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萧自清的贺礼很简单,简单到不需要花一两银子。但这个贺礼也很难,难到总有些人来找他的麻烦,不让他把这份礼送出去。
      
      在老汝南王去世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和萧炎的不同。
      
      萧炎虽然不得陛下喜爱,但却是袁贵妃唯一的亲儿子。就算天塌下来也有袁贵妃给他撑着。而萧自清却自小没有人谋划。一切只能靠自己。
      
      在来京之前,他当然也想好了要送皇上什么贺礼。这礼不是物件,而是一个态度。
      
      皇上有三个儿子。大儿子自小体弱,皇上很是垂怜。二儿子是皇上的嫡子,皇上很是倚重。两个人明争暗斗了多年。皇上也头疼。只有这小儿子,虽然有些憨,但在帝王家不瞩目就是最大的福分了。
      
      萧自清今天来找秦王就是在做态度给皇上看,告诉皇上他不会卷进这滩浑水。
      
      但他来了秦王府才知道。这萧炎虽然有些傻,他手下的门客一个个却精明的很。尤其是这个叫裴昀的。长的柔柔弱弱像个女孩,脑子却不一般。不,她就是个女孩。虽然裹了胸束了发,但一看身量就知道是个姑娘。只有萧炎才傻乎乎的以为这是个男子。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不在家好好待着,跑了出来。
      
      在他心里,女孩应该娇养。也不知道她家里是出了多大的变故她才会跑出来。父母早殇,兄弟异爨?这么想着,萧自清竟然平白对她生出了怜悯之心。
      
      萧自清从秦 王 府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日薄西山。
      
      “王爷,您和秦王商定好寿礼了?”那位抱着宝剑的少年问。
      
      萧自清坐在马车里揉了揉眉心。马不停蹄的赶到京城,又一刻不敢耽搁的跑去秦 王 府。这样的奔波让他有些疲惫。
      
      “定好了。明早早些时候,你去西街口的药店买几包治伤风的药。不用喝,在院子里煎着就行。”
      
      这少年是打小跟着萧自清的,知道自家主子不喜欢多问,虽然心里疑惑,但还是一句都没有过问,只暗暗点了头。“承影明白。”
      
      第二天一早,承影果然早早的就去了西街口买了两包药来。“王爷,药买回来了。”
      
      萧自清坐在案几前看着自家妹妹寄来的家书微微颔首。“拿去院子里烧吧。吩咐门房,无论谁来拜访都说我病重不见客。”
      
      承影应了一声,把手里的药交给了房里伺候的小丫头。刚走到大门,就听到门外有人在叫门。
      
      他暗暗腹诽,这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来的人不是别人。真是当今的太子萧爻。太子是皇上的嫡子。政务上颇有能力,很得皇上青睐。
      
      太子一脸友善的上前道,“听闻自清昨日就到了京中,我们兄弟两个好久不见,来说说话。”
      
      承影笑着行礼正准备推辞,就听到又有人道,“真是凑巧啊,在这碰到太子了。”
      
      来的人也是一身的华服,却坐在一个木制的轮椅上。说句话咳一声,羸羸弱弱。这是大皇子萧仌。
      
      大皇子的病是娘胎里带的。皇上心疼,早早的就封了梁王。但也扎心,这梁王做了十几年了却也没有晋升的可能,只能是一种安慰。
      
      太子看见自己的这位哥哥似乎很不高兴,“凑巧?凑的哪门子巧。你不是派人跟踪我吧。”
      
      “太子这话就过分了。您是储君,我是臣子。怎么会跟踪您。”萧仌一边咳嗽着一边道。
      
      太子心知这个人最是虚伪,就算做了也不会明面上说出来。“大哥,你还是别说话了。听的我着急。这样的身子还回去养病吧。”
      
      萧仌被他气的脸红脖子粗,指着太子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承影看着这两位神仙打架,得罪了哪个都不好。只能硬着头皮上前。将准备好的那套说辞说出来。“我家王爷昨夜染了风寒。两位还是先回去吧。”
      
      这样简陋的理由,在场的人精们又怎么可能相信。
      
      太子虽然点着头,却也只是为着脸面上好看。“怎么?昨天自清还去了三弟府上,回来就染了风寒?”
      
      萧仌喘了好一会才倒上气来,愤然道。“你这脑子,是被三弟传染了。人家分明是不想见你。”
      
      承影眼观鼻子,鼻观心。大气也不敢出一个。
      
      太子更是被他噎的说不出话。这本来就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你当着那么多人面戳破岂不是让大家难堪。
      
      “就你聪明?你这脑子和身子倒是般配。”
      
      萧仌狠狠的拍了拍扶手,差点站起来。“萧爻,你……当心我告诉父皇。”
      
      太子无所谓的摆摆手,“你小时候就这样。一和我吵架就告诉父皇,没意思的很。还不如老三。”
      
      承影夹在两人中间左右为难,却也不能把自家主子请出来。只能赔着一张笑脸,“两位爷还是要顾着体面。这马上到晌午了,两位不如先回去吧。这日头大,伤着身子就不好了。”
      
      太子长叹了口气,知道今天是见不到萧自清了。甩了袖子愤愤然上了马车。
      
      萧仌见他走了,也不生气,反而乐呵呵的。“只要太子见不着,我见不见得着都无所谓。”
      
      承影笑吟吟的萧炎送上了马车,看着两人走远了才松了一口气。嘱咐门房,“以后这两位再来就这么说。”
      
      门房的双手还打着颤,希望这两位爷不要再来了。真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兄弟俩在驿站门口吵起来的事不过半刻就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
      
      可怜太子被气红了眼睛还要进宫谢罪。
      
      “阿昀。你说太子举荐我督查千秋节是什么意思。”萧炎一边扒着冰碗一边道。
      
      裴若云看着她手边的那个冰碗,咽了咽口水。这大夏天的,冰就成了奢侈品。尤其是这冰碗里的瓜果都是从外蕃进贡的。
      
      裴若云还没来的及伸手就听到萧炎坐在上座问。能有什么意思,他就是担心梁王会借机阴他。
      
      “千秋宴的督查一直是太子负责。而且现在一切都开始收尾了,太子是怕这个活落在梁王头上,会被分功。”
      
      萧炎的冰碗已经见了底,又吩咐人准备了一份。“我揽了这活,他就不担心会分功?”
      
      裴若云伸出去的手又退了回来,眼睛一直盯着那碗快要融化的冰碗。“不会,礼部尚书是太子的人,只要你不搞事,太子就不会担心。”
      
      或者说,萧炎根本就想不到要搞事。当然,这话裴若云没有说出来。
      
      “那我要做什么?”萧炎吃完了第二碗冰碗,而裴若云面前的那碗已经化成了水。
      
      裴若云叹了口气,快速的把它一饮而尽。擦了擦嘴。“什么都不做就可以。”
      
      “那我这个督查有什么用。”萧炎深吸了口气,疑惑道。
      
      其实,什么用都没有。裴若云腹诽道。但还是没有直接说出来,悄悄的改了话题,问道,“你那两个老道士找的怎么样?”
      
      萧炎大笑了两声,“我找了白云观的老道士。坑蒙拐骗样样精通。你放心吧。明天就是第三天了,你确定会下雨?”他看了看窗外,依旧晴空万里。
      
      这种事怎么会百分百呢。她承认她有赌的成分,但是明天她和晴天一定得死一个。
      
      “陛下看到这份贺礼怎么说?”
      
      萧炎撇了撇嘴,“父皇能说什么。他夸了我两句就去和太子谈事情了。”
      
      也是,正常人的脑子是想不出这份贺礼。但是萧炎只有不走寻常路,这份礼才能显出惊喜。
      
      裴若云托着下巴想了想,“你明天出门的时候带上那尊金身的太上老君像,还要记得去关雎宫看望袁贵妃,把这件事和她说一声。”这也是以防万一,如果雨迟迟不来也不会显得寒酸。
      
      “这是当然。”萧炎点点头,“如果惹了父皇不高兴,母妃还能帮我说说啊。不过阿昀,你可千万别坑我。”
      
      裴若云嘿嘿笑了两声,“我怎么会坑你,身为你的门客。我和你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虽然这么说着,裴若云心里也在嘀咕。万一老天爷就是不下雨,她的一世英名可就全都毁了。
      
      就这么一直待到夜里,裴若云热的睡不着,趴在窗台上看着天。
      
      “今天夜里的云倒是多,都看不见月亮了。”她自言自语道。“要是能打两声雷就更好了。”
      
      老天爷像是听见她的话似的,竟然真的打了两声雷。轰隆隆的,声音格外的大。
      
      裴若云趿着鞋子出了房门,摸了摸垫在柱子下的两块大石头,是湿的。所谓月晕而风,础润而雨,这是古人留下的话。
      
      正想着,裴若云就感觉有一滴凉凉的水滴落在她的鼻尖上。她欣喜的伸出右手就看着一滴又一滴的雨水落在了她的掌心。
      
      看着雨下的越来越急越来越大,裴若云终于松了一口气。雨滴啪啪的打着屋檐,就像一支催眠曲,她打了个哈欠走进了房间。
      
      或许是心里的石头落了底,又或许是下了雨天气凉爽了许多。这一夜,裴若云睡的十分好。等到她迷迷糊糊的起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裴若云算了算时间,这时候萧炎已经进宫了。有了这场雨他不会有太大的事。这么想着,她又一头扎进了杯子里。等到千秋节的午宴都散了,她才将将收拾了一下坐在门槛上赏雨吃饭。
      
      “阿昀,阿昀。”萧炎从院子外冲进来,连把伞都没有打。
      
      裴若云以为他是被皇上奖赏,开心的过了头,笑着说,“秦王也不用太过夸奖我,这只是我的本分。”
      
      萧炎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什么夸奖,萧自清他要带你回豫州。”
      
      回豫州?裴若云还没有反应过来,“你这是听谁说的?”
      
      萧炎拿她放在门槛上的汤,喝了一大口才喘着粗气道,“当然是听他自己说的,我会骗你吗?”
      
      裴若云更是疑惑了,她和萧自清不过一面之缘,带她回豫州干什么。“你是不是会错了意?”
      
      萧炎的脑子一向不太灵光,她十分怀疑这位是不是以讹传讹。
      
      “当然不是。虽然,我听不懂父皇的话,听不懂大哥的话,听不懂太子的话。但我这次听懂了,萧自清就是这个意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