不相上下。朱红色的大门,黑色的瓦。连屋顶的飞檐翘角都是用心刻画的。
      
      裴若云上下打量着这座府邸,却觉得鼻子里发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她抱歉笑了笑,“许是路上着了凉,不要紧。”
      
      承影看着她红扑扑的脸颊,问道“你不会是着了风寒了吧。”
      
      萧自清听见这话上前探了探她的额头,“是发热了,让小姐打扫一间厢房出来,再去请个郎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