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豫州地处中原,气候温和,但相较于京城还是湿润了些。在京城待的久了,难免有些不适应。再加上这几日舟车劳顿,夜里着了风寒,裴若云一到汝南就生了一场大病。烧了三天才爬下床。
      
      “先生,你怎么又坐在这风口吃饭。”绣橘端着一碗汤药从厨房过来,“你病还没好透呢。”
      
      绣橘这小丫头是萧自清特意从书房里拨过来的,说是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裴若云不禁叹了口气。自己哪里需要人伺候,这样一时三刻的贴着自己,不要被别人发现了自己的女儿身才好。
      
      裴若云快速扒干净了碗里的饭,“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有劳绣橘姑娘了。”
      
      绣橘脸上飞红,“先生真是客气。王爷把我支过来,我就是先生的奴婢。哪里称的上姑娘。”
      
      裴若云看着她脸上的那抹红晕,觉得事情有些不对。连连摆手,“姑娘哪里的话。哪里有给门客请丫鬟的道理。等我病好了,还要请你回去的。”
      
      绣橘撅起嘴,面露不满。“阖府上下只有先生有丫鬟才显出先生不一般。先生是嫌弃我笨拙吗?”
      
      裴若云一口饭噎在了嗓子里,只能锤着胸拼命的咳嗽。“对了,王爷这几日可来找过我。”
      
      绣橘倒了杯茶水给她顺气,“没有。先生初来府上就病倒了。王爷让你好生养着。”
      
      裴若云小口的喝着茶水,心里有些发涩。这人真实奇怪,自己的病好了都有三五日了,也不传召。这大老远的把自己带回来图个什么。
      
      她正坐在门槛上发呆,就听见绣橘捧着那碗汤药催促。“先生,喝药了。”
      
      裴若云应了一声,一口气灌下了肚。赶快含了块糖在嘴里。“绣橘,你可知道汝南王府里有多少位先生?”
      
      绣橘歪着头想了一会,“府里的先生有十多位吧。不过最得王爷青眼的是周先生。这位周先生是自老王爷时就跟着的。无论王爷做什么都要先问问这位周先生。”
      
      裴若云点了点头,倒是没想到那位步步算计的妥帖也有如此倚仗的先生。
      
      在府里待了快十日,萧自清那边还是没个动静。裴若云无聊时只能和绣橘在廊下闲聊天。
      
      “这府里是郡主管家。老王爷去世后,夫人伤心抑郁,没过多久也去了。所以这府里是郡主管家。”绣橘一边给裴若云剥着葡萄一边说。
      
      裴若云扔了一颗在嘴里。这葡萄是吐蕃运来的,甜的很。“那这个家里就没有长辈了?”
      
      “有。”绣橘点了点头,“老王爷在世时有几房姨娘。都在呢。”
      
      两个人聊的正开心就听见外面的人吵吵嚷嚷,“王爷让先生们去书房候着。”
      
      裴若云吐出了几粒葡萄核,擦了擦手就往外面跑。“绣橘,等我回来在和你说话。”
      
      十几位穿着直缀的先生站在书房里。其中一位长髯的先生站在首位,其他人都站在他身后。看来这位就是周先生了。
      
      裴若云站在最后面,用力伸长脖子,想看清他们在干什么。她身量不矮,但放在一群男子中还是被遮住了视线。
      
      “陛下下旨,要周围的州府运送粮食。你们可有见解?”萧自清坐在上座问道。
      
      周先生上前一步,“京城遭遇旱灾现在又逢水患。豫州与京城相距不远。为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洛阳仓尽量不要动。不如从各府衙各调一些运往京城。”
      
      “京城调粮肯定是急上加急,从各府衙调度耗时耗力。恐怕京城会责备。”一位先生道。
      
      “这好办。”裴若云挣扎着从一群人中挤了出来,整了整衣衫朝萧自清行礼道,“周先生认为要未雨绸缪,这位先生觉得要完成任务。不如合二为一。先让洛阳仓运出粮食。各府再相继补齐。又不耽误运粮又不损耗洛阳仓内的粮食。王爷您看怎么样?”
      
      萧自清看着她那张笑的谄媚的脸,皱了皱眉头,“你怎么在这。”
      
      他把裴若云要来只是觉得一个女子不应该如此抛头露面。何况京城之中,瞬息万变,一个不小心就要了她的命。哪里真的想过让她来献策。
      
      裴若云愣了片刻,“不是您派人叫我来的吗?”
      
      萧自清瞥了瞥站在门口的小厮。小厮当即上前回话,“王爷让我把先生们请来,我以为这位新来的小先生也要请来。是我的错,我这就去领罚。”
      
      “食人俸禄,忠人之事。我身为王爷的门人,他把我请来何错之有?”裴若云完全不明白这小厮做错了什么,开口道。
      
      萧自清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既然裴先生已经出了主意,其他先生还有想说的吗?”
      
      裴若云环顾四周,一群人皆摇着头。她笑了笑,又行了个礼。“王爷,我还有话要说。”
      
      萧自清直勾勾的盯着她,吐出一个字。“讲。”
      
      裴若云看着他的眼神,背后有些发凉。咽了口水道,“我们从京城出来时,途径上洛,夹道皆是高山。若是运粮,还要避开那里才好。”
      
      萧自清站起身,走到她面前,“你不是路上晕车,还有时间观察地形?”
      
      “就是因为晕车才有机会观察地形。”裴若云站直了身子,解释道,“马车里憋闷,只有把车帘撩开,才会有清风进来。”
      
      这样伶牙俐齿,也难怪她要去做个门人。萧自清笑着踱回案边,伏身写着委任状。“你的病好利索了?”
      
      裴若云看着他手里那张雪白的信纸,生怕把这份差事丢了。笑呵呵道。“早就好了。”
      
      “那就好。”萧自清把信纸折好放进了信封中,举着那封信走到她面前,“既然你的病好了,就留在府里,没事给姨娘小姐们读读家书写写信。你刚来豫州,还有很多事不明白。这事交给周先生去做。”
      
      说着就把那份委任状交到了周先生手里。
      
      裴若云看着那张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委任状,只觉得委屈。她一把拽住萧自清的袖子道。“就是因为刚来,我才需要熟悉。”
      
      萧自清看着她的手,蹙紧了眉头。
      
      裴若云见他脸色不善连忙松开了手,赔着笑脸道,“先熟悉内宅,再熟悉各县府衙也是可以的。”
      
      出了书房门,裴若云郁郁寡欢的往前走。就听见一位年过弱冠的男子叫住她。
      
      “这位就是从京城里来的裴先生吧。真是年少有为啊!怪不得王爷青眼有加。”
      
      他身材魁梧,面色黝黑。比起先生更像是个武将。
      
      裴若云拱了拱手,“谬赞了。”
      
      男子摆着一把素面扇子,“在下姓高。进府已有两三年了。裴小先生与众人不同,连院子与我们都是分开的。汝南王府里能这般的,只有周先生一个人。日后还要承蒙小先生关照。”
      
      裴若云笑了两声,继续顺着走廊往前走。
      
      “承蒙我的关照,我又承蒙谁关照。”她对着天叹道,这萧自清明摆着就是不想用自己。才让自己去给府里的姨娘小姐代笔。难不成他真的有龙阳之好,才把自己要过来?
      
      裴若云打了个冷战,挥着胳膊把这种想法赶走。
      
      姨娘们得知府上来了位年轻清秀的小先生,一时都好奇起来。相继请裴若云过去。
      
      “先生。”一位相貌姣好的小丫头走进来道,“宋姨娘请先生过去写封家书。”
      
      裴若云背上放在一旁的箱箧,做了个请的手势,“劳烦姑娘带路了。”
      
      内院与外院的布局完全不同。外院讲究的是威严端重。而内院更加的秀丽。像极了江南水乡的院子。
      
      “先夫人是江南人士。所以府上修的更有江南景致些。”小丫头俏生生的道。
      
      宋姨娘住在院子的东面,一进门就能听见一只鹦哥站在廊下叽叽喳喳的道,“有人来了,有人来了。”
      
      小丫头笑了笑,“这是我们姨娘养的鹦哥。先生请进。”
      
      房间里放了一层珠帘,宋姨娘就坐在珠帘的后面。
      
      裴若云刚踏进房门,就听见她掐着嗓子道,“呦,真是好年轻的少年郎。”
      
      屋子里有人搬来了绣凳放在桌前。裴若云行过礼,把箱箧里放的纸笔拿出来,“在下也不知道姨娘要写些什么,不如姨娘口述,我来执笔。”
      
      宋姨娘掩唇一笑,“我五岁时,父母就把我卖给了人牙子。如今这些年过去了,哪还有什么家人。不过是想见见你,找个由头。”
      
      裴若云惊得出了一身的冷汗。这话要是被别人听见了,只怕两个人都要被赶出府去。“姨娘慎言。”
      
      宋姨娘从珠帘后走出来,“我一个人住在这,也没人和我说说话。不如你和我说说,你今年多大了,家乡在哪?”
      
      裴若云看着她靠近,只站起来拼命的往后退。虽然自己是女儿身,但是别人不知道。万一不小心碰了哪里,自己这双能吃饭会写字的手就不知道能不能保下来了。
      
      “既然姨娘没事,那在下就告辞了。王爷那边还有要紧事等着我呢。”裴若云快速的把桌上的笔墨纸砚敛进箱子里。
      
      宋姨娘笑了笑,“瞧把你吓得。不过逗逗你。我虽然和父母没了联系,却还有一个哥哥。你帮我写封信吧。”说着就坐在了裴若云原来坐的绣凳上。“我说你写。”
      
      裴若云僵着身子,佝偻着腰听着她口述。她身上涂的胭脂水粉一个劲的往自己鼻子里钻,熏的头昏脑胀。好好的一件差事像受刑一般。她屏息凝神,在心里默默的把天上的神仙拜了个遍,“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三清道祖。我可求求你们了,以后不要让我接这园子的活计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