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6 章

      第二天,裴若云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只觉得身子酸疼酸疼的,像是和谁打了一架似的。
      
      绣橘不再是素面朝天,难得的涂了面脂,端着铜盆笑眯眯的走进来。“裴先生可醒了,再不醒就要吃午饭了。”
      
      她靠的很近,裴若云一下就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气。
      
      裴若云连忙捂住口鼻打了个喷嚏,问道。“你今天头上戴的是真花?”
      
      绣橘难为情的羞红了脸,“先生说笑了。我们下人戴的都是绢花,哪能戴真花。是裴先生送给我的脂粉香。”
      
      脂粉?裴若云昨夜睡的迷迷糊糊,哪里还记得给过她脂粉。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却发现自己的外衣已经不见了。估计这脂粉就是那时候掉出来的吧。
      
      “昨天是你帮我更的衣?”裴若云看着她道。
      
      绣橘一边用热水投着帕子一边羞赧的道,“昨天您回来的时候,倒头就睡了,我怕您睡的不舒服。就帮您脱了。”
      
      裴若云摸了摸自己缚着生巾的胸口,松了一口气。还好她日日谨慎,不然就要被人发现了。
      
      绣橘看她的脸色不太好,把手里的帕子递给她,“先生怎么了?”
      
      裴若云接过帕子摇了摇头,“没什么。”
      
      绣橘笑着将脸凑近她一些。“小先生你看这颜色好看吗?”
      
      丝丝花香飘进了她的鼻子里。裴若云没有忍住,又打了个喷嚏。“抱歉,这花太香了些。”
      
      绣橘闻了闻自己的衣服,是有些脂粉香,但还不至于这么香。
      
      裴若云穿好了衣服从床上跳下来,她突然想起了昨晚哭的悲切的宋姨娘。随口问道,“对了,宋姨娘怎么样了。”
      
      绣橘将床上的被褥整理好。“听承影说,姨娘在家庙里跪了一夜。刚刚去了书房,说是有要事要和王爷说。”
      
      裴若云趿着鞋子,从桌上的盘子里随手抓了一个香梨咬了一口。
      
      绣橘嗔笑着把她手里的香梨夺过来,拿,从怀里拿了张帕子擦了擦,“这梨都没有擦过。”
      
      裴若云不太在意的用袖子蹭了蹭,又咬了一口。“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没关系。”
      
      绣橘含笑看着她,裴若云向来不拘小节,相处这么多天,自己已经习惯了许多。“我去厨房拿些吃食吧,虽然已经过了早餐的时候,不过应该还有些糕点。”
      
      裴若云挥了挥手。今日宋姨娘去找萧自清肯定有关于宋寒,她还是去看看的好。
      
      “我要去书房找王爷商量些事情。”说着就跑了出去。
      
      眼见着已经到末伏了,这天也是正热的时候。裴若云跑了这一路已经是汗流浃背。
      
      “裴先生。”承影站在院子门口,脸色的不善的盯着她。“姨娘正在和王爷说话呢,您请回吧。”
      
      在裴若云的印象里,承影一直是笑嘻嘻的好说话的很。很少像现在这样横眉冷对的。
      
      裴若云只以为他是领了萧自清的命令,正想和他说说好话。承影却冷哼一声,“绣橘姑娘还在院子里等您呢,您快回去吧。”
      
      裴若云更是发懵,这好端端的怎么又说起绣橘了?
      
      承影一只手放在剑柄上,另一只手拦着她比比划划的说个没完没了。就是不肯放她进去。
      
      裴若云听了好久才抓住了重点。这人说了半天,一句话都没离开绣橘和那盒胭脂。她做了一个停的手势。犹豫着开口,“所以,承影你是在为那盒胭脂生气?”
      
      承影轻咳了一声,拉着裴若云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想了许久才问道,“小先生,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对绣橘有意思?”
      
      裴若云愣了一下,笑出声来。怪不得他要把那盒胭脂送给绣橘,原来是早有心思。
      
      承影见她只顾着笑,急着催促道,“你倒是说话啊。绣橘那个丫头,又笨又丑,小先生你不会那么没眼光吧。”
      
      裴若云听了他的话笑的更是大声。
      
      她戏谑的看着承影,“大人这句话说的可是违心了。绣橘若真是又丑又笨,大人还会把胭脂送给她?”
      
      承影红着脸挠了挠头,眼睛不自然的向斜上方瞥着。“小先生既然都明白为什么还说那胭脂是你送的,那分明是我买的。”他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裴若云向他作了个揖,长叹了一声。向他解释了这件事的原委。“我昨天回来就睡死过去,也不知道这胭脂是什么时候到绣橘手里的。”
      
      承影皱着眉头,他没想到这里面有这么的曲折。“所以,是郡主拿走了我那盒胭脂,你才又买了一盒胭脂。而你买的那盒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绣橘拿走了。”
      
      裴若云看他一副一知半解的样子就知道他没听懂。
      
      她叹了口气,“算了,我回去之后会和绣橘解释清楚的。现在我能进去了吗?”说着她碰了碰承影身侧的拿把剑。
      
      承影不喜欢别人碰他的剑,下意识的就要动手。还好裴若云眼睛尖,及时向后退了一步。
      
      承影抱歉的抱了抱拳。微微侧身,伸出右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小声叮嘱她,“王爷在和姨娘说话,你偷听的时候小点声。”
      
      裴若云点了点头,蹑手蹑脚的找了一个遮阴的地方俯下身。这地方还是她当初做代笔先生的时候经常待着的地方,好久没有偷听,竟然还有点怀念。
      
      她刚摆好了姿势就听见萧自清的声音从头上传来。“你蹲在那做什么?”
      
      裴若云刚一抬起头就看见萧自清挑着嘴角看着她。她尴尬的笑了笑,站起身来。“我……我在乘凉。”
      
      萧自清眼中含着戏谑,“进来听。”
      
      裴若云轻咳了两声,整理了一下衣服。满心欢喜的跟着他进了书房。
      
      她本以为以宋姨娘的性子会哭的满脸泪水。没想到宋姨娘坐在那里,看起来很平静。只是眼下一片乌青,看起来一夜都没有合眼。
      
      裴若云朝她行了一礼,站在了萧自清身边。
      
      萧自清将手边的糕点朝她推了推,又给她倒了一杯茶水才继续正襟危坐。
      
      宋姨娘嘴角浮起一抹苦涩的微笑。她拿起了手边的茶杯,呷了一口。借机遮住了脸上的失意。
      
      “我哥哥的确是太子门下。”宋姨娘道,“这些年,哥哥在汝南一是暗中打探消息,二是监控汝南王府。”说着她抬起眼看了看萧自清。
      
      萧自清倒是镇静自若,“你可知道他是怎么传递消息的。”
      
      宋姨娘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杯子,“这些事情他从不和我说,也不和我有过多的交集。他说知道的越少才越安全。”
      
      萧自清看了她一眼,“既然你和他的交集不多,那你为什么要帮他。杏儿和白薇是你出的主意吧。”
      
      宋姨娘突然笑了起来,“帮他?我是帮我自己。”她笑着笑着,泪水顺着脸颊落了下来。“我若是知道这件事会要了他的命,我一定会更谨慎,更小心。”
      
      宋姨娘虽然总是在装柔弱,动不动就哭起来。但却很少像现在这样哭的悲切。
      
      “是皇上。”宋姨娘用帕子擦了擦眼泪,“我是皇上的探子,自然要替皇上办事。若不是皇上耳提面令,我不会趟这个浑水。”
      
      皇上?裴若云皱了皱眉头。送侍女来是太子的意思,如果皇上也同意了。那是不是意味着皇上对萧自清也起了防范之心。
      
      萧自清没有太过惊讶,好像早就在他预料之中。他宽慰道,“你哥哥不是因为这事死的,你也不用自责。”
      
      宋姨娘抬起了头,“不是因为这事?那是什么?”
      
      萧自清喝了口茶水润了润喉,“是因为运粮之事。我们怀疑他与这事有关,紧接着他就出了意外。”
      
      宋姨娘听到以后哭的更加凄惨,“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不亏都是皇室中人。”
      
      萧自清握紧了手里的茶杯,一言不发。
      
      宋姨娘擦干了脸上的泪痕,失魂落魄的往外走。
      
      裴若云看她哭的伤心,上前扶住了她。“姨娘小心脚下。”
      
      宋姨娘看着裴若云,拍了拍她的手背。语笑嫣然的回过头来,“王爷,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
      
      萧自清蹙紧了眉头,就听她一字一句的道,“当年,汝南王的死与皇上有关。”
      
      萧自清觉得自己浑身都血液都凝结在了一起。悬而未定多年的事,没想到答案一直如他所想。
      
      裴若云看着他的指尖微微发白就知道他现在一定气恼非常。
      
      “王爷。”裴若云试探着开口,轻声唤他。
      
      萧自清回过神来,拿起一块糕点放在了裴若云面前的小碟子中。“你还没吃饭吧。昨天爬上爬下,以你的性子不睡到日上三竿不会起的。”
      
      他情绪变的太过,裴若云都没有反应过来,迷迷糊糊的抓起一块就往嘴里塞。“宋姨娘说的话能信吗?”
      
      萧自清伸手擦掉了她嘴边的糕点渣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裴若云好不容易塞进去的糕点喷的满案都是,虽然宋姨娘是做了些坏事但还不至于死。“我还是去看一看。”
      
      萧自清拉住了她的手,“杀人诛心,宋姨娘的心死了。人也就是个驱壳而已。”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宋姨娘基本下线了,但是这件事没有想的那么简单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